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画廊业困境与出路

画廊业困境与出路

15-03-16 05:30:01 来源:《艺术品投资》2015年2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画廊是艺术品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规范化的艺术品市场的一级市场。对于仍处于发展阶段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来说,画廊业的发展并不理想。目前画廊在经营上面临多方问题:新旧画廊的混营状态、代理制无法普及、二级市场对一级市场的全面介入以及画廊热衷参与艺博会的举动等,无不反映了目前中国画廊业发展的困境。


画廊业困境与出路


文/费恩

2014上海佳士得秋拍预展  图片来源:佳士得


画廊与画廊:新旧混营状态


中国画廊业的经营模式与西方的画廊模式有很大的不同。在新中国成立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根本不存在西方意义上的"画廊",只存有与文房用品混合经营的荣宝斋、朵云轩等数量稀少的国营画店,以及负责征集文物和文物外销的国营文物商店。就笔者了解,直至目前国内大多数地区的画廊尚未摆脱传统的画店经营模式或旅游性质的"美术品商店"模式,尤其在一些经济尚不发达的内陆地区,基本上不存在现代意义的画廊。这些"画店"式画廊主要经营一些已经具有一定名气的艺术家的艺术创作,尤其是体制内的中青年画家的艺术作品。从艺术品市场环境来看,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传统性画廊仍会大量存在,并且经营水准参差不齐。


在中国,西方意义的专业画廊更多地集中在中国经济发达地区,尤其是北京、上海等文化中心城市。2000年前后,欧美、日韩等外资画廊大量涌入。瑞士人劳伦斯于1996年在上海成立香格纳画廊;2002年田畑幸人在北京798艺术区内建立了东京画廊的实验项目;2008年,佩斯北京进驻798艺术区……他们主要采取西方画廊的经营模式,即以艺术品的经营、展示等活动为业务形式,广泛引入签约代理艺术家的经营制度。这种制度的引入,极大改变了过去国内传统画廊完全依赖艺术家已有的名声而进行的"销售",从而推动了立足于对艺术家未来价值判断而采取的决策模式的发展。与此同时,他们更加关心中国当代艺术创作,对中国当代艺术起到持续的推广作用。


中国艺术品市场研究院副院长西沐表示:"这种画廊虽然是画廊业态的主流性发展形态,但运作与经营的专业性与中长期回报的业态规律使其发展面临着更高的门槛及更多的不确定性,画廊经营水准、信誉也参差不齐,致使关门歇业者不在少数。"前几年韩国画廊整体性撤离中国不能说不受到上述因素的影响。


近几年,随着电商化时代的来临,画廊也开始拓展新的经营模式。越来越多的画廊在网上拓展业务。网上画廊的出现及不断发展为画廊业的发展开辟了新的发展通道,也使中国艺术品市场出现了新的增长点。尤其是一些地方性画廊,网络的跨地域性使他们获得了全国各地的新客户。笔者曾经走访一些地方小画廊,有些画廊的网络业务甚至占到他们总体销售额的百分之三十甚至更多。他们的订单来自全国各地,既有京津唐、长三角、山东等艺术品行业繁荣地区,也有一些中西部偏远地区。"传统意义上的等客上门已经不适合了,将来网络肯定是艺术品的重要销售渠道。"南京雅雨堂老板季平先生如是说。


毫无疑义,中国画廊业未来的专业化发展方向与目前大量存在的混业经营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存在,电商化时代的网上画廊又为画廊业发展带来新思路。

上海M50格蕊莉画廊


画廊与艺术家:代理制的"围城"


