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张正民,不即不离的水墨实验

张正民,不即不离的水墨实验

15-06-01 03:23:27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出自一种近乎本能的归类习惯,面对熟稔而又有些陌生的画面,我在张正民的新作前陷入了沉思。将张正民的水墨创作归于何类,是目前正画坛大热的"新水墨"?

张正民,不即不离的水墨实验

顾丞峰

 

 

出自一种近乎本能的归类习惯,面对熟稔而又有些陌生的画面,我在张正民的新作前陷入了沉思。将张正民的水墨创作归于何类,是目前正画坛大热的"新水墨"?由于其指代并不是很清楚,目前活跃画坛的青年水墨画家,只要不是在传统的笔墨图式中讨生活者,几乎都可以被列入"新水墨"阵营,所以正民之作能否归入,意义不大;"新工笔"?那更是关系甚微;相反,我更看重是张正民作品中一贯不拘常形的实验状态。

 

彼岸,水墨综合,118cm×101cm, 2010 年

 

实验者何?实验不只是一种状态,在精神上,实验是一种对当下现实、都市感受、个人境遇的追问;在图式上,实验是对用水和墨的可能性的尝试--张正民多年以来的水墨绘画一直如此走过来,所以我称之为实验水墨很恰切。

 

寻人启事·驻影之三,纸本水墨,139cm×75cm,2014 年

 

水墨实验也是"常形"与"常理"之间的角力,借用苏东坡关于常形与常理之说,"常形之失,人皆知之。常理之不当,虽晓画者有不知,故可欺世而取名者,必托于无常形也。虽然,常形之失,止于所失,而不能病其全,若常理之不当,则举废之矣"。(苏轼《净因院画记》)"常形"乃人们能够认同的笔墨构成的图像,而"常理"却是一个变量;"水墨实验--实验水墨"正是在当代社会文化的大背景下建立的"常理",脱离这个"常理"空有常形,那是很多水墨绘画者止步于当代的重要原因。

 

上世纪90年代以来被学术圈认定的"实验水墨",在形态上主要包括了"抽象水墨"、"表现性水墨"、"都市水墨"、"观念水墨"等。依此看,张正民的实验兼有前三者,更突出"表现"与"都市"元素。从1990年《哭泣的墙壁》系列到2000年的《诊断》、《行走的人》,作品呈现出了都市中人的焦灼或困顿的对形体的挤压;而在2003年后的《时尚制造系列》画面主体人物通常为单体,焦墨、勾勒、渲染、平涂拆解、牛人鬼脸般的呈现;在《闪客系列》中大团墨染,形体似乎无关紧要,信手挥洒而全无束缚。2006年的《网名系列》、《像花儿一样幸福》似幻非幻地飘动着人形符号,在处理上同样是不管不顾、似真非真。

 

同林鸟,水墨综合,140cm×100cm,2010 年

 

有一点请注意,在上世纪90年代实验水墨最热闹的时候,张正民的名字并未出现在第一线,当以刘子建、张羽、王天德等为代表的水墨艺术被曝在学术界的镁光灯下时,张正民则在默默铺陈着他的现实焦虑。

 

近些年,当实验水墨话题趋于冷寂的时候,张正民的水墨实验反而在同行中逐步凸显出来。前几年他的《围观》系列中,不但延续了个人以往拳打脚踢的制作,也更突显了作品的社会性元素。其实,他并未向学术圈呈现出什么令人惊愕的图式,只是在自己的轨道上不紧不慢地开动着,车速虽不快,比起水墨画坛一些曾经热门却已经弃权了的选手和那些心思及时旁骛的聪明人,他的步伐虽显笨拙,但却沉实有力、逐步推进。

 

在《寻人启事》系列中,画家启动了对人自身的彷徨与寻找,他说:"人的自我一旦丢失了比什么都可怕。我的作品内涵说的就是这个问题。"在他的多幅画面中重复出现一个身着军装、书包、解放鞋、面目模糊甚至缺少五官的少年形象,那既有童年对理想的记忆,也有成年后的呆滞状态的记录。就像在他的《围观》系列中那些围观而缺乏面目的人在围看脚下奔逃的老鼠,社会在很多时候会把精力关注在毫无意义的行为中,这正是当下信息传媒社会的一个缩影。展示这个缩影的同时,也展示令人唏嘘而真实却无意义的童年。当然还有那个或隐或现的飞鸟,用画家的话说"代表了精神的理念在生存状况中的、刹那间的掠过。它是一个精神载体,它是一个无时无刻不在你生存语境中的一个见证人"。画家的见证物是全天候超时空的,当然它也见证了画家的执着。

 

张正民展览现场

 

如果用两个字形容张正民的水墨道路,那就是"坚持";用三个字呢,那就是"做自己";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则是"宠辱皆忘"。这其实也是许多艺术家成功所必须进入的境界。

 

张正民做到了这一点。总的说,他的作品有一条认知的红丝线,那就是关注人的境遇,将对社会、文化的批评体现为对人的批判。寻找失落的人格,寻找失落的人之常情。而这种认知是建立在他对水墨的大胆"破"与"立"的基础上,"割"、"拼"、"喷"等方法与常规水墨表现方法的结合,构成了他水墨实验的开放性过程。

 

如果形容他的水墨作品给我的感觉,可以用"动而不燥,热而不狂,率性而为,直指人心"来加以概括,他与这个气象万千变幻莫测的世界,始终不过于跟进,保持了一份清醒,同时也不会过于远离,脉搏上基本保持同步,所谓不即不离,热情与冷静同在,批判与反思共存。这种素质在这个功利的时代中,已是不可多得,望正民珍惜,因为以后更大的成功仍然要建立在这种素质上。

 

2014年秋于金陵月牙湖居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