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因势利导 文化产权交易所走向康庄大道

因势利导 文化产权交易所走向康庄大道

12-07-21 05:58:32 来源:《艺术锋尚》2012年7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2012年6月30日,是国家对各类产权交易机构清理整顿的截止日,对于国内整个产权交易界是个重要的日子,对于襁褓之中的文化产权交易所更是举足轻重,甚至被许多媒体称为关乎存亡的“大限之日”。但实际情况真的有如此严重吗?各地文化产权交易所如今的现实状况如何?未来又会面临着怎样的发展?

2012年6月30日,是国家对各类产权交易机构清理整顿的截止日,对于国内整个产权交易界是个重要的日子,对于襁褓之中的文化产权交易所更是举足轻重,甚至被许多媒体称为关乎存亡的“大限之日”。但实际情况真的有如此严重吗?各地文化产权交易所如今的现实状况如何?未来又会面临着怎样的发展?本文从客观的事实材料入手,对目前国内文化产权交易所的经营状态进行简略的呈现,并试图分析文交所整顿风波的背后原因和未来发展趋势。

 

因势利导  文化产权交易所走向康庄大道

文/苏阳

 

2012年6月30日,是国内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的最后日子,无可厚非的成为了业内各界人士关注的焦点。据相关数据显示,在国务院对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的政策下,目前被停牌整顿或进入司法程序的各类交易场所有20余家,与全国900多家交易场所相比不到4%。文交所停牌整顿的也仅有几家,绝大部分都坚持了下来。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去年年底颁布的《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简称国务院38号令)和《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决定加强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的意见》(简称中宣部49文),以及今年年初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会议所确定的工作方式和期限,并没有对国内的文化产权交易所造成传闻中的“灭顶之灾”。相反,为国内的文化产权交易市场清浊排污,使得文化产权交易所回到应有的道路上来。

 

服从政策 妥善处理避碰雷区

 

从在国家相关部门给出最后的期限中就能看出,国家出台相关政策的目的在于规范而不是关闭或者毁灭。许多文交所也深悟政策的实质目的,早在大限之前,各地的文交所就已经展开了自救行动。今年4月中旬,深圳文交所就率先发布公告,对于已经挂牌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按投资者当时的购入价回购。并组织专家小组全力以赴处理退市善后工作。湖南文交所也全额退回发售产品,退出份额化交易模式,转移到真正的物权交易上来。南京文化艺术产权交易所对上市的艺术品资产组合终止发行,并声明妥善处理投资者的利益。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除了部分组合产权外,艺术品均以物权的交易模式出现,涉及雕塑、油画、纸本、陶瓷、油彩、木刻等多种形式,目前交易项目颇丰。此外,江西文交所、陕西文交所、汉唐文交所、成都文交所等也相继以各种方式办理申购款项的退还工作,并明确提出停止份额化交易模式。


   
此前,风起云涌的天津文化产权交易所并没有声明停止份额化交易,反而掉头回转,从“亲民”走向了“亲政”。在6月上旬,先后与招商银行天津分行、和平区文化和旅游局、河西区文化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为小微文化企业提供投融资平台,为区域内重点文化企业、文化项目、文化产业资源和旅游资源提供一系列的咨询、挂牌、交易活动。先前同样问题严重的郑州文化产权交易所,目前在交易模式上略有变动,如进行艺术品共有权益的不等额拆分、改T+1交易模式为T+5模式,该做市商机制为共有权益转让的“一对一”要约交易。


   
纵观目前国内文化产权交易所的整体现状,大部分文交所已经按照国家政策的要求进行整改,并对违反国家政策规定的先前交易进行后期妥善处理,以最大的努力去维护投资者的利益。但仍然有个别文化产权交易所拖延时限、剪边修角或是置若罔闻。从交易模式上看,被国家禁止的艺术品等额化交易多数已经改变成物权的交易模式。对于政策禁止的集中竞价交易模式,有的文交所以竞买会的形式进行转化,或是直接与拍卖公司合作进行。关于“做市商”、“持续挂牌”等违规现象,目前还没有出现。相信各地文交所不会去冒着被“查封”的危险去扩大交易,在这样的关键时期,各家文交所还是尽量避免去触碰“雷区”,明哲保身。从目前国内文交所市场的现状来看,国家政策的规范并没有让文交所“生死存亡”,从出台文件到给定的整顿期限中,我们很容易看出国家政策对文交所市场发展的支持,但这种支持不意味着肆意妄为,跟不允许以混乱市场和引起不必要的金融风险为代价,这也是国务院和五部委及时出台文件进行规范的根本目的。

