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邪恶少女”东离

“邪恶少女”东离

15-04-01 03:59:32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早年,早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们就知道有一个厉害角色东离。当时大家都在出版社儿童读物行当讨生活,还在中央美院就读的东离偶尔在儿童读物中出现,虽未谋面,就已经有些仰视了。1990年,东离美院毕业回到南京,分配在市群艺馆。

"邪恶少女"东离

徐乐乐

 

东离,源源不断的奇思异想从笔尖流出。

 

巨大昆虫的口器里长出两个妖娆少女。

 

水管从头颅钻出,乌贼挂在树上,空中悬浮着注射器针头或者无名生物,女孩坐在切开的苹果上。还有,火腿肠还是氧气瓶?

 

建筑群--哥特式,沉船,一堆乐器。

 

蝙蝠,18cm×40cm,2008年

白色棺材,已破旧开裂,铜件锈损,满爬着墨黑的老鼠……那个杀劲!

 

细节饱满:昆虫鼓胀的腹部纹路,水管的各种接头,切开的苹果已有锈色,下垂,浮肿的眼睑,精巧的鼻子,樱桃小口的唇纹,却是个秃头!(联想起很多画家在女子头发上大做文章,这位倒好,省了。)

 

细节充斥着黑色因素,阴沉,颓废,有时甚至掠过恶心的边缘,画面却异常精致、粉嫩、干净、漂亮!

 

厉害。

 

"邪恶少女",我曾这样评论她的画。用南京话讲,就是"邪头"。

 

蜂,39cm×29cm,2014 年

早年,早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们就知道有一个厉害角色东离。当时大家都在出版社儿童读物行当讨生活,还在中央美院就读的东离偶尔在儿童读物中出现,虽未谋面,就已经有些仰视了。1990年,东离美院毕业回到南京,分配在市群艺馆。1994年,在某次省展上见到她的一组黑白木刻,很圆浑结实的造型,身上刻满各种款式的花纹,背景刀法也很丰富、老辣,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鹳,39cm×29cm,2012 年

惊叹之声还未落音,就听说她,与丈夫一起出国了。不禁暗生一丝遗憾:一个天才画家可能就此难得再见了--那个时代,出国是令人羡慕的事,奔向世界,奔向自由与富足,前程大好,自然是一去不复返了。咦,不久,又听说回来了。后来得知,这夫妻二人还真是一心想画自己的画,估摸着挣的薪水能够回国过"小康"日子,便与1999年辞职回国,算是"海归"中回国较早的了。这下真自由了,在家画画,再也没进入任何"体制"。

 

不过,正因为她几乎不参加任何"体制"内画展,我们与她仍然难得一见。要不是南京几个女画家自娱自乐发起的"三月画会",隔一年或者两年举办一次画展,邀请东离参加,我们都不能算真正"认识"。不过每次办展,我个人的一个极大兴趣点,就在于看看年轻的姑娘们又有什么新花样出现。

 

每一次,东离都不负众望,让人惊喜,而且,邪恶"少女"之心不改!

 

双面,39cm×29cm,2014 年

少女--在这里与"装嫩"不搭界。女性画家,或者说大多数女性画家的缺点和优点都是感性占上风,关注自己内心超过关注自己在画史、历史上的位置。而"少女"更像是不管不顾,远离"社会化"各种时髦画风的"污染",自发的独特视角甚至具备了某种私密的性质。(同时,被社会认可的几率也会减少--顺便说一句,对东离这位"资深宅女"的状态,我比她本人还要心不甘,情不愿。)"邪恶"在这里更是赞美。培根的恐怖嚎叫,弗洛伊德的丑陋胖女,达利的油头滑脑,毕加索的某些女人像只能用恶毒来形容--相比之下,博西的地狱群魔都算是小夜曲了。

 

端看你是不是真邪。

 

端看你是不是骨子里邪。

 

正因为具有如此强大的底蕴,画起美女来不用说……小菜一碟。因为给刘心武的红楼梦新解之书作插图,她的金陵十二钗显然大受欢迎,前前后后画了有三、四种版本:水彩、油画、电脑绘画等等。除了,唉,主要角色宝钗、黛玉稍弱一些,其余人物皆美得摄人心脾,美得有力度,柔弱也柔弱得凶险!我也画过金陵十二钗,不甚满意,一直想着重画,所以特别关注她画中的芭蕉、石头、眼饰、道具……都自成一套,天衣无缝。

 

佩服。

 

由此我很想策划一次红楼梦画展--想想就很好玩,如果李津、周京新愿意画一套金陵十二钗,会是什么模样?而我,很愿意--做东离的陪衬。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