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天上掉下个齐白石

天上掉下个齐白石

14-08-01 04:16:41 来源:《投资与理财》2014年第15期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齐白石55岁来到北京,按今天的话说,算是个老北漂了。当时他寄居在法源寺,靠刻印卖画为生,然而一张2平尺的画,两银元都卖不到。他画的画被业界人士看不起,认为画太俗,印太野,整个就是一个乡巴佬。直到有一天,京城画名极盛的陈师曾找上门,鼓励他要坚持自己的样子画画——“画吾自画自合古,何必低首求同群”,鼓励他自创风格。

天上掉下个齐白石

 

小娟

 

天上掉下个齐白石

天上掉下个齐白石

 

齐白石55岁来到北京,按今天的话说,算是个老北漂了。当时他寄居在法源寺,靠刻印卖画为生,然而一张2平尺的画,两银元都卖不到。他画的画被业界人士看不起,认为画太俗,印太野,整个就是一个乡巴佬。直到有一天,京城画名极盛的陈师曾找上门,鼓励他要坚持自己的样子画画——“画吾自画自合古,何必低首求同群”,鼓励他自创风格。

 

陈师曾比齐白石小13岁,但成名极早,见识卓越。在画画一事上,陈师曾影响了齐白石,促成了他绘画人生中最重要的衰年变法。“君无我不进,我无君则退”,这句诗道出两人非同一般的友谊。白石老人说:“如果没有胡沁园,我就是一个木匠;如果没有陈师曾,我只是一个平庸的画家。”

 

从1920年到1929年,齐白石十载关门,大胆突破。用他自己的话说:“扫除凡格实难能,十载关门始变更”,终于成为中国美术史上改天换地的大家。

 

在八大山人、徐谓、吴昌硕等大家的基础之上,67岁的齐白石自成“红花墨叶派”。所谓红花墨叶派,是把八大、吴昌硕、徐谓等人的笔墨加以提炼,以大众化的形式表达,以大俗幻化出大雅。

 

红花墨叶看似简单,实则是突破传统的一种画法,中国古人也没几个人敢这样画。一团黑墨,配以色彩饱满的红的花、黄的花,以对比强烈的色彩造型跃然纸上,近看随意自然,没有几笔墨,远看却像活的一样。

 

然而,他的变法正像他自己说的:“懂得我的画的,除陈师曾外,绝无仅有。”而陈师曾又在他变法开始不久,于1923年谢世了。齐白石孤立地处在北京画坛保守派的一片唾骂声中。

 

所谓大师,就是开天辟地的人物。他说,说话要说人能听懂的话,画画也要画大家都能看到的。除了花鸟、山水、人物,齐白石把文人雅士不屑的蚊子、苍蝇、蟑螂、老鼠、扫帚、算盘等都画进画里。

 

齐白石把文人画变得通俗起来,也把民间野趣带入文人画的殿堂,这些不雅的东西在齐白石的画里统统可爱起来。

 

我曾经在美术馆看过一个中国文人画的展览。中国文人画从古到近,顺着传统的脉络——梅、兰、竹、菊,等等,到了齐白石这里,噼噼噼!几只大公鸡跃然起舞。整个展厅都变得鲜活起来。中国文人画走到齐白石这里,算是走进了民间。

 

齐白石的画有无限生机,文人阶层、平民百姓一致欢迎。他以一介农夫、一个出色的雕花木匠的质朴之情、童子之心,再运老辣生涩的文人之笔,开创出文人画坛领域前所未有的境界。

 

毕加索曾对中国的访问学者说:“我不敢去你们中国,因为中国有个齐白石。”他对赴欧洲学习的中国学生表示不解,中国艺术如此辉煌,还有个齐白石,怎么不在国内学习呢?

 

晚年的齐白石说,我不是画家,只是活得长一点儿的老头。我是一个农民,戴上眼镜也还是个农民。

 

齐白石是齐白石,正因为他没有丢弃乡土,没有丢弃身为民间艺人的本色。

 

他跟踪一只小蚂蚱,却不忍心去捉它。他画一根鱼饵垂下水,小鱼都来咬饵,他题字“小鱼都来”。他55岁避乡乱来到北京,画的都是家乡的一草一木。他一生都在追求安居乐业,画的都是幸福、阳光,从来不画悲观的东西。

 

中国的画家大多都是悲观厌世的,从未有过一个画家具有这样罕见的表达现实世界的热情,具有这样平易近人的情感,具有这样化平凡为伟大的能力。对于中国画而言,真是天上掉下一个齐白石。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