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吴辰岑 另一种青春

吴辰岑 另一种青春

14-03-06 02:46:43 来源:《凤凰生活》2014年3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一般人眼中凤凰卫视的主持人是什么样?既要有美貌又智慧兼并?既要知性又要率性?说话掷地有声、语速快得如同机关枪扫射?采访吴辰岑那天,我抱着这些疑惑见到了她。在一个多小时的聊天中,除了记住了她超出年龄的思想深度和缓慢而真挚的言谈外,至今忘不了的是她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仿佛装进了整个银河系般的深邃。

吴辰岑 另一种青春

 

采访、文 / 张素芳

 

吴辰岑 另一种青春

吴辰岑 另一种青春

 

吴辰岑 另一种青春

吴辰岑 另一种青春

 

摄影 / Ricky Ng 化妆造型 / 鲁玉华 李晔 服装编辑 / 王旖旎 版式 / 段平

服装提供 / 影儿时尚集团?场地提供 / 深圳蛇口希尔顿酒店

 

一般人眼中凤凰卫视的主持人是什么样?既要有美貌又智慧兼并?既要知性又要率性?说话掷地有声、语速快得如同机关枪扫射?采访吴辰岑那天,我抱着这些疑惑见到了她。在一个多小时的聊天中,除了记住了她超出年龄的思想深度和缓慢而真挚的言谈外,至今忘不了的是她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仿佛装进了整个银河系般的深邃。以眼观心,我看见了她眼睛里闪现的睿智,以及对工作的虔诚,让人愿意和她敞开心扉,聊一聊世界以及其他。

 

留学

 

自我探索的旅程

 

电影《蝴蝶效应》里讲了一个关于偶然和必然的故事,男主角想回到从前修改人生,但却发现不管改变哪段记忆,人生都没办法如已所愿。而现实生活中,蝴蝶效应的故事还在继续,不过人生就是这样,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从乖乖女到三好学生、从出国交流到保送读研,从参加“中华小姐”到主持《凤眼睇中华》,如果吴辰岑那一年没有高考失利,顺利地读上人大,而不是“屈才”地被中山大学录取,在大学里勤奋苦读,年年拿国家奖学金而被推荐出国做交换生,那她也许没有机会去国外见识与自己生活截然相反的另一个世界,那么今天也许她还活在父母给她构筑的小世界里,顺从地当着人见人夸的优等生,做一份也许与教育相关的体面工作,但却少了那么点自我,也永远走不出那片狭小的天空。

 

当她踏上法国的地面,看着这座古老而又充满未知的城市,吴辰岑说她觉得自己来对了,虽然只是作为交换生来学习一年,但当她心里的那份安全感一下子被抛掉时,她形容自己反而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的傻郭靖,不知道原来自己还能一个人在国外生活,并且过得很好、很充实。这一年时间,让她开始思考自己二十年来的生活,从来只知道按部就班,父母说这个好,就去学这个或那个,而少女时代若干个小小的爱好,也被自己亲手埋没,扔进时光的长河一去不复返。她看到法国人天真而充满欢笑地生活;她看到美好的青春和爱情在自然地成长;她看到不用去计划明天而只是活好当下的洒脱时,那个亘古不变的问题突然跳进她的脑海:“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这三个问题把她冲晕了,没有书本能给她答案。于是她独自背着背包开始在欧洲旅行,她期望在旅途中遇见那个未知的自己,“我当时身上不知哪来的勇气,背着包跳上一列火车就出去了,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聊到这里时她开始陷入回忆,“我还记得在意大利时,在一个广场上差点丢了相机,那个小偷刚从我包里拿出来,就被我发现了,我反手把相机拽住,两个人拔河了很久,旁边一圈人围了上来,但却没有人出来制止,后来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身上的‘正义感’打动了他,他默默地放手,跑开了。”吴辰岑说现在想起来特别后怕,因为意大利的治安其实不太好,去的时候就听说那边小偷和游客的比例是一比一,围观的那群人中肯定有许多小偷,如果发生任何意外,都不是“意外”的事。但她坚信“正义终将胜利”的莽撞,在听者看来,除了年轻以外,还有一种固执。

 

蜕变

 

奔跑在青春路上

 

