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一个人和1042台相机——香港人黄定敏的藏事

一个人和1042台相机——香港人黄定敏的藏事

13-11-27 04:28:27 来源:《艺术品鉴》2013年11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从1947年第一台拍立得相机诞生以来,这种拍照神器就俘获了众多粉丝。即便2008年宝丽来相纸停产,2012年胶卷巨头柯达黯然离场,但仍有一群粉丝不离不弃,甚至不计代价收藏这些古董相机。而香港相机收藏达人黄定敏,就是一个很有江湖地位的拍立得收藏家。

一个人和1042台相机——香港人黄定敏的藏事

 

文 _杏子

 

一个人和1042台相机——香港人黄定敏的藏事

黄定敏:拥有1042部拍立得相机,获得世界纪录。

 

一个人和1042台相机——香港人黄定敏的藏事

一个人和1042台相机——香港人黄定敏的藏事

 

在数码横行的当下,拍照变得很便捷,但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很多海量照片被遗忘在设备里形同垃圾;反而是胶片时代有温情,一张张有形的照片,都是可以触摸的精彩一瞬,但这又要经过暗室冲洗的漫长等待。

 

而“拍立得相机”恰好弥补了不足。按下快门后,相纸从一阵细琐的摩擦声中缓缓吐出,只稍稍几秒,刚还是一团漆黑的相纸,慢慢变幻出色彩,音容相貌尽显无疑,一张颇有怀旧复古色彩、且独一无二的照片就诞生了。

 

从1947年第一台拍立得相机诞生以来,这种拍照神器就俘获了众多粉丝。即便2008年宝丽来相纸停产,2012年胶卷巨头柯达黯然离场,但仍有一群粉丝不离不弃,甚至不计代价收藏这些古董相机。而香港相机收藏达人黄定敏,就是一个很有江湖地位的拍立得收藏家。

 

“1042”的奇迹

 

黄定敏是一个平凡的香港人,但当他盘腿坐在1042部拍立得一字摆开围成的“列队营”时,俨然有了“国王”的气势。

 

1042部拍立得,什么概念呢?所有的相机摆放出来,可占据半个篮球场;或者更形象一些,即使每天换一台机器,也要将近3年才能通通使用一遍。且相机品相不同、类型各异:既有已经停产的宝丽来,也有富士新款限量版;既有1948年宝丽来发售的第一台拍立得相机,也有世上第一台电子测光的自动快门相机。这的确不简单。2011年世界纪录学院确认黄定敏为一次成像相机拥有者第一人,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这之后,他并没有停止搜集,两年后的今天,再问他的藏量,黄定敏笑着说:“现在具体有多少台,我自己都忘记了,大概有1070台吧。”

 

就像我们通常所说的,一个人心之所念所求,与童年情结有很大关系。黄定敏与拍立得的故事,就起于童年。他8岁时,很想要一台遥控玩具车,他爸爸有次看到柯达一次成像相机的宣传,买相机,送遥控车,就买了一台回家。可后来的结果是,遥控车没玩多久,他“移情别恋”上一次成像相机了。爸爸过世后,许是出于思念,妈妈把那台柯达悄悄保留下来。直到黄定敏20岁,他们要搬家时,妈妈才把相机又拿出来。儿时的回忆再次出现在眼前,又加上他正读平面设计专业,他对拍立得的热情便一发不可收拾了。他跑到二手店寻宝,在一堆杂物里,寻到了目标,是一台有问题的SX-70,用100港币买下,又在宝丽来维修中心花了150港币维修,一直使用至今。

 

热爱,让黄定敏放不下拍立得了。但那时,他并未有收集相机的念头,只是很随兴地买一些价钱合适的,随意地拍摄有趣的画面。2000前后,在同一些网友交流时,黄定敏发现,自己手头的存货远少于其他网友,这让他有些不服气,便起了收藏的念头,开始在网上大量购入各种机型的拍立得相机。那時候,他天天上 ebay网购,一天可能要跑十多个版面,每晚几个小时,基本上是一份夜班工作了。2003年“非典”时期,黄定敏足不出户,“躲进小楼成一统”,唯一让他上心的便是网络竞购相机。他笑称:“邮差一个星期要上门三四次。”存货多了以后,他就开始研究,注意不同品牌相机的细微差别,无论是型号上有小小差别,还是焦段上有细微差距,他都会收集。慢慢地,他的相机队伍逐渐壮大,囊括了宝丽来、富士、柯达三大品牌,几乎包括了所有一次成像机型。相机一字排开,五颜六色,煞是好看,又满是威严,像列兵的队伍。平日里,这些相机以种类划分,安静地躺在黄定敏专门为它们准备的仓库中,等待有天重发光芒。

