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艺术周的"安思远"效应

艺术周的"安思远"效应

15-05-07 05:38:58 来源:《艺术品鉴》2015-4期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艺术周的"安思远"效应

 

文_王歌

 

安思远

 

 

犍陀罗  9`10世纪  鎏金铜弥勒佛坐像

 

 

西藏11`12世纪  铜瑜伽士坐像  或为帕当巴桑结尊者

 

 

石鲁《春梅独立》设色绢本  镜框   1971年作

 

3月21日晚,随着佳士得安思远藏书专场拍卖的圆满收官,第七届纽约亚洲艺术周正式落下帷幕。为亚洲艺术爱好者呈现了一场艺术盛宴。毫无疑问,传奇人物安思远以及关于他的收藏成为本届艺术盛会里的最大看点。

 

纽约时间2015年3月21日晚,随着佳士得安思远藏书专场拍卖的圆满收官,第七届纽约亚洲艺术周正式落下帷幕。在9天时间里,43位世界顶级古董商、四家纽约拍卖行、二十多家世界知名博物馆和亚洲文化机构通力为亚洲艺术爱好者呈现了一场艺术盛宴。本届纽约亚洲艺术周不但人流量创历史新高峰,而且艺术品的成交数量和金额都有可能是历年之最。

 

安思远的成绩

 

佳士得此次推出的安思远私人珍藏多达1400多件,分设五个专场。从17号持续拍到21号,最终所有拍品都重新找到了归宿。五场拍卖的结果分别是:第一部分(夜场)总成交6110.75万美元,其中有四项世界拍卖纪录被刷新;第二场(中国家具、文玩及书画)总成交3913.8万美元;第三场(清代工艺品、玉雕)总成交近819万美元;第四场(高古器物及宗教造像)总成交近1584.1万美元。第五场(欧洲及亚洲工艺品)总成交620.8万美元; 第六场(藏书)总成交117.7万美元 。因为没有设底价,竞买者根据自己的喜好和意愿尽情去发挥,因而所有拍品均获得百分百成交。安思远六场拍卖共计斩获超 1.3166 亿美元。

 

安思远藏品第一场拍卖被安排在夜场,吸引了来自全球24个国家的竞价者,其中大多数藏品被华人装进口袋。此场拍卖的火爆程度也被众人街谈巷议,此夜场中两大板块--明式家具和雕塑脱颖而出。安思远因收藏精品明式家具以及对明代家具的研究颇深而被称为"明代之王",所以这次呈现的家具被赞誉为"质量最高的品类",引来众多爱好者竞拍,成交价自然了得!黄花梨圈椅4件套以968.5万美元成为全场最高价,同时也刷新了黄花梨家具同类品种的世界拍卖纪录。买家是中国内地客人。夜场中的另外一件明十七世纪黄花梨画案被上海藏家刘益谦收购。18号日场的购买热情并没有因前一晚的释放而有丝毫减退,明式家具再次受到追捧: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一对以204.5万美元被亚洲私人藏家收购,这成为安思远家具拍卖中的第四高价;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平头案,以156.5万美元成功易手;明十七世纪黄花梨灯台一对,以156.5万美元拍出。夜场的另一大亮点便是雕塑版块。除了少数作品估价内成交,大部分作品都超出估价许多,具有浓郁异族气韵的尼泊尔、西藏、印度雕塑作品均有破世界纪录的例子。

 

中国书画也同样是大家关注的重点之一。安思远不仅收藏有大量的中国古代书画、碑帖,更是从1970年代开始关注中国近现代书画。他的过人之处正在于,在他大量购进中国近现代书画的时候,这一板块在海外的关注度几乎为零,就连大都会这样的世界顶级博物馆的中国近现代藏品也少之又少,直到获得安思远的大批捐赠后,才丰富了这一品种。有行家透露,"安思远最重要的近现代藏品几乎都在大都会了,本次的拍品除了石鲁,其余作品相对一般。"在近现代诸家中安思远格外推崇石鲁和傅抱石。他在1982年左右来到中国内地,通过中间人大量收购石鲁的作品,其中很多作品都是直接从石鲁的家属手中收购的。果然,18日的拍卖中,石鲁《梅石图》,经过激烈竞价以352.5万美元成交。而另外一幅潘天寿《满堂清芳》以156.5万美元成交。

 

