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水墨与当代中国艺术

水墨与当代中国艺术

15-03-16 05:19:31 来源:《艺术品投资》2015年1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水墨与当代中国艺术


文/陈蓓

Season  郑重宾


最近几年香港西九龙文化区的发展成为国际艺坛的焦点。大型的文化建设为文化艺术发展带来了无穷的动力和机遇。M+博物馆为西九文化区计划中的一所大型博物馆,其收藏策略主要以视觉文化为主,其中包括了水墨作品。在博物馆顾问小组的建议书中,提及到水墨和香港艺术发展的紧密关系,因而特别建议M+博物馆要尽力搜罗收藏水墨作品。"水墨"或"水墨艺术"常被形容为具有传统中国艺术精华的当代中国艺术,那么一向被形容为文化沙漠和西化的香港又与水墨有什么关系呢?本文尝试追溯水墨艺术的发展,期望能梳理出其发展的历史轨迹,从而展望水墨在艺坛和市场的发展。

吕寿昆  禅


水墨展览中常常看到介绍水墨的文章,内容总提及到水墨是中国艺术的精华,是历史悠久的艺术表现。但观者只要细心考查,不难发现"水墨"其实是1949年后才开始常用的词汇。新词汇代表新概念的出现,亦即是说明"水墨"其实是一种看似古老却又"新"的传统。1949年以前,为分别西方输入的西画和折衷画,就用国画一词划分以传统媒介创作和拥有中国审美标准的艺术表现。1949年后,文艺方针提倡艺术为大众服务,必须脱离以往精英艺术的审美框架,因此"水墨画"就用作形容以传统媒介绘画,但加入写实内容和手法的艺术门类。


1949年后香港因其独特的地理和历史背景,成为了传承中国精英文化的重地。五十年代大量文化精英南移,为香港带来了庞大的文化资源,包括了南来的艺术家、文化人和收藏家,因此,香港得以成为发展国画和水墨的基地。六、七十年代,这片弹丸之地出现了延续国画审美标准的艺术发展,亦同时兴起提倡将国画发展为国际艺术语言的现代水墨运动。其中的佼佼者包括在山水艺术上有卓越表现的彭袭明、黄波若和周士心等。彭氏五十年代定居香港,其对山川的体会和对古人笔墨的钻研为山水画注入了动力,其山水空灵清逸,笔墨淋漓,没有一点尘俗味。周士心为苏州人,早年创作以花鸟为主,1949年定居香港,后来移居加拿大,丰富的游历为其山水画创作提供了无穷的创作灵感。周氏作品以花鸟阔笔入山水,创造出半抽象的大写意阔笔山水。在现代水墨运动方面,就有吕寿昆和刘国松,他们尝试将国画的审美解构再重组,藉此将传统的媒介发展为一种普世的艺术语言。吕氏以禅宗的简约思想入画,其禅画在中外艺坛备受欣赏。刘氏更放弃使用毛笔,利用纯粹的艺术语言,着重肌理的处理。其八十年代在北京的现代水墨展获艺坛视为能够启发当代中国水墨的重要展览。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中国艺术面向欧美的当代艺坛,西方流行的装置、录像、行为艺术等新兴媒介渐渐成为主流,而中国传统媒介则被边沿化。九十年代当代中国艺术进入国际市场,其中以油画特别备受注目。当时中国当代艺术家受西方当代艺术理论的洗礼,开始进行对固有艺术的解构和重组。艺术家如谷文达、徐冰等尝试解构传统媒介,在传统中国艺术中注入新动力。自九十年代中期,中国艺术界对"水墨艺术"进行了热烈的辩论。随着中国社会经济改革,以及国内外艺坛对"水墨画"的边缘化,黄专和皮道坚等艺评家发起了如何提升水墨画地位的讨论,并提出要将中国固有的水墨融入当代艺术,要同时保留水墨的民族性。艺术家、策展人、艺评家为扩大"水墨画"的界线,不断探索水墨的可能性,鼓励艺术家发展实验水墨、水墨装置、行为水墨、录像水墨等水墨艺术的分支,借着挪用普世性的艺术语言,注入水墨艺术当中,使水墨艺术得以进入国际当代艺术论述,尝试提供有别于以西方为中心的角度去理解当代中国艺术的发展。一些当代艺术论述创造的新词,如"观念水墨"、"实验水墨",陆续出现在水墨艺术论述中。此时策展人与艺评家对水墨这种新门类的阐释,说明水墨不只是属于当代中国艺术,实际上还是国际艺术界的一部分。因此,水墨艺术是一种既有"中国性",又同时是属于当代的艺术。


二十一世纪初,以水墨画为主的展览犹如雨后春笋,欧美著名的博物馆相继举办有关水墨的展览。西方两大拍卖行佳士得和苏富比亦开放平台推广水墨,设立出售水墨艺术的专场。2012年,以伦敦为据点的Michael Goedhuis Gallery在Saatchi Gallery举办了展览《墨--中国艺术》,并在展览引言标明"水墨画和书法是中国至高无上的艺术",又是"中国文化中完美的艺术形式,当代的水墨表现则反映在手工精湛、水准上乘的作品上,不仅让新买家明白何谓时髦的基础,还可以了解水墨对延续中国文化活力的意义。"如此论述"水墨",或多或少反映了欧美艺术界对水墨艺术的理解。


