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卧游居主人王澄清谈书画收藏的今昔巨变

卧游居主人王澄清谈书画收藏的今昔巨变

11-08-17 05:15:01 来源:《艺术与投资》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王澄清书房墙上挂着彭醇士的《嘉陵秋色图》,笔墨流畅,布局严谨,画中烟波浩渺,山环水绕,简朴草棚沿江而建,高架在浩浩江水之上,好一副秋色如水好风景!

卧游居主人王澄清谈书画收藏的今昔巨变

 

文/图_刘素玉

 

 

王澄清书房墙上挂着彭醇士的《嘉陵秋色图》,笔墨流畅,布局严谨,画中烟波浩渺,山环水绕,简朴草棚沿江而建,高架在浩浩江水之上,好一副秋色如水好风景!

 

这幅江西才子彭醇士(1896—1977)的杰作,已经陪伴王澄清二十多个寒暑,他不仅欣赏画中的意境,更爱画家自题的诗意:

 

“嘉陵栖泊几淹秋,岩下汤泉小竹楼,旧梦兵戈无处觅,画图留作卧时游。”

 

第一次看到这幅画,王澄清就被画中的灵秀之气所吸引,尤其画家以水墨渲染出如雾如烟的苍茫景象,以及山边水旁的竹楼,真让人想置身其间,以洗却尘俗,这是画家魂萦梦绕的旧草堂,因为时代动荡,不能重游,只能“画图留作卧时游”,就是这句话深深打动了王澄清,他珍藏至今,并把自己的堂号命名为“卧游居”。

 

“卧游山水”的典故出自南宋文人宗炳,他“妙善琴书,精于言理”,而且“好山水,爱远游”,只是年老之后,疾病缠身,因此自叹:“老疾俱至,名山恐难遍睹,唯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卧游”从此成为欣赏山水画的代名词,元代倪瓒诗曰:“一畦杞菊为供具,满壁江山作卧游”。“卧游”促进了山水画的发展,也成为文人雅士向往自然的象征。

 

“卧游”对王澄清而言,具有多重意义。他也是“好山水,爱远游”,但是29岁时,由于先天性脑微血管薄弱导致突然脑出血,造成他左脚不良于行,他的人生从此出现大转弯,不能像一般人跑跑跳跳,生意上的应酬也减至最少。幸亏上帝关了他一扇门,却又为他开了另一扇门,那就是书画收藏的天地。

 

就像一般收藏家一样,王澄清最早买画也是从“补壁”开始,但是真正认真起来,却是由于一个特殊原因。大约二十多年前,有人拿来了一批书画作品,有齐白石、仇英等名家,他不是很有把握,便拿去请教他公司所在的同一层楼邻居,也是纺织同业的吴峰彰先生。吴峰彰略为看了一下,就铁口直断:“假的!”王澄清又诧异又有点不服气,因为吴峰彰连画都没有完全摊开,尤其是仇英的滚动条,就大胆断言。王澄清好奇地请教原因。

 

吴峰彰表示,仇英是明代宫廷画家,一向自认字写得不好,因此签名总是很小,而且一定在画作左下方,当他一拉开滚动条,看到斗大的仇英签名,而且在作品上方,就可以判断是膺品。

 

王澄清佩服之余,又有点半信半疑。吴峰彰便说,故宫博物院正好有仇英特展,不妨去看看。王澄清从善如流,结果这一趟故宫之游从此让他与书画结下不解之缘。

 

“我看得如痴如醉,仇英的画真是迷死人了。”时隔二十多年,王澄清还是无法忘怀当时深受感动的场景。他当场买了一大堆书,回家日夜苦读,一头栽进中国书画世界。此后大约十多年的时间,是他刻苦读书的高峰期,几乎每天读到深夜。朋友与太太都笑他,过去当学生时如此用功的话,好几个博士都拿到了。

 

吴峰彰是引领王澄清进入书画殿堂的关键人物,他本身太热爱书画收藏,后来干脆收掉纺织本业,开了“鸿展画廊”,这对刚入门的王澄清很有利,因为鸿展画廊就位在王澄清服装公司的楼上,他随时可以去串门子,既可以赏画,又可以学习许多书画知识,而且还结交了一批书画同好,如石允文、陈允中、黄顺民等,这些跨领域的朋友,让他的生活更加多彩多姿。

 

其实收藏的因子早已潜藏在王澄清身上,他的父亲王进益先生,就是一位艺术爱好者,不但收藏艺术品,而且也经常买画送人,尤其早年经商时,常常购买台湾画家的油画赠与外国客户,王澄清从小耳濡目染。当他开始收藏艺术品时,却偏爱中国书画。他自我剖析道,一方面与秉性有关,一方面也是因缘际会,例如开始买画时,比较多机会接触到渡海三家:张大千、溥心畬、黄君壁的作品,于是就能收藏成一定的格局;渡海三家中他又特别喜爱溥心畬,这位有“中国文人画最后一笔”的末代王孙,文气逼人,用笔细腻,才情过人,堪称诗书画三绝。