安思远珍藏拍卖进入第三天是清代瓷器、工艺品及高古玉部分,效应继续放大,创高价之后的喝彩已经司空见惯。这个专场被认为是安思远收藏中最弱的品类便是清代瓷器工艺品。连安思远的友人Robert也认为,安思远并不喜欢清代文化和品位,所以收藏得很少,藏品也很一般。但即便如此,几乎每一件器物都经过了数倍于估价的轮番竞争。最贵的雍正/干隆斗彩团花纹罐,从几千美元抢到了50.9万美元。一向销路不是很好的高古玉在这里也扬眉吐气,前30件拍品中,高古玉占了十二件。20号进入第四天的拍卖,以高古工艺品和宗教造像为主。值得一提的是本场一件元/明彩绘菩萨壁画,其价值被买家充分认可,以296.5万美元成交(估价仅为3万-5万美元)。另外一件非常罕见的汉代金质耳杯也以72.5万美元的高价落槌。21日的两场拍卖分别是西方工艺品和藏书专场。尽管先前最不被看好,而且中国买家相对兴趣不大,拍卖的节奏也明显放缓了很多,但成交也都还说得过去。

 

今年参与纽约亚洲艺术周的古董商是42位,相比去年略有下降。但据经常参与纽约亚洲艺术周的人说,今年的人流量却达到了最高峰。究其原因,很多人认为归功于佳士得一次性推出了1400多件安思远珍藏。对此,佳士得无疑是位大赢家,先是在与苏富比的竞争中获得了安思远的委托,当然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当可观的。其次宣传也是非常成功的,早在2014年底,"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媒体沙龙见面会就让众多中国藏家获知拍卖消息,并且整个艺术圈也以最快的速度获得广泛传播,很多人更是在去年11月就预定好了机票。毫无疑问,传奇人物安思远以及关于他的收藏成为本届艺术盛会里的最大看点。

 

安思远是怎样炼成的

 

作为一个牙医和歌剧演员的儿子,他是如何成为一位能够影响时代审美的古董商?由于安思远在中国古董艺术品方面独特的造诣而被誉为"中国古董教父",又由于他是为数不多的最早研究中国古典家具的西方人,也是第一个出版中国明式家具书籍并在研究方面成果卓著,而被纽约时报冠以"明代之王"的称号。于是有很多篇幅热衷于梳理他在藏界的建树,甚至有点神化的意味。其实安思远就是一位古董商,只不过他在这方面做得很卓越。

 

"我首先是一个古董商,然后是一个收藏家。"这是安思远自己给自己的定位。  

 

安思远的公寓位于纽约著名的奢侈品一条街第五大道上。公寓有20多个房间,据说是纽约地产中第三好的位置,仅次于大都会博物馆。在他去世后,人们给他这个房子的估价便超过了人民币4个亿。"我或许不是最伟大的亚洲艺术品商,但一定是最富有的。"安思远这样评说自己,除了富可敌国的藏品,更多的可能在强调他内心的富足。当人们走进他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上的公寓,踏上清代宫廷地毯,心灵会受到强烈的震撼!在20多间空间里:墙壁上有明代文征明的书法和齐白石、傅抱石绘画,几案上摆放着商周青铜器、唐代金银器和三彩陶,中国石雕和古印度石雕、佛教造像或依墙而立,或陈列于壁炉和窗台上,宋元名瓷和明清官窑瓷随意摆放……让人仿佛置身于一个藏品丰厚的东方艺术博物馆,包括中国、日本、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雕塑、绘画、家具及工艺品的收藏。

 

安思远父亲是牙医,母亲歌剧演员,他的富有并不是继承来的。进入古董行业按其自己的说法,是因为捡到了一个鼻烟壶而转手获取几十美元。他以犹太人敏感的商业眼光看到了这里面大有文章。

 

安思远是位眼光独到商人和头脑敏睿的藏家。安思远形容自己的古董商工作"其实就是销售,营销自己,你要能吸引百万富翁们的注意。""安思远虽然曾经开过古董店,但他最终没有选择再开商业性的画廊,就在自己的公寓里面做生意。因为他觉得这样少了几分'商业气'的方式更适合自己。他会跟客人聊天,了解了客人的喜好之后,再开始推荐藏品。"后来"安思远"就成为了一种品牌,就好像今天富豪都会买LV或者香奈尔来彰显自己一样。安思远认为自己也达到了这样一种品牌效应,是成就他成为著名古董商的关键。

 

安思远除了非常善于推销自己,很多人将它的成功归结为有非常好的艺术天赋。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对他来说,"很多艺术品其实并不是很了解,例如东南亚部分。但是对艺术的审美其实是相同的,所以他买起来也很大胆。"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资深研究员张子宁博士这样评价安思远。这次安思远拍卖一经推出,很多人就感叹他的收藏范围涉猎之宽。也有人怀疑安思远怎么能懂这么多?其实道理没有那么复杂,对于造型等基本艺术概念的判断,其实是适用在任何文化领域的,一通则百通。另外,安思远在获得一定积累后,买卖的方式就变得十分讨巧。Robert和张子宁都反映,安思远的购买习惯是一下买断一个人的全部收藏,选择自己喜欢的那部分留下,剩下的全部卖掉。最好的例子就是他买断Humann先生的藏品。Humann是一位东南亚艺术品的大藏家,安思远今天的泛亚洲收藏体系就是在其私藏的基础之上形成的。他当年倾其所有毅然买下Humann的藏品,为他未来的事业发展打下了雄厚基础。

