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如星说事:为马未都辩护

如星说事:为马未都辩护

15-07-23 04:04:08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在古玩收藏界,马未都的名气最大,影响也最大,但马未都绝对不是财富最多。有人说是央视的百家讲坛成就了马未都,也有人说是收藏的大好形势让马未都出了大名,名利双收。

如星说事:为马未都辩护

 

 

在古玩收藏界,马未都的名气最大,影响也最大,但马未都绝对不是财富最多。有人说是央视的百家讲坛成就了马未都,也有人说是收藏的大好形势让马未都出了大名,名利双收。

 

其实,央视也并不能成就任何人,收藏热也成就不了一个马未都。原因在于,你首先得有实力,这个实力不是资产也不是靠山,而是文化软实力。央视百家讲坛那么多人都说过,走马灯似的,真正家喻户晓的有几人?央视不是马戏团的百变箱,变不出什么东西来。马未都的人生经历促成了他对古玩的执着和探究,也是他能深入民间寻宝说宝的动力。可以说,中国当下的文玩界,假如没有马未都是多么的寂寞。

 

但有人不乐意马未都了。有个姓陈的大收藏家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马未都不懂“含蓄内敛”,文化人都看不顺眼了,觉得马未都太张扬,牛皮吹得太大,心态也很阴暗。

 

陈先生的论调我不敢苟同,原因在于他混调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并无限放大,变成了马未都的缺点和错误了。

 

比如,他说马未都在说瓷的书里指出汝州的清凉寺不是汝窑原产地,说马未都在书中把鬼谷子下山中的孙膑和孙武都搞错了,还把靖康事变的年份也搞错了,等等。马未都写的有关收藏类的书稿达数百万字,如果陈先生只找出这几个错误的地方,也只能算是九牛一毛吧。况且,作者书稿送到编辑部,一些错误的出现只能怪编审不仔细吧,怎么能全部怪马先生呢,否则还要编辑干嘛?再说学术还有争鸣呢,有不同意见可以著书指正啊。

 

陈先生还在接受采访时说马未都心理阴暗,发现一位家有宝物的老人快去世了,便叮嘱老人的邻居到时立即告知,并奖励一百元钱。陈先生说马未都这种心理就是卖伞的盼下雨、卖棺材的盼死人。其实这又有什么不对呢?此地不下雨还要伞厂干嘛?世间人人长命千岁哪里还有棺材铺可开呢?马未都出于对文物的保护出发,待老人殡天后及时把宝物收藏起来,又有什么错呢?

 

陈先生还提到马未都的观复博物馆里没有好的东西,都是些杂七杂八的民间小件,“他不具有一流的藏品,他的博物馆里头除了家具以外,其他像瓷器都是很一般的,他的青花瓷也没有,另外他的玉器也没有、古钱币也没有,就说他的家具藏品,也不是一流的。他的藏品也比不上紫檀皇后的紫檀”。陈先生的这个高论我也真的不敢苟同,因为文物收藏的真正价值并不是它的外在的质感和名声的大小,而在于其所涵盖的文化和历史价值。如果按陈先生所说来评价,那当年张伯驹先生捐赠的国宝《游春图》真的是很一般的绘画作品呢。至于陈先生说的马未都收藏的紫檀家具不如紫檀皇后的,如果没记错的话,紫檀皇后陈丽华女士的收藏以近现代为主的吧,这怎么又往马未都身上靠呢?

 

陈先生自已批判了马未都不算,还说文化人都看不顺眼马未都的张扬和吹牛皮。这句话我就没搞明白,陈先生所说的这个看不顺眼马未都的文化人是一个人呢,还是一群人呢,还是中国整个文化界人呢?所谓拉大旗作虎皮,自已说了还不算硬要拉上什么文化人看不顺眼。文化人又是一个什么人呢?有定论吗?还说什么真正的收藏家“很多人注重自己的形象,谨慎行事,行踪诡秘,缄口封言”。这怎么像搞情报特工呢,还“行踪诡秘”,不是去盗墓吧,是搞收藏吗?

 

还是要引用马未都先生说过的话来结尾,“收藏其实是文化上的享受,而文化是靠传播、继承、发扬、光大”。这样的话语不知陈先生有没有向媒体总结过呢?

 

本文与其说是为马未都先生辩护,不如说是对社会上的一些所谓的pk提出质疑。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