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收藏】贵重硬通金银锭

【收藏】贵重硬通金银锭

15-05-14 05:06:06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真金白银”,是老百姓谈到经济利益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语。人们爱说“真金白银”,是希望所获实惠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同时也是希望在社会经济活动、金融活动中要保持和维护良好的信用。

【收藏】贵重硬通金银锭

撰文罗文华

 

清代道光年间 山西平遥五十两银锭

 

“真金白银”,是老百姓谈到经济利益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语。人们爱说“真金白银”,是希望所获实惠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同时也是希望在社会经济活动、金融活动中要保持和维护良好的信用。

 

人们爱说“真金白银”,亦说明金银的财富属性是一种历史习惯。正如马克思所讲:“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人类最终选择金银作为货币来进行价值交换,具有历史必然性。虽然当今社会金银的货币属性被弱化,货币体系也不可能再回到金本位和银本位时代,但是总要有一种或者几种东西作为参考来衡量纸币的市场价值,所以金银作为财富象征的价值依然没有改变。一个国家的黄金储备量,及其在世界各国黄金储备量中的排名,依然是体现该国实力的一个重要方面。黄金储备,指一国货币当局持有的用以平衡国际收支、维持或影响汇率水平、作为金融资产持有的黄金,它在稳定国民经济、抑制通货膨胀、提高国际资信等方面起着特殊作用。

 

金,是最稀有、最珍贵和最被人看重的金属之一,它具有极强的延展性、可锻性和抗腐蚀性。“真金不怕火炼”,是中国人对金的特质的高度评价。19世纪以前,世界生产出的黄金非常少,有人研究认为,在19世纪前的数千年间,世界总共生产的黄金还不到1万吨,如18世纪的百年间仅生产了200吨黄金。银,与金相似,化学性质稳定,不易受腐蚀,质软,富有延展性。银在自然界中较少以单质状态存在,大部分是化合物状态,因而它的发现比金要晚。作为贵金属的黄金和白银,最适宜用作货币,这个观点世界各国不约而同。

 

在中国,殷商后期已使用黄金。到春秋战国时期,黄金的使用更为普遍。在古汉语中,“金”成为“财富”的同义词。楚国由于产金多,还铸成有“郢爰”等铭文的金版。楚国的金版,是中国最早的黄金铸币。秦始皇统一全国,把货币分为两等,黄币为上币,铜钱为下币。至汉代,黄金的单位改为斤,一斤折合铜钱一万枚。汉武帝时,曾铸过麟趾金和马蹄金。另外,还曾铸过三种银锡合金币,称“白金三品”,是有史可查最早由政府铸造的银质货币。王莽的“宝货制”中,也有金货和银货两项。自南北朝以后,由于金价昂贵,黄金开始以两为单位。金银货币的形状,有金银锭,金银饼、金银钱等。金章宗承安年间,铸了锭形的“承安宝货”银币,对后世用银影响很大。元代初期,有的银锭上铸有“元宝”两个大字,意思是“元朝的宝货”,但后来锭状金银币也都被称为“金元宝”、“银元宝”。明代使用白银更加普遍。到了清代前期,银两已成为最主要的流通货币,大体可分为四种,大元宝重五十两,中锭重十两,馒头形的小锞重一二两到三五两,散碎的银子称滴珠等,重一两以下。清代是中国银锭铸造和发展的鼎盛时期,由于铸地不同,铸造工艺流程不同,银锭器型各异,形式多样,名称繁多。这些年我在拍卖会上和收藏家处所见,也多为清代银锭。

 

历代对银锭的铸造都没有统一、严格的规定,只要适应当时当地的流通环境和民间习俗,并且保证质量,便可铸造。汉代银锭为饼状。唐代一般是长方形条状,同时有饼状和船形。宋代银锭以铤为主,与唐银相比形态变宽、变厚,正面四角微翘,呈砝码形,两头两个圆弧成束腰形。元代银锭的形状与宋代出入不大,无铭文锭的区分是周缘翘起,中间内凹,多数元锭没有铭文。明代银锭长度较元代变短,而厚度增加,束腰已较小,两端的弧形消失,周缘增高,特别是两端更加突出,形成一个双翅。清代和民国时期银锭形式杂多,大体可分为元宝形、圆形、长方形、正方形、砝码形、牌坊形等几大类。2010年秋,我到山西旅游,在清末民初金融重镇太谷、平遥等地的博物馆和古玩店里,便观赏过很多种银锭。

 

现在银锭成了高端的钱币藏品,但在旧时使用起来也不是很方便。它不仅分量较重,不好携带,而且找零也比较麻烦。例如《红楼梦》第五十一回,袭人不在家,晴雯生病,请了大夫来,看完病要付大夫轿马钱时,宝玉、麝月二人竟都不知银子的轻重。“二人来至宝玉堆东西的房子,开了螺甸柜子,上一格子都是些笔墨、扇子、香饼、各色荷包、汗巾等物;下一格却是几串钱。于是开了抽屉,才看见一个小簸箩内放着几块银子,倒也有一把戥子。麝月便拿了一块银子,提起戥子来问宝玉:‘那(哪)是一两的星儿?’宝玉笑道:‘你问我?有趣,你倒成了才来的了。’麝月也笑了,又要去问人。宝玉道:‘拣那大的给他一块就是了。又不作买卖,算这些做什么!’麝月听了,便放下戥子,拣了一块掂了一掂,笑道:‘这一块只怕是一两了。宁可多些好,别少了,叫那穷小子笑话,不说咱们不识戥子,倒说咱们有心小器似的。'那婆子站在外头台矶上,笑道:‘那是五两的锭子夹了半边,这一块至少还有二两呢!这会子又没夹剪,姑娘收了这块,再拣一块小些的罢。’”您看,一会儿要用戥子称重,一会儿又要用夹剪切割,比起银元和钞票,使用银锭真是够麻烦的。

 

西泠印社理事、天津印社社长、著名篆刻家孙家潭先生,也是一位著名的银锭收藏家,他曾经多次与我谈到其银锭收藏的经验与感悟。2013年他将新出版的两卷本《孙家潭艺踪》赠我,其中“银锭流霞”一节让我得以细心欣赏他收藏的银锭精品。孙家潭对银锭上的各种戳记颇有研究,这些戳记具有封缄与防伪作用,戳记文字常见有帝号纪年、监铸机构、地名、工匠姓名或商号银楼等,不同属性的戳记是考证与区分官银与商银的依据。孙家潭对银锭收藏充满信心,他认为银锭不仅体现了其本身作为贵重金属的价值,而且更多的是充当了市井生活见证者的角色,这使得它在古玩市场上升值空间巨大,未来价格还会继续走高。

 

说到银锭,油然想起北京有一座银锭桥。它位于西城区什刹海前海与后海之间的水道上,为南北向的单孔石拱桥,因形似银锭,故称“银锭桥”。这座小桥始建于明代,1984年拆除重建时,发现桥基的柏木桩之间用状如银锭的“银锭锁”固定。旧时站在银锭桥上可遥望西山,故景名为“银锭观山”,是燕京小八景之一。20世纪80年代我在北京上学时,喜欢游什刹海一带,曾经多次走过银锭桥,并在桥边小憩。读老作家张中行先生所写回忆老北京的散文,多次提到银锭桥,知他曾住在附近的后海边,后来我们交往多了,还聊过这座饱经沧桑的小石桥呢。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