 

相机的“温度和情味”

 

玩相机是一个“烧钱”的爱好,常有人戏言“摄影穷三代”。1070多台相机, 历20余年收集,当有人好奇且小心翼翼地询问黄定敏的花销时,他是这样回答的:“花钱,是肯定的,但说实在,我沒有统计过,大约花了100万港币上下,其实不算什么,也可能只是大街上一台高级进口车的价钱。”他的坦诚反倒让问的人不好意思了。

 

其实,黄定敏的坦诚,还有另一层意思,相比于金钱,他有更在乎的: “其中的故事与感情,才是令人着迷之处。”围坐在相机中,他如数家珍:这台是相貌好、那台比较罕见、这台收的时候破费一番周折、那台是藏友送的……

 

有一台名字为YC-75X100的拍立得,从概念到生产完全是自主研发的中国制造,没有模仿国外任何一架拍立得,源自上海电影相机研究所。购买到它,黄定敏很是费了一番功夫。这台机子,原来在一个论坛,被很多买家看好,只因机主出价11万,很多人只能“忘机兴叹”。黄定敏也盯上了这款非常有价值的限量版拍立得,但他的心理价位在1万。他给机主发去了邮件,表明喜爱之心,希望机主能优惠。两个月过去了,没有得到回复。黄定敏决定再写一封,这次得到了答复,要价在6万至7万元。黄定敏不想放弃,之后的6个月当中,每一两个星期他就会给对方邮件,最终对方磨不过黄定敏的诚意,同意以2万元的价格卖给他。黄定敏不想错过,便委托上海的朋友买下,再由上海朋友辗转香港交给他。这台机子如今安稳地躺在众多拍立得中,算是黄定敏收藏史上最为珍贵了的。

 

相机还是结交良友的媒介。通过拍立得,黄定敏结识了不少同好者。有的是因为竞拍同一款相机,最后从竞争者变成了朋友。比如一位奥地利的朋友,在一次“抢”机的过程中,让眼疾手快的黄定敏抢了先。他给黄定敏发来邮件,希望交换相机,黄定敏被他的诚意打动了。之后,奥地利收藏家以每年两三次,每次二三十部拍立得相机与黄定敏交换,他们也变成了最好的朋友;有的是原本不认识,因为听说了黄定敏的故事,而欣然结交的。比如一个之前拒绝寄货到香港的卖家,因为看到了黄定敏的报道,改变了“执拗”,在时隔半年之后,想把机子赠送给他,这让黄定敏分外感动;还有免费赠送机子的陌生人,甚至连邮资都提前付好了。如今,黄定敏的同好者遍布各地:新加坡、马来西亚、北京、台湾……正是这背后的人情和故事,让这些拍立得相机,变得更有温度,更有情味了。

 

当然,也会碰到无良的卖家。有一次,一个外国的卖家,没做任何防护措施,就用一个购物袋来邮寄相机。可以想见,收到时相机已经破烂不堪了。黄定敏非常气愤和心疼,不仅仅是因为卖家的无良,更是因为卖家的无知让相机平白遭受厄运。

 

即影即快乐

 

自古以来,收藏人多少有点“自私”,他们不肯将藏品轻易示人。深藏闺中,自赏自珍,才是他们口中的藏之有道。但对黄定敏来说,自斟自酌固然美好,众乐乐也是一种幸福。正如他所说:“别人认为的收藏往往与个人财力相挂钩,但我理解的收藏,更多是关于研究、分享和热爱。”尤其是分享,收藏拍立得二十余年后,黄定敏体会愈加深刻。

 

有一次,他带着拍立得去西藏。一群藏区的孩子围上来,他没有糖果给孩子们,便拿出相机给他们拍照。开始是四五个孩子,后来来了七八个,孩子们看着照片神奇出现,那种快乐无法言传。现场的氛围,感染了黄定敏,他突然觉得:“因为照片内容带给我们各种不同的意义,它记录了身边人的音容笑貌,或是令人动容的一刻,当有了感情的存在,那就不单单是一张照片了。” 甚至于,在他看来,拍立得相机,也不仅仅是拍照的工具了,而变成了传输快乐的神器。

 