二十一世纪一零年代多间欧美博物馆都举行与水墨相关的展览,其中包括美国波士顿美术馆(2010)、英国大英博物馆(2012)、法国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2012)。2013年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举行了《水墨--借古说今中国当代艺术》。展览由何慕文(Maxwell Hearn)策划,展出七十多组由三十五位艺术家以不同媒介创作的作品。展览将展品划分为"书写的文字"、"新山水"、"抽象"、"笔墨之外"四个单元,展示水墨艺术的各种可能性。一如大部分近年的水墨展览,"水墨"肯定了书法和山水是中国美学特色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亦是当代中国艺术民族和文化身份的呈现。对于水墨这种新艺术门类的诠释,策展人何氏将其联系到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中国美学。入选《水墨》的艺术家不仅包括一直以水墨创作的艺术家,如谷文达、徐冰、刘丹、张羽,还包括方力钧、艾未未、曾梵志等擅长其他艺术形式的艺术家。何氏指出策展依据四个不同单元而选择艺术家和作品,并非根据媒介或形式作决定。如此一来,展览就可以灵活地展示多种媒介和形式。因此,归入"笔墨之外"单元的展品都是与中国文人文化有相关的。这样分类旨在复兴中国文人的文化遗产,并将文化遗产转化成现代的艺术形式。何氏企图在展览中扩展和探索水墨艺术的界线,却落入了一般为水墨定义的困局,就是无法将水墨艺术和其他中国当代艺术形式区分开来。


水墨潮流不但在艺坛兴起,在艺术市场亦受到注视。2012年,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推出"水墨新世界"专场,成交额超过一千三百万元人民币,其中四件拍卖品的成交价格更超过一百万元。同年,北京保利也在春季拍卖会开设当代水墨专场。拍卖行为响应市场对新水墨的需求,近几年在香港开始举办专门拍卖水墨艺术和水墨画的专场。2012年,佳士得首次在香港举行当代中国水墨作品展览《阅墨》,展出十八件水墨画家的作品,如刘国松、李华弌、刘丹、谷文达、徐冰等重要艺术家。2013年二月,佳士得首次在纽约举行当代中国水墨私人洽购展览,是为稍后在香港举行当代水墨展览的先声。佳士得选择水墨艺术的定义明显与一般博物馆策展人不同,定下相对较广阔的意义,涵盖多种的艺术形式,佳士得选取水墨作品的条件反而是以传统媒介创作,却能新颖地诠释水墨传统,为水墨注入新技巧、展示方式、主题等等。佳士得强调入选展览的艺术家,均先接受传统中国画训练,同时在1979年中国对外开放后,不断受到西方艺术风格和技巧的洗礼。同年五月,展览的第二部分移师香港,佳士得更加入吕寿琨、王无邪、周绿云等香港艺术家的作品。十一月,佳士得在香港举行展览的第三部分,并将展览分成"文人传统"、"符号、书法、语言"、"反思"、"幻变的山水"四个主题,展出海外华侨的作品。这些画家均出生于四十年代,后来寓居美国、加拿大、法国等地,如吴毅、李虚白、马承宽、高行健等等。


佳士得展览的分类方式大致遵照中国和美国惯用的分类原理,突出作品与中国古典美学的关联,尤其是与文人文化、书法、山水等重要元素的联系。但有趣的是,也许受到商业考虑影响,展品形式只限于绘画。此外,展览图录亦简述了展品分类原则,并为潜在的收藏家提供画家过往展览和作品收藏地等重要资料。细阅图录的资料,特别是有关参与收藏水墨作品的著名文化机构,不难发现图录列出的大部分机构,都是以收藏亚洲或中国艺术品为主的美国博物馆。可见纽约在认可和推广当代水墨这种新艺术门类上,总是走在前面的。因此,可以理解佳士得以纽约为水墨销售起点的策略,亦明白何以在此推行首次当代中国水墨私人洽购服务。


2013年,苏富比也开始推广水墨,举办了两个水墨销售展览。第一个展览是《一墨相承--香港艺术家十二人展》,共有十二位活跃于香港的艺术家参与,展出以摄影、雕塑、绘画等各种传统媒介创作的作品。同年十月,苏富比举办当代水墨画专场"早期现代水墨师",重点转移到较早期的水墨大师。专场不仅包括刘国松、吕寿昆、周绿云等七十年代起参与香港现代水墨运动的艺术家,还包括了以往归入"二十世纪中国艺术"拍买专场的艺术家,例如陈其宽、王己千、方召麐。专场的画家分类原理除了反映商业因素外,亦暗示了苏富比专家心目中的"当代水墨"早期大师。专场的重点推介画家包括吕寿琨和刘国松。2014年春苏富比又举办了《水墨:梦幻仙境》,推出以山水为主题的专场,画家大都生于二十世纪中后期,包括刘丹、王天德、彭薇、郑重宾等。


随着中国的崛起,"水墨"作为具备中国传统审美的艺术门类,渐渐在中外艺坛备受注目。特别在近几年,水墨在博物馆以至艺术市场都成为热门的课题。香港在水墨艺术发展的进程中起着传承和开启的作用,而M+博物馆对水墨的重视相信亦会为水墨未来的发展带来积极的影响。虽然,从水墨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到艺术界至今普遍对水墨没有清楚的定义,但从博物馆到拍卖行所举办的展览可以肯定的是,书法、笔墨和山水等传统精英文化的审美标准均是水墨艺术不可或缺的元素。


(责任编辑:张驰)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