 

王澄清开始积极收藏书画始于1988、1989年之际,“回想起来,那恐怕也是有史以来收藏中国书画最好的时期。”王澄清说的这番话语重心长,因为国民政府自1949年迁台,大批文人、官员、商人跟随前来,历经十多年建设,台湾经济在80年代快速起飞,书画作品一时之间也大量浮出,而在王澄清入门收藏的88、89年间,就有很好的选择目标,如渡海三家;还有清末民初的大书画家如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李可染、傅抱石、徐悲鸿、陆俨少、高剑父、高奇峰、杨善深、赵少昂等等,可谓应有尽有。

 

“在古代,收藏书画一定是达官显贵,一般人绝对望尘莫及,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中小企业商人,却可以收藏到许多名家作品,这完全拜时代环境之赐。”王澄清说。

 

中国大陆书画投资风气兴起之后,对于像王澄清这种“纯以收藏为乐”,多半 “只进不出”的收藏家而言,恐怕是弊多于利,尤其近一、两年来,中国书画价格疯狂飞涨,想要轻松惬意的收画是愈来愈困难了。

 

王澄清认为,中国书画市场崛起的速度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尤其是这一、两年来,大名家的书画以往日数十倍的价格飙涨,往往令人看傻眼了,完全没有章法,而台湾过去的经验也已无法套用了。

 

尽管现在中国书画市场热闹烘烘,而且“深不可测”,王澄清还是不改变做为一个“纯粹收藏家”的初衷,而所谓“纯粹的收藏家”就是不会短线抢进杀出,随着市场高低起伏而乱舞。

 

套句王澄清对自己的收藏品的形容:“很痴情”,他所珍爱的收藏品都是买来之后,一放就是一、二十年,而且不时观赏把玩,详细研究,这种态度的确可称之为“痴”了,而所谓“情必近于痴而始真”,这种真情,不是现今以投资为首要考虑点的书画买家所能想象的。

 

王澄清对于自己所收藏的画作都如数家珍,书画作品不只是他的精神寄托,而且也是与他朝夕相处的生活的一部分。他的办公室、家中处处都挂满了书画,就只差天花板是空的,尤其在家中,拐弯抹角都是画,任何空间都不放过。他最引以为乐的,就是每天面对一屋子画,尤其夜阑人静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欣赏满屋子的画时,虽然身体疲累,精神上却十分丰足,静夜赏画,往往容易有所领会,这种透过画作与其创造者神交的经验让他感到无穷的快感。

 

当然并非所有的画都适合挂起来,如一些册页、手卷,或滚动条等,他就收藏起来,为了收藏这些宝贝,他还特地从美国订购一个防震防火防水的保险箱。并非放进保险箱的藏品从此就不见天日,王澄清还是经常拿出来欣赏把玩,尤其是有书画同好来临时,一、两百件的藏品轮流上场,绝对比普通画廊还有看头,甚至媲美美术馆。

 

老派的收藏家普遍认为,收藏好的书画作品可以怡情养性,陶冶品格,王澄清就相当服膺这种观点。他十分看重艺术家的人品,如果人品不好,即使其作品再好,他也不会收。遇到人品好的画家,又遇到好作品,而且寓意又好,王澄清就会特别礼遇,精心挑选一流材料框裱并悬挂在最适当的位置,例如彭醇士的《嘉陵秋色图》,过去是挂在他的办公室,退休之后,就悬挂在家中书房。他家中客厅正面大墙上,悬挂的是江兆申的巨幅画作《锦春》,王澄清特别配上江兆申的金地篆书十二联,这件罕见的“龙门对联”的诗意恰好符合画作:“心地无风涛随在皆青水绿树,性天有化育触虚静鱼跃鸢飞”。十多年前他买下之后,特别去香港配酸枝画框,大小与客厅墙面相衬,好像天造地设一般。所有来到王家的宾客,很少有人不被它们所吸引。

 

客厅另一幅黄君璧的作品《松下高士》同样也有陶养心性作用,更重要的这是一幅黄君璧的佳作;王澄清为《嘉陵秋色图》配上台湾书法名家台静农的对联:“乐无事,日有喜;饮且食,寿而康”。这是卧游居主人的养身心法。

 

而在书房边的一面墙上,他悬挂梁启超的墨宝:”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这是卧游居主人为人处事的座右铭。

 

