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奥利瓦此行中国的意义与中国抽象艺术

奥利瓦此行中国的意义与中国抽象艺术

10-09-14 04:53:36 来源:《库艺术》8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奥利瓦策划的《伟大的天上的抽象》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在中国当代艺术圈引起的反响已经可以称作“巨大”了,艺术国际为此组织了专题讨论,文章的点击量都不低,支持与反对的表决基本上旗鼓相当。且不说展览是否成功,单从引发如此大的争论来说,至少触动了中国当代艺术的神经。

文/王小箭

 

      奥利瓦策划的《伟大的天上的抽象》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在中国当代艺术圈引起的反响已经可以称作“巨大”了,艺术国际为此组织了专题讨论,文章的点击量都不低,支持与反对的表决基本上旗鼓相当。且不说展览是否成功,单从引发如此大的争论来说,至少触动了中国当代艺术的神经。

 

      我第一篇讨论抽象艺术的文章《抽象艺术:从西方到中国》是05年底在美术同盟发表的,当时吴鸿还在那里。次年写了《几何抽象在中国现当代艺术中的短缺及其深层原因》,在同一网站连载,其中的(二)还被选入这次艺术国际组织的专题“大象无形——中国抽象艺术考”。也就是说,在近几年抽象艺术升温中,我算是较早的关注与参与者。在我的记忆中,10年来,引起热烈讨论的展览有4个,分别是栗宪庭策划的《念珠与笔触》、高名潞策划的《中国极多》和《中国意派》(后者是前者的延伸),再有就是这次奥利瓦策划的《伟大的天上的抽象》。引起强烈反应的原因大致有三,第一是策展人的地位,第二是中国抽象艺术问题本身,第三是展览的中国全局性。中国有“大局为重”的说法,策展人的地位与展览的全局性决定了这四个展览成为“大局”,由于奥利瓦是国际艺术“局”的资深策展人,他推出的展览自然比中国艺术“局”推出的展览更加“为重”。

 

      这三位大牌策展人都对推动中国前卫艺术起过决定作用,其中最有影响力的是高名潞策划的89大展和在纽约举办的Inside Out,栗宪庭推出的泼皮现实主义-政治波普-艳俗艺术,和奥利瓦在93年威尼斯双年展推出中国前卫艺术。随着情况的变化,特别是艺术市场的追捧,三位曾经起决定性作用的推动者逐渐变为起决定性负面作用的“系铃人”,因此,“解铃”的责任也自然落在他们头上。尽管众多的批评家、策展人推出了各种各样的展览,但是事情并不是冠以“新XX”、“后XX”或“XX后”就能成为艺术史里程碑,做得狠和说得狠也只能是当时的一声巨响,声音马上会被后来的巨响取代。令人眼花缭乱的89后中国当代艺术20年,被奥利瓦总结为代表政治波普,这显然要上溯到85美术运动和高名潞领衔的89大展,栗宪庭推出的政治波普就更不用说了。

 

      历史有时惊人的相似,在过去的历史转折点上,这三大策展人不谋而合,在时间上则是两大中国策展人突前,奥利瓦断后,这次又是两位中国策展人开头奥利瓦断后的和声唱法。没有人认为奥利瓦尾随中国策展人,这是因为他在国际当代艺术领域的话语权优势使我们确信他用不着这样做,只有人质疑他对中国“禅”、“道”、“大象无形”的理解,这是因为他在中国传统文化上的话语权劣势使我们怀疑他阐释的正确性。我在他的讲演会上当面问他展览原标题“伟大的天上的抽象”突然改为“大象无形”是否因为中国的行政干涉,他的回答是否定的,并声称“大象无形”更好。现在艺术国际发布了对他的专题访谈,他甚至发挥到“道”和“禅”上面去了,这就和栗宪庭的“念珠”说、高名潞的“都市禅”论完全合拍了。从国际文化政治立场上看,三个人同时强调中国特色或“中国性”都具有对抗强势话语的目的性,只是两位中国策展人所对抗的是整个西方,奥利瓦则是站在欧洲的文化立场上对抗美国文化,这与他当年推出“超前卫”是有一致性的。

 

      在奥利瓦看来,波普艺术是典型的美国物质主义文化,中国艺术家追随美国的这种文化形态,与中国的物质建设与社会的物质欲有着内在的联系,而中国抽象艺术追求的是精神,而且是模仿早已成为过去的西方抽象,而是自身文化的延续。他用古希腊的“混沌”和“宇宙”对中西文化做了区别,在他看来,这两个概念分别代表无序和有序,西方文化核心是指向有序,有形就是有序的表现,因此西方抽象最终走到了几何抽象。中国文化核心指向无序,(大象)无形体现的就是无序。奥利瓦的这种对中西方文化核心的区别,实际上是延续了西方文化史逻各斯中心主义(logocenterism)的看法,当西方学者如此定性西方文化的核心时,必然是参照了非西方文化,其中,必然包括中国文化,甚至是作为主要区别对象的,从古罗马贵族到马可波罗再到哥伦布,中国始终是西方一个异样神秘的认知对象。没有中国这面镜子,西方也很难认识到自己的文化是逻各斯中心主义。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