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论艺】被动用笔(下)

【论艺】被动用笔(下)

15-09-10 02:41:04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被动用笔”应该出现在学书法的早期,但有很多人一直把这种被动表现效果的用笔方式保留下来并形成习惯,这样的书写抑制用笔的发挥,是不能写出自己风格、不能融会贯通的基本症结。

  【论艺】被动用笔(下)
  撰文崔寒柏


论艺

  “被动用笔”应该出现在学书法的早期,但有很多人一直把这种被动表现效果的用笔方式保留下来并形成习惯,这样的书写抑制用笔的发挥,是不能写出自己风格、不能融会贯通的基本症结。

  这种写法是以一个完美的目标做不断接近的努力,这种做法是彻头彻尾的工匠做法,最终的结果就是不断接近原效果,这时的笔画会停留在不可能再接近的地方,因为只有自主的书写才能达到像原笔那样的自信和完整,且具有自己的形态。

  这种不断趋近,又停留在一定程度上的结果就会令用笔变成了一种有目的的完美化,而不是以和谐完成结构或成篇为目的的自然运化,长期下去从笔画到结构都会趋向一个完美的组合,越完美,程式化的倾向会越强烈,以至于把艺术引入了一个死胡同,最终不可自拔。

  “被动用笔”也是一种心态,一种没有把握的心态,就好像用炭笔去勾勒一个形状,没有把握就会用笔照着原形处处地擦蹭,然后再用一笔比较有把握地总结出来,这时的表现是一种客观地表达原形的部分。而要达到高水平的描写就是要看准后一笔到位。擦蹭时是用眼去找位置,再对比位置把实际的造型复制出来。一笔到位则是用心在感受这件原物,然后在意念的驱使下信笔笃定地表现出来,这种笃定带出来的是精神和气息,而前面的擦蹭只不过是一种定位的手法,二者的质感有着天壤之别。

  改变被动用笔的最好方法就是自己书写,放开来去按用笔的方法和原理,像记笔记那样去写,不写哪一家的笔画,并在书写的过程中总结用笔的得失加以改进。当代讲的临摹实际上只讲的临,临主要是学习结构,以及在结构的韵动理解中深化用笔的灵活。人们忽略了“摹”!描红接近于拓写,是摹的一部分,很多人都错误地认为那是小孩子做的事情,实际上描红正是“主动用笔”的最好学习方法。不考虑结构单纯练习用笔,把笔跑顺了,速律和韵动会先随“主动用笔”产生,再带着这种运笔的习惯和感觉去悟结构,保证事半功倍。

  不要小看“被动用笔”的危害,现代很多学习者跟风那么快,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用“被动用笔”去跟某一家的笔画,然后去背他的结构,跟上了,就好像学到了,想学谁就学谁,学谁像谁,可就是没有自己。

  在学书的初级阶段,这种“被动用笔”很容易有效果,所有短期内能取得成绩几乎都在其列,但是写久了,需要变通时就要出问题了。用笔直接影响到字形的变化,影响到字的走势以致行气,影响到周边的关系。如果做不到不假思索的书写,时刻在考虑技术时,流露出来的都是机械感受,哪来的气息,更罔谈精神了。

  主动的用笔,蕴含着一种笃定,一种自如的不受约束的抒发。

  中国书法之伟大,在于把一种形象的字形以抽象的形式去表达,而在表达过程中却有一定的脉理可循,这种脉理就是字理。所以中国书法的抽象是有法可约的,这与西方的抽象有着极大的不同。西方的抽象是在抽象的过程中无限度地变化,更多地表现于抽象的能力。而中国式的抽象则比西方更多了一层度的拿捏,这种拿捏是建立在对法的领悟和对法的掌握和使用上的,搞不透彻法,拿捏什么?都不明了时,浑水摸鱼罢了。

  被动的用笔,使书法艺术在起始的动作上就被约束,使得表现效果被锁定,这时何谈拿捏与发挥。

  字理是法的一部分,是一个规律;用笔是法的一部分,是一种习惯,为什么每个人能写出不同的风格?那是因为每个人对法的理解是不同的,当然每个人书写的习惯也是不同的,要建立对法的认识就要通过不同的字去总结法。而书写的习惯就是要通过自己的自主书写去摸索和建立。

  就像流水没有一刻是相同的一样,字也没有一笔是相同的,如果表达每一笔都靠用笔的方法以自己的习惯去表达的话,如果靠自己对字的理解去表达一个字的结构的话,笔会根据自己的感受去使用,而没必要像某一家那样使用。

  伴随“被动用笔”的,还有“被动结构”和“被动章法”。

  “被动结构”就是照搬古人的结构,搬一家是奴,搬多家是集古字。

  “被动章法”则是故意仿照某种章法而刻意把字形和环境去做效果上的变通,不考虑字本身的空间和张力而一味地营造周围的气氛,只能堆垒外形态上的“和谐”,一旦按文字诵读起来,单字与单字的关系就会如同嚼蜡。

  书写是一种乐趣,而被动的用笔、结构和成篇或是一种十足的功利,或者就是一种因循。被刻意地效仿或完全的编排,实施起来都难以做到一种艺术层面的享受,充其量只是一个勤劳的匠人而已,匠人也有乐趣,那是一种无限趋向完美的乐趣。艺人则重在抒情,只在达意,不在达形,而达出的意则更具形姿。历代书家都在生发这样的艺术,不然的话可能都像二王,那样也就没有现在所见到的丰富了。可又有谁没学过二王呢?学的是理,学的是法,只要自己去写自己的审美,面貌本来就有了,要学别人的面貌岂不多此一举!至于面貌是否突出,那就要看自己的道行了。扮演别人演得再好也是演员,当代难出大家,其主因就是想当演员的人太多,而又入戏太深,忘了自己是谁了。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