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一物定情

一物定情

13-10-14 04:30:45 来源:《艺术品鉴》2013年8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七夕佳节,牛郎和织女终见面了。一年见一次的夫妻,终究辛苦,人们便常吟“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来宽人宽己。细想来,在古代不比现在,相爱男女不得天天厮守的情况很是普遍; 男女有意,囿于古代礼法不得私会的规矩也比比皆是。怎么维系感情呢?男女双方会互送一个定情信物,来表明爱情的坚贞和对誓言的坚守,也在分别的日子里睹物思人、一解相思。

一物定情

 

文_米粒

 

金累丝镶宝石葫芦形香囊

金累丝镶宝石葫芦形香囊

 

七夕佳节,牛郎和织女终见面了。一年见一次的夫妻,终究辛苦,人们便常吟“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来宽人宽己。细想来,在古代不比现在,相爱男女不得天天厮守的情况很是普遍; 男女有意,囿于古代礼法不得私会的规矩也比比皆是。怎么维系感情呢?男女双方会互送一个定情信物,来表明爱情的坚贞和对誓言的坚守,也在分别的日子里睹物思人、一解相思。与西方人大多以戒指、玫瑰定情不同,中国古人的定情信物可谓五彩纷呈。

 

珍宝赠佳人

 

信物是“信”的凭证,所谓“人言为信”,它要求所讲的话诚实不欺、真实可靠。作为爱情盟誓的凭证,为了真、为了诚,定情信物自当有一定分量。那些珍宝玉石,因自身的气华贵重和质地坚硬,与誓言的不可转移遥相呼应,成为爱情信物的首选。

 

“言念君子,温润如玉。” 古时男子都佩戴玉器,所谓“君子无故玉不去身”,能让谦谦君子舍玉相送的,足见持重。男子愿意把自己的佩玉送给心爱的人,就表示他愿意与其缔结良缘,共享身份带来的荣耀,故“玉”成为男女私定终身的爱情信物。《诗经•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女方赠男子以木瓜水果,男子回赠的却是美玉,那意思是只要你送我东西,我定要回赠你,且是更昂贵的,以求使对方心理满足和平衡,从此结同约之好。女子也希望能收到美玉定纷乱乱的心。又有《诗经•丘中有麻》诗中“彼留之子,贻我佩玖”一句,是女子希望爱慕之人来赴约,赠送佩玉以定情,却不知何故,迟迟不见他的踪影。

 

清 白玉仿古龙纹珮

清 白玉仿古龙纹珮

 

古人绾发常用到簪子,汉武帝宠妃李夫人曾用它搔头,遂又赢得“搔头”的美名。不仅名美,簪子自身还有尊严的意思,不可戴在有罪之人头上,就是后妃有过错也要退簪。周宣王的姜后,为了规劝丈夫勤政,曾退簪长跪于永巷,留下“退簪劝政”的佳话。簪子庄重,戴在头上,自是珠光满摇,拿在手里,也是贵重的定情物,不仅男子送它给心仪女子,连女子也经常将之作为定情信物送给情郎。汉乐府《有所思》诗中一位女子为远方的情人准备了一支玳瑁簪,古时男子戴冠,簪子就必不可少。她用心地修饰这支簪子,配上双珠,还用丝绳系上了晶莹的玉石,是一往情深。却不料“闻君有他心”,于是“拉杂摧烧之,当风扬其灰”,是难得的决绝姿态。

 

古时交通不便,一旦远行或分离,就有可能是永别。无语凝噎时,终于不甘心,从头上取下“钗”来,请各自珍重。钗与簪的不同处,是连缀双股或多股长针,便能一分为二,一半赠给对方,一半自留,以为念想和凭证,待他日重见时,再合在一起,寓意终得团圆。辛弃疾词《祝英台近•晚春》中的“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即在表述这种离情。纳兰性德词中“宝钗拢各两分心,定缘何事湿兰襟”也饱含与自己所爱分离的痛楚。而众多凄美的“分钗”爱情故事中,最让人伤怀的莫不是白居易的《长恨歌》:“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古人也送手镯,但他们称它为“跳脱”,有“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美妙。古代文学作品中,常有女子以手镯相赠恋人的情节。蒲松龄《聊斋志异•白于玉》中书生吴生偶入仙境,与紫衣仙女欢好,临别时仙女就把自己所戴手镯送给他留念。