当然并非所有的书画作品都是用以惕厉身心,而只是赏心悦目,满足观赏乐趣。他及太太王颜素心都属猴,所以特别钟爱以猴子为题材的作品,卧房里悬挂刘奎龄的《枫猴》,两只猴子画得栩栩如生,表情生动,意态优美,让他与太太爱不释手,朝夕相看也不厌倦。

 

除了传统名家之外,王澄清也收藏一些创新水墨画,如刘国松、高行健、吴冠中等;他也不排斥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如于彭、周澄、姚旭灯…;还有摄影作品,如郎静山等;此外,也兼收一些油画与水彩,如马白水、刘奇伟等;他甚至也收藏大陆当代艺术家作品,如马堡中等。他强调,收藏有很大成分在丰富精神内涵,并增添生活乐趣,因此不会拘泥于严谨呆板的收藏系统,而是以个人的喜好及因缘际会为主要考虑。

 

还有许多精彩巨作远超过家中墙面的负载,因此无法悬挂,甚至因为过于雄伟,王澄清竟然因而割爱,例如张大千的经典名作《春山晓色》,这件绘于1970年的泼彩山水画,堪称张大千泼彩的巅峰之作,无论用笔、色彩、构图均为上乘。王澄清在1989年以重金买下之后,十多年来视若珍宝,其磅礡气势也使得他家客厅充满生气,任何同好来到他家,一看见《春山晓色》无不惊为天人,多次有人要他割爱,并任由他开价,他都不为所为所动,但后来他还是出让,究其原因,竟是家人认为泼彩作品不易保存,不能以滚动条收藏,必须装框悬挂,而这件作品四尺全开,实在太大了,放在家里不免惹眼,最后选择送拍,结果创了当年天价(约四百多万人民币)。

 

这可以看出来王澄清行事低调的风格,其实张大千的作品他也有十多件,量不算多,但是质精,随便拿出一张都足以令人叹为观止,例如张大千在四川青城山实地写景的作品《老人邨》,采用比王蒙更细密的牛毛皴,精彩而难得。二十多年前,王澄清开始收藏书画作品,不惜以台币五百万买下,以当时的市价可以买幢高档房子了,可见他出手不凡;二十多年来,除非同好、行家来,他不轻易示人。

 

王澄清并非完全把收藏品“藏诸名山”,只是卖出的比例极少,而从他手里出去的作品屡屡创天价,他也不会沾沾自喜。近几年,中国书画价格狂飙,他过去送拍卖所创造的天价,与现在的新天价简直小巫见大巫;有些画在他手里收藏了一、二十年,卖出时才涨了一、两倍,隔了一年,下一手藏家再卖出就翻了好几倍;更夸张的是,当年他送拍的高价作品,后来再度被第二手的藏家送拍,居然拍出了当年他卖出价格的五、六倍,齐白石的价格甚至翻了四、五十倍,令他非常讶异。但是他绝不会懊恼,究竟如何释怀?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福气;再说,当年我买画,志不在投资获利,单纯只是源于喜爱,后来转卖获利,已经十分喜出望外了!”王澄清说。

 

这种“喜出望外”的心情,恐怕不是今天那些艺术投资客所能体会的。不像其他收藏家,王澄清一再强调,台湾与大陆差别太大,台湾的经验无法为大陆所用。现在大陆的收藏家可以四、五人联合出手买一件作品,遇到价钱好,毫不留恋就转卖;还有许多艺术基金会,就是把书画作品当成一种投资目标,收藏的乐趣荡然无存,变成刺激冒险的金钱游戏;另外,许多新富阶层投入书画市场,他们的口袋深不可测,出手气魄非凡,对书画买卖造成空前震撼,也频添许多变数。

 

对于王澄清而言,最好的书画收藏时机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他的收藏品虽然也水涨船高,但想要再大笔购藏画作却难上加难。下一步该如何走?他面带微笑,气定神闲地说:“只好等崩盘啰。”

 

懂得掌握时机,并且,更重要的是,要沉得住气,绝对是像王澄清这样的老收藏家致胜的利器。

 

图说:

 

1. 王澄清的书房悬挂彭醇士的《嘉陵秋色图》,配上台静农的书法对联。

 

 

2. 王澄清家中客厅正面大墙上,悬挂江兆申的巨作《锦春》,特别配上罕见的“龙门对”篆书。

 

 

3. 黄君璧《松下高士》。

 

 

4. 刘奎龄的《枫猴》悬挂在王澄清夫妇主卧室,因为他俩都属猴。

 

 

5. 王澄清二十多年前就不惜重金,买下张大千的实地写景杰作《老人邨》。

 

 

6. 王澄清最心仪诗书画三绝的溥心畬作品。

 

 

7. 王澄清在楼下客厅的吴冠中画作之前。

 

 

8. 王澄清将梁启超墨宝悬挂在书房前,以此自勉。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