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艺术】路洪明“依山傍水”尽兴生活

【艺术】路洪明“依山傍水”尽兴生活

15-05-14 05:14:44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气象萧疏,烟林清旷”映现在水墨线条里的山水景致,总是带着浓厚的人情味儿。“中国画是画家心源的体现。到一个地方,安静地坐下来,把自然景象装到心里面,经过内心提炼,再用中国画的笔墨形式表达出来。这就是东方绘画艺术的魅力。”路洪明之所以钟情水墨山水,正因为爱上了这外物内化、祥和平静的“中国韵味”。

【艺术】路洪明“依山傍水”尽兴生活

撰文 王若蛟

 

路洪明

 

“气象萧疏,烟林清旷”映现在水墨线条里的山水景致,总是带着浓厚的人情味儿。“中国画是画家心源的体现。到一个地方,安静地坐下来,把自然景象装到心里面,经过内心提炼,再用中国画的笔墨形式表达出来。这就是东方绘画艺术的魅力。”路洪明之所以钟情水墨山水,正因为爱上了这外物内化、祥和平静的“中国韵味”。

 

然而,平静并非安于现状。为了这愈发浓厚的水墨情愫,在企业工作顺风顺水的路洪明,竟选择在年近不惑之时,放弃一切工作成绩,走上职业画家的道路。“身边好友打趣,说我这是自动归零。只是我自己越发觉得,不画画是不行的。”刚柔拙巧,收放自如,路洪明把自己的人生也挥洒成了一幅颇有趣味的性情水墨。

 

《东南白云山中涛》

 

大山水里小趣味

 

峰峦深厚,势伏雄强。路洪明的云烟山水里,总是透着宋代“大山水”的高远气势。当“理学”走进宋朝文化圈儿,格物精神就迅速从雕琢细小的一花一鸟蔓延成为对宇宙自然全面的观察研究,因此,也产生了中国绘画中最好的山水画。“北宋画家郭熙提出三远构图:高远、平远、深远,这是以大观小、以小见大的表现方式。真山水于观察者来说,绝对是庞然大物,若是把它布置在一个小范围里,反而能感知到它真正的本质。”郭熙绝对是把格物精神贯彻到底的画家,他主张画山水要“高低远近”观察个遍,才能着手创作。显然,路洪明对这样的做法深以为意,并且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表现手法:“就像沈括观察假山一样,从高处俯视山水景象,事物的全貌就可以被完整地表现出来。”

 

然而,和北宋顶天立地、堂堂正正的山水画不尽相同,在路洪明“一览众山小”的豁然山水里,还总能发现点儿鲜活的细节。“南宋山水构图,是对北宋影响的反驳。比如宋四家擅用的边角构图,倾向于表现小山水,放大细节,文人趣味更浓重一些。”自明末画家董其昌以禅宗喻画,将“南北宗”理论推广开来,似乎中国画就形成了清晰的派别归属,而路洪明却没有因此拘束了自己。南北画派在信息发达的年代“分久必合”已成趋势,在路洪明看来,大胆地吸取各路精华才是明知之举。

 

《秋日湖水平》

 

当然,在中国画悠久的发展过程里,容易被束缚的又岂止是南北宗分派这么简单。“中国画有画家的思想意识从中牵扯,每个画家达到一定程度后,大多会形成自己的笔墨语言风格,展现在观者眼中,似乎就成了一种程式。”近年来,关于“程式化”的争议从未停止过,而路洪明却有自己清晰的判断:“程式也有高下之分。当某一画家形成的程式能够被人借鉴学习,对后人有所助益,这便是高水平的程式。换一个角度讲,学画者对先人程式的学习把握也是有学问的,程式是一种辅助,是先人总结出的表达事物的规律,若只是单纯地复制它,那是‘没出息’的。”如今在天津美术学院任职的路洪明,客观地认识到了“程式化”在学院教学中的影响:“程式化教学让学生很容易入手,很快就能达到一定的绘画层次。让外人看来很有自己的面貌。比如天津美院的学生,经过四年本科训练,基本上就能达到和老师相似的面貌。老师画出一种风格,在学生中很快地就普及了,容易形成气候。但,速成不等于优秀,真正聪明的学生应该是学老师而不像老师的。”

 

和笔下山水一样,在路洪明规矩严谨的绘画路上,时常迸发出一些灵敏的思辨,让他能在顺应规则的同时,绘出自己的丰富趣味。

 

《山中一日世外长》

 

从心出发,重新出发

 

在画理上显得理性客观的路洪明,在生活里却是个十足的性情中人。为了找到最好的绘画状态,他曾独自一人深入黄山写生。“2007年我一个人到黄山写生一个月。那时候栈道刚刚修成,一大早我就独自下到西海去。那里一天不超过五六个游客,基本不见人烟。云雾山石之间的变化之妙,只有在完全安静下来的时候才能真正体味得到。”石柱峰、薄刀峰、飞来石、排云亭,奇峰怪石围拢而成的西海大峡谷,景之壮丽绝非几日之内尽可被画家内化吸收的,“我带着册页卡纸和相机前往,采取了李可染先生对景写生的办法,也拍了照片,记录了细节。”陶醉在山石云溪中的路洪明一心想着的,是如何把眼前的震撼完整地表达在画面上。

