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艺术家】王卫军在行草里雕刻时光

【艺术家】王卫军在行草里雕刻时光

15-09-10 02:23:29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行笔而不停,着纸而不刻,轻转重按,如水流云行,无少间断,永存乎生意也。”在紧张严肃的汉字书法中,行书凭其随心惬意的美感俘获古今众多书家。一纸还未誊写工整的“草稿”《兰亭集序》竟成了传世经典,那些书写之初未经雕琢的自由,涂改之间连贯通畅的思绪,一并成为这序文手稿里的跌宕魅力。任岁月蹉跎,那份原创书家呈上的即兴美学都不曾暗淡分毫。

  【艺术家】王卫军在行草里雕刻时光
  撰文王若蛟

  “行笔而不停,着纸而不刻,轻转重按,如水流云行,无少间断,永存乎生意也。”在紧张严肃的汉字书法中,行书凭其随心惬意的美感俘获古今众多书家。一纸还未誊写工整的“草稿”《兰亭集序》竟成了传世经典,那些书写之初未经雕琢的自由,涂改之间连贯通畅的思绪,一并成为这序文手稿里的跌宕魅力。任岁月蹉跎,那份原创书家呈上的即兴美学都不曾暗淡分毫。

王卫军


  “为什么《兰亭集序》等经典作品可以成就书圣?因为它是符合我们民族审美的。王羲之那个时代追求的文人风骨个性,历经千百年,仍可为后人所接受,这正是我们民族审美古今一辙的选择。”军人出身的王卫军说起话来严谨稳重,却长久地痴迷在自由洒脱的行草里:“书写汉字绝不是简单的劳作,那些一边书写一边享受发现美、创造美的过程,也许这正是中国书法最勾魂摄魄的魅力。”

  书法,是时间的艺术

  魏晋时期,行书的崛起让那段中国书法史沉浸在了回归自然审美的舒适进程里。一篇饱经时间考验、率性自在的兰亭草稿,牵引出无数中国书家心中悸动的热情与胆识。王卫军认为,在贴合传统和自我创造之间,行书无疑是最佳的选择。“上世纪末曾出现现代书法、流行书风的盛行,今天都已盛况不在,但我们的传统文化还是具有强大生命力的,对此我是非常有信心并且满怀憧憬的。”行书,尤其是行草,是在充分认知了书写的楷模规矩之后,摆脱形式的束缚,大胆地游走于主流体制之外的书体,笔随心行,“心事”比“技巧”更显重要。王卫军在一次次忠于内心的创作磨炼中,欣喜地看到了简单真实的自己。“在书法史上,很难说《兰亭集序》就比任何一个书法作品都具有更大的艺术价值,甚至历代书家中还有一些不喜欢这样的创作。只是,时间证明了它那不激不厉、风规自远的意蕴是符合普遍审美并暗合我们民族性格的,又恰好是我非常欣赏和苦心追求的。”

《苏东坡词》


  的确,时间在打磨书法,让它愈发丰满厚重、打动人心。书法也在记录时代,让它异彩纷呈,无曾断续。然而,当走出书体的宏观视角,把目光聚焦在笔端,时间和书法的关系竟又略显紧张。

  当经典之作闪耀在山巅,众多书家皆会取法于它,想要展现独属自己的书写魅力,那就要准备好极强的耐心。技法训练靠勤奋,风格形成却倚仗“不紧不慢”流淌而来的时间。“向经典取法是无可厚非的,学习行书的书家队伍亦是非常庞大的,由于对传统文化的重新认知,取法‘二王’甚至出现了扎堆现象。所以个人的书写语言和个性风格就显得尤为重要。但风格并非停留在技法这一浅层次上,成熟的书家是要凭借个人阅历、生命体悟、文化积累、社会认知等要素,逐渐沉淀出属于自己书写风格的。”老子言:“天地相合,以降甘霖。”书写道理正是如此,顺应自然而不妄加增减,事物自然会有一个圆满的结果。若是自作聪明,妄走捷径,反而容易误入歧途。“所谓艺术符号是潜移默化水到渠成的,不能为了所谓的与众不同,就人为地求新求怪,苦思冥想地让自己的作品标签化、符号化。”在王卫军看来,书法的魅力在于它可以生动而深刻地记录生命历程、体现生命信息。比如颜真卿,他的早年作品和晚年作品风格迥异,若是早早禁锢在同一风格里,岂非太过遗憾?耐心寻味时间带来的书写变化,总要好过心急火燎地和时间争斗较量。

  书写如生活不可逆

  书法的光阴魅力不仅仅在于学术领域,在生活里,它也给王卫军带来不少思考。“书法书写的每一笔,都是顺序进行不可逆的。人生亦如此。我们在书写时,点画之间的避让依存、结体的正欹大小、墨色的枯湿浓淡、章法的空间布白都是有玄妙关系在其中的。那么多的线条,要统一协调有美感地呈现出来,正如生活中方方面面的问题、矛盾,往往处理起来只在一念之间。”虽说书画同源,但在时间面前书法显得更果毅,不容修改填补,一气呵成,更像奔腾不息的生命。

  从军多年的王卫军,因书法特招才应征入伍,作为军校唯一优等生毕业的他,在部队的工作也风生水起,多次荣立军功。也是因为书法,让他有了更多的选择机会。“刚从军校毕业的我,非常期待证明自己的实力。大学期间我学习的是建筑专业,一家建筑企业招聘办公室主任,我就交了表格。没想到在众多应聘者中,企业领导竟一眼看中了我。表格上过硬的书写更让企业领导对我青睐有加。”初出茅庐的王卫军对领导立下豪言:“如果你想找一个写字好的,南京人才市场里恐怕没人比我写得更好。”话一出口,王卫军就显得更加特别。但仔细权衡利弊后,王卫军最终还是选择留在了部队。人生没有后退键,选择不可能重新来过,但这样的经历却给年轻的王卫军多积淀了几分重量。

