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收藏】金丝楠木收藏——剥开“神化”的外衣

【收藏】金丝楠木收藏——剥开“神化”的外衣

14-10-30 02:04:15 来源:《新领航者》2014年9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收藏】金丝楠木收藏——剥开“神化”的外衣

 

撰文 | 王妍妍

凤头大画案

 

凤头大画案

 

2013年,中国嘉德首次引入了一场金丝楠木专场拍卖。今年的8月23日,北京翰海四季也推出了一场翰海·留韵——古金丝楠艺术珍品专场。作为“软木之王”,随着金丝楠木作品跃身拍场,其历史地位、价值体现以及目前行业中出现的“1克金丝楠木价值等于10克黄金”等乱象都一一显现,值得业界推敲与反思。

 

“软木之王”的历史定位

 

金丝楠,是对楠木中美丽花纹的形容,不特指某种楠木。楠木属樟科,有50多种,主要产自云、贵、川三省,是明清时期建造宫殿、庙宇、陵墓的主要建筑用材。因其大且直、少弯曲空洞、不易变形、防腐等特点,深受皇帝喜爱,成为宫廷建筑的主要用材。较著名的包括紫禁城的大量建筑构件、承德避暑山庄楠木殿、明十三陵建筑构件以及宫廷中的一些内檐装修等,另外还有一些采用楠木做胎的大漆家具及紫檀包镶的楠木家具。

 

中国文物学会传统建筑园林委员会副秘书长、故宫博物院乾隆花园古旧文物家具修复研究工作室项目负责人、太和木作创办人关毅表示,金丝楠木品位高雅,风格独特,适合做文人器具,比如书柜画案等,既有卓雅之美,又充满贵胄之气。

 

目前,用楠木做家具或者艺术根雕更为市场所接受,然而关毅还是倾向于古建筑,虽然成本很高。“楠木较软,做成家具,尤其是椅类,耐磨损性较硬木或红木家具要差些。”

 

“金丝楠木的独特在于它的一些木性表现,比如纹理细腻、适合雕刻、木性温润、易加工等,因此在古建筑中有大量使用。但要是做家具则相对处于弱势。”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邓雪松对此也持相同观点。他具体解释道:“一是木质太软,容易损坏,手指甲一划就是一个印子。不上漆,木面缺乏保护,上漆又会遮盖‘金丝’纹理。另外,金丝楠木的纤维结构松散,上漆后容易‘吃漆’变色。再者,金丝楠的紧固程度和承重性有限,不适合做榫卯结构为主体的家具。”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胡德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中介绍,用金丝楠木制作家具时,一般都用它作胎,外面再贴金或上漆等,单纯以金丝楠制作的家具,如果不加以髹漆装饰,在宫廷家具中级别是比较低的。

 

在接受《新领军者》采访时,邓雪松坦言,金丝楠木应该用于建材装饰、匾额、箱匣以及做漆家具的内胎等,“这样市场接受、认可起来比较容易,才真正符合金丝楠的历史定位。”

 

初进拍场,风姿尽显

 

在拍卖市场上,金丝楠木作品仅零星出现过。2013年,中国嘉德秋拍首次引入了一场以金丝楠木为主题的拍卖“美成在久——楠书房金丝楠木作品”,16件拍品成交率100%,成交额2212.025万元。今年,北京翰海四季于8月23日也推出了一场翰海·留韵——古金丝楠艺术珍品专场,48件,共成交42件,成交率87.5%,成交额4116.1万元。一般而言,拍卖市场的专题拍卖类型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拍卖公司根据市场需求与收藏趋势,设定拍卖范围,制定主题,然后在广泛范围内征集和精选拍品;另外一种是家具的生产制作企业与拍卖公司进行合作,以专场拍卖的方式来销售产品。

 

北京收藏家协会理事、木器专业委员会主任刘传生认为,拍卖公司起到了行业的引领作用。首先金丝楠木作品的上拍从材质上打破了以往单一的认知结构;另外,从设计、艺术角度等也给藏家以引导。在刘传生看来,“设计者也好,商家也罢,都需要市场的检验,拍卖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刘传生设计的金丝楠木作品已经在北京保利上拍了4届,成交情况还算理想。几年的积累,刘传生决定用专场来检验金丝楠木作品市场的接受度。因此再次与北京保利合作,于今年春拍6月2日举办的现当代艺术设计专场中推出了“中国式的物尽其用——万乾堂金丝楠木制器”,21件家具,拍出18件,成交率86%。对于成交结果,刘传生比较满意。收藏老家具30年,他除累积了一定的经验,更多还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情感。

 