 

还有一些珠宝类的定情物与今人的别无二致:像戒指、耳环等等。所不同的是,古人会给他们起一个雅致的名字。清人李渔就称小巧简洁的耳环为“丁香”,称繁复华丽的耳坠为 “络索”。物是一样的物,名不同,意义似乎也别样得很了。

 

珍宝玉石,原本就是人间稀有难得的珍品,用来送给心上人,既表明对爱情的珍视,也暗含对爱情的美好祝愿,惟愿感情像珍宝一样恒久弥坚、璀璨夺目。

 

贴身物贴心

 

珍宝玉石自当贵重,用来做爱情信物,美则美矣,然而对那些视金钱如粪土的人来说,却不大入眼,他们有自己的心思。

 

贾宝玉的信物,就很特别。《红楼梦》三十四回,贾宝玉让晴雯做信使,给林黛玉送去两条旧帕子。晴雯不知,说道:“这又奇了,要这半新不旧的两条手帕子?他又要恼了,说你打趣他。” 宝玉却笑道:“你放心,他自然知道。”黛玉收到后,一听是旧的,当下“体贴出手帕子的意思来,不觉神魂驰荡”,一时五内沸然炙起。于是,再不顾嫌疑避讳等俗礼俗事,欣然提笔,在帕子上写下三首七绝诗。其中一首是:“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尺幅鲛鮹劳解赠,叫人焉得不伤悲!”宝黛二人从外传野史上读了大量才子佳人故事,对才子佳人以金环玉佩或鲛鮹手帕为定情信物的传统了然于心。宝玉送帕,黛玉神痴,是领悟了手帕定情的意思。作为旁人的晴雯,当然不懂,要称“奇”了。所以,当九十七回“林黛玉焚稿断痴情”时,首先烧掉的便是这帕子,以示对这段爱情的绝望。

 

罗帕传情,不止多情的宝公子。古书有云:“有女子,手执罗帕,巧笑嫣然。”一女子面对心上人,含羞敛眉,面飞红霞,双手无措,便送帕于手。那说不清道不尽的缠绵之意,又引出许多爱情故事。明传奇《春芜记》中,宋玉与季相国之女一见钟情,那女子也是赠春芜罗帕为定情物。

 

清 象牙透雕花卉荷包式香囊

清 象牙透雕花卉荷包式香囊

 

宝玉情痴,世间女儿,他都怜爱。红楼梦七十七回,宝玉与晴雯诀别时,晴雯将贴身穿的一件旧红绫袄儿脱下,说:“这个你收了,以后就如见我一般。快把你袄儿脱下来,我将来在棺材里独自躺着,也就像还在怡红院一样。”宝玉真个这样做了。而送贴身衣物的,还有梁山伯和祝英台。一民间版本的梁祝故事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梁山伯吞下祝英台的一件贴身小袄后,便气绝身亡。据说,古代南方一个水上居民赛龙舟时,小伙子都要在身上藏一件妻子的衣裳或一条腰带。即便现在,彝族男女在进入热恋阶段时,姑娘也会解下自己亲手绣的花围裙送给情   人。

 

也有送扇子、香囊、绣花鞋、汗巾的……复社文人侯方域和秦淮花魁李香君的定情信物就是那把“桃花扇”;三国诗人魏繁钦《定情》诗里:“何以致扣扣,香囊系肘后。”那女子要将香囊送给情人系在肘上;林妹妹也曾送给宝哥哥一个香囊,却误会他把香囊送人了,赌气把正做的一个剪了,却不知香囊被宝玉贴身戴着;金庸《射雕英雄传》杨康在穆念慈的比武招亲会上,赢得的一只绣花鞋,也成了二人纠葛恋情的见证;贾宝玉将袭人做给自己的汗巾与蒋玉菡的交换,不曾想又在来日里,成就了蒋玉菡和袭人的一段姻缘……

