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市场拒迎“老古董” “摹古”毁画不倦

市场拒迎“老古董” “摹古”毁画不倦

15-04-01 03:40:13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当今画坛关于传统与创新的争议一直不绝于耳,由于多元文化的冲击,使得并不成熟的中国画界出现了很多对于“传统与创新”的误解。

市场拒迎“老古董”“摹古”毁画不倦

隋林华

 

王原祁作品

当今画坛关于传统与创新的争议一直不绝于耳,由于多元文化的冲击,使得并不成熟的中国画界出现了很多对于“传统与创新”的误解。其中一种较为突出的表现就是涌现出了一批以临摹古画或以传统题材为创作题材的群体,他们以坚持传统自居,将复古、仿古当成对传统文化的固守与继承,鼓励保守的艺术创作和陈腐的艺术趣味,把本该活生生的艺术创作弄成僵硬程式化临摹。更可悲的是,匠人们追求的尚且是细致的笔触和工艺的再现,他们却只能重复前人的“形”,从绘画技法而言又无法与前人比拟,收藏价值甚低。同时这种程式化的误读,导致了艺术实践的自我矮化,对中国画界的进步也产生了严重的阻碍作用。

 

“摹古”有史可循,艺术创作等同于复印?

 

由于中国艺术教育普及程度有限,艺术市场的不完善,使得很多观者对于传统题材作品的接受度更大,这也促生了一批以迎合市场口味为己任的画家。如果是业余爱好者尚可理解,但很多活跃在当今画坛的艺术创作者却也依然位列于此显然无法说得过去。他们吃着古人的残羹冷炙还乐不思蜀,在其位不谋其职,整天沉溺于津津乐道某些现成的传统招式,泥古不化的同时想赚得盆满钵满。与此同时,众多艺术工作室、导师培训班的应运而生也让我们看到这种“摹古”现象似乎已经后继有人。这些工作室、培训班带出来的学生,连模仿古人的能力都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只是模仿“老师”,与老师如出一辙的艺术手法与图式仿佛像生产线上生产出的千篇一律的成品,远看似乎无懈可击,近看却一塌糊涂。

 

王时敏,晴岚松风图,扇面,纸本

说到对传统题材及古人“盲目崇拜”的历史,可谓由来已久,其中尤以北宋后期突出。在当时,复古运动此起彼伏,在艺术上“好古图”、“用古礼”,不仅如此,就连画家的名字也都开始变得“复古”,画家纷纷把名字改为“希古”、“宗古”等。在绘画创作上,更是以临摹古画为创作宗旨。说到“师古”,就不得不提到“四王”,“四王”即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他们的山水画在清代初期占主流地位,因其在借鉴古人立意、布局、色彩等方面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而备受推崇。他们在绘画风尚和艺术思想上受董其昌影响,强调“日西临摹”、“宛然古人”,脱离现实醉心于前人笔墨技巧的路线,摹古画是他们山水画创作的一大倾向。因此很多评论家将“四王”归为正宗的“复古派”。他们的作品虽然技法精湛,但不少作品流于程式化,有僵化的风气,作品创新意识不强,画面样式也多有重复之感。

 

在绘画史料记载中,也有颇多关于“师古”的陈述,元代赵孟頫曾经在题跋中写到“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明代董其昌更是提倡“师古为上乘”,但这些文献史料记载中的“师古”与现代意义上的对于古画的全盘接受似乎又有所不同,姚最在《续画品》中提出的“夫丹青妙极,未易言尽,虽质沿古意,而文变今情”则更贴近于如今对“师古”的正确理解,即“师古人心,不师古人迹”,学习古人而不囿于古人之法,并能自出机杼者,才应是正确的学习之道。

 

说到今人,现在,随着创新及打破传统呼声的此起彼伏,国内的很多艺术家也在多方位的寻求艺术的创新及与国际最合理的接轨方式,虽如此,我们在各大展览上放眼望去,千篇一律的仿古题材仍然比比皆是,正如现代社会的人因为锥子脸都犯了“脸盲症”一样,这些作品也让我们患上了“画盲症”。中国画题材的创作进入了模式化的怪圈:高山流水、古意人物、传统花鸟……这些我们并不陌生的题材成为了某些热衷于“复古”或者“坚守传统”画家的主流创作题材,每幅作品构图看似千变万化,实则重复单调之意已经跃然纸上,除了让人觉得似曾相识之外,再无其他印象。固然,千百年来,中国的艺术大师给我们遗留下了丰富的创作经验,在技法和规律上给了我们很多启迪,但如果我们把这些宝贵经验当做亘古不变的“法宝”照搬照抄,将“复古”进行到底的同时甚至以模仿得像而沾沾自喜,那中国画的未来实在堪忧。

 

“崇古”原因众多,利益成最根本驱动力

 

俗话说:存在即有其存在的理由。中国画家对于传统题材及模式的迷恋,究其原因可以归根为:

 

1.根深蒂固传统文化的影响

 

王翚作品

中国传统文化的特点之一便是讲究持续性。无论是哲学、艺术还是文学等各个领域,都与前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渊源。中国文化崇尚往古,崇拜祖先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历史上也有人试图打破传统文化的禁锢,对现时文化进行重新的归类及整理,但到最后革新的程度往往不尽如人意,只能算作“微调”,大刀阔斧的变革总是在过程或萌芽状态中就已夭折。这说明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已经根深蒂固且对中国的艺术等各方面都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想打破传统进行最根本的创新,非常不易。

 

