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艺术家】窦润盛笔墨成长尚法自然

【艺术家】窦润盛笔墨成长尚法自然

15-09-10 02:48:12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倪瓒长久地生活在山水之间,显得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他听不到城市、人群的嘈杂,耳中只闻风声水声。观其画,品其味,窦润盛挥洒在指尖的笔墨艺术也随之浸染上了浓重的自然气息。

  【艺术家】窦润盛笔墨成长尚法自然
  撰文王若蛟


沁园春雪


  一段山坡、一两株细细瘦瘦的树、一抹淡淡的远山……倪瓒这种惜墨如金的冷寂感深深地吸引着窦润盛。“山水画,首先是一种静态之美。画作在外在视觉形式上呈现出一种严谨的‘静态’,山静水静心也静,但这并不排斥静与动的结合,其实他是在完成画幅对静的气氛的诉求后,着力强调在静中暗蕴的一股轻柔脉动。”

  倪瓒长久地生活在山水之间,显得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他听不到城市、人群的嘈杂,耳中只闻风声水声。观其画,品其味,窦润盛挥洒在指尖的笔墨艺术也随之浸染上了浓重的自然气息。

  笔墨里的自然力量

  中国传统绘画风格的变迁轨迹记录着中国艺术家们眼界的蜕变过程。在那些代代相承的浓淡水墨中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人物在画面中所占比重在逐渐减少。直至元代,山水画中甚至不再出现人物,或许直至此刻,艺术家们才真正走出了自我束缚,彻底参悟了大自然的壮阔。在窦润盛的成长经历里,也经历着相同的转变:“我自小在农村长大,最初擅画花鸟,那都是最贴近我生活的。近几年,朋友遍布全国各地,游山玩水之间便爱上了祖国的山川大河。”

  壮美山水给窦润盛带来的,不仅是眼界上的开阔,还有心态上的转变。爱绘画、好写字的窦润盛曾与一次绝佳的拜师机会擦肩而过。“我是学美术出身,关于书法,最初只停留在临摹阶段,对于笔法不甚了解。一个画廊的朋友看中我的热情,主动帮我介绍老师,可惜那时的我在书法方面还没有任何成绩,拜师因此作罢。”拜师受挫后的窦润盛恰逢一契机来到兰州白塔山。恢宏陡峭的悬崖、精雕细琢的白塔寺和浑朴厚实的窑洞都让窦润盛为之一叹,“在那里坐了大半天,从此以后,心胸也无比开阔了。”似乎受到了大自然的点化,回家后,窦润盛随即创作的两幅汉简对联双双入展(中国(天津)第四届书法艺术节天津书法新人展、天津市第一届教师书法展),这也助他走进了天津书法家协会。

溪亭寻幽


  辽阔安静,让人更容易关注真实的内心。窦润盛开始与古人对话,试图从他们丰富多彩的艺术人生里挖掘出适用于自己的内心力量。“虽然石涛打破了几千年来的用笔、给人新奇怪异的视觉感受,虽然王铎被人们称为贰臣、毁誉参半,虽然米芾用笔狂放、思想疯癫,但他们都能表现出童稚纯净的心态和深厚的文学底蕴。”窦润盛看透了艺术创作的规则:创作是一种心灵的自由,但并非毫无限制。中国画无论怎样表达感情,都不能离开基本法度,不能漠视承载中华民族精神的传统文化。有了创作根基,窦润盛在提腕落笔之间就显得更有自信。于是他把“诚由去之稍阔,则其见弥小”的透视规律运用进自己的恪守法度山水画中,并试图让这方山水少些刻意,多些真诚。

  当窦润盛把山水画的空间感带进书写领域,他便更轻松地掌握了计白当黑的结构布局,这让他能更直接顺畅地表达艺术情趣。崔寒柏曾提出关于书写速度与笔法之间关系的主张,窦润盛深以为意:“很多字的变形破形并非刻意为之,在笔法正确的前提下,达到一定的书写速度就会收获意想不到的笔触灵感。”在窦润盛看来,无论书写还是绘画,笔触绝不能过分刻意。“我女儿四岁时就能写出我认为很好看的字,这就是童真质朴的力量。”

  受到大自然恩馈的窦润盛始终崇尚着“顺其自然”的创作态度,只有面对真实的自己,艺术创作才能满富活力。

  艺术情感须沉淀

  “艺术家一定要经得住沉淀,不能急于表现自己。”窦润盛认为中国传统艺术的精华皆在内力的修炼,落在纸面上的气势绝非“照猫画虎”而来。“如今一些急功近利的画家似乎误解了黄公望‘画不过意思而已’的论说,只注重情感的表达,而忽略了生成情感的原因。在他们的作品中,画面工整、笔墨精到与否,都已无足轻重,‘逸笔草草’的追求演化成了自以为是的胡涂乱抹。”

  所谓“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千年前的老子真言就告诫后人,狂妄的话说多了只有弊处而无益处,不如合理适度地量力而为,这样的道理至今适用。而延伸至艺术领域,则显示出对艺术家们笔下艺术语言的约束。

