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收藏】祈福纳祥说花钱

【收藏】祈福纳祥说花钱

15-03-11 05:00:23 来源:《新领军者》2015年2月号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收藏】祈福纳祥说花钱

 

撰文  罗文华

 

本文作者收藏的花钱

 

 

宋代“福德长寿”背本命元神羊花钱((中国嘉德2011 秋季拍卖会拍品))

 

 

祈福纳祥,是中国民族心理和民俗文化的核心内容之一,在中国钱币上也有鲜明的体现。试举一例,近些年,钱币收藏者颇为看重康熙通宝背福钱,其市场价格走势扶摇直上。福,指清代铸钱之宝福局。顺治六年(1649),清政府在福州设福建铸钱局,俗称“宝福局”,铸背满、汉文“福”字顺治通宝。康熙十九年(1680),为平定台湾,给攻台清军搭配军饷,福建巡抚奏请除在福建前线漳州设炉开铸“漳”字康熙通宝外,也在宝福局大量铸钱。康熙通宝背福钱有多种版别,一般根据满文“福”字的大小和形状分为四类,即大福、中福、小福和弯弓福。这些年人们喜爱康熙通宝背福钱,除了康熙时期铸钱比较精美的因素外,更与同一枚钱币上铸有满文、汉文两个“福”字有关。这一对“福”字,恰好满足了人们祈福纳祥的愿望。

 

祈福纳祥的寓意,更多地反映在历代所铸花钱上。花钱,由于不是流通钱,因此材质大都比较粗糙。旧俗认为它可以压伏邪魅,故亦称厌胜钱、压胜钱、押胜钱。它虽然具有钱币的形态,但不作流通使用,是钱币中的“非正用品”,多为民间的吉利品或避邪物。不是货币,而被铸成钱币的形状,中国花钱成为世界众多货币中极为独特的一族。

 

花钱起源于西汉,至清末民初仍有铸造。花钱最初主要是压邪攘灾和喜庆祈福两大类,后来范围越来越广,诸如开炉、镇库、馈赠、赏赐、祝福、辟灾、占卜、玩赏、戏作、配饰、生肖等,都铸厌胜钱。按不同的用途,大略可分为纪念、厌胜、凭信、上梁、供养、博弈、吉语、成语、戏作等品类。其中吉语钱比较普遍,以“长命富贵”、“福德长寿”、“加官进禄”、 “天下太平”等吉语为内容,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强烈的渗透力。

 

旧时,吉语花钱除了自己佩戴把玩,还具备礼品功能。从存世实物看,诸如祝寿、婚庆及“早生贵子”、“儿孙满堂”之类的吉语钱十分丰富。清代的花钱铸造已形成专门行当和市场,类似今天的首饰加工,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上门订购,店铺里也常常制作一些常用吉语文字或图案的花钱,以备出售。

 

纵观历朝历代所铸厌胜钱,各种书法和图案内容多体现当时的礼俗时尚,成为历代民俗民风的缩影,对考察各朝代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因此,当今花钱收藏队伍中不仅包括钱币收藏者,而且也包括古代文化研究者,尤其是民俗研究者和民间美术研究者。

 

生肖花钱,成为近年花钱拍卖市场的热点。生肖花钱正面是十二动物生肖图案、名称,或配有十二地支文字。背面多为八卦、星官、吉语等相衬。有的一个生肖为一枚,十二枚为一套,有的十二生肖全铸于同一枚钱上。十二生肖钱,是古人对大自然与人类关系的一种理解,生肖钱戴在身上,保佑平安吉祥,反映了人们追求幸福美满的一种愿望,历代均有大量铸造。

 

