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复杂腕表:巧艺夺天工

复杂腕表:巧艺夺天工

14-07-02 03:29:21 来源:《艺术品鉴》2014年5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人间巧艺夺天工,炼药燃灯清昼同。”这两句诗意在说人工的精巧胜过天然的美丽,以此来形容当下愈加精巧缜密的人工设计再贴切不过了。这些设计缜密之极,俨然是一件件复杂的机械。有趣的是,machinery(机械)原意就是“巧妙之设计”。

复杂腕表:巧艺夺天工

 

文/图 _刘钢

 

积家万年历八日动力储存镂空大师系列腕表

积家万年历八日动力储存镂空大师系列腕表

 

积家新推出的双翼系列寰宇旅行时间腕表,6 点位置与旅行时区同步的地球形显示装置是其一大亮点。

积家新推出的双翼系列寰宇旅行时间腕表,6 点位置与旅行时区同步的地球形显示装置是其一大亮点。

 

“人间巧艺夺天工,炼药燃灯清昼同。”这两句诗意在说人工的精巧胜过天然的美丽,以此来形容当下愈加精巧缜密的人工设计再贴切不过了。这些设计缜密之极,俨然是一件件复杂的机械。有趣的是,machinery(机械)原意就是“巧妙之设计”。

 

再及机械腕表,“巧妙设计”便是其天然的本质了。一个小小的表壳容纳了几十甚至上百零件,这些零件还能规律地整合在一起,以保证精准走时,非巧妙设计不能达也。尤其是如今很多品牌不断推出的复杂表款,功能之多,机构之繁,真可谓“巧夺天工”,将机械的冷峻和酷美演绎得淋漓尽致。

 

朗格推出的RICHARD LANGE PERPETUAL CALENDAR “Terraluna”腕表,集大日历、万年历等复杂功能于一身,设计精巧,功能复杂,堪称德国制表的风范之作。

 

这款腕表具备朗格典型的德表元素:白色表盘、大日历显示。表盘排列延续经典设计:大分钟圈置于表盘顶部、小时和秒钟的小表盘则分别设于其下方右侧和左侧;大日历显示窗下,左右两侧分别设有星期和月份的小型显示窗口。其万年历装置经过缜密的调校和设定,在公元2100 年前无需调校。(一般日历显示腕表需在大小月、二月和闰年等特殊时刻手动调校,而万年历腕表机构却能在这些特殊时刻自动调整显示信息。带万年历功能表款的机芯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主管日常小时、分钟、秒等普通计时工作;另一部分如同一套独立运行的天文机械系统,凭借着四年自转一周的微型齿轮将历法中复杂的大小月、闰年等计算得一清二楚。不过,万年历机芯只能计算四年一闰,却无法进一步计算“百年不润,但每四百年要润”这一复杂的算式,所以大多数万年历腕表在公元2100年还是需要手动调校。)该腕表双发条盒能够提供14天动力储存,同时特制恒定动力擒纵系统精确地控制了发条的动力释放,让机芯振幅始终保持一致,大大提高了走时精准度。

 

仅凭这些,这顶多是一款做工精密、走时精准、极具德表特色的万年历腕表而已。不急,透过机芯腕表所呈现出的景象才是“亮瞎”双眼的“杀手锏”:展现在面前的是一幅描绘地球、月亮、太阳和群星的星空图,不仅美观,还能准确展现朔望月变化。其下方为带两个新月的转动月相盘,月相进程可通过天体圆盘的窗口进行观察。在星群图中,摆轮代表太阳的位置。在新月日,暗月会出现于地球和太阳之间。而在地球的另一面则为满月日,显示出明亮的月球。因此,月亮的位置和位相会同时呈现出来。而设于显示中央位置的地球,每天绕着地轴自转一次。为了清晰和美观地呈现轨迹月相显示的影像,研发人员采用了特殊涂层技术。天体圆盘上光波重叠的干扰效应可吸收入射光的所有非蓝色光谱,最终形成一个深蓝色的表面,与上千颗轮廓分明的星星形成强烈对比。

 

积家新推出的双翼系列寰宇旅行时间腕表诠释了积家百年制表的精湛技艺,其独特之处是品牌独创的双翼(Dual-Wing)机芯。此型号机芯的双翼系统(Dual-Wing)分为两组机械装置:一组显示本地时间,另一组显示第二时区时间。要将两个复杂的传动系统融入一个机芯内绝非易事。要知道其机芯厚度为7.25 毫米,直径34.3 毫米,比普通的机芯还要纤薄。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心脏”却拥有着无限大的能量,不可思议地融合了498个零件。两个精密的传动机构能够提供50小时的动力储备,实现了一枚表冠同时为两个发条盒上链的设计精髓。

