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艺术应超越时代,观念首当其冲——张望艺术访谈

艺术应超越时代,观念首当其冲——张望艺术访谈

15-08-10 04:37:06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就我自身而言,作为上个世纪60年代出生的画家,我们那一代人大都经历了严格的传统技法训练,刚开始画画时整日临摹《芥子园画谱》以及大师作品,在我看来,传统的东西基本上是“间叙性”的,即间接叙述,画家先进入一套绘画程序中,等技巧达到一定的熟练程度或者说是艺术高度的时候,再去表达你自己的思想,而这套绘画程序就是传统的思维模式。

艺术应超越时代,观念首当其冲

——张望艺术访谈

 

谈话人: 张望、胡明强

 

胡明强:您对中国水墨艺术的当代性是如何理解的?

 

 

张望:就我自身而言,作为上个世纪60年代出生的画家,我们那一代人大都经历了严格的传统技法训练,刚开始画画时整日临摹《芥子园画谱》以及大师作品,在我看来,传统的东西基本上是“间叙性”的,即间接叙述,画家先进入一套绘画程序中,等技巧达到一定的熟练程度或者说是艺术高度的时候,再去表达你自己的思想,而这套绘画程序就是传统的思维模式。经过多年的创作历练,我画画的时候或多或少去逃离这套程序,会用更加自由、直接的办法来处理画面,并且能够更多地关注我自己内心的需求。另外,我也受到外来文化的一些影响,将多种元素融合在一起,从而使得作品具有了当代性。当代性首先是观念的当代性,其次是一种呈现方式的当代性,当代性不仅仅是一个时间段的定义,更多的是对艺术的一种理解、一种状态。

 

胡明强:在传统与现代这个问题上,清朝时,四王被认为是正统,而如今会普遍认为真正代表清代的是当时在野的四僧,那您觉得什么是传统?什么是现代?真正的传统包含现代的因素,真正的现代也包含传统的因素,您是否同意这个观点?

 

张望:我们理解的“传统”一般来说就是当时社会文化一个总基调,一个社会所提倡和认可的主流文化一般是传统的,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在当时文化阶段中有叛逆精神的群体所产生的新文化现象,更能代表对传统的延续、发展。就像我们现在在艺术创作中所进行的尝试似乎有些现代意味,但或许就是中国文化将来的“传统”。绘画艺术并不是孤立的,社会的变化带来绘画表现方式的变化,我觉得艺术从总体上来看不如社会变革快,中国的文化人还是保守的。从当今社会来看,艺术发展的路径更加多样化了,那些对艺术动向和意义把握的更为自由的艺术家群体中产生一种创新意识,而那些所谓传统的、正统的中国画却有点保守,这更印证了艺术应该是超越时代的,石涛曾言“笔墨当随时代”,其实,艺术在人类文明的过程中更应该起到一个变革时代和引领时代的作用。

 

胡明强:记得贾科梅蒂曾经说过一句话:“我做雕塑的时候,只有把一个人做的很细很长,细长到我雕刻刀一碰它就会倒地变成尘埃,这才像我看到的真实。”这里,您认为什么是真实?

 

原系列之二十一:归燕,水墨纸本,45cm×68cm,2015 年

 

张望:贾科梅蒂的作品作为一个标志性的陈列,在国外艺术馆中经常可以见到,我本人十分喜欢他的作品。其实艺术应该是不分国界和种族的,好的艺术应该能够被世人所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呢?艺术表达的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和心理。只要艺术是表现全人类的共同追求和价值观,能够挖掘出人性,这就是正道。中国画也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中国画在本民族产生的影响应该融入整个世界发展的脉络当中,我们力求中国艺术走出去,但并不是一厢情愿要走出去就能走出去了,必须让其他民族能够接受,能够理解,才能达到审美作用。融合才是继续开放,但融合的过程中要保持内心对于最初对艺术的一种诉求和本真。艺术本身就是多方面发展的,有的画家会全盘否定自身的文化传统,但也会有一些有责任心的画家守住精髓,我的画似乎与传统离的比较远,但是还是很具有东方色彩和东方气质的,这种精神可能比笔墨技法本身更加重要。

 

胡明强:有些画家刻意寻求某一方法或符号,以求形成一种风格,您如何看待?

