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田歌 听语者

田歌 听语者

14-03-06 03:01:59 来源:《凤凰生活》2014年3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田歌是中国最早去尝试倾听他人的主持人,在1990年北京电视台开办的《荧屏连着我和你》一听听了16年,而改版后的《光荣绽放》又一个5年过去。20年来田歌一直在提问、在倾听,于是积攒了太多想要说的,这次索性带上5本新书,换成被访者的角度,在《鲁豫有约》里一次说了个够。

田歌 听语者

 

田歌

 

编辑 / 张素芳图片 / 被访者提供版式 / 段平 特别鸣谢 /《鲁豫有约》栏目组

 

每个人身上都有故事,你听了他的故事,但你们并不一定认识。很多时候我们要感谢访谈类电视节目的出现,让我们能够声色并茂地去倾听他人的故事。普通人也好、明星也好、名人也罢,只有去交谈、去倾听,才有理解的可能。田歌是中国最早去尝试倾听他人的主持人,在1990年北京电视台开办的《荧屏连着我和你》一听听了16年,而改版后的《光荣绽放》又一个5年过去。20年来田歌一直在提问、在倾听,于是积攒了太多想要说的,这次索性带上5本新书,换成被访者的角度,在《鲁豫有约》里一次说了个够。

 

轻歌慢舞 铿锵玫瑰

 

在如今的娱乐圈,影视歌三栖并不稀奇,但若要追溯谁是最早做到如此多栖的明星,相信田歌必定是其中之一。她当过兵,做过舞蹈演员,15岁就参演了《乳燕飞》,《候补队员》等经典影片,并担任主要角色,不仅是在荧屏里,她还在舞台上与濮存昕、刘佩琦、李雪健等同台竞技,出现《WM》,《周郎拜帅》等经典话剧。

 

鲁豫:我一直以为田歌是艺名,后来知道就是本名,但很奇怪,他们家姐弟四个人,你看只有你的名字“歌”既是名词,也是动词,然、文 、敏,只有歌。你问过父母为什么给你起名叫歌吗?

 

田歌:早就听说过,因为我妈妈原来是唱歌的,我爸爸呢,是拉小提琴的,然后在一起相爱的时候,他们在一起就作曲,就写曲子的时候,那个作者的名字就叫田歌,然后他们就说,然后以后我们要是有了孩子就叫田歌,所以我就叫田歌。

 

鲁豫:你当兵的时候,是个听话的兵吗?

 

田歌:当兵的时候,应该说我也是一个万人迷吧。就是大家都会很喜欢你,然后就是什么事都会想着你。因为我原来是学舞蹈的,在新兵连的时候,他们说你是学舞蹈的,那你跳个舞给我们看看吧。跳的时候人就越围越多,然后我说,哎,你们远点,我还有个大跳没跳给你们看呢。然后大家所有的政委、连长、战友、班长就全退下来。这一下就传开了,就是我们这来了一个人叫田歌,特别会跳舞,所以无形中也挺麻烦的。今天不舒服,上医院去挂号,部队也没多大,就说田歌你来了,你跳个舞,我再给你挂个号。虽然你就是有点烦,但是你也感觉到大家对你的宠爱。

 

鲁豫:偶尔还会有想在舞台上自己跳自己演的那个冲动吗?

 

田歌:我每次去看舞蹈的时候,我立刻就感觉我自己哎呀,腰也疼,我腿也疼,就说我下次再也不来看了。但是每次我都是只要有票,我都去看。每次看的时候,我就会觉得我多么爱这个舞蹈事业,这是多么的塔尖上的艺术,一点杂质藏不了,不像我们电视有的时候,还是相对要显得粗糙一些,所以每次看的时候,你想跳,还没想跳,你身上就开始发疼了。但是现在可能也是养成了这种习惯,我随时在哪儿都会把腿翘起来的,不是为了什么,而是她是为了要舒展。所以我经常可能在机场等车的时候,在什么大公园,或者在哪个街道上,只要一看到一个能放腿的地方,我都会把腿放上去压一下。

 

鲁豫:在你成长期间,你可能要去帮人扛机器,很多主持工作之外的苦你也要吃,而且每个人都可以来跟你教导两句,那样的时候,你是怎么扛过来的?

 

田歌:对,其实刚到电视台的时候,那个时候电视台还是刚组建嘛,我那时候因为演过电影、电视剧、话剧,然后就说那你去当导演吧。什么都不会就是当导演。所以当时我就想,我不能够成为这么一个滥竽充数的人,我自己也看不起滥竽充数的人。所有的事我都抢着干。当时摄像设备很落后,就光放那个录像带那个机器是25公斤,我就得背着这么大,然后跟着跑,但是那个时候也不觉得累。当时在电视台你要去争取到机会,去证实自己,去创作,表达自己的创作追求。 但是走到今天,我觉得所有这些给你设立了所谓的困难和障碍的人,实际上都是在背后推了你一把,帮了你一把,只是看你自己会不会被这个困难吓倒,只是看你自己有没有能力去战胜自己和别人给你设置的障碍。

 

岁月如歌 光荣绽放

 

如今大家看到的田歌老师,是一个像姐姐一样知心又温暖的主持人,她的《光荣绽放》节目5年来采访了无数明星名人,都被她开怀的笑和理解所感染,她总是能让被访者处于一种“舒服”的状态,然后恰到好处地提出她的问题和观点,主持功力深厚的背后,是21年日积月累地不断琢磨和完善。

 

鲁豫:有一个镜头,我一直记得,那是哪年的一个“荧屏连着我和你”的晚会,最后是主题歌当中你抱着一束花走上来,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场景我一直都记得。

 