 

自我规范 转变理念扩大经营

 

文化产权交易所的经营本应以“大文化”为前提,但多数文交所建立之时却随波逐流,大力发展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无论从经营模式还是从经营范围来看,都可谓是舍大取小。当然我们不能排除投资者在利益面前的急功近利。但无论如何这一场雷雨交加,使得国内的文化产权交易所不仅破土而出,且得到的社会的关注和政府的监管。虽说在发展之初,造成了部分投资者的利益损失,但却为国内的文化产业的蓬勃发展打下了根基。经过国家“三记重拳”惨痛教训,目前国内的文化产权交易所已经开始积极拓展经营范围和经营理念,规范相关交易制度。从目前国内文化产权交易所的经营门类上看,主要分为物权、债权、股权、版权、项目五大部分,有些文交所加强某一版块的特殊功能,形成竞争优势。如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的投融资、山东文化产权交易所的艺术品、天津文化产权交易所的项目代理等。从经营范围上,可谓涉足之广泛,从图书出版到电影、音乐、歌舞制作,从艺术品到文化企业股权、债权出让,从旅游开发、广告冠名到文化基金、项目投融资等等,可谓创意不断。而对每一门类又进行细分,以艺术品为例,就包括书法绘画、陶瓷、金属器、工艺品、玉器、珠宝、家具等多个版块,比起先前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

 

瓶颈犹在 抱团取暖共度难关


   
照搬艺术品份额化模式的失败和经营范围的不断扩展,使得各地的文化产权交易所开始思考对于交易模式和相关制度设计的重要性,但这样如此复杂精密的工程是建立的国家层面之上的,工程的根基便是国家对于产权权威认定,如果交易中产权界定不清晰或是认定结果不能得到法律保障,一切基于文交所的交易将无从谈起,毕竟文交所的经营核心是在“产权”。此外,鉴定和价值评估成为文化产权交易所发展的瓶颈,无论是文化产品、文化项目、股权债权等各种交易门类,如果没有权威部门出具的合法凭证和价值估算认定书,就无法完成交易。而对于无形商品的鉴定与价值评估,目前国内并没有成文的法律依据和统一标准,这就为文化要素在产权交易市场中的流通设立了种种屏障,文化要素在市场中的快速、合理配置更是无从谈起,这就从根本上制约了国内文化产业的整体发展。


   
毋庸置疑,文化产业的发展离不开国家的支持。近年来,中央政府对“软实力”、“文化主权”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当下国内文化产业取得的些许进步,无不源于这几年国家各种政策的支持。特别是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中,已明确提出推动文化产业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可以说政府的介入,使我国的文化经济迎来的建国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金融领域也在国家《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的政策指引下全面介入,为国内的文化产业带来了新鲜的血液。但作为金融与文化最主要的对接平台——文化产权交易所却没有将文化产品经过有形化、产权化、资产化、金融化的一系列过程,直接走向了证券化。而且放着“大文化”的康庄大道不走,却一头钻进还未成形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的死胡同,可谓是“走急了、走偏了”,这样的经营方式不但无法促进产业升级,而且是越走越窄。出于文化经济大发展的总体考虑,中宣部在国务院相关政策的基础上下发中宣部49号令,其实质目的是规范、是警钟,并不是某些猜测中的“判决”,国内文化产权交易所大限后的现实状况,可谓是最有利的证明。虽然在大限之后,各地文化产权交易所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但这也促进的各地文交所的联合沟通,以抱团取暖之势,让文化要素快速、高效的,跨行业、跨领域的流动。国内的文化产权交易机构只有凝聚力量才能渡过难关,只有加强沟通、合作才能制定统一的行业规范和通行的行业标准,才能突破瓶颈,为国家制定相关政策提供依据,最终走向国内文化产权市场繁荣发展的康庄大道。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