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书画同源--当代画家中书法家邀请展暨高峰论坛纪要

书画同源--当代画家中书法家邀请展暨高峰论坛纪要

14-08-29 05:47:34 来源:《中国艺术报道》2014年第22辑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书画同源


--当代画家中书法家邀请展暨高峰论坛纪要


主题:书画同源


时间:2014年4月25号
地点:北京双拥大厦


主持人洪亮:由中共河北省张家口市下花园区宣传部主办,中国艺术报道编辑部、艺术视野编辑部、京华美术馆、艺报网协办,北京艺报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承办活动"书画同源--当代画家中的书法家邀请展暨高峰论坛"在这里举行。"书画同源",从习惯上是认为书法文字初创的时候具有象形性,也就是象形文字,跟图画本身有种紧密的关系,它本身就是图画,所以说是"书画同源"。一般层面上老百姓的认识是大众认识,但是作为专业的画家、专业的艺术家来认识"书画同源"的时候,就要超越这个层面。"书画同源"到底同什么源?从行文上来讲首先是一种文化同源,书法需要一种文化支撑,它所需的文化土壤跟中国画所需的文化土壤、文化积淀是一脉相承的。


从学术层面来讲,书画的哲学思想的同源以及美学思想的同源。如果说从具体的技法角度来讲,"书画同源"是我们在创作字画过程当中的书写性同源,有些书写性同源可能有一些争议,为什么?中国书法表现力在于书写性,而中国画的表现力也在于书写性。


兰干武(书法报社副主编):


"书画同源"不是一个新鲜话题,古人就讲书画同源,我认为越是书法功力深的人,水墨画的造诣越高。中国画技法当中的线条通过训练,和没有训练的是不一样的,为什么我们说这个字有墨无笔?这是两层意思,一层就是它对技法和笔法不懂,还有一层是他训练的不够。我们中国画画一些树枝,或者画一些藤蔓之类,如果没有经过书法的训练,那个线条比较薄,没有弹性,看一幅画的好坏、耐不耐看,弹性很重要。我认为书画同源是有道理的。


林峤(四川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我认为书画,最重要的还是传统生活与艺术家姿态,我想谈这个问题。


第一个传统确实是高山,了解后会受益终身。对于一名想成为真正的中国画家的人而言,了解中国画悠久的历史传承非常重要。师古人学的是方法技巧,善学当善用。师造化面对的是鲜活的自然。在师承古人的学习当中,如果一味的剥离古人,出不了新时代,新生活的灵魂精神,毫无创造而言,等于埋没于其中,决不可取。师传统是练功的始端,是通向成功的一条必经之路,没有中国画传统深厚的滋养,期望长成一棵参天的艺术大树根本没有可能。


中国绘画传统犹如高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取之则终身受益,中国一流的山水画家无疑不是中国传统山水画艺术的忠诚继承者,也是最大的受益者。唯有一等传统功力,加上一等的胸襟眼界,和一等的学养,日积月累方可能练成艺术大师。艺术上是高造诣,及艺术创造水平的临界点,要做到这一点正如郭沫若所言,不下绝大的功走不出艺术的地狱,也上不了艺术的天堂。选择的可能性真多,如果艺术家文化主题意识薄弱,且热衷于追逐世风,其结果必然会淡化自己的艺术特征。遗憾的是当代不少中国画家、书法家在文化崇洋的心理驱使下,正在逐渐放弃本民族的艺术传统,转而以西方的标准来改造中国画。使得当代中国绘画在上个世纪90年代险些步入民族文化的虚无主义。其实当代中国山水画最缺少的东西是对古代优秀东西的吸取,而不是搞借外创新,用舶来的巧克力占中国的豆腐结果只能是不伦不类。


第二个要点是,生活犹如聚宝盆。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源头就是生活,一棵树,一条河流,一座青山,甚至一块石头,由于画家的审美观察和生活阅历不同而风采各异,不同的生活环境和审美感悟会导致不同的绘画语境,这已经被古今中外无数艺术家的创作实践所证实。画家画什么,最擅长的题材是什么,我想一定是他最熟悉的生活阅历,特别是经过岁月过滤的难忘的生活阅历。如果艺术创作者,构思和题材干枯陈旧,无异于锅碗瓢盆样样齐全,而无良米可炊,所以黄宾虹先生说,绘画当以大自然为诗,若胸有丘壑运笔便畅达。他点评的有道理,历史上的大艺术家无疑不是出入多门,博采众长,最后在丰富的生活积累和酝酿中成就的。作画必须生活深入,故以真山真水为本。


