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师承的理想与歧路:“重师”,请不要“恋师”

师承的理想与歧路:“重师”,请不要“恋师”

15-04-01 04:21:35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近年来,在鳞次栉比的画展上,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你看到一幅作品一眼便能认出这是哪位老师的学生创作的。那如出一辙的笔墨与图式也成了一种与他人作品区别的"标识"。

师承的理想与歧路:"重师",请不要"恋师"

隋林华

 

马远,踏歌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近年来,在鳞次栉比的画展上,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你看到一幅作品一眼便能认出这是哪位老师的学生创作的。那如出一辙的笔墨与图式也成了一种与他人作品区别的"标识"。在艺术创作中,老师对于学生所产生的影响不言而喻,但这种一体化、范本式的教育对于学生的发展与创新能起到正面推动作用的,学生能跳出老师的"圈囿",自成一格的又有多少?当然,这种"圈囿"也许仅仅是老师无意识的个人创作。学生在选择老师时,又有多少人不是从老师的职位、人脉等与艺术创作完全无关的因素去考虑,仅仅是因为钦慕老师的学识才华,为了从其身上汲取到更多的艺术养分而去选择?与此同时,这种师承关系中出现的"恋师"情结等问题也很值得我们深思。

 

集体跪拜引争议"师承"误入歧途

 

前段时间,集体跪拜某画院领导的拜师仪式在艺术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这一事件也将"师承"关系提到了明面上。为什么现今社会依然如此重视拜师?拜师的意义何在?所谓的"师"又必须具备怎样的条件才得以被跪拜?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先要追溯一下"师承"的历史渊源。《礼记·学记》载:"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父子相传、师徒相授是中国古代典型的教育模式,行业化的师承模式在彼此交流工艺技巧经验中形成,再为后世所传承。到了后期的艺术创作上,我们也可以发现,无论是宋代的苏东坡,还是明代的沈周,在他们的身上都可以感受到前代艺术的影子和基因。即便是"个性派"的清初"四僧"、"扬州八怪",还是近现代的齐白石、黄宾虹、张大千等,也都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垒建中国书画的大厦。最为著名的"恋师"情结则出现在南宋末年,出现了"人人马远,个个夏圭"的荒诞局面。明末清初,又出现了"家家一峰,个个大痴"的搞笑场景。发展到这一阶段也可谓是"师承"误入歧路,这些千面一孔的作品说到底只能算是技术的再现,与创新毫无干系,甚至很多人只是对师傅图式的临摹,个中的神韵也是望尘莫及,连"再现"实现起来也勉为其难。

 

石涛,细笔山水册 册页 (十开)

延续到现在,"师承"出现了两种现象:一即是对老师的顶礼膜拜。即严重的"恋师"情结。对老师的任何作品无论好坏均奉为臻品,无法接受别人对老师作品的任何一点不同的意见,对老师的作品临摹地惟妙惟肖,出笔即让人知道其是谁的弟子,无丝毫创新及不同。与老师形成一个稳固密不可分的关系圈,外人难以进入,自己也难以出去。老师与学生的关系就如孙悟空与拔根猴毛变出的猴子一样,难"分"难"舍"。另一种则是从老师身上有继承,也有发扬,不是简单的一成不变的复制,在创作实践中逐渐找到自己的面貌,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除此之外,"恋师"情结的决定因素还表现在学生对于老师的选择上。很多人未拜师已将老师关系摸得门清,老师什么身份、圈子里的地位、关系网铺得如何、是否愿意用自己的力量"帮助"学生……这些都成为拜师衡量的重要标准,而作为老师对学生的教育中最最重要的部分--学识与品格,则被完全忽略不计。意思很明显:我不管你画得怎样,只要是你的学生,我的画肯定能卖出大价钱,我的艺术成功之路可以走捷径。为了拉帮结派,集体跪拜拜师的事情也没少发生,这些悖离艺术创作的行为,使得"师承"成为让人诟病的词语和行为,这不得不说是教育界的一大悲哀。这些现象的产生固然与艺术市场对于艺术品价值衡量标准的缺失有关,但我想更主要的原因则源于某些个体在价值观上的偏颇认知。

 

盲目"恋师"成诟病个人价值观缺失是主因

 

