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作为一种修正方式——社会学转向之后的中国抽象艺术

作为一种修正方式——社会学转向之后的中国抽象艺术

10-09-14 05:23:43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近两年来,抽象艺术又被特别加以关注,与此相关的艺术自主、先锋艺术等话题也被理论界屡屡提及,抽象艺术迎来了它在中国语境下的又一次回潮,可以认为是继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八十年代初之后的第三次小高潮。本文通过探讨抽象艺术从西方现代艺术史移植到中国社会语境中的价值变化,力图阐明抽象艺术在今天中国当代艺术问题重重的困境之中所具有的特殊的现代主义式的修正意义。

文/郝青松

 


      近两年来,抽象艺术又被特别加以关注,与此相关的艺术自主、先锋艺术等话题也被理论界屡屡提及,抽象艺术迎来了它在中国语境下的又一次回潮,可以认为是继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八十年代初之后的第三次小高潮。本文通过探讨抽象艺术从西方现代艺术史移植到中国社会语境中的价值变化,力图阐明抽象艺术在今天中国当代艺术问题重重的困境之中所具有的特殊的现代主义式的修正意义。


      近一个世纪以来,中国一直在西化的轨道上行进,中国人是秉持实用理性的现实主义者,可以义无反顾地跟上国际化的潮流。以决澜社为代表的中国现代艺术团体的艺术理念在当时是直接与西方前沿的艺术潮流接轨的。只是纯粹的“为艺术而艺术”的主张超越了中国的国情和艺术史基础,因此在国难当头的隆隆炮声之中灰飞烟灭,让位于工具性的版画手段。但是在康德那里确立的艺术自主的理想图景从诞生之日起,就是散发着无穷魔力的永恒召唤。在1949年之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一统天下的时代里,依然有一些心怀理想主义气质的艺术家在形式与抽象的艺术道路上孤独而坚定地探索,如吴大羽、吴冠中、李青萍等人。一旦形势变化,这些人能以超人的卓识迅速站在时代的前沿,如吴冠中提出的“形式美”主张就在80年代初期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现代艺术的发展。抽象艺术在中国的这一次回潮其实是在补西方艺术史的课,是在追赶一个西方已经确立的峰值。当然,时空变幻下的抽象演义会出现不同于西方的新的创造,如抽象水墨的出现就大大拓宽了抽象艺术的领域,也为传统中国画的转型预示了一种可能的方向。


      然而,抽象艺术产生的原境毕竟是西方历史文化的脉络,它与西方现代社会的整体转型与视觉需求密切相关。中国画传统中,在明清时对笔墨的关注就涉及到对形式语言的探讨,它已经走在通向抽象艺术的边缘,但是在当时它最终也没有跨出那通向语言极致的一步。近现代中国对抽象艺术的引入,虽然意味着对西方艺术系统的认同,但并不意味着与中国艺术生长系统的隔绝。正因为中国传统艺术基础的潜在牵制,抽象艺术在中国的发展注定不会像西方那样自然生长并成为一种艺术史的高度。


      更复杂的问题还在于,中国80年代的现代艺术(审美现代性)并非如西方的现代主义那样是站在社会现代性的对立面去强调自身精神和艺术的纯粹性和反抗性。80年代的中国社会主题深受西方现代思想解放潮流的影响,体现在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也就是说,中国80年代的现代艺术(审美现代性)附属于东渐而来的西方社会现代性。这与成熟状态中的的西方现代艺术有着根本不同,反而类似于西方启蒙运动时期描述的图景,即与启蒙现代性伴生的审美现代性。而当时中国的现代艺术和社会现代性却有着共同的对手,即作为历史背景的极端左倾的封闭专制的集权体制和应声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艺术风格。但是,在之后激荡的社会变革中,需要的是能够展现出现实力量的艺术形式,从纯艺术脉络里发展而来的抽象艺术却并不能最现实地满足这一点。如吴冠中先生的“形式美”主张是一个精英主义旗手发出的艺术宣言,表现了强烈的反对旧时代的姿态,但是在现实的文化建设中却因其超越国情的距离而流于空洞。缺乏社会动力支持的抽象艺术不免孤芳自赏,沦落为小圈子内的矫情小技。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