 

蝴蝶形纯金发簪

蝴蝶形纯金发簪

 

与珍宝玉石相比,这类定情物很平常了,但却是贴身的,有着对方的体温、气息,一针一线,一经一纬,都是亲切和体恤。送于心上人,就好像把身体一部分交托出来。物常见,含义却不浅。正如《诗经》里所说:“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不拘一格的信物

 

珍宝贵重,是才子佳人的首选; 随身物贴心,是文人雅士的偏爱。对民间的普通百姓来说,他们更愿意选择生活中触手可及的物件:一颗红豆、一束水草、一枚瓜果、一匹动物……似乎天地与我同在,随时随地都可倾诉心肠。

 

红豆寄相思,在中国流传很广,大约得益于王维的《红豆》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支。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其实,这首诗脱胎于一个古老的传说。那故事说有位少妇,因思念出征战死于边塞的夫君,朝夕倚门前树下恸哭,泪水流干了,眼里流出了血,血泪染红了树根,于是就结出了具有相思意义的红色小豆子。古人良善,他们愿意相信:“鸟有相思鸟,树有相思树,豆也有‘相思豆’。”这色泽鲜艳、圆润可爱的相思豆,从唐代起,就成为许多青年男女的定情信物。

 

红豆相思 立轴 纸本

红豆相思 立轴 纸本

题识:红豆相思。庚寅春,唐云、姚虞琴合作时年八十有四。

钤印:姚虞琴诗画印

藏印:沈、尹默、麋研斋、持默翁、福厂七十后书

说明:沈尹默题跋。王题诗。

 

也有赠水草的。《诗经•静女》中,一对情侣相约于城隅,女子活泼故意藏起来,害得男子频频搔头。那女子送给男子的信物,是一束红色的水草,男子甚是喜爱。古代七夕还有男女相会河边,手执兰草表达爱慕之情的风俗。

 

还有更奇的拿“花椒”来定情,取的是“花椒多籽粒,婚后‘多子’”的寓意。春秋时已有男女用花椒来定情的习俗,《诗经•东门》写一男子爱上了在大树下翩翩起舞的女子,他们相约在郊外的舞会上再会,那女子赴约时便带了一束花椒表心意,古人在爱情上竟也如此爽快。汉代时,皇后的居所,还以椒和泥涂墙壁,取温暖、芳香、多子之义,专称为“椒房”。汉武帝“椒房金屋宠阿娇”的典故说的便是此意。

 

古时“男任狩猎,女任采集”,所以“蔬果之属为女子所有”。女子要向心上人表达爱意,也会赠送瓜果。《诗经•木瓜》中,女子送给男子的木瓜、木桃、木李,其实就是桃子、李子一类的水果,或许就是她刚从地里摘得的吧。男子也会把狩猎新得的战利品送与女子。《诗经•野有死麕》中,男子在丛林里收获了小鹿,用一种名为白茅的水草捆扎好,献给了正当妙龄的少女。

 

民间的定情物形形色色,一切在生活中常见的物件,都能充当定情物的角色。有用“破钱”盟誓的,把一枚铜钱分开,一人执一半,神似金钗的作用;有用树叶包上辣椒、大蒜送给爱人的,象征爱情的炽热……物再普通不过,甚至不上档次,但却满是民间趣味,似乎交付的便是这实实在在的日子和生活。

 

物列种种,都是有“情”。物是死的,一旦被赋予了“情”,它便活了。在此之前,即便是天下传世宝石,也是不相干的;在此之后,即便是草叶一片,也是直见性命。古人的爱情信物如斯,实在让人感喟。今人却只道“礼物”而非“信物”,一字之别,少了万千意思,也缺了那份信誓旦旦、海誓山盟的真意。不妨从这个七夕开始,做一些改变吧。

本文导航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