"师承"现象由来已久,重视师承是中国传统艺术门类的一个重要的特点,这也是中国书画与西方绘画存在较大差异的方面。西方绘画遵循的是自然观,也有类似师徒传授制的画室教育;中国书画在"师造化"的同时更注重师徒传授的规范,有严谨的师承关系,这种师承关系既有直接的也有间接的。在古代由于资源的匮乏、传播手段的局限、科技滞后且思维方式传统等各种原因的促使下,从前人那里学习相应的知识及技术,似乎是唯一的出路,进入"师承"关系也显得理所当然。师承关系中老师对于学生启蒙入门的引导作用,方法的传授,思想的启迪以及人格魅力的影响都是至关重要的。

 

 

沈周,牧牛图(左) 郑燮,竹石图(右)

到了现代,由于世界多元化的发展及科技的进步,很明显,学习的渠道已经完全不需要局限在"老师"这个个体上面。但由于传统教育的影响,师徒传授制教学方法仍然是最直接的学习方法,虽然现代化的大众化教育背景使师承式教学发生了较大的时代演绎,但是在根本上仍然属于师承的范围。同时由于整体创作环境的变化,也使得师承出现了前文我们所提到的盲目"恋师"并在择师方面极度功利性的行为。出现这种行为的原因不外乎下面几点:

 

一、艺术品价值衡量体系的不完善使得很多画家一切往"钱"看。一套完整市场机制的形成必然需要漫长的时间,在完整的市场机制形成之前,会出现很多错误的衡量机制,如果分辨力不足,很容易误入歧途。在当下艺术市场调整阶段,很多人将艺术的市场价值等同于艺术价值,将艺术价值与钱划上了等号,因此,这些人在选择老师时首先考虑到的是如何能让自己的作品"升值"。在中国特有的艺术市场氛围下,地位、人际关系等外在因素成为决定艺术品升值的重要因素,这也使得中国艺术界的"师承"关系渐趋畸形,老师俨然成为学生作品升值的"保护伞"。

 

二、不愿意学习,好逸恶劳、害怕挑战自己,只想用固有的模式,美其名曰创作,实则只是简单复制。有的人在学习的过程中,只愿意参照已有模式,丝毫不越雷池半步,在自认为安全范围内涂涂抹抹,认为只要拜大师为师,画的与其相像就已经离成功半步之遥了,岂知离得还有十万八千里。很多名家也是站在先人的肩膀上成长起来的,与这些拘囿于一套模式下的人不同的是,他们在学习别人的过程中敢于挑战自己,并不断地打破规则,打破所谓的已成功的范本,从而摸索出属于自己的方法。

 

三、个人价值观的缺失。个体价值观直接决定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针对具体事物做出的思想判定和对象性行为。很多人对于艺术的理解存在歧义,对于艺术价值及衡量标准的认知程度也有待商榷,在这种情况下,这类型的人很容易陷入恋师的情结,认为已经成功的老师必然能够使得自己成功,程式化地学习老师的模式也必然会成功,并把艺术的价值缩小到与金钱对等,衡量成功与否的标准与作品的价格对等……这样的个人价值观直接导致了在艺术学习过程中的众多问题,也成为盲目"恋师"的主要原因。

 

尊师有度师心不师迹才是正路

 

苏东坡,行书诗卷

夏圭,溪山清远图(局部),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尊师是中国的优良传统,但无限度的恋师则会毁了一个学生的未来。老师对学生的创作技巧及方法有着很深的影响,因此学生想要从固有的模式走出来,必然需要强大的心智与毅力。如果我们将师承概念放在狭隘的空间中,那么所谓艺术的创新将变得异常艰难。为求得一时的利益,目光短浅,躲避在老师已成的风格与技法的羽翼之下,最后伤害的还是自己的长远利益。古人都知道"师心不师迹",而今人如果还是执迷不悟的忙于"师迹",那只会被创新的浪潮拍死在冥顽不化的复古的沙滩上。如果将师承放于开阔的视野中,客观理智地看待老师的作品,加强对艺术审美的认识,提高对艺术发展方向的判断以及对创新与传统两者关系的良好处理,那么这种师承关系便会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循环。在择师方面则更多的从老师的学识及品格方面考虑,所有这些对于个人的长远发展可谓意义重大。而老师所要做的则是高屋建瓴,培养学生开阔的视野和宽广的胸怀,启发学生在广泛的基础上作出自主选择、逐渐形成新的面貌,最终走出自己的磁场。不因为风格相仿,让学生被自己的身影所遮蔽,培养出的学生也不再是千人一面,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面孔。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