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女性书家的诗书修养

女性书家的诗书修养

13-10-16 01:36:54 来源:《艺术品鉴》2013年10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在我国书法历史长河之中,杰出的女性书法家几乎都有着全面的文学素养和高水准的艺术格调。由于士绅家庭在对女性的培育教养上更注重其文化艺术修养,因而,她们不独锤炼书艺,而且博览群书、吟诗作画,书法涵养在艺术的池沼中滋润而生。

女性书家的诗书修养

 

文 孙琪

 

女性书家的诗书修养

管道升  行书册.

 

秋瑾   行楷诗册.

秋瑾   行楷诗册.

 

诗词与书法是中国文化的精髓,在我国古代,诗书修养是文人阶层最重要的身份标志,亦是传统士绅家庭培育子女成长、成才的基础。因诗词、书法皆在其简洁的载体上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和思想,蕴含着创作者无比丰富的“心象”,当一个人长期研习并创作出优美且意境深远的诗作时,那充满无尽之意的诗句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书作者的心境,影响着他的“心线”,使诗书相长相生。纵观著名书法大家,从王羲之、苏东坡到康有为、吴昌硕到于右任等大书法家无一不是诗人、文学家、学富五车的大学者。他们的书法作品自拟诗词篇章,以吾手写吾口,感染动人。

 

在我国书法历史长河之中,杰出的女性书法家几乎都有着全面的文学素养和高水准的艺术格调。由于士绅家庭在对女性的培育教养上更注重其文化艺术修养,因而,她们不独锤炼书艺,而且博览群书、吟诗作画,书法涵养在艺术的池沼中滋润而生。

 

相比于男性书法家往往以从政、治学或经商作为自己书法以外发展的方向而言,历史上的女性书家因参与社会所受限制,因而更多地着意于艺术研修,由此拓宽了她们的艺术领域。她们以更广泛的文学艺术资源来支持书法的前进,字外功夫的修养在其书作当中被充分地显现出来。

 

东汉末年蔡邕之女蔡文姬能诗善书,懂音律,传为其书法的《我生帖》,留下的就两句:“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保留着隶书的笔意且书写极其精到,透露着一股浓浓的古典美,又不失女性书法的清丽与纯净。而她所写的诗歌《悲愤诗》、《胡笳十八拍》流传至今。《胡笳十八拍》是感人肺腑的千古绝唱。明朝人陆时雍在《诗镜总论》中说:“东京风格颓下,蔡文姬才气英英。读《胡笳吟》,可令惊蓬坐振,沙砾自飞,真是激烈人怀抱。”郭沫若曾说:“这是继《离骚》以来最值得欣赏的一部长篇叙事诗。”

 

唐代女书家吴彩鸾,据传因家贫每天写韵书一部,售以度日。她诗书并擅。《石渠宝笈•初编》著录为“唐吴彩鸾书唐韵”。此外,史书中记在吴彩鸾名下的抄本韵书还有很多,如《切韵》、《玉篇》等。其小楷字体遒丽,笔法纯熟,书写极速且精到。其诗作见于《全唐诗》,现存有五十首之多。如《女冠诗 (之一)》:

 

心如一片玉壶冰,未许纤尘半点侵。

 

霾却玉壶全不管,瑶台直上最高层。

 

唐代薛涛为蜀中乐妓,8岁能诗,洞晓音律,才艺俱佳,声名倾动一时。《宣和书谱》评其书法“作字无女子气,笔力峻激”,其行书妙处,颇得王羲之法。薛涛所书《陈思王美女篇》行书,笔势跌宕秀逸。她喜欢书写自己所作诗章,思致俊逸,词清句丽。如《送友人》:

 

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

 

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

 

宋代李清照、朱淑真也都善书。朱淑真,一作淑贞,号幽栖居士。其书画造诣极高,善绘红梅翠竹。所书小楷,端庄精劲,深得王羲之笔法。其诗词多抒写个人爱情生活,早期笔调明快,文词清婉,后期则忧愁郁闷,颇多幽怨之音。后世人称之曰“红艳诗人”。其作品常与李清照相提并论。如《谒金门 •春半》:

 

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愁来天不管。  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

 

元代女书法家管道升“翰墨词章,不学而能”,她留下诗文虽不多,仅就所见几首诗词中,其文采也很素雅,富有感情,诗中见画,情景交融。《渔父词》四首其一:

 

遥想山堂数树梅,凌寒玉蕊发南枝。

 

山月照,晚风吹,只为清香苦欲归。

 

明代的邢慈静幼年受九嫂杨氏影响学习律诗,诗有清致,书画俱称绝品,与兄邢侗齐名,被誉为是继卫夫人、管夫人之后的又一书画名媛。《武定州志》记载:“慈静,博学善属文,诗有清致,书画俱称绝品,与兄侗齐名。”《无声诗史》赞道:“慈静书体,颇类子愿,画品清雅,亦彤管之秀,名家鉴赏不虚也。”邢慈静传世的作品大多是上乘精品,国内外博物馆多有收藏,其《行书临帖》、《行书四言诗》等书法作品。大多章草笔意,灵秀古劲。

 

邢慈静诗集收入清李衍孙的《武定明诗抄》,诗三十余首,似多晚年所作,如《有感》:

 

忏悔身心澹幻情,名香一柱读《心经》。

 

从今细悟无生理,要上莲花灯上行。

 

她晚年书迹《自书杂诗》一册,诗四十一首,情真词雅,笔势蹁翻,是诗书合璧的经典。

 

另有明末清初歌妓柳如是,《玉台书史》称“赋诗辄工”“作书得虞褚法”。诗稿有《湖上草》、《戊寅草》等。清人评其诗曰:“艳过六朝、情深班蔡”。如《踏莎行》:

 

花痕月片,愁头恨尾,临书已是无多泪。写成忽被巧风吹,巧风吹碎人儿意。  

 

半帘灯焰,还如梦里,消魂照个人来矣。开时须索十分思,缘他小梦难寻视。

 

有清一代,著名的有嘉兴才女黄媛介,她诗书画俱佳。《无声诗史》称:“苕龄即娴翰墨,好吟咏,工书画。楷书仿《黄庭经》。”人以卫夫人目之,为世所称赏。其诗如《丙戌清明》:

 

倚柱空怀漆室忧,人家依旧有红楼。

 

思将细雨应同发,泪与飞花总不收。

 

折柳已成新伏腊,禁烟原是古春秋。

 

白云亲舍常凝望,一寸心当万斛愁。

 

我国近代杰出的革命家,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秋瑾,才名几被其革命事迹所掩盖。秋瑾幼时敏颖好学,过目成诵,到十一二岁即能作诗填词,书法在母亲的指导下,以王羲之为宗,后临习苏东坡与黄庭坚书帖,遂与其诗文才华和超凡拔俗的个性相融汇,形成奇崛、矫健的书风。

 

她的诗词气象豪迈,昂扬慷锵。王芷馥、何震搜集辑为《秋瑾诗词》, 她的女儿灿芝又将诗词遗文编为《秋侠遗集》。共有诗词180多首。读她的诗篇如同她笔下的墨迹,遒劲、不加雕饰而坦率热忱。如《对酒》:

 

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

 

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其诗作情感真挚、热烈,意象神奇、风格雄浑,女性文学中独具气象。

 

吴芝瑛 ,清末民初人,字紫英,其居自署小万柳堂,别号万柳夫人。安徽桐城人,幼时承家学,博群书,习各家法帖名碑,临池不辍,以“诗、文、书”三绝闻名家乡。她通文史,工词章,书法极为出众,学书初宗董香光,后工瘦金书。“1904年,慈禧太后寿辰,吴芝瑛的书法和江苏南通‘绣神’沈寿的绣品,同受慈禧称赏,誉为‘神品’”  ,遂以书法闻名于京师,其书法有《小万柳堂帖》,“手抄《楞严经》全部十卷,书法秀绝,不亚于卫夫人簪花格    ”。

 

吴芝瑛诗思想性极强,她曾在小万柳堂题联多处,如《题西楼》:

 

野老时一望,游子澹忘归。

 

另有诗:

 

功名刍狗偶然耳,一念报施已是差。

 

云母谿头我凝伫,千年笑倒紫藤花。

 

恩怨分明小人事,敢将此义凂章侯。

 

吾家阿叔自文伯,高咏一篇天地留。

 