 

安思远的成功有一部分是运气,比方遇到了庞耐和王方宇,另一个原因是身处一个时代的大背景:中国艺术品大量外流,并且时价不贵。但重要的还是来自他个人的天赋,具有一双艺术敏感度极高的眼睛。他善于把握商机,善于推销自己。一些外媒还评价安思远是"一生奉献给了东方艺术"。

 

谁在接盘安思远

 

安思远的主要藏品流向了何方呢?据悉,安思远生前早已就对自己的收藏做了妥善安排,他并未选择将其收藏完全通过公开市场出售。除了委托佳士得拍卖的艺术品之外,其他的艺术品将捐赠大都会博物馆等艺术机构收藏。因此,最大的接盘者应该是博物馆或其他机构。从佳士得这次拍卖来看,虽然没做详尽统计,但一批一批华人纷至沓来,不仅成就了纽约亚洲艺术周历史上人流量的峰值,还给安思远专场拍卖带来无限的想象力。在已经公布的三场拍卖中,虽然有来自世界20多个国家的人参与竞标,但真正买到手的还是以华人居多。前十位的拍品中亚洲买家差不多占八成。除了极个别拍品,如汉代铜鎏金熊被英国大古董商艾斯肯拉尼买走,个别东南亚、日本的作品被其他地区人买走,绝大多数拍品均被中国藏家拿下。

 

在安思远生前,他的大买家除了像洛克菲勒这样的超级富翁,还有很重要的买家就是博物馆。"几乎美国、欧洲大大小小的博物馆都从BOB(安思远)那里买很多东西。"大家十分熟悉的淳化阁贴,就是安思远与上海博物馆经过协商而易手的。曾经是安思远的朋友和交易伙伴洛克菲勒等大收藏家,在他去世之后,大量的中国艺术品被捐与了Asia Society(亚洲社区),最终也在博物馆等机构中沉淀下来。

 

安思远有选择的将主要藏品捐给了四家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华盛顿赛克勒国立博物馆、哈弗大学博物馆、耶鲁大学博物馆。为每个博物馆捐献什么样的东西,安思远也是有选择的。他为大都会捐献了重要的中国书画藏品,其中包括齐白石在内的近现代名家的作品。而对于华盛顿博物馆,他主要捐赠的则是中国书法作品。早期高古器物,如汉陶明器等主要捐献给了耶鲁大学的博物馆。而中国文房器物,他重点捐献给了耶鲁大学。没有人能够很清楚的说明为什么安思远能划分出四个品类,并有侧重地捐不同的博物馆。安思远是希望自己的藏品可以得到最大的利用,可以让后人享用。他可能也并不希望捐给一个资源已经很丰富的博物馆,让东西都躺在库房里,而没有能够充分得到研究和被展示。

 

如果无意与作品朝夕相对,

 

就千万不要收藏它

 

文_刘小艺

 

"如果你无意与这件作品朝夕相对,那就千万不要收藏它。"安思远对于收藏的理念为人津津乐道,这也正是让藏家云集纽约的另一层理由--淘"宝"只是一方面,借拍卖安思远拍品学习其收藏理念则更为重要。

 

1929年,安思远出生在一个条件优越的美国家庭。他的祖辈曾为美国康涅狄格州议员,其父为纽约著名的牙科医生,是根管治疗术的发明人,其母为优秀的歌剧演员。在衣食无忧的环境中,他对艺术充满了兴趣。幼时,他因一枚小小的中国邮票进而钟情于东方艺术,经过多年的收藏与研究、经营,终成中国艺术品收藏泰斗,也是整个西方艺术界公认的最具眼光和品位的古董商、收藏家之一。

 

1948年,安思远进入耶鲁大学学习汉语,结识了良师王方宇。后者在指导他研究中国晚清书画时,发现他在课堂上总是一副思绪跑得很远的样子,于是给他取了一个中文名字:安思远。

 

安思远极富生活情趣,在其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公寓内,每个转角都可与其穷尽一生收藏而得的古董珍玩相遇。在他的书房中,英式家具与精美的亚洲铜像巧妙结合。"步入他的房间,一切古玩似乎成了最为自然的摆设。"

 

在此次拍卖中,一尊十一、十二世纪西藏铜瑜伽士坐像在预展中便让藏家趋之若鹜。这是安思远安放在卧室床头的珍品。上世纪80年代曾被送往洛杉矶博物馆做状况检查,结果家中管家因心爱此物至极,当发现其不见时,曾要求对方立即归还,否则离职。

