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艺术】艺门里的“中国通” 马芝安:因为热爱 从未离开

【艺术】艺门里的“中国通” 马芝安:因为热爱 从未离开

14-12-19 02:46:06 来源:《新领军者》12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艺术】艺门里的“中国通” 马芝安:因为热爱 从未离开

 

撰文 | 张光子

 

“工作狂”是马芝安给人的最初印象,但她自己却于忙碌中不亦乐乎。追根溯源一番,是因为热爱——对艺术的真爱,她能从中感受到充分的快感与幸福。马芝安喜欢与艺术家接触、交流,而其中有一类艺术家,他们勇于改变、创新,其身上所具有的某种特质,更是令她感动而尊敬。她想说明白,却忽然不知该如何表达,于是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助手“求助”:“ambition,怎么说?”对方马上给出回复。于是她重复道:“没错,是野心。”


快而不急的画廊主


不久前,某网站爆出一个热门话题——世上几人不拖延,引发网友纷纷跟帖,详述令自己痛心疾首的“拖延症晚期”症状,以及这“病”对工作、生活的影响。浏览众多回复,发现其中只有极少数网友表示,此“病”几乎没有打败过他们的行动力,也就是说,在他们身上,拖延无效。


该网络热议话题再次忽地从脑海中跳出,是几天后,在北京艺门画廊,马芝安对面而坐,被摆放着各种艺术画册和资料的弧形办公桌包围着,临着透进深蓝色烤漆般夜色的窗。前一天,她刚刚结束在海南的行程回到北京,再过一晚,她又要飞去香港,因为艺门画廊香港空间即将举办艺术家那顺巴图的个展。她说自己尽量做到每个月有一个星期在香港,其余时间在北京。可画廊的工作人员数了数,这个月,他们在办公室里见到马芝安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到一个星期。


马芝安肯定没有拖延症。


她每日严格按计划行事,期间细碎的小事,或者偶然发生的小状况,都会第一时间解决,绝不拖到下一秒。正说着话,聊起那顺巴图的展览,她起身快步走到旁边房间,回来时向记者递上展览的邀请卡;谈到自己是如何爱上中国的,又是怎样扎根于此的,她又去那间屋子拿来一本书,几十年的故事,几乎都在里面了。穿梭在并不宽敞的工作室里,皮鞋后跟敲击着地面,节奏轻快,没半点拖泥带水。手边电脑上的讯息,她时刻关注着,一有动静,马上快速反应。
马芝安是个大嗓门儿,对于每日要不定时吩咐助手们执行她的“命令”,这显然是先天优势。她的私人空间和助手们的工作区之间隔了一道矮“墙”,似乎更利于她不受外界干扰,争分夺秒地专心做事。当然,笑声也是爽朗的,回荡在工作室里,令每个人都充满干劲。有朋友套用电视剧名形容,说艺门是“激情燃烧的画廊”。


大家都说马芝安的节奏太快,她自己也承认,但这位中文流利得一塌糊涂的美国人马上“澄清”:“我节奏快,但不着急。”的确,大的方面,比如艺术家的选择,画廊的展览与项目规划,她会慢下来,给予一段相对长的时间,让其充分生发、发展。“我们做事,不是只求做过就行,而是要做好。想做好,就不能着急。比如,艺门画廊差不多一季度办一个展览,每个展览持续几个月。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会给大家留足观展时间,同时尽可能多而有效地为艺术家做宣传,推广他们的作品和观念。我不喜欢不断地办展览,太快了,大家还没消化就又有新的,不好。选择艺术家也是,需要长期的合作以及观察,这不是买皮鞋,能很快决定。”


处女座的“拼命三娘”


不少人提起处女座都会心生敬畏,“敬”是因为他们做事井井有条、一丝不苟,而当这种严于律己的优良品质波及到对他人的态度时,又不免令人心生畏惧。处女座的马芝安就是这样,她实在太热爱工作了,简直忙得不可开交。每件事又都完成得认真精细,当然也不允许别人马虎。
作为最早活跃在中国当代艺术圈的外国人之一,马芝安凭借对中国和亚洲当代艺术的深刻理解以及横跨东西方的人脉,将北京艺门画廊经营得风生水起。“我越工作,越开心。”别人眼里忙得脚打后脑勺的生活,在她看来却是令人兴奋且轻松的,这种观点还是头一回听说。


有人曾谈到马芝安的工作方式,她通常在每年年底制定下一年的计划,然后严格按照日程表来执行。因为有很多客户在欧美国家,所以她经常在夜里工作,用电话、邮件、Skype等跟客户沟通。“别人白天已经上班了,她才刚躺下休息,所以经常就在家办公。”据说,她的两个邮箱每天至少要收100多封邮件,一天中起码有半天时间都要花费在查阅和回复邮件上,有时也会去艺术家的工作室,或者请大家到画廊来。马芝安的各种工作和活动都要提前安排好时间,每天早晨,助手们都会给她发提醒。在圈里,她有个外号,叫“Email Queen”。


“我其实不喜欢别人那样看待我,我也不是每天所有的时间都扑在工作上,比如一会儿我就要和朋友出去吃饭,跟工作毫不相关。”说着,她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钟,又很确定地补了一句:“嗯,还有一点时间。”


比起有些画廊背后雄厚的资金支持,画廊王经理感慨:“艺门就是靠马小姐个人的努力,再加上团队协作,这么多年,挺不容易的。”2011年,艺门画廊在香港开设艺术空间,其职能之一就是联络和开拓在港客户,同时还可存放部分作品。比起内地,香港的艺术市场似乎更具有活力,这活力的来源在马芝安看来是因为香港整体的硬件、软件都相对成熟,虽然他们的艺术市场本身并不是很成熟。“香港是一个东南亚的当代文化中心,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地的艺术家,都很愿意在香港做展览,很多藏家、美术馆也乐意去香港参与活动。不过与北京比起来,香港的大环境决定了艺术活动在那里的商业化气息更浓,更像是做生意,而北京是文化中心,这里的艺术更纯粹。”对于游走在中西艺术圈的马芝安来说,“没有一天不与艺术家见面、聊天,这是北京最可爱的地方”。