看到市场上铺天盖地的仿古、模古出来的东西,刘传生内心有一种难以言表的苦楚。他希望通过对配饰细节的极致追求,呈现出对明人生活方式的还原,更直观地感受到中国传统文人日常生活中的绮思雅趣,感慨今非昔比的同时,多少感悟出时空更迭。刘传生对明式家具的研究较为透彻,他结合实际,传承古人的精髓,力求在掌握木性原理的基础上设计出不违背自然规律的作品,“只有做出精益求精的作品才经得起时间的推敲,也不会受到大的经济环境起落的影响。”

 

“神化”只是一种经济现象

 

“人分三六九等,木分花梨紫檀。”由于目前国内国外保护资源环境,禁止乱砍乱伐的政策,名贵木材随着社会的发展始终是稀缺的,尤其是古代宫廷建筑装修,家具所使用过的名贵木材,由于产量稀少,更为珍贵,具备较高的收藏与投资价值。

 

在邓雪松看来,金丝楠木的成品价值与木材价值,取决于整体器形和工艺水平。“工艺水平达到艺术收藏级别,就会产生艺术附加值,这时成品的价值就是材料价值与工艺价值的累计,自然会高。反之,如果器形和工艺都粗陋不堪,将材料价值破坏,达不到收藏级别,便不如材料值钱。”

 

2010年以前,金丝楠木的价格相对稳定;2012年之后,金丝楠木的价格至少上涨了3~5倍左右,尤以老料最为珍贵,出现了一木难求的局面。随着其行情的越发上扬,很多人渐渐生出一种心理,金丝楠木大有取代紫檀与黄花梨而成为名木之王的势头,更有甚者抛出了“1克金丝楠木价值等于10克黄金”的说辞。

 

“金丝楠木今日的种种神化,实际上是商品社会中的一种经济现象,不必过于紧张,只要理性消费,任何商品都会有其应有的价值规律。”关毅坦言,与紫檀、黄花梨相比,金丝楠木的存世量要大得多。紫檀生长于印度的热带雨林里,800年一1000年成材,黄花梨生长于我国海南岛,500年一600年成材,红酸枝生长于老挝、越南山区,500年以上成材,楠木在我国四川、云南、贵州、福建、广东、广西都有分布,30一50年成材。关毅在故宫修复了6年家具,没有见过一件光身素面的楠木家具,楠木大多做胎骨,外罩大漆,或外用紫檀包镶,当年也是为省紫檀木料,才想出此法。“如果某天有人说黃铜现在比黄金贵,玻璃比钻石还贵会有人信吗?这个社会总是专业人士挣非专业人士的钱,藏家入市需谨慎。”

 

邓雪松也表示,金丝楠能取代紫檀和黄花梨的地位,这种说法很荒谬。“金丝楠木在中国家具历史上没有延伸出相应的风格体系,也没突出的建树和贡献。退一步说,即便是与略次于紫檀、黄花梨的老红木来做比较。其历史地位也比老红木低,价格比它便宜,因为资源存量多。”

 

警惕炒作乱象

 

目前,金丝楠木的投资可以分成艺术品家具投资与木材投资。艺术品家具投资注重材、型、艺、韵等文化特征与艺术特性。老家具看年份、特点、品相、出处、路份(等级);新家具则看做工、型制、是否名家等。关毅认为,就像一张白纸,普通人写写画画可能卖不出一张纸钱,而名家比如张大千、齐白石的作品,还是一张纸,但却价值万金。投资木材则主要考虑真假、大小、新老、产地、出材率、含水率等。

 

不管哪种形式的投资,藏家都需要具备专业素养与知识,不能盲目跟风。关毅告诉《新领军者》,购买投资不分早晚,只是希望买家真喜欢、真需要、真愿意下功夫研究,而不是一门心思筹谋着利用它发财、炒作,急功近利。

 

由于人们对金丝楠木认知的层面不同,造成了行业乱象丛生。刘传生认为,金丝楠木的水分很大。“稀有的木材应该具备相应高的价值,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各行各业都存在一定的泡沫。这是事物经过启蒙、发展、辉煌、顶峰等发展的必然过程,却也是鱼龙混杂的。比如一些人在完全不懂传承脉络的情况下,盲人摸象,引导大家消费,热钱随之进来,就由炒作变成了现实,影响力也随之扩大,达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刘传生多次强调,金丝楠木肯定要比榆木、槐木等普通木材贵,但从原料上讲,不应该炒到一根金丝楠木料就到了几千万元的份上。

 

尽管这种乱象绝非几日便可杜绝,但业界人士仍坚信金丝楠木终会理性回归。“这将是一个漫长而自然的过程。不只是金丝楠木,各个行业发展的速度都很快,但回过头去看,根基却不稳。即便很多人已经认识到了这种不正常的现象,但为了谋利,也不会去采取相关措施,只能呼吁大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以微薄之力影响周围人,尽快让金丝楠木更好的在市场站稳脚跟。”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