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装饰了别人的梦”的伟大女性 张充和、廖静文给世界留下了美的倩影

“装饰了别人的梦”的伟大女性 张充和、廖静文给世界留下了美的倩影

15-07-01 05:10:32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6月,张充和、廖静文转身告别。“民国闺秀”张充和“云髻广袖,凌风飞去”,一生守候徐悲鸿的廖静文也“魂已随君去,追随永勿离”,给这个世界留下了美的倩影。

“装饰了别人的梦”的伟大女性
张充和、廖静文给世界留下了美的倩影

⊙《壹收藏》周刊舆情监测中心

 

 充和曲影 张大千

 

6月,张充和、廖静文转身告别。“民国闺秀”张充和“云髻广袖,凌风飞去”,一生守候徐悲鸿的廖静文也“魂已随君去,追随永勿离”,给这个世界留下了美的倩影。美的永恒与缺憾一直是相互依存的,梵高油画的色没跑赢时间,但留下了缺憾美,不过一件宋代定窑美人枕以3.95亿港元拍卖成功,却留下太多的疑问,美人枕是真的如评论家们所说的是赝品,还需要相关的资料验证。

 

充和曲影张大千

才女张充和、廖静文转身离去

 

6月,全国不少地方大雨如注,如果这是上苍的眼泪的话,那或许就是为两位艺术界的伟大女性在哭泣。

 

6月17日,民国才女张充和在美国仙逝,享年102岁。

 

你或许还记得这样的诗句吧,“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是诗人卞之琳的名句,相传这首诗的主角就是素有“民国闺秀”及“最后才女”之称的张充和。“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叶圣陶曾这么说,这女子便是长在苏州九如巷三号的张家四姐妹,张元和、张允和、张兆和及张充和。

 

年少的时候,张充和在苏州拙政园的兰舟上唱昆曲,如今,在耶鲁的寓所的箱子里,珍藏着乾隆时期的石鼓文古墨,她的阁楼上,摆放着结婚时古琴名家赠予她的名琴“霜钟”,她亲自莳弄的小园里,种着来自故乡的香椿、翠竹,芍药花开得生机勃勃,张大千曾对着这丛芍药,绘出一幅幅名画。

 

张大千甚至还给充和画过一幅仕女图,画于抗战年代。画中的充和只有一个纤细的背影,身着表演昆曲的戏装,云髻广袖,似要凌风飞去。

 

2010年,在希尔顿酒店举行的巡展中,曾推出“张充和先生上款及旧藏”专题,展出张充和书画佳作及其收藏的名家篆刻。展出的还有沈从文写给张充和的10余件书法作品,以及她与俞平伯、钱穆、梅贻琦、蒋复聪等学界众多名流的往来信件。同时展出的还有孙文致日本前首相的密信、国民党各界党政军要员致台湾高雄市市长的140余封信函、王国维的《宋代金石学》原稿、鉴藏家张葱玉的诗稿稿本、蔡元培的行书对联等。

 

还是在6月,一生守候徐悲鸿的廖静文也“魂已随君去,追随永勿离”,去了天堂与徐悲鸿再续前缘。

 

1953年,徐悲鸿去世当天廖静文就宣布将徐悲鸿留下的1200余幅作品,及徐悲鸿收藏的1000余幅唐、宋、元、明、清和近代著名书画,万余件图书、图片、碑拓、美术资料等全部捐赠给国家文化部,并捐出了北京的一套寓所以建立徐悲鸿纪念馆。当时很多人都劝廖静文,儿女还小,要考虑今后的生活。但廖静文说,这是徐悲鸿精神和教育,让她做出这样的举动。廖静文在《徐悲鸿一生---我的回忆》中也写过当时这一举动的原因:“这些作品和藏品耗尽了悲鸿毕生的心血,凝聚了他对国家和人民深沉的爱。我能据为己有吗?不能,决不能!”

 

廖静文曾被评价为“一个为徐悲鸿而生,为徐悲鸿而活的女人。”自1946年与徐悲鸿结婚以来,廖静文确实一门心思都扑在了徐悲鸿的艺术和学术推广上。

 

[评论]

业内人士

 

中央美院教授侯一民:廖静文很伟大,是位可歌可颂的女性。她与徐悲鸿相识后,在他人生最艰难的阶段陪伴左右,之后她一生都致力于守护这批国家的文化财富。在生活中,她待人也很随和。她家院子里长着杏树,特别甜。每次去她都让我带一袋。这次去她家拜访后也是如此,但杏子还在我桌上,她人却走了。

 