 

城象之二,水墨纸本,34cm×136cm,2014 年

 

张望:现在有很多作品偏向于追求形式的美感,这一类作品的创作者中也不乏有大家出现,但是单纯寻求视觉美感,少了些深层次的精神,这样的作品总是不如那种既有形式也有深层内涵的。

 

胡明强:我想起吴冠中说过,“风格是影子”。真正的艺术家不会刻意去形成风格,他自然而然地表达自己,自然会形成相应的方法和图式。

 

张望:风格就是一种天性,每个人都有秉性和追求,当人的追求和画的追求达成一致,也就是表达出自己的秉性了,自然出风格。很多人都在模仿一个现成的风格,尽管和自己的秉性差别很大,那因此作品就不那么真实和感人了。

 

胡明强:真正的形式是“有意味的形式”,如果形式没有去表达情感,我们就说它是形式主义,也就上升不到艺术的高度,而应该叫作工艺,您认为“有意味的形式”这个观点对艺术创作有哪些启示意义。

 

张望:“有意味的形式”总结了人类对艺术表达的一种规律。人看到某种样式的时候,心里便会产生相应的感觉,比方说我们看到红色、蓝色、绿色等不同的色彩,会对应产生不同的情感,墨也是如此,干墨、湿墨或是水墨淋漓等等,它传递出的情感是不同的。“有意味的形式”就是找出这些规律,艺术家的秉性决定他对何种艺术感兴趣,之后用自然的方式去处理画面,对应的就是观看者从画中得到哪种意味。我经常给学生说,一定要去关注那些被忽略的东西,甚至是那些在自然中并不美的事物,挖掘出艺术和生活的不同。我对艺术的灵感往往不是源于自然中漂亮的风景和人,而是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但是大部分人认识世界的方式太普通、太大众化。

 

胡明强:为什么会是这样?

 

 原系列之四:三月,水墨纸本

 

张望:一方面是天赋,跟人的敏感度有关,但是这其中也有规可循,后天也可以弥补。一个艺术群体可以说是一个团队,每个人必须有自己的位置。有的人永远走在前面,大部队在中间,也有在后面的,前面的人会面临更大的风险,而走在后面的人是后勤保障,也就是传统文化,前面走不动了再回归到传统中,吸取养料。我是比较喜欢在前面走的,但是也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在前面,那样传统文化就可能会缺失,只有这种队形才走得比较踏实。

 

胡明强:古人讲真善美,您如何看待当代语境下的美?

 

张望:现在是一个追求个性美的时代,美的内涵也扩大了,举个例子,像葛优这种个性化的演员,他身上的“美” 没有那么优雅,更具有个人性,是超越生活世俗意义的美,这种美更加鲜活。绘画也是如此,八大山人的画,如果从一般意义上来说可能不美,但是在艺术上是美的,这就谈到了艺术和生活之间的关系,艺术不是生活,是超越生活和自然的,若仅仅是模仿,那还是照相机表达得更好。

 

胡明强:那可不可以说当代社会的美更接近真?

 

张望:我举个例子,有人觉得朱新建的绘画低俗,但我不这么认为。打个通俗的比方,他的画就好像食物中的臭豆腐,闻起来很臭,看起来也不美观,但是吃起来却十分有滋味,刺激某种味觉。朱新建的画就起到了刺激人性的作用,他试图把人性中压抑的一面宣泄出来,展示了情感的真实性。但这只是个例,不能人人都是朱新建,人人都那样画。

 

胡明强:您刚谈到人性,“人之初性本善”,谈谈您对人性的理解吧。

 

张望:就画家的个人追求来看,有崇尚阴霾暗淡的,也有崇尚热情灿烂的,更多的画家是追求正面的,但也有人向揭示背面的,从目前来看,后面一类越来越多了。戏剧里的经典桥段都是悲剧艺术,为什么?因为悲剧才能触动灵魂,人只有在痛苦的时候才能考虑到深层次的东西,人在平淡生活中可能是死水一潭,只有在某些关键节点,才容易被触发,艺术就是如此,必须有触动灵魂的东西。

 

胡明强:不管现代水墨还是传统水墨,材料都是毛笔、宣纸和墨汁,既然用一样的材料,您如何看待笔墨?

 

张望:这也是我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在我从事绘画艺术的几十年中,我没有尝试其它材料,用的都是最普通的宣纸,因为我一直坚信看似没有希望的事情往往蕴含着最大的希望。就像我当时选择走中国画创作这条路的时候,那时李小山提出“中国画已经穷途末路”,中国画正面临着极大的困境,其实,任何事物微调整一下思路就是新生。“中国画的穷途末路”这一观点不能简单地去做书面理解,它的深层次含义应该是,如果中国画一直延续着传统走下去而不做任何改变,那才是穷途末路。我们画家应该有责任和能力去改变思路、角度、方式,走出一片新天地。就我个人,我觉得这个材料还没有发挥到极致,与其用新材料,在最普通的材料中创作出全新的效果是最不容易的。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