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艺术家】周午生收放工写清心生活

【艺术家】周午生收放工写清心生活

15-09-10 02:52:10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黑白旧照里,周午生背对着镜头,也弃绝了世相嘈杂。手臂随运笔高高抬起,笔尖末端延展出铺陈的画卷。一片沐浴清影的繁花海洋,如坠梦境。宁静的姿势持续渗透出力道,亦如他的创作,内敛柔润的没骨花鸟中,始终坚守着笔墨的格调与价值。在苦学的画案前,周午生维持着内心的清净,点染出一方淡泊却入味的真挚天地。

  【艺术家】周午生收放工写清心生活
  撰文 谷珵



  黑白旧照里,周午生背对着镜头,也弃绝了世相嘈杂。手臂随运笔高高抬起,笔尖末端延展出铺陈的画卷。一片沐浴清影的繁花海洋,如坠梦境。宁静的姿势持续渗透出力道,亦如他的创作,内敛柔润的没骨花鸟中,始终坚守着笔墨的格调与价值。在苦学的画案前,周午生维持着内心的清净,点染出一方淡泊却入味的真挚天地。

  没骨现真我

  或许是清逸遒劲的片叶孤枝,或许是天趣飞动的无名鸟兽,或许是人间烟火的时令果蔬,又或许是深幽雅致的春桃冬梅。周午生的花鸟画里,万象杂陈,却总能融于一派清新之中,烙印上自己的独特痕迹。“我读大学时不分专业,山水、人物、花鸟都学,写意工笔也一起来,刚上一年级的时候非常兴奋,感觉要大干一场,希望每项科目都做到最好。但是后来仔细琢磨,哪个都学就意味着哪个也不强,还是要有一个方向,于是大二开始就在课下重点攻坚花鸟。”借助学校丰富的资源,周午生整天泡在资料里,读书、做笔记、临摹宋人院体画,各种尝试,“不夸张的说,那两年光是临摹,比很多人读四年画的都多。”

春江水暖


  转眼到了毕业,周午生在工笔花鸟领域颇有所成,却转身向没骨深挖,究其缘由,还是性格使然。“大画幅工笔虽然易控,但我不会坚持几个月专注细节尽精微,而大写意的一挥而就也不是心头喜好,反而结合起来比较适合我。”这表白难免令人会心一笑,所谓画由心生,此话当真不假。眉目间清远柔和的周午生,身材却是挺拔,步履带出匆匆的风,不似大写意般挥洒豪爽,亦不似工笔绘制的精雕细琢,而是像极了他眼中介乎工笔与小写意间的没骨画。

没骨蔬菜写生


  尽管彼时画坛上从事相应研究的人还不多,但作为艺术表现形式的没骨法已有辉煌的积淀,也对创作者提出了高要求——既需工笔的造型和设色基础,又要有写意画的用笔修养,兼具山水的点法功力。周午生由衷感谢本科阶段的混合学习,汲取工写精华,提起笔来自然融通。骨子里对宋人院体画和元明文人水墨的热爱,让他把二者的结合定为没骨画的创作目标,不断推进着作品含量的边界。海纳百川,博展通便,契合了没骨的内涵,亦是他对自己的期许。


  千年前,谢赫将“气韵生动”、“骨法用笔”摆在衡量画品的核心位置,而光阴流转,周午生于没骨探索中再度邂逅这一要义。“中国画的笔墨语言不能丢,这是我创作的底线。”声音不大,立场却足够坚定。“笔墨是中国画区别于世界其他艺术门类的最主要元素,已经成为一个符号,不管怎么画,书写性是不能放弃的。尤其是没骨画,为什么不念‘没(mei)’呢,因为‘骨法用笔’是暗含的。越是画没骨,越是强调见笔,否则只是用色块堆积出轮廓,中国画的特性淡了,格调也就不高。”中国画的这一笔始于书写,界破了虚空,思想的跃动和灵魂的震颤流注笔端,心手相应。透过笔墨的痕迹,观者仿佛能够直抵画家的心。

  在他看来,具备写意性,诉说精神内涵和境界,这恰是国画应该守住的珍贵价值。他画飞禽走兽,面容总是可爱,细看带几分俏皮,用现在的话说,显得有点“萌”。周午生坦陈自己曾被这些形象打动,而他的创造皆非激烈,追溯到儒家中庸思想,讲求温文尔雅,“所以画物象还是温谦平和一些,可爱总比锋芒外露要强。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实际上也是物我两画,画出自己。”对花鸟本体的提升,每处细节都流露着追求唯美的价值取向,让他的画面蜕变为一首静默而灵动的诗,写情言志间塑造出自我,也感染了他人的眼眶。

  且自信且深思

  5月下旬,罗马老城,受罗马美院之邀,周午生的个展开幕。海报上那张《梦笔生花》,用淡雅的牡丹、荷花、黄叶、腊梅勾连四季,却和谐完满,右下方昂首的猫更营造出似梦非梦的幻觉,给这座西方圣城添上了一抹东方韵致。

  亚平宁半岛的阳光绿树与建筑遗址在记忆里留下倒影,但令周午生感触至深的,仍是交流带来的自省。“和国内许多声音不同,文化的碰撞让我对中国文化更加自信和坚定了。在意大利,你可以发现他们对本族文化非常自信,每个城市特色保留良好,几千年维持不变,所以当欣赏中国画时,他们喜欢的也是那份纯粹,反而是所谓的国画创新,他们不太感兴趣。”