耶鲁大学教授苏炜:如果20世纪的历史是一幅真山真水的画卷,张充和就是真山真水之间的留白。她一直强调自己不是一个大人物,我觉得在历史的天平上她不是一个分量很重的人,但是她的分量反而就是体现在这个轻上面,她的云淡风轻、淡泊名利,这种轻非常重要。

 

小编声音

 

张充和是陈寅恪、金岳霖、胡适之、张大千、沈尹默、章士钊、卞之琳等一代宗师的同时代好友兼诗友。诗人卞之琳的那首《断章》就是写给她的。在当时,由于张充和在书法、昆曲、诗词方面的造诣,就曾在北大开班讲授,享誉一时。张充和一生也没有什么遗憾,因为她的人生非常美满。

 

“美人枕”推上风口浪尖

 

一件宋代定窑美人枕以3.95亿港元成交后随即曝出涉嫌赝品丑闻,并且在持续发酵。

 

据北京商报报道,有知情人士向该报记者报料,美人枕拍卖其实是琮尚国际自导自演的一场资本把戏。

 

该报料人表示,美人枕的竞买人为琮尚国际董事李国凤,她在拍卖现场曾公开表示,这是以公司名义拍下的藏品。但是在2014年12月,多家媒体都对一个名为“琮尚艺术品臻藏展”的展览进行过报道,北京的电视媒体也对同一消息进行了视频播报,名为“艺术品珍藏展亮相盘古大观”,其中,此番被琮尚国际拍得的“宋代定窑美人枕”就曾亮相该展览,但是该展览的主办方恰恰也是琮尚国际,另据当时相关资料记载,“宋代定窑美人枕”就是属于琮尚国际收藏品。

 

有业内专家坦言,能保存完整的宋代定窑瓷器大多独一无二,这两件不同名称的美人枕应为同件藏品。基于上述情况,艺术评论家江因风直言,“美人枕实际上就是琮尚国际绕个圈到澳门天价买下原来属于自己的藏品。”而上述报料人则表示,琮尚国际其实是在利用艺术品拍卖玩资本游戏,甚至涉嫌非法集资。

 

[评论]

业内人士

 

著名鉴赏家燕语君达:此件美人枕造型、比例、开脸等各方面都假得离谱了。与此前创出天价的斗彩鸡缸杯相比,这个物件仿佛横空出世,缺乏必要的佐证和著录,难称佳品。

 

小编声音

 

这次在澳门举办的拍卖会,亦是中国舍得拍卖国际(澳门)有限公司的首届拍卖会,第一次拍卖就拍出了这件天价器物。这是澳门艺术品最高的成交纪录,也是世界拍卖史上定窑作品的最高成交纪录。然而,这件美人枕尽管配上了热释光报告,为什么被众多行家视为假拍、拍假,关键点在于缺少必要的历史资料来验证。

 

梵高油画的颜色为何没跑赢时间

 

“梵高:鸢尾花与玫瑰”展不久前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开幕,梵高在普罗旺斯所创作的花卉系列4幅油画,在此次展览中实现自创作以来125年间的首次重聚。

 

这4幅画作展现了梵高描绘花卉的高超技巧,然而,这次展出的亮点却不仅限于梵高作画技巧的展示。这4幅画的聚首,为专家研究梵高的用色习惯并最终解开其画作褪色之谜提供了宝贵机会。有学者认为,我们今天看到的作品已然不是当初梵高绘画的那些作品的原貌。“虽然我们现在看到的梵高的画作明亮,用色大胆,但它们曾经更加明亮。”研究人员发现,梵高在创作这4幅画时,恰逢许多新的工业染料被发明出来。尽管画家们不确定这些颜料能在多长时间内保持稳定,但色彩明亮、鲜艳的新颜料还是受到了梵高等艺术家的欢迎。

 

然而,这些化学合成的颜料还是输给了时间。最显著的例子就是梵高独特的天竺葵红。梵高移居阿尔勒后开始用这种颜料描绘鲜花和果树。但这种颜料对于光线极度敏感,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慢慢褪去,几乎消失于混合物之中,由此颜色调制的粉红、紫红等色彩,也因此不如以前那么鲜活。

 

[评论]

小编声音

 

由于天竺葵红的逐渐褪色,梵高笔下的鸢尾花逐渐变成了蓝色,而没有了以前粉色的背景,玫瑰花也成了白色。不过,尽管画作表面的红色已经褪去,大都会博物馆的研究人员发现,在显微镜之下,深层的颜料仍是鲜红色。颜色变化不会改变梵高作品的价值,留些遗憾,或许会带来另一种美,只不过需要用发现的眼光去审视。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