然而绘画又不是翻版,写生中对物象的舍取应该也是对画家创造力的一个重要的考验。实景只有创造者主观能动性贯穿于写生的全过程,虚实相生,各得其所。舍取不需要的即是对生活素材的创意性加固,如此看来历代大画家都是在继承学习积淀创作技巧和经验的基础上,又在造化和不断锤炼与发展中,通过这一点对创作者在创作实践中摆正传统与生活的关系以及如何理解,法为我用,景为我设,增强自觉性,减少盲目性的问题。


第三点,超凡脱俗的好作品,古时有论人品画品之说,我年轻的时候不甚明了,现在经过数十年才理解是最真实的大道理,人品好不一定画品好,但画品好必具备好人品,就是说要把画画好同时修身养性,然后才能画出超凡脱俗的好作品。人品、画品到位,画才能到位,人品、画品二者看似没有直接的关系,实则密切相关。画品人品俱佳的艺术大师,在传统功力和生活素材的积累下,传承期间,创新期间,才有可能达到无我的自由境界。假大师都是靠吹嘘炒作而成的。如果人品恶俗,众人必须引起人品而累及画品。这是硬道理。


历史上的大画家都是典范,他们留下的绘画作品无一不是人格魅力与艺术魅力交相辉映。遗憾的是现在甘心寂寞的画家不多了,黄宾虹等等为我们树立了标杆,凡是人品画品俱高的画家都会让人肃然生敬,都显得虚实相当,如此妙不可言,让人感动不已。


   


赵春秋(中国人民大学画院教务主任):


其实把书画同源放在当代时代大背景下说的话,是对传统的回归。最早提出来书画同源的应该是唐朝的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里面提的,这是一种总结,是一种创造。到了宋元以后,书画同源就成为文人画的精髓,随着文人画的迅速发展,那么书画同源应该说统治了整个从宋元以后的中国画。到了明清的时候我们知道出现了一些大师。可是到了近代,书画同源这种美学范畴慢慢的缩小了,尤其是到了当代,我们在上个世纪末,本世纪初有一段时间,我们长期笼罩在一片黑暗里面,你去看任何一个展览就是一抹黑,那么这几年我发现什么现象呢?你到展览里面可能80%以上的作品都是很华丽,很精致,很柔美的工笔画,这个现象说明了什么呢?我觉得说明写意精神的缺失,那么写意精神恰恰是书画同源反映在绘画领域里面最重要的一个范畴。


当代的工笔画应该是在制作上,在书写上已经没有了,制作功夫已经达到不可复制的地位,画的效果达到了足以让你惊叹的进步,可是他的思想,他的内容又是前所未有的空洞。看到这个现象之后很痛心。一个泱泱大国,我们的美术不应该是这样的,不是仅仅画一张纸,而是要展现一种人文精神。如果绘画离开了人文精神他就是一张漂亮的废纸,没有人文精神做支撑。那么整个时代的美术是做不成的。


那么在这种时代背景下,重新把书画同源这种美学范畴拿出来,大家一起来讨论它,重新提倡写意精神,我想对当代的美术来讲也不失为一剂良药。如果我们真正地理解了书画同源,那么把这种写意的精神,把这种书写性重新放到美术里面,我们的绘画作品的质量会更高一些。当然绘画质量提高了,不是说人文精神就提高了,我们还是要到传统里面来找东西。我们的传统不是不增不减的,不是一成不变,它是无数人,一代一代累计下来的,它的高度是完全取决于我们,我们每一个学习传统的人都像一个登山者一样,有的人爬到半山腰,把一部分传统拿过来,他够吃一辈子了,他不往上走了,但是总有一些执着的人,有一些梦想成为大师的人,他会爬到最顶上,爬到顶峰。那么如果他在颠峰上放上一粒米,或者一根头发丝,他就是大师,为什么?他让传统增加了高度和厚度。传统最核心的美学思想还是书画同源,我相信大家如果能够悟到这些,大家来共同努力,我相信人人都可以为传统增砖添瓦,我们人人都可以站在传统的高度上,成为一代大师。