  当代艺术品收藏家、经纪人李苏桥指出:“对于今天任何一名中国艺术家,不管其在西方艺术市场或学术界获得多大的追捧,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本土收藏界的认同与反映本土的文化精神和气质上,只有这样才会拥有强大的根基和后援团。”1956年,毕加索给前来拜访的张大千搬上画簿,张大千仔细欣赏,却发现一幅幅全是临摹齐白石的作品。他对张大千说:“谈到艺术,第一是你们的艺术……我最不懂的,就是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要跑到巴黎来学艺术?”周午生深谙,艺术的每向前一步发展,往往都伴随着向后一步探求本源,只有扎入本土文脉,自我认可方能寻找到前行的根基。

  “中国近现代绘画伴随西方文化一路而来,许多人在中西结合的实验中走向极致,也能成为大家,对我肯定也有影响。”周午生并不否认或多或少的熏染,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我只能从个人出发,站在传统的立脚点上,有选择性地吸收其他门类的艺术服务,而不会被改变颠覆。”

  不过,面对市场起落和观念纷争,与其说振臂疾呼,倒不如说他选择了随缘心性,用笔代言。他的花鸟题材相当广泛,几乎不放过捕捉任何入画的机会,“当然成色有高低之分,但我觉得趁现在年轻,把金字塔的底座打宽些,再一点点上升。我不断地画,自己做好了,自然就能影响一部分人。”自信不意味着固步自封,不愿设定太多条框的他,只想沉浸在绘画世界里,创作与尝试从未停止。涓滴细流的力量汇聚,也能于无声间改写环境。

  业精于勤,深于思。2012年,周午生在微博上写下一连串字句:想画画,是一种充实;画不出,是一种煎熬;有的画,是一种忙碌;没法画,是一种可恨;不想画,是一种烦恼;忙着画,是一种焦虑。如斯描述,大抵道尽了用心创作的状态。

  “画画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丝毫也不轻松,经常遇到瓶颈。”他的慨叹中有约略的涩,以及更多的执着。“艺术和科学不同,不是努力了就有分数的回报,画画往往是努力过后反而水平下降,然而哪天如果顿悟,就会达到别人一辈子都追不上的新境界。最终的决定因素还是天赋,成功率很低,但不动脑就会变得机械,解决一个问题的时间很长,所以痛苦就成为常态。”这痛苦的灼烧,恰来自思考火焰舔动,背后是不满足的进取与推敲。

  寸金光阴的自觉修行

  童年最是人生真切烂漫。周午生的童年,是在百无禁忌的涂抹中度过的,从事美术教学的父亲算是启蒙老师,不教他,也不局限其想法,仅仅培养和熏陶审美感觉。“少年宫一通知有美术比赛,我就中午回家画一张,肯定能获奖。”然而,荣誉并非促使他画下去的动力,因此自初中开启了系统学习,父亲担心他自满便叫停各种赛事和展览,他也不觉有何失落。

  “那时候美术不是主科,获奖不像数学物理成绩好那么兴奋,我也不觉得参加展览就有什么用。但好在我喜欢画,学美术从来没断过,到现在也是喜欢。”因着这份痴恋,不管刮风下雨,他跨上单车就奔去上课。高中时,大年三十晚上还跑到画室用功,回家的时候街道两边已经开始燃放爆竹,早慧的清秀少年踏着路灯下弥散的烟火,心里仍旧写满了甘愿。

  高考成为一道分水岭,让周午生同天津美院的缘分看上去有那么些命里注定。头两年,因为英语小分不够,他和梦想失之交臂,而到了第三年毅然报考天美,英语成绩也达了标。“当时管我们叫‘老补’,考六七年的都有,我还不算是地道的。后来天天看英语,别的文化课早都烂熟,连不考的小字都记会了。”谈及这段曲折的经历,周午生难免打开了话题,不过语锋稍一转,便又回归至波澜不惊,“我上学时一考美院即中的几乎没有,考两三年很正常,稍微辛苦一些,但那时没有压力,专业相当自信,觉得肯定能上。”内敛而笃定的性格,让他在日后的道路中走得端然,命运也没亏待自幼让人省心的周午生,作为花鸟重镇的天津美院,无疑提供了生发灵感的丰厚土壤。

  “天美最大的优点就是老师学生都特别用功,这个优良传统现在还保持着,走出的画家也经得住考验。”曾经,热衷篮球的他常到球场上挥洒汗水,却在偶然的午夜发现许多老师画室的灯都亮着,已经身为名师的前辈们仍在画画。触动颇深的周午生暗下决心,从此篮筐下少了一个俊朗身影,案头却多了一分勤学苦练。

  “中国文化讲求的是时间。少林寺武功天天练才能打出内力,京剧演员天天吊嗓子才能入道。国画有太多需要补课的地方,越钻就越发觉差得多,不下功夫肯定不行。”回顾周午生的绘画路,始终就如同是场自觉的修行。如今,提笔作画已经融入血液,“一天不画就像少了什么”,他却依旧觉得时间不够用。“以前学院的画室弄过茶台,后来就扔在角落了,朋友学生们总来喝茶,一喝就好几个小时,太浪费时间了。”几近争分夺秒,能挤出的点滴,他全部献给了作画。

  欧阳修在《连处士墓表》中写:“行之以躬,不言而信。”从2000年起留校任教,周午生时常规劝学生,要想成才务必自学,毕竟对于绘画来说,大学仅仅是起点。眼下,国内各种帮扶项目和机制都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支持着年轻艺术家,越来越多的平台、项目、展览也伸出橄榄枝,一个简单的毕业展都会有从院校到拍卖行的全程介入。然而虚夸亦如影随形,不理性的定价也终将伤害艺术本身,如何才能不辜负好时代?“悦庸人耳目只可搏名一时,欲成大家须耐得住寂寞,守住自己的人格和艺术品格。”周午生早用躬亲践行给出了答案。远离尘嚣,他把超然的意韵凝练成笔下的勾勒顿挫,那方花鸟世界,繁盛野逸总相宜,折射出对生活的透彻体悟。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