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经典的魅力

经典的魅力

11-06-16 02:02:15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2010年4月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一幅1925年稀有的伊莫金•坎宁汉(Imogen Cunningham)签名摄影《木兰花开》(Magnolia Blossom)卖到了24.25万美元。一个月后,在纽约的Swann画廊,坎宁汉另一幅形象完全相同的摄影作品只卖到了3.12万美金。

经典的魅力

 

文_Judd Tully(ART+AUCTION)    

 

翻译_周雪松

 

2010年4月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一幅1925年稀有的伊莫金•坎宁汉(Imogen Cunningham)签名摄影《木兰花开》(Magnolia Blossom)卖到了24.25万美元。一个月后,在纽约的Swann画廊,坎宁汉另一幅形象完全相同的摄影作品只卖到了3.12万美金。

 

 

木兰花开

 

为什么同一形象的两幅作品会有这样的价格差异?

 

原因在于佳士得那幅是艺术家由原始负片冲印的经典版本,而Swann画廊那幅是后来冲洗于1960到1970年代的版本。摄影市场向来尊崇照片的稀有度和起源,这些因素决定了摄影作品的价格是6位数还是7位数。

 

所谓经典摄影作品必须是在照片拍摄之后由原始负片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冲洗出来,并且由艺术家本人直接参与冲印。后来的,以及现代的冲印版本,虽然也是由原始负片冲印出来的,但就超出了“经典摄影”的时间范畴了。它们可能是由摄影师本人冲印出来的,也有可能由技术人员和合作者在摄影师指导下完成的,也可能是摄影师去世前嘱托他人冲印出来的。苏富比纽约摄影部负责人Denise Bethel说,“我们发现经典摄影作品和后来冲印版本的价格差距越来越大了。”

 

《鹦鹉螺号(Shell)》是一幅1927年由美国摄影师爱德华•韦斯顿(Edward Weston)拍摄的经典作品,曾经是第一幅拍卖价格超过10万美元的摄影作品,于1989年在苏富比拍出了11.55万美元,被休斯顿藏家Alexandra R. Marshall拿下。2007年10月,Alexandra再次将这件作品送拍,当时的拍价打破了艺术家的拍卖纪录——110万美元(估价60-90万美元)。2010年4月,由另一位私人藏家收藏的该作品另一幅早期冲印版本现身苏富比,虽然当时正处于市场低迷时期,这幅作品还是拍出了108万美元的好成绩,远远超过了它的估价30-50万美元。

 

6位数的天价可能超过了一些摄影爱好者可承受的范围,但是他们还有其他的选择,比如另一幅1970年由韦斯顿Cole冲印的《鹦鹉螺号》就可以被列入考虑范围——这幅摄影于2009年3月出现在苏富比,当时估价很保守:5000-7000美元,最终在买家的争抢中以8125美元的价格落槌。“有一批新买家不能花十万以上美金去买经典作品,但非常乐意接受Cole后来冲印的版本——它依然很美。”Bethel说,“因为Cole的冲印技术绝对出色,并且曾经和他父亲一起工作,他知道他父亲想要怎样的效果。”

 

Swann画廊摄影部专家Daile Kaplan很同意这点,“我并不认为买一件现代冲印版本的作品有什么不好,因为后来的冲印版本都是经艺术家本人授权过的。对我来说,现代冲印版本是对原始负片的另一种诠释。”

 

“后来的诠释”往往比原始版本的尺寸要大,尺寸提升了它们的视觉冲击力,也能一定程度提升这些作品的价格。除了尺寸更大以外,如果有摄影师的签名同样会提高现代版本冲印作品的价格。

 

照片形象的清晰度和美观度当然也是决定作品价值的主要因素。在这里,后来的冲印版本可能甚至可以和最早的版本相媲美。最起码在行家眼里,审美比照片的技术性历史更为重要。“我们对技术过程越来越不感兴趣了,而是更关注照片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佳士得纽约摄影部负责人Josh Holdeman说,“大多数摄影师甚至自己都不冲洗照片,所以谁还在乎这个呢?”

 

当然,一个较新的冲印版本可能没有经典版本那种金色的怀旧气氛,但是很多收藏家更喜欢后来版本的未受损的清晰性,而不是经典版本那种古香古色略带模糊的真实感觉。“如果你有两个版本的照片,一张是经典的,另一张较新的,较新的版本的完整程度要远远超过经典版本,我想你会很轻易地选择后者。”Holdman说。

 

一个后期版本胜过经典版本的例子是辛迪•舍曼的《无题电影剧照》(Untitled Film Stills),多数该艺术家这系列30x40英寸的照片都是在1970年代后期拍摄的,在艺术家的市场行情火爆之前,当时只卖到不足1000美元,Holdman说,“那个时期很多照片都泛黄了。”舍曼在纽约的长期代理画廊Metro Pictures承认当时制作的一些作品保持得不太好。

 

 

辛迪·舍曼 《无题电影剧照》.

 

尽管很难说服那些长期收藏舍曼经典作品的藏家,但对Holdeman来说,舍曼作品的再次冲印版本确实要比原始版本更吸引人。“我必须向他们解释,他们的经典版本的《电影剧照》并不是现在市场想要的那种。然后他们说,‘不可能,这是经典冲印版本,而且是真品。’我告诉他们在当前市场背景下,他们的经典作品可能会被新版的闪亮轻易地击倒。”

 

另一个后期冲印版本卖得尤其好的艺术家是戴安•阿伯斯(Diane Arbus)。在她死后,阿伯斯的朋友尼尔•塞扣克(Neil Selkirk)受她的遗嘱之托,将她的原始负片再次冲印出来。Selkirk在阿伯斯去世前与她仔细商议过照片冲洗工作,他将他的努力描述为“受艺术家委托,企图精准地复制艺术家冲洗照片方式”的版本,Selkirk的冲印版本在市场上以及在艺术批评界的接受度都很高。“我总的来说对艺术家死后的冲印版本并不感兴趣。”圣弗兰西斯科摄影经纪人Jeffrey Fraenkel说,“但是戴安•阿伯斯的案例很特殊。很多留在佳能相机里的伟大作品,她都无法在活着的时候把它们冲印出来。”

 

虽然后期冲印的摄影作品越来越多地得到了人们的接受,但人们对经典材料的追求还是要更强烈一些。“那些对摄影尤其感兴趣的严肃藏家总是在寻找和原始负片最相近的冲印版本,”纽约摄影商人Deborah Bell展示了纽约街头摄影师如Sid Kaplan和Marcia Resnick的作品,“他们的作品出现很长时间了,而人们现在才开始热捧他们。”随着越来越多对价格有认识的清醒的藏家进入了经典摄影市场,面对着相对数量更大且更清晰的后期冲印作品,那种长期以来对经典版本的忠诚越来越面临考验了。
 

本文导航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