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鉴评】试上高楼清入骨——彭绍阳篆刻欣赏

【鉴评】试上高楼清入骨——彭绍阳篆刻欣赏

14-10-30 02:01:09 来源:《新领航者》2014年9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鉴评】试上高楼清入骨——彭绍阳篆刻欣赏

 

撰文  兰湾散人

 

 

 

 

欣赏篆刻,看章法、刀法、篆法,其中章法最重要。

 

篆法是字法,必有所本,不能生造。字法上还有问题的篆刻算是不入流的,这是篆刻艺术的基础条件,所以在篆刻鉴赏层面一般不讨论字法。刀法是刻工的技术,是篆刻艺术的基础功夫,也是当代篆刻家相互比量的主要“赛场”,在当今中国,能做到刀法娴熟的篆刻家,人才济济,数之不尽。但是,刀法和篆法一样,始终还在技艺的层面。囿于其中,水平再高也只是匠人而己。

 

篆刻有工艺性篆刻和艺术性篆刻之分。艺术与否,关键在章法。高水平的篆刻艺术,其高妙全在能让人看得懂的章法布设。匠心巧妙处,生气起焉。 

 

彭绍阳这方“试上高楼清入骨”篆刻中,试字式上音下、式大音小,且式字外探音内向,与其下的上字右侧留红结合在一起,印面有向右侧悬之象;试字向下延展,成为全局中最占空间的字,与上字之简单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差,动感盈然。“高楼清入骨”五字紧密,浑然一体,稳健厚重,对“试上”二字所形成的倾悬予以制肘,令其有所依据。虽悬崖外悬而险,因为后面的大山稳重厚实,其险有依据。特别是“入”字嵌在左侧“清”“骨”之间,其小,避免了“入”字本身的松垮;其巧,则与向下延展的“试”字封闭住左右可能外泄的行气,鼓宕生焉,并使全局七字浑然一体。

 

言者在意,筌者在鱼。篆刻艺术不能脱离字面意义而独看线条与造型。同时,篆刻艺术必须将形象化为意象,意象化的水平即是境界所在。 

 

“试上高楼清入骨”,语出《刘禹锡·秋词二首之二》: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试上高楼清入骨,岂如春色嗾人狂。

 

理解这方篆刻之意,必须体会全诗的意趣,篆刻家的创作依凭是全诗,而不是这一单句。

 

山明水净,树红树黄,高雅闲淡的清韵,是诗人刘禹锡诗兴所在,也是篆刻人彭绍阳情怀之所在。上高楼望远,清风入心入骨,思想澄净,“嗾人狂”的春色顿失其诱惑……

 

青年篆刻家彭绍阳创作这方印章,从章法上考量,不能失了诗人原本的凝重,不能没有了冲淡诗人沉郁情怀的秋清气爽。在刀法上谋划,不能浮躁草率,不可炫技花哨;不可因精细而静滞,也不能繁复而拖泥带水。这些,他都做到了。 

 

对于鉴赏者来说,“试上高楼清入骨”,其高楼之高,秋风之爽,化意成象,意境清远,全在章法布设之中,美斯在焉……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