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艺术家】刘吉荣刻刀下的造物者

【艺术家】刘吉荣刻刀下的造物者

14-12-19 02:48:22 来源:《新领军者》12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艺术家】刘吉荣刻刀下的造物者

 

 撰文|王妍妍

 

刘吉荣的家里弥漫着浓浓淡淡的香,醇而不燥、冷而且清。最惹眼的除了琳琅满目的文玩,还有大大小小的画册和各种各样的树根藤条。一身工作服,灰布褂子,蓝布裤子,没有大胡子和长头发,往人堆里一放,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只是笑,“木讷”得很真实。
艺香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我侧重于动手,动笔要差点,偶尔还在微信上打白字呢(笑)。”采访刚开始,刘吉荣就毫不避讳地说起了自己的弱点。“木讷”的他,谈起创作来,忽的神采飞扬,精光四射。


刘吉荣,一位痴迷雕刻的造物者。1980年,他从雕刻技工学校毕业后就正式开始了其雕刻生涯。竹雕、木雕、牙雕、角雕,刘吉荣都有所涉猎。10多年耳濡目染的切身体验,锻炼了刘吉荣眼力的同时,雕刻功底也日渐娴熟。当做修复到了成熟的阶段,再加上刘吉荣内心对雕刻的痴迷和无尽的创作欲望,自然而然地就开始了他的创作旅程。


明代木雕笔筒中以紫檀、沉香木较为常见,纹饰则以花卉居多。由于沉香木珍贵,多朽木细干,少有大材,且性质介于木石之间,用之雕琢,非技艺精深者不可操刀。1996年,刘吉荣敏锐地意识到沉香的巨大价值,就时不时地以沉香木制作笔筒、摆件以及把玩件,各种名贵材料如马蹄香、青桂香、栈香都曾出现在他的雕刻中。


一直以来,刘吉荣的自身定位都是在传承明清路线的基础上坚守自己的艺术特色。吴之璠,清代书画家、竹刻家,这个名字是被奉为圭臬的一代宗师,乾隆对其作品和人品有特殊偏爱,因此,他的作品更让后人推崇备至、竞相效仿。刘吉荣自然也不例外,尤其吴之璠的黄杨木雕《东山报捷图》最令他倾心。也因此,刘吉荣尝试在吴作原型的基础上,加入自己的创意构思、艺术语言,雕刻出具有自身特色的《东山弈棋图》笔筒。


“我不争第一,只做唯一,我追求的就是吴之璠的风格,他可以说是我的老师。”20多年来,刘吉荣都以吴之璠作为榜样,“吴之璠对人物的塑造具有高度的概括能力,能按照所需场景设计出造型,他刻刀下的人物都具有鲜明的个性,并以惊人的线条提炼,善于从生活中积累素材,通过丰富的想象力创作出自己独有的形象。”学古,但刘吉荣并不拘泥于传统,他取之不尽的灵感就像生命之火一样旺盛,并将自己的创作比喻成音乐中的七个音符,在音符中排序、提纯、突破自我。“现在的歌曲家都在创作,但几千年来的歌曲都没有重复的曲调,艺术创作也是如此,山水、花卉、人物、你想要表达的故事内涵,都可以把它变成七个音符来组合排序,挑战自己。”


正如法国雕塑家罗丹所言,“塑造是无数本质的、次要的或是充满活力的凸起与凹进的断面的连接。塑造产生了最重要的质感、柔和感和生命感。它渗透一切,使之富于生气,无论是深层或外表。”一件件静止的物件,在刘吉荣的刻刀下,仿佛真的被赋予了灵气,具有了生命的活力,这似与罗丹对雕塑的解读不谋而合。


天真烂漫是我师


“作品就像音乐,静止的物件应该具有动感。”刘吉荣的《东山弈棋图》笔筒不同于吴之璠的《东山报捷图》笔筒,作品取材对弈之前的场景:三位老者站在那儿,三个童子分别在摆棋盘、扫地、呈“请坐”之姿。从画面中看,细腻的刀法使器物上的老者、童子、山石、树木等景色尽收眼中,探头、伸脖、弓背等动作也都一一展现开来。简洁中透着典雅,平淡中透着奇趣。