萧娴作为近代“女书圣”, 曾从师于康有为,致力于“三石一盘”的精研,创造出大气、开张、恣肆拙朴的书法风貌:“笔势开张跌宕、运笔抑扬而有舒畅之致   。”章太炎曾题诗赞萧娴:“真如万岁枯藤。”其书作线条雄强柔韧,线质变化丰富而凝重。

 

她文学功底深厚,一生留下了许多诗作,其诗亦取材广泛,意境开阔。有《劫余草》诗集传世。情真意切,语言淳朴。如《咏竹》:

 

我爱青青草,飘然异卉木,数杆窗前植,隔廉漾新绿。

 

闲取月下影,摹作画中读,忻然此生机,意可医吾俗。

 

她的诗作,林散之曾有诗赞:“豪情书似康南海,逸气才留郑小坡。”认为萧娴的诗有郑小坡(郑文绰)的气韵。

 

在《庖丁论书》一文中,萧娴谈到:“我国自有书学以来,就有个优良传统,即书文并茂。试看历代书家,无不精通文学。”“有些书家,谢灵运、谢朓、谢道韫等,倒是诗名盖了书名。”她认为,书学离了文学,便成梁上君子。

 

因此,萧娴重视自己文学修养,自幼喜读《千家诗》,年长作诗,拟联,则至真至性,颇有感染力。其诗与她的书法一样,亦无女性的婉约闺情,大多直抒胸臆,袒露志节,与书风一脉相承。

 

书法家游寿一生兼书法、治学、著文、教育为一身,她以丰富的学养为根基,继承并发扬了李瑞清、胡小石的书法理论、创作方法,将篆隶真书糅杂一体,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法风貌,是我国学者型书家的代表,被誉为20世纪杰出的书法家之一。

 

其诗文造诣与她的书法艺术、历史、古文字研究并驾齐驱,相映成辉,堪称近世女流书法家中的奇才。辞赋作品有《伐绿萼梅赋》、《山茶花赋》、《山居志序》,另有《自作诗册页》。

 

1942年游寿作《伐绿萼梅赋》,此诗赋借物抒怀,以绿梅“冰肌雪质,芬摇芳飘,绿衣索美,孤鹤相邀”的高逸品格,鞭挞当时国民政府的腐败:“急斧斤以摧枝,杂畚插而锄根。何藩篱之森固,戕嘉木之天年……”发出了“况毁七宝亭台,以支厦屋,无补倾仄宁意”的感叹。此赋文中,佳句翩然,文采奕奕,感情炙热,爱憎分明,读来如楚辞峻洁纯美,风格奇瑰,浪漫雄奇。用典精到,文采焕然。

 

抗战期间,日军侵略,游寿难抑胸中块垒。她写下许多诗:

 

独立城堙下,寒泉激清濑。

 

山风吹哭声,野祭怀征旆。

 

腥风一夕吹乾坤,多少国殇未雪冤。

 

肉食诸君缘底事,何人江水赋招魂。

 

……

 

她的诗作没有春愁闺怨,用典取词皆凝练高深,古意特出,诗情浓郁。将激荡的情感、深远的怀想,人民的疾苦融汇在一起,气象不凡,立意高标,与其书法的古厚天真异曲同工。

 

海派书画家陈小翠诗词书画具精。书法宗王羲之,几能乱真,笔致清峭,陈祖范的《近代书苑采英》中列近代书法家79人,仅陈小翠一位女性书家。贺天健等主编的《绘画月刊》上也时常有她的诗文和绘画作品发表。解放后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诗集有:《翠楼吟草》《翠楼新注》《绿梦词》《曲稿杂文》。作家郑逸梅称她的诗“缘情绮靡,不让李清照专美于前”。其幼年聪颖过人,十三岁作诗《东风》,有神童之美誉。作家郑逸梅称她的诗“萧淡清放,流宕自然,井水旗亭,竞传家什,非一辈絺句雕章震眩俗目者所得追踪并驱。”如《冬夜》:

 

疏篱一折水之涯,时有幽香透碧纱。

 

输与东风饶画笔,晚窗濡月写梅花。

 

陈小翠的父亲陈碟仙曾在园中筑曲房,用玻璃镜相隔,为使壁间悬挂的对联映入玻璃也成正字,小翠妙撰双面篆字联:

 

北固云山开画本,东山丝竹共文章。

 