 

直观腕表,两个精美的副表盘对称分布于表盘上,2点位置视窗显示本地的时分指标,10 点位置视窗指示旅行时区的跳时和分钟。品牌还别出心裁地在6 点位置设计了地球形显示装置,与旅行时区同步,惟妙惟肖地将第二时区展现了出来。

 

积家不仅能在技术上拿出令人折服的旷世之作,在工艺的复杂性追求上也毫不逊色,其经典的万年历八日动力储存镂空大师系列腕表,便将镂空和珐琅工艺完美结合,艺术和收藏价值不言而喻。

 

镂空腕表英文为“Skelton Watch”,直译就是“骨骼腕表”,是一种包含极高工艺技术的腕表。简单地“望文生义”,我们猜测其含义是将腕表中的“肉”去掉只剩“骨胳”。相比许多僵硬的译文来说,如此形容镂空腕表倒也贴切。这时你也许会觉得镂空腕表的制作原理很“简单”,将机芯的夹板和发条盒等部位镂空不就成了?没错!但是看似简单的道理,做起来往往很复杂。因为在镂空夹板时,既要考虑到机芯的整体美感,又不能削弱夹板支撑、固定机芯内部零件的能力,镂空加工过程中,稍有不慎,便可能功亏一篑。镂空后的所有零件随后需逐一进行手工倒角、抛光和镌刻。

 

在完成繁复的镂空工作后,接着要对装饰表盘及表背的白金环圈进行加工。首先对这些精巧的零件进行仔细的手工凿刻,随后采用大明火“内填”珐琅工艺进行装饰--将零件放入高达800至820度窑炉内反复焙烧,直至呈现出所需的蓝色。在烧制过程中对温度的掌控要恰到好处,过低显示不出需要的颜色,而过高又会使釉面产生龟裂。在完成极为复杂的镂空和珐琅工艺后,再搭配精密的万年历装置,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品就诞生了。

 

提起复杂腕表,“报时+动偶”这样的高难度组合绝对是雅典表的强项。将复杂的报响机构和精雕细琢的活动人偶完美结合,雅典表总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诠释对“复杂”的理解。

 

如今雅典表又推出了全新的“爵士乐三问报时表”,铂金款全球限量发行18枚。从最早的两问表(Quarter Repeater)到如今的三问表(Minute Repeater Watch),在过去的几百年间,问表家族不断发展壮大,其中三问表报时精度更是能够精确到分钟。三问表报时的工作原理是:当佩戴者拨动表壳边的拉杆或报时按钮时,就已经启动了问表的报时系统,此时相关构件开始测时并准备敲击簧条。报响时系统先会带动小时齿条释放小时击锤报响小时数;在短暂沉寂后,报刻的齿条释放报刻击锤报出刻数;最后分齿条会带动相应机构准确地敲响出分钟数。问表报时会连续发出悦耳的声响,以不同的音调来传达时、刻、分。为了达到精确发声的效果,问表内部由报时齿条(Hour Rack)、报分齿条(Minute Rack)、第二分钟齿条(Secondary Rack)、蜗形轮(Snails)等众多的零件构成一套极为复杂的报时系统。

 

雅典表在保证问表报时正常高效运转的同时,还将不可思议的动偶机构融入到爵士乐三问报时表中。

 

该腕表的黑色表盘上设置有精美的铂金音乐家人偶,当三问报时功能启动后,精巧的活动人偶会同步移动,惟妙惟肖。百年以来,纯手工打造的活动人偶机构始终作为挑战复杂机械极限的顶级艺术被世人赞叹,而将动偶机械和三问技术结合,更是繁复异常。雅典的爵士乐三问报时表采用手动上链,在闹响时还可敲击两种不同的音调。问表多样的报时声响全依赖复杂的敲击系统,其中有很多零件如头发丝一般细小,然而即使是这样问表悦耳的声响也不是轻易能够获得的。因为音簧即便在调校时发声无误,也不能保证装入问表就能有同样的效果。表壳的材质和机芯的整体布局对音簧发声效果会有很大影响,需要经过繁复的调校才能获得满意的报时声响,而这必须依靠人们的耳朵来辨识。因此每只问表都是由顶级钟表大师独立调校组装的。如此看来爵士乐三问报时表,绝对能够彰显制表师的高超技艺。

 

复杂腕表,功能实用、技术缜密、工艺高超,具备很高的收藏价值,不论是从技术还是工艺角度考量,都无愧为人类文明挑战机械技术的巅峰力作。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