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关于台北当代艺术中心的对话

关于台北当代艺术中心的对话

10-01-13 04:11:18 来源:《当代艺术与投资》杂志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台北当代艺术中心基本上是个提供艺术家、策展人、艺术评论、不同领域的文化工作者、运动者聚会的空间,是用来讨论艺术创作及文化政策的。现在在台湾,美术馆不会去做这种空间,艺术空间不会去做,私人企业也不会去做。所以我们想要去创建这样一个地方。

  对话时间:2009年12月7日

  对话地点:深圳市民中心VIP室

 

  郑美雅:台北当代艺术中心基本上是个提供艺术家、策展人、艺术评论、不同领域的文化工作者、运动者聚会的空间,是用来讨论艺术创作及文化政策的。现在在台湾,美术馆不会去做这种空间,艺术空间不会去做,私人企业也不会去做。所以我们想要去创建这样一个地方。

 

  人们走进当代艺术中心首先看到的是办公室。这让大家一进来就可以知道这个中心在做什么。以前艺术机构里面的生产过程和办公室都是藏在后面的,我们想让这个概念整个反转过来。让你一开始就知道是哪些人在工作,很容易接近我们并形成一个比较开放的对话。我们在一楼还设了一个咖啡厅,它是半公开的,任何的艺术家,艺术工作者、团队来这边,都可以自由享用。这里有一个自动贩卖机,你可以自己投钱,自己喝咖啡,讨论事情等等。策展人和艺术家也可以约定一个时间来这里做研究。

 

  杨俊:我想我们首先是一个非营利的空间,是一个“社群空间”(community center)。不像一个美术馆或者博物馆,它们都自己有趣味点,甚至有的会有自己的政治语境(political context);画廊或者艺术机构,甚至想把自己做成一个商业品牌,但这个空间是以艺术社群为主体去设想创造的。

 

  郑美雅:我们在九月份的时候开了一个记者会,记者会上我们向记者和台湾大众发布了一个我们的宣言,这个宣言里也提到我们希望能够做一个独立的当代艺术空间。对这个“独立”的概念,大家可能会有所误解。以为我们不会跟画廊合作,完全拒绝所有公共部门的资源。但其实不是,我们是在寻求一种独立的经济系统。希望真的可以做一些促进整个台湾当代艺术的生态健康发展的事情,我们会去寻求各种形式的赞助跟任何不妨碍中心独立性的各项资源,创造一个自主的经济系统。这里面当然包括跟画廊的合作,公共部门的合作等等。虽然从现在台北整个文化的发展环境来看,它的文化政策是越趋保守的,这个“保守”,包括越来越多国家的意识形态的介入。因为文化艺术高度仰赖公共部门的资源,因此很容易受到政策改变的影响,延续的文化政策也会跟着改变。这些文化政策并不是经过我们这些置身其中的人群所讨论出来的,而是被资源的来源所左右,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们变得很被动,很容易被改变。我们希望在这个空间里面讨论的是,如果我们不满意这个现状,这些文化政策,是不是有其它替代的解决方案?而这些解决方案是文化工作者自己组织聚会所讨论出来的,不会一昧地受到环境和政策的影响。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