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论艺】谈谈书写的速度(下)

【论艺】谈谈书写的速度(下)

15-04-20 04:31:32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高水准书写者加上速度才能完成通神的笔触,随势的走向,绵亘的行气,以及果决的随机调控,瞬间不测的自然变化,心手合一的境界,与内容相通的达意。

【论艺】谈谈书写的速度(下)

撰文  崔寒柏

 

崔寒柏 大楷 69×138cm

 

高水准书写者加上速度才能完成通神的笔触,随势的走向,绵亘的行气,以及果决的随机调控,瞬间不测的自然变化,心手合一的境界,与内容相通的达意。

 

速度让每一笔触都不存在思考,都更自然,更准确,也更达意。只要得法,即见精神,既可暗合古法,又可凌越古人,这需要准确、凝练、自信、豪迈、随意。

 

速度带出走势,走势不是做出来的,摆出来的,是十足走出来的。走要有速度,有人在羡慕《兰亭》中多少个“之”字的变化,如果细究的话不妨也列出其前后的字,就不难看出所有的不同不是故意,是随“意”,是随上下字的意。随意是一种潜意识,这种潜意识是养成的,是在长期有速度的自主书写中养成的。写出速度才能根据字的自然结构,上下衔接笔顺、蓄力、张力、拉力,自然的拉出走势,没有速度就拉不动,更拉不活。与之相对的是机械标准的形、画面构成、以及最佳角度,像积木。

 

速度形成气脉。呼吸的停顿,加墨的停顿,词句的停顿,换行的停顿都在加减速中完成。笔软要提气,墨多要加快,墨少要放慢。一句接一句要有不同的感受,换行、拉纸都要继续,把所有在字中的连续要不同的空中停顿来组合就像是穿针引线,没有一定的速度就没有穿的原动力。涩处要推,润处要拉。笔毫的铺收所谓真气鼓宕,都是从速度的节律转换中产生出来的。

 

有速度才看出调控的功力,这种调控只能靠心。如果靠眼比量以后,再用手去调整的话就根本写不快。所谓意在笔先,即是笃定地书写,写着一个字已“意”着下几个字了,而想的也根本不是字型,字在“意”中的形只是感觉。这种调控之随机,没有人能教得了,完全靠自己的修养,这也是自己的风格所在。鉴定仿作时,因为仿者学得到用笔、学得到结构,但是就是学不到这种运化的能力,写不出运化中的感觉。几年前见到毛泽东一幅字由手卷仿成了立轴,一切都像,但是在豪气上却有天壤之别:哪有小手卷的每一个字都照原样变成立轴却丝毫不改的?

速度产生了瞬间的变化,这种变化之美,本人书写时意想不到,后人再也写不出来,因此这种变化偏偏被人喜爱。

 

这种瞬间的变化不是求来的,条件够了加上速度就产生出来。有些精彩也是速度的某种失控。要读懂前人的失常,但不要去学。要体味如何失常,了解如何失常。我们也会失常,但不要失态,这就是真情流露,纯真是学不来的。

 

天真来源于哪里?一是无知,脑子里什么都没有,这样的天真是没有经过调教的人,不经意时动人;再者就是意会通透世情的人,经不经意都很动人!

 

速度让心手合一,内容与字合一。

 

速度的快慢很难标准,实用的时候当然是以又快又好为准,写字靠潜意识,脑子想着内容就好了。

 

当代人写字喊累是必然的,平时该下的功夫非要在写的时候完成,岂有不累之理。

 

快不能保证一定心手合一,要看心与手的素养,以及吻合的条件。但只有达到一定速度,才能忘我,忘我才能令手中的形与心中的神合一。

 

内容让书写者在祖先留下的抽象文字中感化,且顺理成篇,感化凝聚着智慧。

 

不同书体是有速度差别的。

 

现在有很多人写行草慢得不行,楷字更是像甲虫爬,其实楷书的速度也是不能太慢的,否则连不成气。这种气可从集字帖中的气不贯来得到反面的佐证。

 

颜字、柳字以及欧字的钩,最能看出今人与前人之不同,今人写竖钩时先顿下如竖,再抬锋挑出,而古人的竖和挑一起进行,一步完成。其边缘是润合的,我们现在是因为用了生宣,迟行一点就把两部分融到一起了(生宣的临写误会了很多前人的笔法),但速度也因之减慢了。当然古人书写时的笔并不是那么垂直的,角度是符合生理活动的。垂直和中锋则是针对初学者所规范,因为这种规范便于学习和掌握笔法。细观古迹没有一个大家的作品是在这种规范下完成的,那样写是写不出令人惊叹的优秀作品的。  

 

在古代书论中,很少提及书写速度,那是因为实用书写必然有速度支持,无需多言。但实用艺术到今天成了“纯”艺术,就不能不提一提了。

很多当代书家在字内很用功,很会积累,也很会临摹。但放手写来要么都是古人;要么不临摹就不会写字了;要么抓住很多模式去套用,写到熟时就是僵死之时, “风格”出时就是字模产生之时;要么通篇都是“新意”,变到眼花缭乱难以统一;要么一味诠释古人、演绎古人,确实存在临(学)与创(用)的脱节。与古人差就差在缺乏大量有速度的自主书写练习上。只有大量有速度的自主书写,字内的功夫才能成为形而上的潜意识,与字外的功夫必须在形而上的层面里交融,才能写出看上去是笔墨,但有其独特的质地感、独自内涵的作品来。满脑子里都是形的“创”、“造”,根本提升不到意的高度,“创”的都是笔墨表象,出不来精神层面的作品完全在情理之中。

 

其实古人和我们一样,在用同样的工具写字,碰到难写的地方就慢些,顺手的地方就快些。用我们在书写中感受的快慢去读字帖中的“速度”,再指导我们去实践古人的速律。由还原古人逐步走向自我书写,个性显达的自我就是将来的古人!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