回国后大家都发现吴辰岑变了,这个以前有点内向,绝对拒绝挑战、拒绝改变,遇到问题总是逃避的小女生俨然成长了,开始积极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无论是英语演讲、还是活动主持,她开始争取每一个尝试自我的机会,也开始渐渐找到了自我。由此人生开始了加速度,先是保送读研,然后在好友的鼓励下参加《凤凰卫视》的2011中华小姐环球大赛,并获得了非常有份量的“最具文化气质奖”以及大赛季军,最后加盟《凤凰卫视》主持新栏目《凤眼睇中华》。可以说至此,蝴蝶效应最终所产生的影响,是以一毫米的偏差,而收获了整个人生。

 

“当知道自己能有幸加入《凤凰卫视》时,一开始完全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因为我在大学主修的是英语和法语,可以说完全是门外汉,而《凤凰卫视》的主持人一向是以知性和智慧著称,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在有《凤凰卫视》的LOGO的节目里出现我的身影。”但她还是接下了这份挑战,不仅是因为对“凤凰”二字的憧憬,也想看看自己的能力究竟如何。“在法国留学和参加‘中华小姐’影响了我做出加入《凤凰卫视》的这个决定,因为我变得敢于去尝试,敢于把心态放平去接受可能面临的失败。但我现在回过头看这两年的主持生涯,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对的。”吴辰岑说,她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主持人,跳脱出科班主持人的窠臼,不用去想手势、发音以及自己的面部表情,反而得到了一种自由,那就是对新闻本身的关注。

 

两年《凤眼睇中华》的外景主持,让她接触到了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后期的社会性选题,更是让她接触到了一些弱势群体,有一些罕见病的孩子、也有一些山里的老师,这对她的触动特别大。当她在面对这些身患疾病、遇到苦难的这些人时,才开始真正明白什么是主持人,“主持人是什么?我以为是一个事实与观众的媒介,我们抽丝剥茧地打开故事,然后将它们地传递给观众。”她说主持做久了,职业病就是对人生产生了怀疑,也更加喜欢去思考。这个1988年的女生,带着85后“宁可一搏/绝不妥协”的态度,抱着对主持这一职业的虔诚,行走在“看见”的途上,用她迷人的微笑,将“凤凰人”的新闻精神和新闻热情延续下去。

 

对话

 

吴辰岑

 

P:在法国留学的那段生活经历对你的改变很大?

 

吴辰岑:去法国那一年潜移默化地对我有改变,在法国生活时发现西方人的心态跟中国人有很大的不一样。中国人喜欢提前计划,但是你会发现其实这种计划是没有意义的,外国人可能是因为有信仰的原因吧,他们会说,为什么要去担心?为什么要去刻意地规整你的人生轨迹呢?花自然而然就开了,鸟儿不用培养就会飞翔;而且他们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喜悦,是一种孩子般的纯真。所以我有很多感悟,我为什么要给自己设定种种关卡?为什么要模式化地活着?连大学读什么专业、从事什么工作都是人云亦云,而不知道自己真的想要什么,这是很可怕的。

 

P:说起法国大家都觉得是一座浪漫的城市,许多爱情电影的故事背景也会选在法国,比如《爱在黎明破晓前》这种浪漫的爱情电影,生活在那里,真实的感受如何呢?

 

吴辰岑:欧洲人的那种浪漫是骨子里的,包括男士对女士的那种绅士,他如果爱慕你不会像中国男生那样矜持,会很直接地表达,大家都会很Enjoy这件事情。所以去到那里也会受感染。其实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语言只占了30%,70%是肢体或眼神的表达。举个简单的例子,中国人干杯是看着杯子的,法国人干杯一定要深情地望着对方的眼睛,慢慢地干杯,喝的时候有可能还脉脉地看着你。西方人会很自然直接地表达情感,对家人和爱人可能每天可能会说无数遍“我爱你”,所以大家会感觉特别的愉快。刚到法国你有可能会受不了,会很不自然。

 

P:当时怎么会想到去参加“中华小姐”呢?有什么改变呢?