在目前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存在着这种怪现象:画廊不是市场的主导者,艺术家是艺术品价格的拍板者。在中国,很多艺术家都在自己卖作品,尤其是那些已经有一定名气的艺术家,而在国外,艺术家是不能卖作品的。目前市场的火热又让这一现象更为严重。如果藏家可以和画商一样,以同样的价格从艺术家手里拿到作品,那么,对于画廊来讲,他们就很难用正常的市场价格来出手这些艺术家的作品,或者很难提高他们的价格。与此同时,相当一部分艺术家不愿意与画廊签死,觉得自己不需要画商等经纪人的代理。因此对于一些传统画廊,几乎不是以一种代理的方式出售艺术家的作品。画家自己卖作品,这就导致画廊根本没办法去代理艺术家。艺术家与画廊的错位,使交易秩序出现严重失衡,进而影响了艺术品市场的中介机构画廊的健康发展。


当然,画廊代理制并非不存在。尤其是对于一些刚刚毕业的青年艺术家,想要打入市场,知名画廊又是他们想要争取的对象。青年艺术家进入一家画廊,其艺术创作的价值会因为画廊的名声和旗下代理的其他艺术家的品质而得到提升。代理制能为他们带来很多好处:画廊能为他们的作品提供相对稳定的展示机会,同时还能提供市场和学术界对他们的创作和展览的反馈。一般而言,艺术家要等到多个个展之后,才会得到足够多的业内人士的关注,因此制定出相对稳定的个展计划对艺术家地位的建立是非常有利的。除此之外,一个正规的成熟的画廊往往还为艺术家提供作品摄影、装裱、装箱、运输和储藏服务。良好的代理关系使艺术家能将更多的精力集中在创作上。总之,画廊的代理制有利于艺术家进行长期稳定的职业规划和呈现持续而有学术逻辑的公众形象。


当然,很多画廊经纪人都承认,除非艺术家已经具有一定市场基础了,否则代理完全无名的年轻艺术家是非常冒险的。北京地区的一家画廊老板说寻找艺术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代理艺术家的时候,对艺术家以前作品、现在作品、甚至以后的作品,有怎样的发展变化,又有怎样的规划,都要非常了解。"为年轻艺术家培养一个坚实的市场往往需要多年时间,而太长的时间同时也意味着更多的变数,因为画廊也无法确定是否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这也形成一个尴尬局面:如果把画廊比作"围城",那么具有一定市场基础的艺术家想从"围城"中出来,而那些没有名气的艺术家则想要进去。

香港奥沙画廊 图片来源:陈蓓


画廊与拍卖行:界限消失的一级、二级市场


目前,影响中国画廊业发展最突出的问题就是艺术品市场交易体系失衡,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没有分工。


在大多数国家,无论从交易量还是市场比率来看,拍卖行在整个艺术品市场只占有很小一部分。通常来讲,画廊才是市场的主导者,他们虽然也会在拍卖行里拍作品,但更多的时候,他们直接跟艺术家合作,把最新的作品推广给艺术市场的终端收藏家。


2013年中国艺术品市场交易总额达到2003亿元,其中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额达到438亿,而画廊、艺术经纪、艺术博览会等整个一级市场的交易额为475亿,几乎与拍卖市场持平。可见我国拍卖市场的力量之雄厚。目前存在的最突出的问题是拍卖业的不断跨界且充当画廊的角色。拍卖行直接与艺术家打交道,并且名正言顺地从艺术家私人手中征集艺术作品拿到拍卖会上拍卖,使画廊的天然功能失守。在各大拍卖行的成交纪录中我们看到一些年轻的艺术家,其作品还没在一级市场长期的沉淀,就被拿到拍卖会上拍,成为拍卖市场力捧的对象。从国外的前车之鉴可以看到,直接拍卖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并不是很明智的选择。2008年蘇富比曾经直接上拍达明安·赫斯特的作品,虽然这一举动在当时看来很成功,但是接下来却导致了赫斯特作品价格的下跌和藏家收藏欲望的减退。作品价格爆发性的增长和快速转换到拍卖行对艺术家之后的市场发展会形成挑战。
除此之外,近年来拍卖行还凭借其强大的资源与运作能力,建立了一些综合性的销售平台,他们想在艺术市场的零售领域分得一杯羹。一些拍卖行不仅增加了私人洽购业务,而且纷纷成立网上交易平台,如嘉德在线、艺典中国等。而这些平台首先包含的可能就是画廊的传统功能,在这一趋势的演绎中,画廊有被进一步边缘化的风险,画廊业的处境极为尴尬。