 

“照片作为创作资料无可厚非,但是运用好照片才是关键。照片的缺陷是容易把风景固化在某一个视角,它已经经过了一次过滤和筛选。镜头和眼睛是不一样的,人终是要以五感来感受风景的。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只有经过了心源,画才更具有价值。”路洪明始终有股韧劲儿,非要把心里那份无形却强烈的震撼付诸笔端、传至人心才肯罢休。

 

若说路洪明这样写生的经历和感悟在当代画家之中不至罕见,那他“自动归零”的魄力足以让人为之一叹。“我从小跟着陈玉圃先生学画画,但大学期间并没有在绘画专业深造。毕业后被分配到企业里,从宣传部到办公室主任再到企业副总,工作经历总体来讲是比较顺利的。但喜欢画画是从一而终的,尤其到了三十五六岁的时候,感觉不画画不行。”路洪明就这样“任性”地走上了考研之路,在年近四十岁的时候,放弃了一切工作成绩,走进南开大学校园,认认真真地做起学生来。

 

“人生在世走一遭,我希望能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过去在企业工作更多的是经济效益,而今在文化角度,更多的是对人生的思考,对世事的感悟,甚至也期待着所思所悟能对后人有所助益。”路洪明坦言,过去的经历让他在绘画本体上损失了不少,读研期间,他实则是在拼命补课。“当时我的读书状态是很好的,比起年轻人,我的一天可以顶他们两天用。那两年三点一线的生活,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两年。人在非常忙碌的状态下突然安静下来,有一段充分自由的时间读书、画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种幸福感不言而喻。”

 

梦想,总是在孑然一身的时候更容易义无反顾地去追,当梦想和现实阴差阳错之后,竟能彻底舍下“已拥有”,孤注一掷地追求“尚未知”。路洪明对水墨的痴情可见一斑。

 

《太湖微风荻如烟》

 

自信,来自强大“内力”

 

虽然,路洪明的绘画生涯是界限分明的“两截”,但中国画发展却是一脉相承,不曾断续的。自小学画的路洪明也非常看重师承关系:“我自小受陈玉圃先生的影响,陈先生也极重视因材施教,我的性格沉稳不张扬,所以他建议我从龚贤入手。后来随着自己接触作品的增多,对龚贤的积墨法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龚贤就是结合南北山水所长的杰出画家。”路洪明南北相通的画风也是由此逐渐积淀而来。

 

“中国画过去讲究门户教学、讲究继承,然而五四时期欧风东渐,西方艺术的传入让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艺术圈经历了一次不小的动荡。两年之内,现当代、后当代、抽象表现各种艺术形式都在中国翻了个遍。甚至有艺术家发出感慨‘中国画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在中国,任何艺术形式突然的裂变是没有生命力的。”在自己的人生里自信掌舵的路洪明,并没有把“大胆改变”硬生生地安置在中国画上,尊重传统、按部就班,是他坚定不移的脚步。“中国文化是有极强的内化能力的,早在汉代,佛教传入中国,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但经过几百年的发展,佛教成了中国文化核心的一部分,更有了汉传佛教之说。目前,我们还没有时间去沉淀体味西方文化给我们带来的真正能量,也许再经历上百年的浸润,中国文化也会在原有的基础上发生新的变化。但无论如何变化,中国文脉绝不会因为任何时期的外来文化融合而间断。”

 

对中国文化强大传承内力的认知,让路洪明能更轻松地感知笔墨的时代变化:“美学思想是跟着时代变迁的。笔墨要反映了当下的生活态度、审美情趣才是符合历史潮流的。中国文化含蓄内敛,时代感的映照也绝不仅仅停留在外界环境和表面事物上。难道画面里出现个汽车就是反映时代特征了吗?并非如此,只有能反映出工业时代对人心理的影响,才是真正地表达了时代。”

 

笔墨于路洪明而言,始终带着古老中国亘古不变的哲思。纵然时代更替,形式千变,那些虚实有度、阴阳交叠的线条都在讲述着中国画里若有似无、朦胧美好的水墨味道。“单从公用角度讲,笔墨完全是为内容和题材所用,它是工具、是技法,是需要服从画面的。而我更偏好干笔,那些松松的、毛毛的、瑟瑟的线条都是饱含了内容和情趣的。”

 

抓住了水墨万变不离其宗的原理,路洪明的绘画之路更加明确坚定:“我目前所考量的问题,就是在美术学院教育普及的情况下,能不能贡献一己之力,把西方传来的知识内化掉。”路洪明坦言,很多事情并非某个体能力所能把控,但他会做到最好的自己,让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