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鉴评】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闫安小字草书作品欣赏

【鉴评】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闫安小字草书作品欣赏

15-03-11 04:55:04 来源:《新领军者》2015年2月号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鉴评】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闫安小字草书作品欣赏

 

 

撰文  兰湾散人

 

闫安小字草书唐白居易琵琶行全文-(-作品规格:20×120-厘米)

 

书法与歌唱、乐曲和舞蹈有许多类似的情况。唱歌的时候,歌词与曲调必须相契合,哀婉悲切的歌词不可以配以轻盈欢乐的曲调。奏曲的时候,虽然没有歌词,但无论什么乐器上的乐章也都是有主题有基调的,急切的旋律不可能表达悠闲的乐章主题,低沉的音符难以表达轻快的心情。舞蹈是造型的艺术,跳舞的时候,造型、动作及其幅度频度也是必须与主题或情感内容相符合的,剧烈的动作表达的一定是激昂亢奋的情绪,而舒缓悠扬的动作也一定与情绪的舒缓悠扬有关。书法的笔墨线条和章法变化也是与书法家即时的情绪变化和审美趣向密切关联的,书为心声,自古而然。

 

中国书法的不同书体有不同的美学意义和功用。没有人用正楷书表达激昂的情绪,也不可能用大草书表达庄重严肃的情致。在一般人的生活中,情绪特别激昂的和情势特别庄重严肃的情况都是少见的,情绪上的小起伏小变化最适合用行楷书或行草书创作。越趋于平静也就越适合于楷书,越趋于力量的表达就越适合于碑书,特别是碑隶。当代书法篆刻家很少能体会得到秦及先秦时代的文化的庙堂气,所以小篆大篆书的精品作非常少见,却偶尔可以见到以甲骨文结合金文和上古摩崖石刻的精作品,表达苍劲古远的意味。

 

中国书法艺术作品的语文内容就是书法的“歌词”、 “乐章和舞蹈的主题”,甚至包含着具体的故事内容,从而明确规定着书法艺术作品的情绪基调和审美趣向。从这一点上说,中国古典诗文中适合大草创作的语文内容并不多。唐人白居易《琵琶行》中故事起伏跌宕,琵琶女和江州司马心态上的不同和情感上的共鸣,生动感人,直入人心。琵琶女动作上的“低眉信手续续弹”和“轻拢慢捻抹复挑”,琵琶乐曲效果上的“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既有视觉上的画面感,又有听觉上的声律变化。用之于书法创作,《琵琶行》是绝佳的创作题材。安徽书法家闫安(中书协会员)敏锐地抓住了这一点,并恰当地拿捏控制着笔墨变化的形态和节奏。在其《琵琶行》创作中,闫安小字大草,奋笔疾书,神逸气畅。在20×120cm的手卷中,洋洋洒洒几百字,无半点臃赘塞阻,狂而不躁,如行云流水,如笔走龙蛇,如应弦而歌,美妙绝伦。

 

闫安没有用笔墨追逐故事的起伏,而是抓住琵琶曲“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视觉和听觉意象,铺泻呈现于小幅手卷,使之小中见大,气象恢弘。闫安说,“大草的那种颠狂放纵,那种一气呵成,淋漓尽致醉的感觉是其他书体所没有的,是我的性格!”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