   


张明君(河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


我认为书、画、印、诗都来源于实用,这是同源的地方。文字的产生从最初的刻画符号到后面的甲骨文,再到后面各种书籍的出现,首先是实用,然后再转变成艺术。绘画也是这样,绘画的产生也是想把一些事物表达出来,像古代的皇帝打猎,画个狩猎图记录下来,慢慢的从实用变成艺术。篆刻也是这样的,可分为实用篆刻、篆刻艺术两个系列,就是说从宋元以前叫做实用印章艺术,为什么宋元以后叫篆刻艺术呢?那么前面他是不自觉的,后面是自觉的,他是从实用来的。那么一开始文学艺术,包括诗歌艺术都包括在文学艺术里面,他并没有艺术性,就像咱们老百姓说大白话一样的。鲁迅先生说,姥姥门前有一棵枣树,旁边还是一棵枣树,他为什么不说有两棵枣树呢,这就是艺术化了。曾经有一个人在一次研讨会提了一个好像很粗浅的问题,就问一个老师什么叫艺术?这个老师回答的非常巧妙,他说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就是说从现代汉语辞典辞海去解释,你很难明确的解释它,表述它,他说这样吧,你要知道什么叫科学,那你就知道什么叫艺术了,所以他解释了一句,科学就是把我们不明白的东西弄明白了,艺术就是把我们明白的东西弄糊涂了,听着好像没有道理,但实际上很有道理。为什么这样说呢?如果山水画家去写生,为什么要去画写意画,尤其是现在照相技术,录像技术这么发达,那就照相,录像啊,画他干吗?就是要它这个载体。通过这个画表达作者的审美思想,刚才讲的人文精神等等,这就是书画同源我个人理解的东西。另外所谓的书画同源更指书写性,指的是行草书和写意画,或者写意花鸟,写意人物。我认为国画书法没有工与写之分,实际上大写意是非常工的东西,为什么非常工呢?因为大写意画一个点偏了,它就不是那个东西了,你想表达的东西就没有这个内涵了,所谓的工就是你在画之前苦心经营的每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偏一点都不行,高一点也不行,实际上它也是工,他只不过表现出来的是写,是大写意,别说这个抽象,这个应该是特指的。另外一个方面是表现技巧上,实际上说书写性表现在哪?主要还是在写意上,你线条的直与曲,高与柔,拙与巧,浓与谈实际上在表现技巧上应该是一样的。为什么很多写意画都写某某写,很少有人写某某画。第三个就是在审美表现上,写意画,比如山水画也好,花鸟画也好,特别注意留白,比如说一幅画计白当黑。历来的大家都讲这个东西。为什么诗书画印流芳百世呢,我认为你擅长的东西越多,你的作品存在的信息量越大,你的内涵就会越丰富。那么它的艺术价值也好,文化价值也好就会越好,所以就是现在重提书画同源的意义所在。


张尚公(邯郸学院艺术学院国画系主任):


无论是工笔还是写意,都有写意性,只是相对的写意程度有所不同。因为我在大学里从事中国画教学,目前来讲我接触到的学生普遍的都是没有受过工笔画的训练,这是一个现状。从大一进来之后分专业,接触中国画,因为他们在考学之前都是画的素描色彩,对书法,对中国画可以讲一无所知。


书法和绘画从古至今凡是有成就的大家,书法和绘画必须要打通,像黄宾虹、石涛等大家。当然了代表中国画的最高成就是文人画,因为在宋代工笔画的这种宫廷画院的兴盛,随着文人画的出现,这时候真正意义上做到了书画同源,因为我们都知道从传统的意义上来讲,文人画首先是文人,我们都知道传统的文人,书法肯定是要过关的,古代的那些古人,包括现在都是鼎鼎大名的书法家。


当然我们都知道东方的艺术是线条的艺术,而最具代表性的线条艺术是书法,在书法当中草书是最具代表性的,是感性的。无论是书法还是绘画,有句话叫艺能载道,说到底还要通过我们的视觉语言、想象语言最后转化成绘画语言,我们经常遇到一些问题,这时候往往想去表现它,结果画完之后不是那么回事,这就是在语言转换的过程中出了问题。


