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劫匪不干贼的事儿 艺术圈的不良生意经

劫匪不干贼的事儿 艺术圈的不良生意经

14-08-01 03:46:43 来源:《投资与理财》2014年第15期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在十几年来的市场发展中,画廊、媒体、拍卖公司和美术馆各安其命,安分守己地做着自己的事业。可是在近几年的发展中,似乎走向了“翡翠之路”。

劫匪不干贼的事儿 艺术圈的不良生意经

 

罗忠学

 

何汶诀作品,日常影像.天安门 ,布面油画,80×100cm ,2012

何汶诀作品,日常影像.天安门 ,布面油画,80×100cm ,2012

谢砚作品,山亭天籁,纸本水墨,68x136cm

谢砚作品,山亭天籁,纸本水墨,68x136cm

 

在十几年来的市场发展中,画廊、媒体、拍卖公司和美术馆各安其命,安分守己地做着自己的事业。可是在近几年的发展中,似乎走向了“翡翠之路”。

 

文化产业和别的生意并不完全相同。单就人数来说,文化产业尤其是艺术品市场所能想象到、辐射到的人数是极为有限的。和其他行业对比,总资金量也是极少的。所以,这很容易形成垄断。

 

最近结识了一拨做翡翠生意的朋友,他们称在他们“圈内”,每个链条分工是相对明确的:缅甸商人挖石头,批发给云南玉石商人,玉石商人再散批给各地经销商,各地经销商卖给加工者,加工者做成成品,卖给翡翠商店。在他们的链条里,挖石头的永远挖石头,贩石头的一直贩石头,加工者永远加工。他们似乎各自不抢对方的活儿,从没有打断这个链条。他们给我讲,如果云南的玉石商人直接加工了,会毁掉整个翡翠市场的生意,翡翠成品的价格就会被他们垄断。

 

这个传统的生意链条稳定地持续了上百年,可是最近一则消息给打破了:缅甸人不想对中国出口原石了,而是要自己加工,然后将成品出口给中国,这样可以取得更大的经济利益。这下子搅乱了国内的翡翠市场,整个市场都变得不明朗了起来。

 

艺术市场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虽然当代艺术市场形成时间不长,存在着一些不安定的因素,比如一二级市场倒挂之类的。不过在十几年来的市场发展中,画廊、媒体、拍卖公司和美术馆各安其命,安分守己地做着自己的事业。可是在近几年的发展中,似乎走向了“翡翠之路”。

 

在原来还算清纯的艺术圈内,画廊耐心地寻找着艺术家,交给批评策展经纪团队,提升各种艺术、商业价值;媒体负责宣传报道,顺便收些软文费;拍卖公司征集被画廊运作起来的艺术家的作品,为它寻找愿意以更高价格收藏的买主;美术馆更是把市场中遗漏的珍品汇集起来,寻找各方面的赞助。大家相安无事,又相互促进对方发展。但是,现在似乎有了些变化。

 

在这个产业链中,最赚钱的似乎是拍卖公司,他们集中了国内最优秀、市场价格最高的一批作品,每年的成交量几乎占据了整个艺术品市场的半壁江山。据悉,一些拍卖公司开始看重上下游产业,有的拍卖公司或明或暗的开办了画廊,有的拥有了自己的博物馆,有的兴办了自己的宣传媒体。在艺术品电商方兴未艾的今天,也有些拍卖公司做了自己的电商平台,在青年艺术100这样的集中发掘年轻艺术家的模式出现并日益产生影响力的时候,据悉也有拍卖公司拟copy这种模式,集中发掘年轻艺术家。当然,也不乏一些机构把这些事情都尝试去做了。

 

如果经常看中央二套,你会看到很多类似的财富故事:老张是贩卖土豆的,挣到了钱,就不把土豆卖给加工厂了,而是自己开办了薯条加工厂。后来觉得这样赚钱还是不多,就承包下来几千亩地,自己雇人种。好在土豆是个大市场,全国各地都有,几家大型企业横跨行业上中下游,对整个市场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但是艺术产业却不一样,如果单数艺术家,全国不会超过2万以画为生的油画家,如果只算具有收藏价值和升值潜力,年龄又在35周岁以下的,能有3000人应该是比较乐观的估计。而国内专业经营油画的画廊有上千家,几乎都在签约年轻艺术家。也就是说,只要这上千家画廊每家签约3个优秀的年轻艺术家,他们就几乎垄断了整个中国的年轻艺术家的市场。

 

在2009年,前一年度的金融危机影响下,主流艺术品市场一落千丈,只有年轻艺术家的市场因为价格接近地板价而跌无可跌。正因为年轻艺术家作品的坚挺,让几乎所有的画廊和机构都看到了机会,纷纷抢购或争签年轻艺术家。有些艺术家还在念着书,几乎还不能称之为“艺术家”的时候,就因为在同学间稍露锋芒而被画廊抢签。我曾亲眼见过一个画廊主在得知某年轻艺术家以年薪20万元的价格准备某画廊的时候,立刻已25万元的价格抢签。

 

这样就造成了很坏的后果,一些原本表现不错的艺术家几乎被捧杀,五六年来不断重复自己刚毕业时的创作模式,鲜有进步;另一方面,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却被不断捧高。2008年,购买中央美院刚毕业的学生作品,大概需要5000元左右,但在今天,4万块应该都是起步价了。相反,一些毕业后两三年,一直未被画廊及推广机构看中的年轻人的作品,却被挤压到还不如他们刚毕业时的价格。

 

那些所谓被签约的艺术家们的市场真的就好到被抢购吗?我看也未必。和艺术家们聊天的时候,常常会有人谈到,XX的作品卖得很好,某某画廊和某某画廊每年都买很多张。作为特殊的商品,艺术品的市场也有着它的特殊性。画廊在购买了艺术家的作品后,有些作品根本无人收藏,画廊活生生被逼成收藏机构,而不是经营机构了。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没有进入藏家或者艺术爱好者的收藏渠道,而是躺在一家经营机构的库房里睡觉,这能叫“市场好”吗?这根本就是还没进入到市场中,只是画廊被套牢,成为该艺术家的最终买单者。

 

所以,艺术圈需要的是一个完整而优秀的产业链,而不是一家企业独占产业,形成垄断,更不是大家一窝蜂涌向这个产业链中的一个链条。否则的话,最终结果会像光伏产业一样,发展成“产能过剩”。为了艺术市场更好的发展,我倒希望大家应该理智一些,安分守己地发展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大家要做好的是如何提高自己这块地的亩产值,而不是想着如何把别人家的地据为已有。

 

毕竟艺术产业的“土地面积”并不大,我相信有些机构有能力把前文所提到的3000位年轻艺术家全部签下来。那又怎样呢?资源的人为稀缺,最终只能在市场的经营者们之间进行竞争,却没有人去扩大基础的市场。

 

在《疯狂的石头》里,我们记住了小军给道哥说的那句话:“这是绑架,我们不专业啊。”在《天下无贼》里,黎叔也明确表示:“我最讨厌抢劫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贼尚且知道绑匪不干贼的事,为何做高大上的艺术品交易的人却看不明白呢?劫了财,你还要顺便劫个色,最后倒霉的,应该也不会是别人。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