很多喜欢拍立得摄影的朋友们,也都有同样的体会。他们发起了“拍片送人”的活动,只要你愿意拍片送人,被拍对象又不抗拒,那么我就随时随地按下快门。黄定敏在各种公开场合尝试着,看着人们胆怯害羞地摆POSE,又开心满足地拿着照片离开,他的心里也满是幸福。黄定敏说,希望通过“拍片送人”,可以打破陌生人之间的隔膜,修复人与人之间比较淡薄的关系。

 

除了拍照分享,黄定敏还带着拍立得走向更大的平台——通过展览、讲座、微博互动等形式,将拍立得的知识和快乐带给更多人。每到一地,把有代表性的拍立得一字排开后,他就忙活起来。一边演示,一边讲解,还不忘给跃跃欲试的人拍照留念。遇到拍立得的同好者,交流起经验来,黄定敏也毫不吝啬地分享“收藏经”。没时间做活动时,他就在微博上与网友互动,热心解答各种疑问。他有心中的期许,希望通过这些形式,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拍立得的意义,并且欣赏它,使用它,使它能够存在得更长久。

 

也有人质疑,在数码大行其道的当下,拍立得的价值有多大?黄定敏倒不以为然。他觉得, 数码照片可以无限量复制,胶卷照片也可以大批量冲洗,只有“拍立得”照片是世上仅此一张的。他说:“除非一个人非常在意冲洗照片,不然大部分人在过去3年都没有收过照片了。我相信照片在你生命中出现过一次,它的意义也就不一样了。”

 

也有人问他,那么拍立得的收藏价值又有多大?他这样回答:“相机本身确实能用价值去衡量,但拍出来即时能看,世上独一无二,这才是我喜欢的价值。到某一天这些相机,总会留给别人,但拍摄家人朋友带来的快乐,我就留给自己。”  

 

对黄定敏来说,拍立得是一份值得为之付出的爱好和事业,一份拍摄家人和朋友的快乐,以及一种多样化的生活态度。现下,黄定敏还有一个梦想,在香港成立一个拍立得相机博物馆。虽然目前仍处在探讨中,但不是有句老话嘛,梦想终会成真!

 

访谈

 

●拍立得相机,在收藏领域里,以价值而论,并不是“强势藏品”,能跟我们说说您是怎么考虑的吗?

 

○黄定敏:收藏在开始之初,没有想太多,喜欢的,有能力便收。拍立得相机,都是不值钱的东西,很多时候它们的命运是运到垃圾场,当垃圾处理。到后来,还是保护这些东西的使命感更强。

 

●这么多拍立得,您最喜欢其中的哪些?

 

○黄定敏:这是我最怕回答的一个问题,因为实在难以割舍。喜欢的,有好几台。konica instant press ——一台我常用的撕拉式机子;国产的 YC 75x100,罕见且有历史意义。polaroid 185 —— 另一台稀有的拍立得。其实,在每个系列当中,我往往有几台喜欢的,有的因为外貌,有的因为背后的故事,有的因为罕有。

 

●在收藏相机的过程里,是否也有过一些困扰?怎样克服的?

 

○黄定敏:收藏过程的困扰,其实除了没有足够的金钱外 ( 哈哈哈 ) ,最主要的问题还是整理和考证等等,这些全都是花时间的事情,当然还要靠一点运气。

 

●您曾经表示,相机改变了您的下半生,具体来说,是指什么?

 

○黄定敏:由于收藏,结识了很多不同地方的爱好者,也扩大了自己的眼光,亦因为收藏,我的生活变得多样化。也庆幸在人生中有一个喜欢的事情,让我一直去发掘,认识更多。

 

●如今您也会到各处举办相机展览和讲座,将拍立得相机的知识带给更多人,您最希望大家关注的是什么?

 

○黄定敏:我希望人们认识到,世上有独一无二的事物,懂得去欣赏它存在的意义。让更多人参与投入。多消耗相纸,从而支持相纸生产,令这一美好的事物留存下来。

 

●时下,很多人开始关注并收藏即影即有相机,给这些藏友和相机爱好者一些建议吧。

 

○黄定敏:用家玩家,多拍,分享出去,让更多人加入。收藏的朋友,多研究,多交流,分享知识。

 

●听说,您有一个梦想——建立拍立得相机博物馆。这个梦想现在付诸实践了吗?那会是什么样子?

 

○黄定敏:这计划,在香港是不容易实现的,一直有探讨的可能性,还没有最终确定。博物馆除了展示外,我认为更重要是以推广为主,也是集合相关资料的平台。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