 

管家略显夸张的反应却也是安思远平素收藏情状的真实反映。寄情于这些收藏品,安思远终生未娶,老管家与之相伴至终老。不过晚年的安思远并不孤独,他常常坐在书桌前,一件一件把玩自己的心爱之物。他曾说这些收藏品都是自己的'宠物'。"既然是"宠物",那唯有留在身边成为感情寄托,而不能出售牟利。

 

也正是由于这一理念,让安思远挑剔的鉴藏成了"检验标准"。这也许是此次佳士得拍卖消息传出后,众多藏家蜂拥而至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除了纯粹的收藏之心,有业内人士表示:"安思远的独立思考精神值得藏家们学习。"这一独立思考精神,帮助安思远1971年发行了《中国家具:明清硬木家具实例》一书,成为中国古典家具研究的新标杆,也让安思远在国际上重新发掘出中国现代画家石鲁作品的价值。

 

从安思远的品味说起

 

文_方翔

 

对于中国艺术品市场来说,3月在纽约举行的安思远艺术品专场拍卖,无疑是最为重要的拍卖专场之一。

 

安思远是美国及整个西方艺术界公认的最具眼光和品位的古董商兼收藏家之一,有"中国古董教父"之称。在安思远长期的古玩经营过程中,独辟蹊径是其获得成功的最重要的因素。当时的古玩界普遍认为,家具只是生活用具,是工艺品不是艺术品,但是安思远意识到,这是文化差异所造成的一个空白点,于是他开始精心研究明清硬木家具,并择机购入。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安思远开始系统地出版一系列著作,大大推动了西方人对于中国古代家具的认识,甚至直接引发了一股收藏热潮。安思远因而也被业界称为"明朝之王"。他于1970年出版《中国家具-明清硬木家具实例》,内附家具照片185幅,成为业内最重要的参考书目。1982年出版《夏威夷藏中国硬木家具》,1996年出版《洪氏所藏木器百图》,1998年出版《式样的精华--明末清初的中国家具》,2003年出版《卧云观石--中国古代石刻家具艺术》,让中国家具的收藏拥有了完备的理论体系。

 

安思远的藏品无所不包,青铜器、陶瓷、石雕造像、碑拓、玉器、书画等等。仅仅凭借一个人的眼力,他是不可能在各个领域都有像现在这样的成就的,关键在于他拥有一大批"高参",比如:吴尔鹿、伊藤庆太、卡隆·史密斯、简·施密特等。正是由于这些名家的指点,加上其犹太血统中独特的商业敏锐,使得其在很多领域都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并最终成就了其在中国古董界的"教父"地位。

 

在上世纪60年代,安思远先生不断扩充个人收藏,积累起可观的十九世纪绘画收藏,他一度藏有近500余幅现代书画作品,收藏量堪称境外第一。这些珍贵的书画藏品令他认识到,十九世纪中国画家奠定并推动了二十世纪作品大胆而富于能量的创作风格。

 

安思远对于近代画的研究,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末。他的老师庞耐也是带他入行的一个资深的藏家,他在上世纪40年代时很喜欢齐白石,可能安思远是通过他才认识了齐白石,才认识了近代中国画。有意思的是,安思远并没有将齐白石作品作为自己的收藏重点,上世纪80年代时,他来中国购买了大量石鲁作品,他现在收藏的石鲁作品有很多都是直接从石鲁家属手里买到的。以安思远的商业思维,当时的齐白石价格已经非常贵了,而与其几乎在一个水准上的石鲁,其作品的价格却非常低。正是通过比较才让其最终选择了石鲁,并成就了安思远的书画收藏体系。碑帖的收藏也是安思远通过不同时期价格的比较而发现其价值的。

 

安思远不仅凭借着自己的眼光,为许多大型博物馆寻觅到艺术珍品,还捐赠过许多藏品给博物馆收藏。正是由于其这方面的贡献,使得其在收藏界的地位迅速提升,并大大促进了其藏品在业界的地位。

 

现在不少藏家已有了自己的高参,但缺少的就是独立的思考精神,这就导致一旦有人对于他们的收藏"说三道四",就很容易动摇自己的想法。许多藏家一旦看到市场出现了调整,或者自己的同类拍品价格下跌,就会担心自己的藏品会贬值。但从安思远的故事中,我们可以清晰地认识到,在艺术品市场中不能人云亦云,一定要有自己的眼光和立场,并要形成自己的收藏体系,这样才能让市场了解你以及你的藏品,并增加藏品的附加值。

 

安思远收藏的佛像

 

安思远虽誉为"中国古董教父",但却是一位收藏领域跨越东方、东南亚、南亚及西方艺术的收藏家。而在佳士得此次特意安排的安思远收藏的夜场就呈现有一系列泛亚洲收藏。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