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我为什么写《实验水墨简史-- 以实验水墨命名后的活动为依据》

我为什么写《实验水墨简史-- 以实验水墨命名后的活动为依据》

15-01-22 02:49:51 来源:《艺术当代》2014年第10期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其实,"水墨实验"和"实验水墨"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所指也不一样。"水墨实验"泛指一切用水墨媒介创新又别于传统中国画的现代水墨画。而"实验水墨"是1996年出现的专名,专指一个先锋性的"实验水墨"流派和它的艺术。

我为什么写《实验水墨简史-- 以实验水墨命名后的活动为依据》


刘子建



其实,"水墨实验"和"实验水墨"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所指也不一样。"水墨实验"泛指一切用水墨媒介创新又别于传统中国画的现代水墨画。而"实验水墨"是1996年出现的专名,专指一个先锋性的"实验水墨"流派和它的艺术。所以,有了这个依据,就可以说"八五新潮水墨"不是"实验水墨",只可能是"水墨实验"。像广东美术馆主办的"中国水墨实验二十年",作品创作的时间上限是1980年,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主办的"时间节点:中国一九八零年代的水墨景观",时间上限是1979年。两个展览都没有轻率地将90年代早期之前的作品称之为"实验水墨",用的是"水墨实验",这无疑为"实验水墨"或"水墨实验"的学术研究树立了一个严肃的榜样。



既然"实验水墨"是一个群体的专名,它涵盖的信息就包括了群体形成的时间、事件、画家、作品等等内容。克里普克特别强调说:专名是严格的指示词,指称特定的同一个对象,并不以任何偶然的事件或过程为转移。这就是说,在"实验水墨"合法化了的今天,任何人或出于任何意图要改变它原本的所指,都是行不通的。在中国现代艺术史中,"实验水墨"是最没有悬念的一种存在,关于它的一切都明摆着,何时被命名,命名后做了哪些事,诸如出版、会议、展览、言论、画家、作品等等,都有迹可循,有案可查,不仅积累下了大量的文本,更有众多批评家的参与,从艺术史写作的角度而言这都是现存的条件。然而,还是有人故意要把水搅浑,说约定成俗将这些人这些画称之为"实验水墨",是批评家连什么是"实验水墨"都没有弄清楚。反诬"实验水墨"的帽子本应该属于其他人,戴在这些人的头上是抢夺的结果。说这些话的人是批评家,他们握有著书和发声的权力,说话有人听也有人信,既便你是事件的亲历者也往往拿他没办法!我曾在2004年《艺术当代》第二期上发表过一篇文章,题目叫《清理:为实验水墨的历史留一份证词》,那篇文章的核心就是摆事实讲道理,写作时的态度如同做田野考古,凡事都要将事件的来龙去脉,涉及的时间、人物和作品一一列出,以回应对"实验水墨"的不实之词。



在对待"实验水墨"历史的问题上,我的态度一直没有改变,可以这样理解,这本书就是继那篇文章之后思考的结果。我现在只想做个账房先生,把"实验水墨"十年的账理清楚,尽可能把一个完整的历史过程和内容呈现给大家。在我看来,让一个亲历者叙述自己的历史,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