《张旭诗》


  刚刚毕业的王卫军能有这样的胆识魄力也是有充足理由的。王卫军和所有上世纪80年代的青年一样,都怀揣着文学梦想。信息闭塞的时代,驻扎在山沟里的部队“文艺青年”们用读书填充缓慢的时光。想起彼时生活,依然能激起王卫军心底浓烈的幸福感。当他走进军校,便不满足于只是文学欣赏,而开始了文学创作。懵懂创作显示出了王卫军的文学天赋,他投出的第一篇作品就被当时军中极具影响力的文学刊物《昆仑》发表。这让王卫军备受鼓舞。此后他就开始更大胆地挖掘自己的潜能,征文比赛、文艺演出等等,一切机会都敢于挑战,用一次又一次的成绩给自己增添信心。无论是凭借文学爱好积淀而来的书卷气,还是面对未知勇往直前的担当和勇气,有了足够的底蕴和自信,王卫军便不再畏惧任何未知的探索。

  “今天也有一些人尝试用全新理念来进行书法创作,我觉得这种精神可嘉,但写出来的作品是不是叫做书法还值得探讨,书法有法,书写是有自己的法度和规律的。于我而言,我打算进一步拓宽自己的书法宽度,在隶书篆书中寻找营养来支撑自己主打的行草书。”王卫军的探索精神就如同他笔下的行草,天马行空却严守法度。

  对话王中军

  新领军者:你曾说书家需要走出书斋,把目光投向远方,关心更广泛的世界。也主张要“纯粹地书写”,心无杂念。你是怎么处理“书外修炼”和“纯粹书写”之间的关系的?

  王卫军:首先,我一直认为自己不是职业书法家,无论是学习书法期间还是今天从事书法工作都是用业余时间进行创作。我们当今的书法现状,好的方面是社会分工比较细,专门从事艺术创作的人就不再担负其他的社会责任,这让他们从其他繁杂的事务里面解放出来,有更多的时间精力投入艺术创作,这无疑有利于专注艺术,但是如果一个艺术家一生仅仅禁锢在这样的氛围里面,两耳不闻窗外事,我觉得这样的艺术是没有生命力的。书法艺术需要接地气、有温度、有道德。一个艺术家一定要融入时代,参与社会的实践活动,有自己的社会认知、时代感悟和人文情怀这才能诞生具有时代气息的作品。如果什么都不关注,作品会越来越找不到方向,甚至更加浮躁。


  其次,今天的书法基本上失去了实用性,成为了纯粹的艺术,虽然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结果,但我认为其间还是存在弊端的。书家在书写创作的时候更多地把它作为作品来创作,这就会平添展览、评奖等功利性,这样的书法无疑会更加注重形式的表达。当然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这个时代的审美,我们把一些平面设计的色彩、用纸、拼接等融汇在一个作品里,审美元素更加丰富,我觉得这是好事,但问题在于今天已经过度地夸大了形式或者书法创作的作用。第五届“兰亭奖”的评选特别为此发了一个补充说明“不要过度地拼接”,这个信息告诉我们书法更重要的还是书写本身,而不能形式大于内容。要回归书写性,要用笔来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而不是借助更多的奇装异服来表达。

  新领军者:古代书家大多身兼数职:书法家、文学家、政客等等,有人认为当今的职业书法家重技法而少内容,甚至到了“失语”的境地,你怎么看待这一问题?

  王卫军:当下这个时代,书法看起来确实面临很多困境,书写内容和书写材料似乎都没有很大改变。但是我认为这样的状况渐渐会发生改变。我们这代人常说书法“失语”,很多人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如果没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可能最终就毁灭了书法,但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定会找到走出困境的方法。语言表达的方式在不断发展,白话文、现代文跟古汉语表达方式、语法结构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书法内容和文字表达方面的关系我认为是一个时间的落差,今天有很多书法家,尝试用传统的笔墨写当代的文字内容。包括现代诗和散文,记录心境,甚至包括网络的流行语。事实上,我去年尝试写过一些我称之为“流言飞语”的系列,即用书法表达流行语,亦得到不少好评,尤其是青年人的喜爱。我相信书法这种失语的状况不会一直持续下去,越来越多的书法家也尝试写一些自己的随感。但是跟古文确实有所不同,“的”、“了”这样的虚词很多,确实不如古文的“之”好看好写,但是这个总会找到突破的途径,有一些年轻书家写一些半白话文也挺好,或幽默或风趣,我相信有一天那种散发着鲜明时代气息的文字会成为书法创作的主要内容,古老的书法艺术也会因此而历久弥新。

  新领军者:多次参展、参评、获奖的经历,对你的习书之路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王卫军: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目前生活在以展览为主导的时代,谁也不能改变。我甚至认为我们这一代人都被无形的潮流裹挟奔跑着,我们只能积极适应。包括我这次参加兰亭奖的评选也是鼓足很大勇气的。以前每次投稿参评,都会有纠结,但我也经常跟大家说我们需要积极参与投稿,通过投稿参评,找到自己在全国坐标中的位置,从而找准努力的方向。所以投稿只需要把我们目前最好的创作状态通过这件作品展现出来,然后以平和的心态面对结果。我觉得每次创作书法作品本身就是对书法重新进行一次思考、梳理。作为一个书法家,绝不能目光短浅,更不能躺在过去的成绩上止步不前,那样只会让自己被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