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苗绣:把苗家绣在锦上

苗绣:把苗家绣在锦上

13-10-16 01:25:21 来源:《艺术品鉴》2013年10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生活在贵州已经40多年,对于黔中苗家文化一直情有独钟。然苗疆千里,茂林古寨,历史悠久,内蕴深厚,如何真正理解苗民的生活方式呢?对于人类文化现象我们可以从很多角度诠释,几乎每一种角度都可以为我们提供一种新的理解。

苗绣:把苗家绣在锦上

 

文_张劲松

 

苗绣:把苗家绣在锦上

苗绣:把苗家绣在锦上

 

苗绣:把苗家绣在锦上

苗绣绣片.

 

苗族绣花图.

苗族绣花图.

 

生活在贵州已经40多年,对于黔中苗家文化一直情有独钟。然苗疆千里,茂林古寨,历史悠久,内蕴深厚,如何真正理解苗民的生活方式呢?对于人类文化现象我们可以从很多角度诠释,几乎每一种角度都可以为我们提供一种新的理解。对于苗家,若从刺绣方面做一些探讨,就不仅能品味苗家的手工艺,更能了解刺绣所带来的社会交际,而这些交际恰好是维系苗家群体凝聚和文化认同感的重要力量。

 

 

几年前,我曾与两位来自日本京都大学的博士生,有幸交谈过一次。他们的专业都是人类文化学,按照人类学研究的传统,他们来到遥远的黔省。一个研究苗家刺绣,一个研究布依族的对歌,计划写成博士论文。交谈中,有一点引起我的兴趣。他们对刺绣和对歌的研究,没有局限于纯粹艺术和一般文化领域,而是将焦点放在两者对苗家和布依家日常生活的影响。也就是说,因为苗绣和布依对歌,两个民族的历史记忆,婚丧嫁娶,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受到深刻的塑造。反过来,刺绣和对歌的形式符号也在潜移默化地加固他们的历史持守,形成他们具有民族生活特质的文化模式。布依族的对歌,是从小的训练,一直到长大。刺绣也是一样,它是苗家图腾的一种形式,它记忆了苗家全部的悲欢离合。

 

苗族没有自己的文字,依靠刺绣等艺术符号传承他们的历史。很早以前,苗家祖先蚩尤被诸夏的黄帝打败,苗民从此被迫南迁。历经了许多大江大河,最终来到今天湖南和贵州一带。为了不忘记这段历史,苗家女子的裙子下摆有好几道颜色,几种色彩绝不仅是为了美观,它象征了苗民艰难涉过的大江大河。这是不忘历史的符号记录。在古代贵州,苗民死后,不是入土下葬,而是洞葬。洞葬是临时性的往生安排,苗民的目的是有一天能够回到中原,正式下葬。如果说洞葬是往生的象征符号,那么,在活泼泼的生活中,刺绣则是他们历史和生命趣味的符号代表。

 

关于苗家刺绣的起源,说法很多,但多数都是推测。如《后汉书•南蛮传》所载的苗族先民“三苗”“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好五色衣服,制裁皆有尾形”。但关键是苗族毕竟没有直接的文字。按照苗家民间传说,苗族先民为了避兽妖之害,仿照危害人的动物的花纹,在身上刺破皮,涂上朱砂或其他植物原有的色彩。后来,发明了养蚕抽丝纺织作衣,便在衣服上描绘、刺绣花样。还有一说是,相传母系氏族社会,男子要嫁到女家去,嫁时家人一方面将自然界的鸟虫兽精心绘在服装上,以示漂亮;另一方面是将水牛的犄角绑在出嫁男子的头髻上以示像牛一样威猛雄壮,能御强敌。父系氏族社会以后,苗族先民就在妇女身上沿袭下来。黔东南雷公山上的苗族古歌中有这样一段:古时有个奶,名叫务榜香,心灵手又巧,织绣更在行。她生九个男,她生七个女。榜香订规矩,九男把田犁,七女绣花忙。七女七花样,七种花衣裳,各嫁去一方。

 

苗族刺绣承载着历史文化,很多刺绣图案纹样都有一个历史的传说,深含民族的文化,民族情感的表达,是苗族历史与生活的展示。苗族老人对少年进行历史文化教育时,常指点着服饰图案而说。苗族叙事性服饰图案不仅长盛不衰,且十分丰富发达,可谓到了以服饰再现历史的地位,成为苗族传世的“无字史书”。刺绣图案包括缅怀祖先的创世、祭祀,还有记载先民悲壮历史的战争迁徙。

 

苗家妇女擅长纺织和刺绣,清《开化府志》、《广南府志》、民国《马关县志》、《邱北县志》都记载有苗族妇女“能织苗锦”之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苗族就是一个刺绣的民族。苗绣是能够和蜀绣、苏绣并列一起的艺术产品,现已名列“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是世界的文化遗产。

 

 

维特根斯坦曾言:“想象一种语言就意味着想象一种生活方式。”(《哲学研究》)可以说,想象苗绣也就意味着想象一种生活方式。苗家刺绣是形成苗民生活方式的重要内容和亲情的符号纽带,深刻影响着苗家社会的交往和生活,毫不夸张地说刺绣是进入苗民心灵的一条通道。

 

苗绣的艺术传递方式是世代传承。苗族女孩四五岁就跟着母亲、姐姐和嫂嫂学绣花了。到了七八岁,她们的绣品就可以镶在自己或别人的衣裙上了。到了十四五岁,就已掌握了相当的技术。传授方式都是母教女,姐教妹和互相学习,没有拜师学徒的习惯。因为这种相传,千里苗疆,苗家女儿的习惯和文化就这样被代代传承,女儿们无论嫁到哪一个寨子,苗绣的生活传统也就被带到那一个地方。 