回文春水三千里,亚字阑干十二重。

 

以草书传世的张默君,她擅诗词,古体、律诗、绝句都有佳品。书法四体皆能,尤长草书、篆书。以草书传世居多,书法汇汉魏晋唐碑体,草书有索靖、宋仲温之风貌,仪态古雅拙重。

 

张默君幼时通读《诗经》、《唐诗三百首》,且能自作对联,七岁时作《天足吟》:

 

悲悯人天动百神! 看从苦海起沉沦,

 

秉彝毕竟同攸好! 还尔庄严自在身。

 

1929年7月,她受命担任国民政府第一届高等考试典试委员。受任时有人赠周代镇圭尺及汉代黄律尺各一件。张默君知其用意,遂作《七言绝句》一首云:

 

天开文运此堂堂,玉尺还凭玉尺量!

 

青眼高歌迈前古,独怜崇嘏作男装!

 

此诗在当时传为佳话。无论是思想性和艺术价值都很高,后辑有《默君诗存》《白华草堂诗》《玉尺楼诗》《红树白云山馆词》等诗文集。

 

顾青瑶(1901~1978),名申,字青瑶,别署灵妹。江苏苏州人。幼承家学,聪敏好学,擅诗词书画。书法篆籀甲骨章草皆擅。顾青瑶诗词书画俱佳,有《青瑶诗稿》、《归砚室词汇》存世。

 

另有黄稚荃(1908~1993),笔名杜邻,又名黄先泽,四川江安县人。幼承家学,诗词书画无一不精,有“诗书画三绝的蜀中才女”之美誉。曾数十年潜心书法,于篆、隶、真、行、草诸体皆工。其书法功力极深厚,严格继承传统且又化之为自己面貌。有楷书《金刚经》等出版。风景胜地峨嵋山、杜甫草堂、武侯祠、江油李白纪念馆等地皆有她的书迹。而她的诗集《稚荃三十以前诗》也被著名诗人、学者谢无量、曹蘘蘅赞为“卓然大雅之音”、“骎骎摩少陵之垒”。

 

汤国梨(1883 ~1980),字志莹,号影观,苕上老人,浙江吴兴人。善诗词,工书法。有《影观诗稿》、《影观词稿》油印本。传世书法,多为自书诗文,其书法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1940年辑《影观词稿》。后由嗣孙誊印编修为《影观集》。夏承焘评:“《影观词》皆眼前语,若不假思索者,而幽深绵邈令人探绎无穷,又十九未经人道。”如《南歌子》:

 

帘卷当窗月,花分隔座香。年时光景也寻常。何事愁浓睡浅费思量。

 

恨压眉峰小,愁含远水长。镜中换了旧容光。独自闲吟床坐又昏黄。

 

汤国梨一生填词千余首,皆淡雅天然,韵味深长,读罢,满口余香,韵味深远。她的书法与词章一样,清丽婉约。

 

张纫诗(1911——1972),小名宜,广东南海人,幼从名儒叶士洪、桂南屏受经史之学,博览群书,张纫诗工诗词书法,擅画牡丹,曾任中学教员、小学校长职务。其书从二王入手,行书清劲秀逸。擅诗词,有“诗姑”之称。曾在海内外多次展览诗画。有《纫诗诗集》《文象庐文集》《仪端馆词》等存世。

 

纵观古代至近代有书名的女性,她们于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的文学艺术造诣极深,她们是书法家、也是诗人、文学家。

 

书法讲究技法,更追求书作所传达出的种种气息,晚清著名学者、美学家刘熙载在《游艺约言》里说:“书要有金石气,有书卷气,有天风海涛、高山深林之气。”而这些气息的传达需要书法家本人的阅历与修养。女性书者们正是以极为丰富的学养与多方位的艺术才能作为书法取之不尽的营养,她们的书法正是浸润在如此丰沛的艺术土壤之中,才能够风韵独出,落笔即古。停笔至此,回望她们的背影,走在书法长河中的我们,需要驻足和思考。路还很长。

 

参考文献

 

[1]  江淮文史第一期[J].安徽:安徽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1995:78

 

[2]  车吉心.民国轶事 第四卷[G]. 济南:泰山出版社, 2004:1394

 

[3] 陈振濂.现代中国书法史[M].郑州:河南美术出版社,1996:409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