田歌:其实是赶鸭子上架,因为我定的那个唱歌的人突然间不来了,只有我来唱了。所有人都觉得简直太大逆不道了,这个人又要主持节目还要唱歌。那时候我很感谢屠洪刚,我说屠洪刚你这有作曲吗?我现在这个歌是谁的歌,她不来了,我就想自己顶上去了,屠洪刚说放心,我给你找一个人,然后找的那个人叫李年,我一见面我就跟他说,你要是作完给我唱以后,你可能会得罪人,你不要后悔吧,他说我才不管这么多呢。唱完以后肯定是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女的又要主持节目,又要唱歌,她太想出名了简直是,其实不是的,是后面有太多的问题和困难,我只能自己顶上去。

 

鲁豫:你在不同的人面前,就是很自然的呈现出不同的侧面,那你在工作状态当中,你只是展现出你能干的那一面,或者我很果断的那一面,那别人以为你就是那个样子。

 

田歌:其实就是别人会因为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方法。比如说我面对这个人我就突然间,啊,什么什么,我不行。我必须是我是见到你,我点燃了,我自然流露着这个感情,我不能说明这个人不行,我还能做出这种状态。其实我记得我第一次见鲁豫,也是我就情不自禁地扒到她耳朵上了,那东西真的不是自己可以设计出来的。

 

鲁豫:你只要做一件事情,不管做什么事情,你做的一开始你有多热爱它,它的新鲜感有多强,一旦在某一个时间段上,偶尔会有一些那一种疲劳的感觉,你这么多年有没有经历过那种疲劳的感觉?

 

田歌:身体上的疲劳是常有的,但是内心的疲劳没有。我是一个在创作上找不到尽头的人,而且基本上我对自己永远不满意,所以就厌倦的感觉几乎没有吧。而且人家也会,经常我采访嘉宾也会说,你怎么还在当主持人呢,你怎么还不当个领导,你当一个什么什么的,还有人直接就来喊田台长,我的天呐,这个时候我会觉得内心有一点感慨或者有一点暗自神伤吧。

 

鲁豫:很多时候女性做一件事情可能要承受东西还是挺多的。

 

田歌:对,你要承受很多,比如说你是一个女性,然后你是一个单身女性,你做与不做可能人们都会有一种想象的固定模式,你做成了她是不是怎么了,心地稍微简单的人会说,你看她长的好看吧,你长的好看所以这件事情就都成了,然后心地稍微一阴暗一点的人,她是不是什么,所以你就会特别要求自己,很多陷阱和诱惑就在你身边,永远伴随着你的影子和你的脚步,你只要稍微不抖搂精神,不提醒自己你可能就踏入了一个甜水井而这个甜水井实际上是一个苦水井,所以我觉得我这点还不错,我一直就,这根筋一直提了很牢,所以我没有依靠过谁,我最烦大树底下好乘凉,所以我每天睡觉也很踏实,所以我完全可以按照我内心的方式去生活。

 

田歌自述

 

《光荣绽放·歌》与我

 

2013年是《光荣绽放》栏目开播五周年,一个主持人与自己的节目,有人认为犹如亲子关系,而我认为是相伴的关系,相互依存相互成长……回首以往,有些不堪目睹,但那就是真实的印记一去不会再来,有许多话要说。

 

2007年中国电视创作遭遇了 “泛娱乐化”最严重的伤害,我也未能幸免。尽管我所制作的《荧屏连着我和你》,再次获得当年广电总局授予的规范全国优秀电视艺术栏目奖,就在我准备参加为此栏目召开的专题研讨会时,获知此栏目因不够娱乐化而被停播。那年,《荧屏连着我和你》已经拥有了十六年的生命力和不断扩展的观众群,那是一档非常成熟、深植观众、极具口碑且屡获殊荣的中国电视品牌栏目。至今在街头巷尾遇到熟悉我的观众还会向我倾诉,因为看了某期节目改变了她的人生选择,我想这就应该是一个优秀电视栏目的影响力,也更是一个电视人的骄傲和欣慰所在吧。对我来说是《荧屏连着我和你》是一所大学,它不断地补充了我对知识的渴求更丰富了我对生活的理解,它在我生命灰暗之际,还一次又一次地点燃了我对生命的热情。突然间让我放弃这个节目,去做一个娱乐节目,最初我是很不情愿的。但为了不中断创作生命,也为了一个证明。当时有人认为我做不了名人访谈。在这样的质疑下我想做出一档专业的名人访谈节目。

 

《光荣绽放》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了。筹划制作《光荣绽放》的时候,这一类节目的名称大多是红人馆、名人访谈……我不喜欢把节目标榜成这样。而我希望“光荣绽放”节目的名称很大气,很快被老百姓接受,也想把题材引向更宽的范围中去。却可以容纳各行各业的人,各种职业的人都可以来这里绽放自己的光荣。我当时想邀请各行各业的人来访谈,商界名人、企业家等,只不过节目创制初期为了满足电视创作泛娱乐化的需求,从演艺名人进入而已,以后再慢慢扩展。但节目一开始定位就很明确,宣传语是“让八卦回复湮灭”!这个定位一直坚持到今天。

 

节目中嘉宾的成长经历,很多是值得留下来给读者借鉴的。通过文字,读者会更沉静地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加上我对这个栏目的品质坚持,所以栏目播出这么久我才敢于用书的形式把它呈现给大家。我认为“坚持”是一种高贵的品质。在追求事业的道路上“坚持”二字难能可贵,坚持自己的道路排除干扰。这本书展现出嘉宾更深邃的一面,也能够看到作为主持人的我,对谈话节目或是艺术创作的一些思考。

本文导航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