2.闭门造车更易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对于画家而言,走出家门是艺术创作的第一步,但走出家门去创作并在过程中衍生出新的想法与创作图式,相比起闭门造车难度增加了不少。历史上出现的复古派画家大致都是足不出户,两耳不闻窗外事式的闭门造车而走上复古道路的。在闭门造车的过程中,画家只需要一味地追求形似即可,对于精神张力、心胸诗意、灵魂归宿等深层次的精神追求则不需要花费过多精力去探究,这对于一些急于求成且无思想的画家而言是最佳的捷径,因此,他们对于传统题材的一味偏爱也不难理解。

 

3.从众心理,随大流且因知识结构的缺失使其丧失考证的精神和勇气

 

对于画家而言,学问的高低被认为是决定其创作最重要的因素。“有境界自成高格”正是指的画家如果有高于常人的认识、不与人同的识见并通过笔墨转换到艺术创作中来,就能使其艺术作品产生无穷的魅力和艺术感染力。创作不同于临摹,它既是画家综合素质的体现,又是其表现对芸芸众生感悟的载体,因此,艺术创作均需要建立在一定的知识高度之上。把知识结构的建立与知识程度的积累作为绘画创作的前提和基础,任何时候都无可厚非。但无论在哪一个时期,都会存在一些知识储备不足、内容空洞、意境平庸的画家,才华的薄弱使得他们自身缺乏自信,在艺术创作方面只能做到对别人的亦步亦趋,追随大流,更毋谈艺术上的创新。市场上“流行”什么,就将自己绘画的笔头转向哪个方向,此类型的画家更易于陷入仿古的怪圈而不能自拔,也无力自拔。

 

4.利益操纵导致大量“摹古复制品”产生

 

王鉴作品

齐白石说:“夫通道者,本寂寞之道。”正因为齐白石能够甘于寂寞,才有了后人无法企及的成就。从齐老的这句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艺术创作需要心境清逸,不慕名利。很多在现在看来功成名就的艺术家都曾经经历过这样的阶段,且在这样的阶段中找到了自己创作的方向,在寂寞中一鸣惊人。但随着艺术市场环境的变化,很多原本甘于寂寞的画家因为利益唆使变得蠢蠢欲动,对于创新、进步已毫无兴趣,只考虑眼前的既得利益,为了能够“高产”,像机器一样无思想地创作出一批又一批类似于“复制品”的作品。从追求效率的角度而言,尝试新题材,考虑创新必然需要时间,而“摹古”无疑是最快捷有效的手段。这也是现在很多画展上出现众多“相似”作品的原因,这些活动虽然声势浩大,但模式化的作品早已让观者产生了审美疲劳,无法产生共鸣,更不可能对艺术界产生正面积极的影响,脱离时代生活的作品必然无法承载这个时代的重任。

 

泥古不化穷途末路,脱古创新成主流

 

赵无极作品

在当今的画坛,对于“师古”的态度可以大体概括为三种形态模式。一种是对于古代作品的全盘接受。他们打着“回归传统、贴近文脉,正本清源”的学术观点,反对任何新观点的加入,排他性非常明显。他们大都极为推崇清朝董棨的“初学预知笔墨,须临摹古人”,此类型的人多被称为“泥古不化”。另一种形态则是提倡在学习传统的同时,汲取古人创作精华,去其糟粕,并能在此基础上出新意,即“画不可拾前人,而要得前人意”。反对临摹古人作品,更不提倡今人以传统题材为主题进行创作,倡导今人应与时俱进,根据时代特征进行创作。他们认为,从传统题材上寻找灵感很容易陷入前人的创作模式中,从而拘囿于古法,限制创新的思维,而在创作技巧与技法上,今人又无法企及古人,从收藏角度而言,这样的作品与古画是不可相提并论的,这种形态可称为是“脱古创新”。第三种则是彻底的抛弃传统,倡导脱离笔墨去创作,他们的口号是“打倒笔墨”、“笔墨等于零”。

 

在现阶段,第二种观点显然最受画界众家推崇。石涛有言:“夫画者,从于心者也。”画是精神产品,如果仅仅从于“物”而不顾及“心”,那便成了标本;如果仅仅是从于古人的作品,那么变成了复印机。石涛的话也充分说明了,绘画者应当尊重自然及自己的本性,而不应该一味地泯灭自然的天性而去从属于已经不符合时代的内容。画家作为绘画的主体,在绘画创作中起着最根本的决定作用,他们对传统的态度决定了他们的创作态度,他们的创作态度决定了他们创作出来的作品风格,他们的作品风格则构成了整个画界的创作面貌。前人留给我们的是为画的精神及技法经验,并在此基础上理解传统绘画的真谛。绝不是让我们重复、复制或模仿。临摹前人绘画,学的是画中意味,立的是画品格调,为的是掌握前人优秀的理念和技法,并在此基础上重建自我的思维与技巧,并结合时代风貌,形成自己的独有风格。

 

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新科技的发展已给传统文化注入新鲜血液,网络时代的来临,迅捷的信息社会节奏已经向传统文明提出了全新的课题。越来越多的中国画家已经认识到一味摹古的危害性,他们积极摆脱固有传统模式的束缚,把自己设定为一个现代生活的体验者,把视角伸向一个广阔的现代社会空间。他们并不为新材料的出现而产生对“传统”丢失的担忧,相反,新技术、新材料为他们提供了更便捷、更广阔的创作天地。有些画家在学习传统的同时积极汲取古人的精华,并结合所处时代特征,探索出自己独有的模式,这种学习古人的方法显然更值得提倡。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