在漫长的农耕历史上,人类用马、养马、爱马,产生了许多与马有关的文化现象。在中国花钱中,便铸有很多马的形象和与马相关的吉语。古代有一种很有名的打马格钱,是打马格游戏的玩具,亦为圆形方孔状,钱面上多铸有古代骏马图案及名称,如赤骥、渠黄、骅骝、绿耳、追电、追风战骑及“昭陵六骏”等,或铸有马主人之名,皆为古代名将,如赵将李牧、齐将田单、燕将乐毅、唐将尉迟等。打马格是宋元时期流行的一种具有博弈性质的游戏,起源于中国古代的打马球运动。明代黄一正《事物绀珠》记述:“打马用铜或牙角为钱样,共五十四枚,上刻良马,布图四面以投子掷打之。” 宋代著名女词人李清照在《打马图经》一书中称打马格游戏“实博弈之上流,乃闺中之雅戏”。

 

很多文人不仅收藏花钱,而且将自己特别喜爱的花钱拓下,制成信笺使用。龟、鹤长年生活于大海和高山,富有灵气和仙气,被视为世上长寿之物。古人把二者巧妙地结合起来,号称“龟鹤齐寿”,并将其铸成吉语大花钱,祈望像龟鹤一样健康长寿。最早的龟鹤齐寿钱被认定为宋钱,而且极有可能是北宋末年的宫廷用品,十分珍贵。现代作家周作人便藏有一枚宋代龟鹤齐寿大花钱。这枚钱“字作六朝楷体,甚有雅趣”,且“制作精好”,系1915年他在绍兴帮助其兄鲁迅搜集金石拓本和实物时购自地摊。周作人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写的文章中屡屡提到它,显系心爱之物。鲁迅也很喜欢这枚钱,在其1918年的日记中,有他将龟鹤齐寿泉拓寄给金石目录学家徐以孙先生的记录。2013年新年前后,孙玉蓉编注的《周作人俞平伯往来通信集》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小川利康、止庵所编《周作人致松枝茂夫手札》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从这两本书中配印的周作人用自藏的龟鹤齐寿钱拓制的信笺和信封看,鲁迅、周作人所喜爱和收藏的龟鹤齐寿钱,文字深峻,风格古朴,品位很高。在鲁迅、周作人的文化观念和民俗信仰中,皆有一种“寿”情结。周氏兄弟名字里都有一个“寿”字,鲁迅是樟寿,周作人是櫆寿,三弟建人是松寿,六岁早夭的四弟叫椿寿。龟鹤齐寿,古人也说“龟鹤遐寿”,周作人的名字来自《诗经·大雅·棫朴》中的“周王寿考,遐不作人”,他晚年著述便署名“周遐寿”。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是,周氏兄弟的父亲周伯宜三十多岁就病逝了,他卧病时,只有十三四岁的鲁迅每天都要奔走于药铺与当铺之间,饱尝了生活的困顿艰辛。父亲的早逝,加剧了家道衰败,使鲁迅和周作人不同程度地感到了世态炎凉。所有这些,足以成为他们兄弟二人都对人的健康和寿命问题格外敏感、对龟鹤齐寿钱特别喜爱的原因。

 

民俗本身具有世代相传、较为稳定的特点,有些题材的花钱从宋、辽、金至清代民国时期都有铸造,铸期长达千年。因此,收藏界有“花钱不分新旧”之说,即宋代铸过一种花钱,如果清代再有人铸这种花钱,则不能认为后者是赝品。花钱的断代比较难,可通过材质、文字、纹饰、形制等因素进行综合分析,不必强求。

 

近些年,花钱市场价格整体上涨,明显高于行用钱。于是有人将一些品种的行用钱加以组合,推出“五帝钱”(清代顺治通宝、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嘉庆通宝)、“钱到家”(清代乾隆通宝、道光通宝、嘉庆通宝),也可以视为一项吉祥创意,给现代生活增添一些中国传统文化符号。由于盛传“五帝钱”有“化煞作用”,“钱到家”又与“恭喜发财”同义,所以这些钱币组合也颇有销路。但是它们不能代替传统花钱,无法体现民俗花钱反映人们生活和精神状态的真实性。正是由于这一点,花钱在21世纪的当下依然让人感到亲切。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