可以说写意是中国画的艺术,我想这个是永远不会改变的,那么我们现在从实践来讲遇到的具体问题,我们如何把书法运用到绘画当中去。那么从表面的意思可以说它有书法当中的提笔,收笔等,包括笔意的节奏感,还有间架结构等,如何来表现它呢?把书法中的间架结构当作书法当中的一个汉字,来重新设计它的笔法。写意写字当头,只有把书法当中的一些本质的东西,能够很自然的柔入到绘画当中,我想这是我们都进行实践探索的。


吕效书(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梵·高是后期印象派的画家,首先他是从日本的浮世绘吸收了一些东方绘画的东西。日本浮世绘又受我们中国传统的影响,那么他把它拿过来之后,又进行了一种线的运用。非常有趣的就是黄宾虹当时他在主办的刊物叫做《美术丛刊》,他就是把后期印象派的画家介绍到我们中国来,反而我认为他介绍梵·高他们这批画家的时候,他又领会到一个东西,西方画家把我们线又组成面,我们看梵·高的话就看出来,他是从东方弄过去的。黄宾虹看到梵·高的画,他的山水画里面有一些山的表现方法,用很短的线,也有线的流动感,这一点是非常有趣的事情。他们说梵·高是从东方把我们中国的东西学过去,然后黄宾虹又在他的画当中受到一些启发,这样黄宾虹是我们的一代大家。


书画同源有两个层面,一个层面就是他都是用线来表现的,就是通过这个线的运动,书法它是通过线来运动,我们绘画也是要通过线的运动来表现我们所要表达的东西。我们以前画画的时候,注重对风景的描写,还有写生,我们都非常忠实于大自然的那种描写,所以非常认真的去画一个山头一块石头,或者一棵树把它画的非常认真。那么这种画法它实际上就阻碍了线的流动,线的运动。另一个方面,一幅画要经过书写性,要从头至尾有一种气韵的流动,如果那个气不好,断了,这个画经常断,肯定影响艺术效果。


陈联合(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副会长):


我想就这个话题谈两点,一个是对书画同源的认知,再一个是实践的问题。这个书画同源如果从作画来讲,重要到什么地方呢?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你画一幅画你想表达什么,是立意,这个从哪来?从你的文史中,从学养当中来,而不是从简单的技法当中来,如果简单的从技法中来看的话,这个香蕉画的再像,它是一个中性的东西,是一个说明图,那就不如照片。画画立意太重要了,立意就是它的文化,就是它的魂,有了这种立意然后才是表达的方式、


准确的表达和过硬的技法如何丰富?所以书画同源理念的东西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从宏观来讲。


我们从微观来讲的话书画同源更多的是书法和绘画的关系。我们都是做艺术的,艺术的探索者,艺术的发现者,艺术的创作者,也是享受者,也是艺术的劳动者。书画同源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口号,也是一个目标,是一个方向。如果掌握了这一点我们就会自觉的在我们的绘画当中体现出来,而不是我们经常看到的那些画了一幅牡丹就提一个牡丹图,不是这样的。所以从理念上要有自己的认识,会有很大的提高,把书画同源找出这种感觉来。


我们搞艺术是为了什么?为了完善我们的人格。刚才谈到人文精神,人文关怀,我们画一幅画,比如你画的桃子再像,他并不一定喜欢,那不如买个桃子好吃,但你画了桃子了,那你题上两句话,把这个精神理念灌输到它身上去,他什么感觉,精神上有莫大的安慰,这就是人文关怀。


所以我们书法家如果有了这种想法,有了这种立意的话,你的作品就不一样了,你的面目就不一样了,我们每一位书法家,因为经历不一样,关注的题材也不一样,但是总的一点要表达一种心情,并不是说毫无目的的表现,那是不可能的。比如商品画这里面也有思想,你首先要考虑到放在什么地方,给谁看的,题材是什么。所以我觉得书画同源这个理念上,文化上,应该是书法绘画一体。没有好的书法笔墨画怎么画一幅好国画,这个书画同源是一个认知和实践的统一。


 