 

吴辰岑:因为这是一个相对来说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说的选美,是有凤凰卫视精神的这样一个选美,所以当时我是抱着这样一个心态去参加,叁加之后确实发现选手们素质很高。有各个名牌高校的,她们的谈吐,各个方面都很优秀,我们朝夕相处在一起大概2个多月,你会在不同女孩身上看到各种你所不具有的好的品质,就像一面镜子一样,然后你还可以看到海外、华裔选手不同的生活方式。因为我以前的经历挺单一的,参加“华姐”之后发现其实都是自己给自己贴的标签,一辈子就是一张单程车票,为什么不去多尝试?

 

P:所以其实对你的人生理想是有影响的?

 

吴辰岑:对,自从进入凤凰之后,看到凤凰前辈他们对于新闻,对于电视这个行业的热爱、发自内心的喜爱,你会被感染到,你可以看到这个行业的魅力,然后你也愿意去努力。《凤眼睇中华》给了我一个机会去行万里路,去消化和真正理解以前看到的和书本上学到的。

 

P:还记得第一次主持出外景的画面吗?

 

吴辰岑:印象特别深,第一期做的是香港的广场文化,是在维多利亚港的码头,当时还设计让我在广场的冰激凌车买一个冰激凌,拿着冰激凌吃两口,然后在那个广场上说串词。我第一个串场就录了很多遍,录了很多遍不是因为我说错,其实我腹稿打了千万遍,算是在背了。而是车水马龙的声音啊、游客啊,走来走去,甚至有人直接穿过镜头都有可能,而且录的时候有很多人围观,让你更加紧张,维多利亚港那天风特别大,我头发吹得乱七八糟的,说着说着一缕头发就遮着脸,就得重来,当时就觉得外景太痛苦了,非常羡慕棚内主持人可以所有东西都Standby,然后说就好了。

 

P:那你觉得外景主持和棚内主持的差别是?

 

吴辰岑:外景跟棚内的差别很大,棚内的光线、场景、所有东西都帮你打点好了,你坐在那里说就好了,外景不一样,外景首先干扰很大。外景没有提词器,你必须要不然背,要不然即兴地说,应变能力要超强。在澳门录节目时,有个外国的小孩突然冲进镜头对着我的耳朵 “啊”地大叫,然后就跑掉了,我一下子就耳鸣了。当时其实还挺崩溃的,外景会遇到很多这种事。因为凤凰的知名度还是比较高,我们的摄像机一架,有我们的台标,就会有特别多的人围过来,我现在已经习惯了,就是你们看吧,我讲我的(笑),当他们不存在。

 

P:两年《凤眼睇中华》的主持工作,有没有哪段让你很难忘的采访经历?

 

吴辰岑:那是在一个特殊学校的美术室里,正在做陶艺的孩子们全是盲童,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流,摄像大哥架好机器,指了指一个女孩儿,我搬了张凳子坐到她旁边。房间安静的让我不自觉地压低了声调问她:“为什么会选择把这个花瓶涂成红色?”她愣了几秒问我:“红色是什么样子的。”那个瞬间是我第一次有想和观众说话的冲动,第一次想把观众带到现场去感受。我说了没两句,就哽咽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余光感觉到编导和摄像都被我吓到了,但同时我也感觉到他俩都想让我说下去,这是我第一次感到有“想说”的冲动。

 

P:你觉得一个优秀的主持人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你比较欣赏的凤凰卫视的前辈有哪些?

 

吴辰岑:以前觉得主持人就是要会说呗,能言善辩、嘴皮子厉害就是一个好的主持人,这是我刚入行时对主持人的概念。但一期一期的采访下来我发现,一个真正好的主持人,除了会说,更重要的是要会倾听。你真的认真在听对方在说什么,听懂对方在说什么,去追问,当你在情感上在和对方架起了一座桥的时候,你才能打开对方的心。凤凰前辈们造诣都非常高,我比较欣赏的主持人有很多,但我作为女性和个人角度比较喜欢周瑛琦,她并不是凤凰卫视最火的主持人,她是一个平时看上去非常朴实的极度环保主义者,不追求任何物质上的东西,但只要一上台、一出镜,她的那种睿智和感染力,以及她那种激情和控场能力,非常强。

 

吴辰岑

 

江苏南京人,凤凰卫视《凤眼睇中华》主持人、2011中华小姐环球大赛季军、“最具文化气质奖”得主,精通英语、法语,她的主持温馨婉转,深受大众喜爱。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