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收藏】工艺精美王莽钱

【收藏】工艺精美王莽钱

15-03-26 03:44:58 来源: 《新领军者》2015年3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收藏】工艺精美王莽钱

 

撰文  罗文华

 

本文作者收藏的王莽时期钱币

 

 

王莽时期钱币

 

 

中国王莽钱币之精美绝伦,好似一笔浓墨重彩,在世界货币史的长卷上显得格外鲜艳夺目。古今钱币收藏家,无不以藏有王莽钱为荣耀。然而,这些精美的钱币上记载的,却是一次轰轰烈烈的货币改革的失败。

 

王莽(公元前45年—公元23年),字巨君,新都哀侯王曼次子,西汉孝元皇后王政君之侄,西汉外戚王氏家族的重要成员。其人谦恭俭让,礼贤下士,在朝野素有威名。西汉末年,社会矛盾空前激化,王莽被视为能挽危局的不二人选,如同“周公再世”。他官至大将军、大司马,临朝辅政。公元8年12月,王莽代汉建新,建元“始建国”。王莽即新始祖,也称建兴帝或新帝。他宣布推行新政,史称“王莽改制”。王莽统治末期,天下大乱。地皇四年(公元23年),更始军攻入长安,王莽死于乱军之中。王莽共在位16年,卒年69岁,而新朝也成为中国历史上短命的朝代之一。

 

王莽是一位在历史上备受争议的人物。古代史学家多以“正统”的观念,认为他是篡位的“巨奸”。但在近代帝制结束之后,王莽又被一些史学家誉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社会改革家”,认为他是一个有远见而无私的社会改革者。王莽改制的失败,固然有其历史的必然性,但他性情狂躁、轻于改作,一味慕古、不切实际,刚愎自用、所用非人,这些性格特征使他在改制中既不能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政策,又不能建立一个高效率、有威信的推行新政的领导班子,因此改革注定要失败。这样的改革,批评者视为闹剧,同情者视为悲剧。

 

王莽改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多次大规模地改革币制。王莽自认是舜的后裔,登基伊始,便附会《周礼》,设想了一整套对社会进行复古改革的蓝图,即“托古改制”。他恢复了已废止二百多年的布币、刀币制度,变换形制,于居摄二年(公元7年)改汉币制,以周钱有子母相权(即同时流通的两种货币,可以用一种为标准确定对另一种的交换率),于是更铸大钱。当代历史学家黄仁宇曾在《中国大历史》一书中语带讽刺地评论王莽:“他尽信中国古典,真的以为金字塔可以倒砌。”

 

王莽于建国二年(公元10年)实行“宝货制”。“宝货制”分为五物、六名、二十八品。五物是金、银、铜、龟、贝五种币材。六名为金货、银货、龟货、贝货、泉化、布化六大钱币类型。二十八品是指不同质地、不同形态、不同单位的二十八种钱币,分别为金货一品,银货一品,龟货四品(元龟、公龟、侯龟、子龟),贝货五品(大贝、壮贝、幺贝、小贝、贝),泉货六品(小泉直一、幺泉一十、幼泉二十、中泉三十、壮泉四十、大泉五十),布货十品(小布一百、幺布二百、幼布三百、序布四百、差布五百、中布六百、壮布七百、第布八百、次布九百、大布黄千)。“宝货制”名目繁多,离奇古怪,使人眼花缭乱,无法适应,结果是“百姓愦乱,其货不行”。当时真正流通的钱币只有小泉直一和大泉五十。

 

到了天凤元年(公元14年),反复无常的王莽又宣布废止小泉直一。这样,加之此前因难以推行而废止的“宝货制”,王莽推行的声势浩大的货币改革已宣告失败。王莽在保留大泉五十的基础上,又新铸了货布与货泉。货泉的形制、大小和重量都与西汉广泛流通的五铢钱相当,只是改了个名称,实际上是对民间行用五铢钱的一种让步。与货泉相似的还有布泉,字体亦为悬针篆,也是王莽时期所铸。清代道光年间,金石学家发现了一种“国宝金匮直万”钱,认定这种面值以一当万、相当于黄金一斤(一说可易黄金千两)的虚值大钱,为王莽时期所铸。长期以来,古钱币研究者对“国宝金匮直万”有着种种猜测与说法,其中一种观点是:此钱非流通货币,而是代表王莽占有黄金的数量,乃记载黄金数量所用。

 

近些年,我在古钱市场所见王莽时期钱币,较多见者,按数量大小排列,是货泉、大泉五十、小泉直一、货布、布泉、大布黄千。其中货泉和大泉五十,寒斋各藏有数十枚。大泉五十是王莽时期铸量最大、流通时间最长的货币,版别很多,内涵丰富。至于契刀五百和一刀平五千,如今只能在拍卖会上得见真品。如果想把二十八品搜集齐了,那么无论拥有多大财力,恐怕也很难实现。这些年在很多大型拍卖会上,也没见到过全套的真品。

 

王莽统治时期,频繁地更改币制,每次都是以小换大,以轻换重,钱越做越小,价越做越大,币制每改一次,百姓破产一次,民不聊生,怨声载道。但王莽钱币的艺术价值远远超过了它们的使用价值,其文字、冶炼和设计都堪称中国古钱一绝,匠心独具,有着极高的收藏和欣赏价值。在我眼里,与其说它们是钱币,还不如说它们是高级工艺品。

 

王莽在先秦刀币上加了一个方孔圆钱,并且铸上刀币的名称和面值。如“一刀平五千”,圆钱上以黄金镶嵌“一刀”两字,采用的是特殊的黄金镶嵌工艺——错金工艺,刀身铸有“平五千”三个字,所以又称它为“金错刀”,其形状很像一把现代的钥匙。古往今来,精美绝伦的金错刀不仅为钱币收藏家所钟爱,而且令众多文人墨客为之如醉如痴,吟咏不绝。东汉张衡在《四愁诗》中说:“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唐代杜甫在《对雪封》诗中说:“金错囊徒罄,银壶酒易赊。” 清代戴熙在《古泉丛话》中则赞誉王莽是“古今第一铸钱手。人皆有一绝,莽铸金错刀,当为钱绝”。

 

王莽时期,一刀平五千当五千枚五铢用。按照当时黄金一斤值万钱,两枚金错刀就可以兑换一斤黄金。只是这种兑换的解释权在王莽,是单向受益的霸王条款,即只有王莽用金错刀兑别人的黄金,而别人则只能以黄金去兑金错刀。王莽这样明目张胆地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简直就跟抢钱一样。对王莽此举,宋代苏轼在《赠钱道人》一诗中感叹道:“不知几州铁,铸此一大错。”这里的“错”,即指金错刀。中国有个成语叫“铸成大错”,据说就是由苏轼的这句诗演化而来的。对于王莽的失败,历史学家会分析出很多原因,而在我看来,就是一刀平五千让他彻底完蛋。这样恣意妄为、太过胡来的统治者,不失败才怪呢。谁抢了老百姓的钱,老百姓就会要了谁的命——这才是历史的金规铁律。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