上官超英(山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书画同源首先是同源于新,这应该是中国书法当中的一个最高的境界,另外一个同源是同源于道。草书本身由隶书演化,绘画也是从自然中概括了绘画的元素,也是我们一笔一画和字一样,也是来源于生活。另外还有一个是同源于技,书法更重要的是体会,比如说画画的时候,以侧锋入画,就会很飘,满幅都是侧锋的话这个画肯定乱。于是就必须有中锋见底,如果这张画都是中锋行笔,肯定很板,必须要侧锋筑底,这就是为什么要以书法入画。书法线条的质量体现了绘画的质量,但是书法的线条不等于绘画的线条,既然同源了,那么用书法的线条直接拿来放到画上,不一定行。比如吴昌硕先生是大书法家,他的很多作品都是败笔,从我们画家的角度看是败笔,但是从书法的角度不是败笔。


另外一个是哲学,这是一个对立的,我们画家用很湿润的笔肯定要用干笔筑底,书法也是如此,如果涨墨了,下面一笔写下来的肯定是虚笔,不然的话你这张字就写的很板,没有跳跃性。但是为什么要以书入画呢?书法讲线条的质量,因为线条变化无穷,就像我们一个芯片就是一个图书馆,它的含金量高,它的质量高,所以我们必须要以书入画。那么我们以什么样的书法笔法入画呢,我觉得这也是大家在思考的,那就跟个人的兴趣有关。就像书法家是楷书好,还是草书好,还是行草好,是根据你自己的修养去认识的,有些人就写不了中楷,他只能写小楷,这是性格决定的。画如此,有些人只能画大写意,画小写意画不好,有些人画工笔非常到位,画写意不行。刚才各位老师也谈了现在我们美术的走向,我觉得这是一个误区,这都是浮在上面的东西,等我们呼唤写意的时候晚了,因为写意画家没有几十年可能不好使。所以说我们要沉下心来,书画同源这个课题很好,或者是我们在绘画过程当中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再找回来,找回传统,找回质量。所以是大的画家肯定是大的书法家,这已经经过美术史证明了,如果你想成为大画家你必须先是大书法家。


  


刘德举(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书画同源相同的地方一是人文精神相同,再一个是技法相同,都需要用笔法。中国书法和中国画都是中华民族优秀的瑰宝,目前在发展当中都遇到了一些问题,一个是相同的问题,一个是西方思潮的冲击,再一个是我们当前社会上出现的东西。如果要传承下去都需要发扬光大,都需要在中华民族的复兴中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都遇到了相同的问题。再一个就是中国书法和中国绘画相辅相成,相互促进,谁也代替不了对方,以前把书法归到美术课,这个本身就是个误区,刚才大家都讲了,基于这种观点,所以要互相吸收,互相支持,而不是相互排斥。这个书法界和美术界要多交流,所以组织这样的活动非常有意义。


海天(湖南永州美协主席):


传统究竟是什么?第一传统是轮回的,人既然可以创作传统,那么他也可以改变传统,同时还可以颠覆传统。我们之所以在当代甚至在古代出现一些传统的定格,原因主要是我们的思想上面,传统就是在这个层面上定格了。我觉得传统的状况在每个研究者的心中只能是一种审美接受心理机制调控下的意识形态,所以我们在研究传统的时候,首先弄清传统的形态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般研究者对传统的看法都不一样,所以他本身就是一种心理效益,我觉得传统象征一个问题,很多传统研究者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传统呈现的原理是什么,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这个问题我觉得有必要大家都去思考和探讨一下,这是第二点。再一个我觉得对待中国民族绘画,包括书法,应该是传统的思考。首先很多人就觉得中国画是写意的,西方绘画是写实的,那么这个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这个问题可能过去思考的很少,其实我们思考一下西方绘画,就是从梵·高、毕加索、马蒂斯他们的画可以看出一个问题,他们的画是写实还是写意,能不能用写实和写意这样两个词来界定他们的绘画,我觉得很难界定。