  “一些人在写字的时候,过多地注重了字形的美观,想要学习某种字形。但事实上,字形不是学来的,而是在你具备了一定基础、广博的审美后,自然而然出现的。绘画亦然,很多青年画家急于表现自己的思想,冷静下来想想,这是你的思想吗?或许只是刻意彰显出来的风格。”窦润盛认为,只注重表达情感而不追究生成情感的原因,是艺术家在任何一个阶段都须警醒自己不能走入的误区。在他看来,想要取得长足的进步,就绝不能给自己留下“短板”,用笔技法和笔外功夫同样重要。

岳麓书院


  如今从事教育事业的窦润盛,正客观地把握自己的步调。“我在正式拜师学习书法之前,书法作品确实入过很多展,但那些入展作品多是作为美术老师‘画’来的,拜师后我发现笔道力度弱是我急需克服的问题。”找到弱点,窦润盛开始有的放矢地攻克难关。自此他逐渐涉猎碑学,在遒劲的书风里打磨自己的用笔技法。“我希望自己能踏踏实实的,认准目标就深入挖掘进去。近年来,《圣教序》和《多宝塔碑》我从未放弃研习。”作为老师,需要在书画领域里广泛涉猎,但窦润盛也看到了不利的一面,作为艺术家,他还不够专一,所以,自习碑学以后,他便更清晰地找准了自己的方向。

  “目前,我更喜欢读古人传记,比如颜真卿、石涛、八大、二王等等,他们的艺术经历、经典诗句都让我着迷。在书法创作上,我也正努力贴近他们。”窦润盛明确了走近古人的方向,不允许自己有一丝浮躁怠慢。“凡是从事艺术的人,都希望找到自己的路径和风格。有时我想,抛开古人的东西,我自己的风格又在哪里?也经常有人向我提出建议,要尽快形成自己的面目。这样的好意我十分感激,但我知道风格是一种内在的自然流露,是一个画家成熟的标志,火候未到,急是急不来的。”

  窦润盛认为,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他都会坚守在“打基础”的阵地上,虽然周围师友的肯定、赞赏不绝而来,他却依然想要慢慢走出一条扎实的艺术路。于他而言,不断地写生、领悟自然是修炼,也是享受。

  对话窦润盛

  新领军者:在您的学艺之路上,崔寒柏老师对您的影响颇深,和老师学艺的过程里,有哪些让您难忘的事?

  窦润盛:最初我在写《圣教序》的时候,只是直接地把它临摹下来,崔老师逐字批改。在批改过程中,他问我“这是什么字?”有些我还真答不上来。老师就拿来字典,和我一起翻查,他告诉我书写时字典是非常重要的。我第一次临写完《岳阳楼记》,老师拿着朱砂笔,一字一字地批改,一改就是四个小时,这幅作品我一直保留着,随身携带,每天都要翻看,如今已经折的不成样子了。这不仅仅是书写技法上的教学,更是人生上的指点,警示着从事教育事业的我,仔细思考应该如何对待自己的学生。

  除了教学,生活里崔老师也是极具责任心的。我拜师的第一年,跟着老师去福建,很多朋友聚在一起畅聊,我坐在那里也渐渐放松下来,一个习惯性抱肩的动作,老师看在了眼里,他悄悄回头叫我,提醒我这样做对在场的老先生不礼貌。他不愿让自己的学生在众人面前出丑,至今我都非常感激崔老师无微不至的关心。

  新领军者:在您的学艺道路上,是否遇到过瓶颈?您是怎样处理度过的?

  窦润盛:我第一次拿绘画作品到老师面前,他评价说不错,但又犹豫许久。我主动问老师,是不是带了点行画的味道,老师点头,这就是我遇到的一个很大的瓶颈:怎么样才能真正表达出自己的思想,怎么才能适应艺术的发展潮流。于是我开始恶补:多读书,多看名作,多游历山水大川。我曾经到武夷山里居住,一住就是很多天,安安静静地冥想,面对着山川,静静坐着都会有所触动。把这些真实触动表现在画面里,自己就能感觉到自己的改变和进步。

  在书法方面,也曾有过瓶颈,书法的瓶颈似乎更难跨越。那是一种习气的培养。我曾经的书法作品大多是“领导体”,所谓雅俗共赏,俗有了,雅却难达到。此时,我认为老师对我的帮助很大,他非常具体地指导我的每一个字。此外,我还想方设法让自己安静下来。写字前,燃一炷香,磨一会墨,喝一点茶,让自己更加专注。我喜欢曾国藩提出的两个字:“慎独”。自我反省非常重要,这也是书法带给我的领悟。

  新领军者:关于“流行书风”您有怎样的看法?

  窦润盛:我认为,目前书法艺术正在慢慢回归传统。人们正从曾经的浮躁里清醒过来。前两年一些巨幅的、夸张的写意作品盛极一时,那些冲击视觉的作品随着人们知识的不断积累和社会氛围的不断平和慢慢退出了舞台。书家们更多地开始向传统取法,流行书风曾经带来的负面影响正在消减,这也预示着艺术家们正在回归理性。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