嘉德在线


画廊与艺博会:抱团≠取暖


2014年秋,艺术博览会扎堆上海,数量达到井喷。首届上海艺术影像展、首届艺术都市主题盛会、首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第二届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第十八届上海艺术博览会等等,一波接一波的艺博会让藏家和观众目不暇接。而这么多艺博会的举办与画廊的组团参与密切相关。老牌艺博会"第十八届上海艺术博览会"汇集了来自中国、西班牙、德国、法国、美国等12个国家的148家画廊;而新秀"艺术都市"也吸引了15家画廊的参与:上海阿拉里奥画廊、格蕊莉画廊、沪申画廊、M艺术空间以及香格纳画廊等。


近年来,艺博会逐渐获得画廊的亲睐。对一般画廊而言,平常一年内起码要做五六个展览,虽然花了很多心思、用了很长时间,找的也是一些在国内甚至国际上很重要的艺术家来做展览,但是来画廊参观的人还是太少了。相反艺博会则保持着相对活跃的状态,为作品的展出和销售搭建了快捷的平台。艺博会是一种独特的艺术消费文化,能把分散的画廊聚集起来,达到资源共享。艺博会也为藏家带来方便,让他们得以在同一个地方调查、搜寻及购买艺术品。逛艺博会像在逛购物中心,藏家成了艺术商品的消费者。著名艺评人杰里·索特兹曾这样评价艺博会:"艺术博览会是一场肾上腺素爆发的买卖奇观。在这里,私密性、信念、耐心、专注观赏的机会(更别提看第二次的机会)基本上不存在。"络绎不绝的人流带来了不错的交易成绩,有些画廊的展品甚至在公众开放日之前就告售罄。不过一般博览会的交易很少是现场交易,参加过多次博览会的格蕊莉画廊主陆世杰说他们很少在博览会现场进行艺术交易的,"除非你去参加香港艺博会那种,因为画廊都是国外来的,不现场买的话,结束后他们就走了。"


当然,画廊主要考虑的不仅是客观的业绩。为了让藏家认为画廊的重要地位,参加重量级的艺博会是非常有必要的。此外,有些画廊代理的艺术家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在艺博会上"露脸",画廊主必须满足他们的需求。尤其是这些年,艺术圈的发展往往是以事件作为驱动力的,如果不多参与博览会这样的大型活动,画廊就很难在公众的头脑中留下深刻印象。


不过,对画商来说,参加艺博会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它同时也意味着"耗时"和"烧钱"。参加一场艺博会,画商往往提前几个月就要开始准备,他们要制定方案、做好预算、收集展品、联系藏家,包括处理交通等琐碎事件。除此之外,画廊的参展价格也是不菲的--中心展位在租借、管理上花费的成本可以累计达到六位数--因此销售的压力也是巨大的。


随着艺术博览会数量的急剧增加,对于画廊而言,如何权衡也变得非常困难。参加所有重要的艺术博览会有些力不从心,他们没有过多的财力和物力参加这么多的博览会,更多的艺术经销商被迫做出权衡和舍弃。而一场博览会带来的营收可能要用于支持下一场,假如一场博览会的效果不佳,或是一笔交易未能达成,对画廊可能产生毁灭性的影响。


结语:


画廊业要想获得长足的发展,进一步完善文化管理体制,建立健全的现代文化市场体系是非常重要的。总的来讲,随着社会的发展,艺术品市场的分工也在逐渐细化。艺术家主要的职责是创作出更有价值的作品;拍卖行的职责是协助买卖双方完成二级市场的作品交易;而画廊除了要发现有潜力的艺术家外,更重要的是推广与代理,为市场提供真正有价值的艺术作品。更重要的是,画廊应该通过签约代理的方式,对艺术家的价格起到掌控作用,促进其未来市场的健康发展,同时也为整个艺术品市场的健康有序起到主导作用。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