郑和新(浙江东阳市书画院院长、东阳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我感觉现在的展览,我们书法借鉴绘画的东西特别多,而且更多吸收了画画的经验模式,留白的可能会越来越多。过去的书法家写的比较传统的那种,我们去看的话,它基本上留白的不是很多。现在基本上一幅作品里面很大的一块留空,我们觉得留空比较多的话可能会适合我们视觉审美的感受,所以这个就是传统和现代意义上面的创新,可能也就是书法更加多的吸收画的元素。还有现在的书法单纯的靠墨和水的表现,可能远远不能满足观赏者视觉的需求。然后就应用了很多绘画领域的元素,把这个底色要做成绚烂的效果,在展厅里面首先让人产生的是一种视觉效果。所以我感觉传统的东西我们去学的话,其实谈创新的时候,可能应该来说传统的东西挖的越深的时候,让人的感觉可能对你创新的价值越大,对人震撼的效果越大。


   


李宏威(河北农业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今天我谈的就是写意精神,他的关注有可能也代表我们大家对当代写意精神迫切的一种心情。在这个时代,书画同源给我们一种启示,更是一种心理暗示。这个暗示是什么?就是告诉我们传统是根,在传统是根的同时,我们也要抛弃,这个抛弃不是完全的抛弃,就是我们把好的东西吸收过来,书法的线跟绘画的线表达出来的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对书画同源深入的理解之后,在绘画上的呈现是完全不同的面貌,所以更倡导的就是书画同源走向回归传统的同时,要提出它的当代性,而这个当代性也正好是我们现在所迫切的写意水墨精神所需要的。传统在当代怎样的一种艺术语言的转换,而这种艺术语言的转换就是它的笔性和墨性转换到你的笔下的时候,怎样的一种表达呈现时代的精神。另一点在我们的人文精神当中,要用今人、今语、今世、今面貌、今感受来表达你当代人的思想,就是说这种当代的情怀。所以书画同源在它重要性的同时提出了它的当代性,这是我的一种表达。


  


于嘉祥(北京市书法家理事):


从元明一直到清末民初,书法、绘画和学问是统一的,所有的书法家同时也是跟绘画有缘,同时也是大学问家,那么我们近30年来书法也好,绘画也好,文化也好都有一个很大的发展,但是这三个环节脱节了,搞绘画的就专搞绘画,搞书法的基本上就会写字。要作一个好的画家必须以书法作为扎实的基本功,我们看古人的画看的很也有味道,就是他一笔当中蕴含着很深的东西,他的思想情怀就体现在那里面。我们看古人的字也是一样,滋养他的一个方面,消遣也好,所以他的字看着整个从章法布局来讲,从结构来讲都看的很舒服,也很耐人寻味。今天我们讨论这个问题,就是画画的可能要多研究一点笔道的功夫,点画的功夫,对他这个画将来更有味道,写字的人更多的去借鉴从美学的角度怎么构图,可能这个字写出来之后就很丰富多彩。


刘振虎(策展人):


本次展览艺术家都将成为中国艺术报道编辑部、艺术视野编辑部、京华美术馆、艺报收藏网聘用的专职艺术家,这需要大家提出审请,并颁发专职艺术家荣誉证书。每位艺术家将在艺报收藏网、京华美术馆网,京华美术馆、艺报国际、艺报收藏微信、微博平台上免费建立个人网站,发布信息。同时和每位艺术家签订艺术品保真协议书,颁发艺术品保真证书。


为了使京华美术馆在艺术上更具学术性,产生更大影响,由京华美术馆、中国艺术报道编辑部、艺术视野编辑部、艺报收藏网、北京艺报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决定成立中国画艺术委员会、书法艺术委员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分为人物画艺术委员会、山水画艺术委员会、花鸟画艺术委员会、工笔画艺术委员会、写意画艺术委员会等。书法艺术委员会分为楷书艺术委员会、行书艺术委员会、草书艺术委员会、隶书艺术委员会、篆书艺术委员会、篆刻艺术委员会等。其中各个艺委会设立主任、副主任、秘书长、副秘书长四个级别。首先聘为专职艺术家,颁发荣誉聘书。其次和每位艺术家签定艺术品保真协议书,签定艺术品保真证书。再次对于学术水平高,社会影响大的艺术家将聘为各个专业艺委会主任、副主任、秘书长、副秘书长等级别,颁发荣誉聘书。这需要艺术家认可京华美术馆品牌和章程,填写专业艺术家申请表。经艺委会评定后,聘请艺委会主任、副主任、秘书长、副秘书长,最多不能超过2个职位。


(以上根据录音整理,未经艺术家本人审阅)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