出走中国的Meg Maggio


马芝安本名Meg Maggio,出生在美国波士顿,很多留学生称之为“博士屯”,因为它是美国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教育之城,那里有一流的公共教育体系。出身于有着严格英国式传统教育的家庭,马芝安从小就接触艺术、人文、历史等各个学科,其中尤其对艺术感兴趣。大学时,她主修心理学,可她慢慢发现,心理医生这样的职业太令人压抑,至少太不适合自己。后来,她考入华盛顿美国天主教大学法学院,主攻法律,也就是从那时起,她开始了和中国,乃至整个亚洲的亲密接触。


1985年,借着参加香港大学法律系暑期项目的机会,马芝安和同学一起去了香港,后来又到大陆旅行。到了北京,同学只逛了逛长城就回国了,于是接下来的三个星期,马芝安一个人去了上海、桂林、广州等很多地方,她感觉自己和这个陌生的国度很亲近,于是,法学院一毕业,她就来到北京师范大学学习中文。班里同学都是专攻中国语言、中国政治或者中国历史的研究生,而她以前的专业是国际法、心理学、艺术史,并且毫无中文基础。虽然自己是班里成绩最差的学生,但她非常怀念那一年的时光,喜欢那里的人。一年学习结束后,她留在了北京,四年时间,除了工作,她完全浸泡在艺术的氛围中,她如饥似渴地参观各种展览,与艺术圈内的人交流,也开始学着鉴赏、收藏自己喜欢的画,同时还结识了一大批当时还在中央美术学院读书,日后蜚声国际的当代艺术家,如刘晓东、徐冰等。


1990年,她奔赴香港,开始自己13年的律师生涯,但这期间她没有放下对艺术的爱恋。1992年,她和家人同游三峡,船到重庆,她敲开了当时在四川美术学院教书的张晓刚的门。他们以前就相识,这一次,马芝安买了张晓刚两幅画。“家人当时觉得我疯了,花那么多钱买画。但以艺术家现在的市场价格看,简直是捡了大便宜!”那时的马芝安还没有想到,若干年后,她会全身心地投入艺术行业,在中国经营一家国际性的画廊,并将一批中国当代艺术家推上世界艺术的舞台。


1996年,马芝安和朋友们把皇城根旁边一间典型的北京四合院改装成一家别具风格的西餐厅画廊——四合苑画廊,两年后,她成为该画廊的艺术总监,除了在画廊里展出艺术家的作品,她跑遍了世界著名的美术馆和艺术博览会,为旗下的艺术家做推广,把他们的作品送进纽约、东京、巴黎、伦敦、苏黎世等地的美术馆,送到了收藏家手中。后来,因为与其他股东在经营上产生分歧,2005年,马芝安创办了属于自己的艺门画廊。“那时我已经在中国待了整整20年,我要用这20年在中国学到的所有东西去开创新的事业,我希望给艺术家们提供对话的空间,把这里变成一个实验工厂。”


眼光独到的艺术总监


从2005年创办至今,伴随着中国艺术市场经历高峰和低谷,艺门画廊本身的经营也难免受影响。而马芝安认为,市场的高峰、低谷永远会有,一个市场不会永远往上走。“国内艺术市场不是很成熟,也不是很稳定,但我对它仍坚持乐观的态度。我们在北京,是因为热爱北京的艺术氛围,而不是我们热爱这里的艺术市场,我们注重的是艺术家和艺术本身的价值。”


每当朋友们来到画廊,马芝安总会推荐大家先去展厅看看,感受一番。“我喜欢这些艺术家,他们很有创造力,勇于改变。比如张小涛,油画专业出身,现在却在新媒体方面做了很多优秀的作品,这种精神值得人尊敬。”


对于挑选合作的艺术家,马芝安的眼光很独到。她注重其个性,注重他们的作品是否突破传统审美界限,是否创造出自己的风格,表达对历史的反省,对社会的感知。“每一位艺术家的情况都不同,没有他们,我们谁也不是。我们和美术馆、收藏家、策展人还有艺术家紧密合作,永远坚持艺术家第一位。我喜欢和艺术家接触,我觉得他们很珍贵。”


马芝安坦言,画廊是主观的,画廊经营者认为某位艺术家的作品有意思、令人难忘,坚信一定会有人喜欢,这种强烈的印象就是合作的基础。“不一定要买来挂在自己家里,只是帮助艺术家,推广你自己也喜欢的作品。”而在这过程中,并不总是顺利的,有时也不太成功,但这都不要紧,因为事先无法预知其中的“成功系数”。“只要我觉得一个艺术家有能力,艺术家也愿意,我们就合作。”


艺术家的气质通常都很独特,他们的思维和常人不同,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对艺术很虔诚,有时在他人眼中,甚至是不正常的人。“他们用独特的评判方式看这个世界和生活,非常有创造性地表达他们的思维,经常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不管是画家、诗人、作家、音乐家还是舞蹈者。其实我们小时候对世界的认知都是从这些不同艺术种类的艺术作品中得来的,我很享受被艺术氛围包围的感觉。”


在中国定居近30年,马芝安亲自策划了众多展览,其中很多与海外艺术家合作,在全球各大艺术活动中都能找到她的身影。她是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国人,却迈入了中国的艺术大门,她不是老外,是个中国通。她说:“每次一登上回中国的飞机,我就感觉要回家了。”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