 

刺绣还是苗家男女谈情说爱的重要媒介。苗家姑娘未出嫁前,都要亲手绣一套嫁妆。从绣作到完成一般要三至五年,每一件绣品的完成,无不渗透姑娘的心血。无论服装还是头饰,每一种图案都蕴含了美好的祝愿和祈福。若有心上人,就绣荷包给情郎。苗家新郎迎娶新娘,彩礼中刺绣也是必须的。新郎家的女性会为男子的婚事作刺绣,刺绣的艺术好坏也决定了岳父母家对未来女婿的印象和看法。

 

苗家的帽子、衣服、衣领、袖口、裤边和鞋子等都有刺绣,连房间的装饰也是苗绣,壁画、地毯、桌布、手帕、被子、床单都绣上了各色图案。如果说银器是苗家“硬”的器物的符号,那么刺绣就是一种“软”的生活艺术符号。它包裹了这个民族历尽沧桑,遥远苍茫却依然乐观自信的历史。

 

苗家平日的来往送礼,也是刺绣为主。因为银器贵重且不便打造,刺绣就格外有了礼轻情意重的含义。送礼可大可小,不拘一格,重要的是那份精心刺绣的心意。一般结婚送喜庆颜色,预祝百年好合的刺绣,祝寿可送挂画地毯,生小孩可送象征多子的床单等。遇到丧葬,苗家也送刺绣。

 

苗家是节日的民族,每到新春、四月八或十三一次的祭祀大典——鼓藏节,苗家女性都会盛装出场。如果只有银饰,没有刺绣,对于苗家来说,那就犹如牛没有脊梁,人没有了灵魂。刺绣是苗族妇女盛装不可或缺的饰物,主要有领花、肩花、襟花、背块花、袖口花、裙镶花、帽顶花等品种。刺绣和光彩的银饰搭配在一起,一个立体的、文化的苗家女就展现在人们面前。苗家刺绣不仅仅属于女性,每到重要节日,连男子也要穿戴刺绣的衣服。可以说,刺绣属于苗家服饰传统的核心内涵。

 

 

苗绣以五色彩线织成,图形主要是规则的若干几何图形组成,花草图案极少。几何图案的基本图形多为方形、棱形、螺形、十字形、之字形等。苗族妇女刺绣不打底稿,也不必先描画草图,全凭自己天生的悟性,娴熟的技艺和非凡的记忆力,数着底布上的经纬线挑绣。她们凭借丰富的想象力,布局谋篇,将一个个单独的局部的图形巧妙组合,形成一个丰满的绣品,达到和谐完美的境地,美观大方。

 

苗绣画幅上以优美的水波纹、起伏的山脉纹、太阳星芒纹、蝴蝶纹、花蒂鸟兽等来表达民族迁徙、生命崇拜、宗教信仰、神话传说的意蕴,再现卓绝民族生息繁衍的历史。还经常出现不同于其他民族的刺绣纹样如:人袒纹、龙纹、鹡宇鸟纹、蝴蝶妈妈及神奇怪僧、民间传说等,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具有很强的震撼力。这种纹样很大程度上保留着上古原始思维的审美特征。苗绣与以平绣见长、图像直白写实的汉绣相比,它将古老而神秘的审美意识与古老的创作技法紧密结合,表现出强烈的象征主义、表现主义和神秘主义色彩。

 

苗族刺绣的题材选择丰富,有龙、鸟、鱼、铜鼓、花卉、蝴蝶,还有反映苗族历史的画面,其寓意非凡:龙,呼风唤雨,降妖除魔,威武尊贵;凤,百鸟之首,美好平和,吉祥幸福;麒麟,威武祥瑞,送子栋梁;蝴蝶,美丽轻盈,爱情美满;蝙蝠,招福纳祥,安康长寿;鱼,多子多孙,万代昌盛;鸳鸯,白头偕老,永不分离……这些图案都是《苗族古歌》传唱的内容,色彩鲜艳,构图明朗,朴实大方。

 

这些图案还有明显的阴阳结合、创造生命的寓意,表达了苗族祖先对自然、宇宙、对生命起源的理解和崇拜。而这些深厚、沉郁的服饰图案不仅是祖先辛酸历史的见证,也是苗民追根溯源、回归自然的路标。当严酷的现实逐渐渗透在世俗的见解中,人们更愿意返璞归真,去寻找生命最初的价值。苗族刺绣思想蕴意,犹如人心中的火把,让后人为之继续燃烧和传递下去。

 

按地区而言,苗绣大概分为雷山苗绣、花溪苗绣和剑河苗绣三大区域。花溪就在省府贵阳。贵阳市中心曾经是黔中苗家的中心。花溪亦是笔者所居。苗家刺绣如花朵飘逸花溪河水。独特的挑花贯首服是花溪苗族的识别标记和象征。挑花在花溪苗族的日常生活、节日庆典及择偶、婚丧、宗教等仪式中得到广泛的运用,有着很强的实用价值。2013年5月花溪苗绣代表贵州少数民族艺术参加深圳的第九届文博会,获得很高评价。

 

苗族是一个历史悠久,至今依然有很多文化之谜的民族。苗绣在汉地人看来是艺术,但是对苗家而言,那就是他们的生活。没有刺绣就没有苗家,苗绣是贵州地域文化和历史的代表。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