“我的作品是在充分发扬明代木雕朴素浑厚、遒劲流畅;清代木雕精致洁润、刀法细腻、意境深远的前提下,秉承自己的创作理念,以静示动,仔细推敲,力求每一个细节都尽善尽美。”以静态的视觉形象引领观者的感受,从而生发出一种动态之感,一个瞬间、一个动作、一个神情,动与静的对立统一,构图清新,苍劲而又古朴。


这件作品是刘吉荣用上百块沉香木拼粘精心雕刻而成,创作了半年之久。如果你多看几件他的作品,又不难发现他刻刀下的人物不管是小孩,抑或老人,都力求从某一局部神态中表现“童趣”之感。他特别喜欢明代张弼的诗“天真烂漫是吾师”,审视他的作品,天真烂漫处处体现,用他女儿的话说,就是人物越刻越QQ。“小孩身上那种天真烂漫的特质,一撅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线条,谁看了都会喜欢。”小孩的童趣无疑很好表达,那么大人又如何体现出“童趣”呢?“电视剧《亮剑》中的角色李云龙去见他未来老丈人的时候,不受待见。丈母娘却说了一句‘这人,挺有童趣’。40多岁的人能体现出童趣,其实就是从他的表情、语言中提炼出来的,这就需要功夫之外的东西。”谈话间,刘吉荣也手舞足蹈,比划了起来,“你看,就像‘老顽童’,多哏儿。”


为了让自己的作品比传统工艺更立体,刘吉荣充分运用高浮雕、镂雕、透雕、阴刻、拼粘等综合技法,也为了突出层次感,他只将人物的一条腿露在外面。“藏起一条腿更有动感”。“我会将吉特巴舞的动作元素糅合进去,让人物在完全放松的状态中扭起来,这样动势更大。再穿上古代的衣服,神态就更丰富了。”由整体到局部,既有形,也有神,“形神兼备才称得上工艺之精,往往更具有动人心魄的艺术美感。”


有人评价刘吉荣的雕刻通过游刃有余的技法,表现了对山水、人物构图组织技巧的驾驭能力。有机组合,活灵活现,又在规矩之中与规矩之外稍加变化。“我喜欢结合刀法和刀工技巧随心设计造型,吴之璠的雕刻繁琐了点,我就删繁就简,虽略显笨拙,但看不出明显的厚重感。”刘吉荣期冀在每一次创作中升华完善。


善假于物,领自然之妙


完成一件木雕作品,一般要历经构思草图、塑制泥稿、选取木料、操作粗坯、镂雕实坯、精心修细、擦沙磨光、细刻发纹、打蜡上光、装配底座10道工序。


刘吉荣的创作还多了一道拼粘工艺。他喜欢巧妙利用材质本身的形状,稍加雕琢,突出天然的韵味。“我特意买来了青桂香,拼接上样式后再稍微提炼,然后打造成山石的模样,让山石具备树的属性味道。就像国画中的写意,单纯的空白并不美观。”


都说木雕七分天然三分雕琢,关于材质、工艺比重的取舍,刘吉荣认为材质和工艺应当是并列的。“材质越好,工艺才能越精细,朽木不可雕也。如果材质价值相等的话,再看工艺价值。总之,材质的好与坏决定了工艺的细与粗。”


美国艺术评论家苏珊·朗格曾说:“艺术家的眼睛,就是能将看到的事物(声音、运动、事件)同化为内在形象的眼睛,也就是将表现性和情感意味移入到外部世界之中的能力。艺术家从现实生活中所获取的一个图案,一束鲜花,一道风景,一桩历史事件或一桩回忆,生活中的任意一种花样成为课题,都被转化为一件浸透着艺术活力的想象物,这样,就使每一件普通的现实物染上了一种创造物所具有的意味。”在汲取传统工艺精华的过程中,刘吉荣也不忘用眼睛“观察”,体味大自然一草一木的变化,从多方汲取营养。“我有个徒弟无法区分树叶的翻卷,我就让他去捡一片湿树叶,由湿到干,仔细对比观察。一定要有善于发现的眼睛,善假于物。”


如今刘吉荣已过知天命之年,技艺已炉火纯青,看待问题的方式也更加透彻。“我很知足。几十年来练就了一手绝活,作品也获得了市场的认可,这就够了,只是希望将这门手艺传承发扬下去。”


所谓师古人,亦师造化。造化无穷,取之不尽,刘吉荣正是在日积月累中独辟蹊径,一步步走来,试图打破前人窠臼,自出机杼,逐步完善其形制,可以说是真正体悟到了师造化的境界。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