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鉴评】六个人的“烟云供养”

【鉴评】六个人的“烟云供养”

15-01-29 02:48:13 来源:《新领军者》1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鉴评】六个人的“烟云供养”


治印  石双梁

 

 

在《庄子·外物》中,庄子说:“筌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篆刻艺术不仅仅是刀法下的线条变化和布局安排,核心价值在于表达篆刻家个性化的审美趣向。这就是篆刻艺术中的筌与鱼、蹄与兔、言与意的辩证关系。
篆刻艺术的创作一定是先从谋篇布局开始的,然后进入线条的设计,最后操刀实施。篆刻艺术的欣赏也必须走同样的路径,先感知考量印章的章法,然后辨识体会篆法,最后揣摹并欣赏刀法。所以,这组同题印的赏析,必须先从“烟云供养”的意义开始,然后看篆刻家们对其中意趣的理解和表达。


清·钱大昕《梁山舟前辈八十》诗:“占得西湖第一峰,烟云供养几千重。门悬曼硕山舟字,人识坡公笠屐容。” “烟云”指的是山水景物,中国的道家以为可以“却食吞气”,并认为不食人间烟火,单凭吞咽天地间的真气就可以获得长生甚至成仙永生。现在没有多少人相信炼丹养气的修炼可以成仙或者长生不老了,但是仍然有很多人坚信脱离社会的喧嚣,回归大自然,处身于幽美幽静的山水景物之间以养生,可以长生,可以得到与大自然“天人合一”的怡然泰然,在静和之中得到身心内外的和谐状态。


烟云供养,大概可以分成两种情致。其一是得大解脱者,仙风道骨,翩翩然如羽御风,所谓餐风饮露,不过得道者本色;其二是修道求大解脱者,质朴拙重,寂然沉思,矻矻然苦行,所谓餐风饮露,恰是其修道者本色。


六方同题印的篆刻家对“烟云供养”意趣的解读不同,在表达的方向上也不同:石双梁、程从礼和高向增都是向古朴方向走的,于大拙中取巧;彭绍阳与王建国则相对朝轻巧的方向走,于巧中求清新;刘长久则似乎也取向拙扑,但出离不远。这其中的不同并不能简单地以高下好坏判断。
石双梁的大篆上溯到甲骨文金文,更到先民的岩画和陶刻,特别是那云字粗犷的象形;高向增的隶书入印,直奔北朝的碑刻摩崖石刻,特别是那烟字斧凿的拙重铿锵;刘长久对线条的处理更像秦汉印,但对字的变形则在拙中求古,特别是供字通假为共、并与云养整合为一体的拙中之巧;彭绍阳、程从礼、王建国都算是当下流行的小写意印风(虽然其中程从礼用了很多复刀,从字变形的角度仍然还是保守的),彭绍阳将烟云两字对立,并分别予以向小向大的夸张;程从礼直接将烟字切了一块下去,以求印面外溢的效果;王建国将烟字上下重新布排,并以小衬于下的云字整合,都是巧思创意的体现。


从留白留红上,六印处理很不同:程从礼在云字四周留红不多,其他三字则密集挤在一起;高向增在烟字旁边留了一点,其他三字则均匀分布;石双梁在烟字四周留红,却以养字和云字的笔势封住了向外泄的内气;刘长久将左侧三字与烟字上部整合在一起,但在烟字下部分充分留白;王建国留红最多,以左侧和左上侧的白边掬住虚盈的动感,中间计红当白了;彭绍阳在云字四周充分留白,并与烟字下部互相呼应,同时对右上角与左下角边框的相对强化处理,看似漫不经意的冲刀,却凸显出一种印面变换角度倾斜的动感。


从刀法上,刘长久以切刀为主,冲刀为辅;高向增以冲刀为主,切刀为辅;王建国以冲刀为主,圆转处配合以旋刀;程从礼复刀压倒了一切;彭绍阳的切刀与冲刀转换自如,养字下部分的留刀和烟字上部分线条的渐变效果,沿对角线与对角边框的处理完美配合,让人觉得刀法不必复杂,用巧了就好;石双梁以刀为笔,冲切挖凿与披刀旋刀相结合,纵横肆意,不假思考,让人觉得不必用巧,炫起来就好……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