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因腦維新族:新媒體藝術的華麗旅程

因腦維新族:新媒體藝術的華麗旅程

13-03-06 05:03:41 来源:《藝外ARTITUDE》 第42期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科技始終源出於藝術   因腦維新族:新媒體藝術的華麗旅程

霍姆斯(Tiffany Holmes)〈我們不可能永遠游泳〉 回收材料、北極熊模型、電動蛋糕旋轉台 50×150×50cm 2011

霍姆斯(Tiffany Holmes)〈我們不可能永遠游泳〉 回收材料、北極熊模型、電動蛋糕旋轉台 50×150×50cm 2011

文│羅曉盈 圖│台北當代藝術館

 

科學的目的不在於為無窮的智慧打開大門,而是在無窮的謬誤前面劃一條界線。──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

 

1938年,德國著名戲劇家、詩人布萊希特對科學做了這番註解,翻轉了科學是一種「進步」的象徵,簡潔的話語中提示了科學實際是為限制人類謬誤的圭臬,用這段言論審視1960年代伊始嶄露頭角的新媒體藝術,頗為受用。新媒體藝術呼應觀念藝術的需要,從日常生活尋找材料,如受電視影像啟發的錄像表現形式,或大眾文化的日常主題,滲透各式型態、性別、政治等議題,不勝枚舉。然而,21世紀處於新媒體藝術發展趨向成熟的年代,越來越多元的形式表現,該怎麼樣為自身下定義,則是目前面臨的挑戰。

 

此次於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由策展人鄺佳玲策畫的「因腦維新族」一展, 即是在對如雨後春筍湧現的新媒體藝術做一次大觀爬梳。「因腦維新」一詞, 為英文「innovationsis」直翻,原意為創新、革新之意,以innovationsis為展覽主軸,一方面意謂著結合聲、光、影像與動力機械等跨域突破;另一方面,也顛覆一般人對新媒體的想像。此次展出九位藝術家共18件作品,集結美國、英國、日本、香港與台灣等地的藝術家,分別以九個圓形圖像(icon)為代表,像一種連結其功能說明的符碼、一個樞紐,邀請觀者一同按下,共同分享其感知經驗。

 

作為新媒體藝術集錦的「華麗旅程」,展場入口處放置的作品,乍看之下有些令人失望,此件〈可持續影院No. 3:動畫磨坊〉為美國藝術家赫塞爾斯(Scott Hessels)所做,外型為一高塔連接上下兩方,上方為一風車形狀的裝置,下方則是一個持續轉動、繪有圖樣的菱形與圓盤。此觀念出於原始的錄像製作方式,以風車的轉動風力為機械啟動的來源,再加上鏡像反射原理,使觀者能夠正反方向窺見一組無限反覆的動畫影像。這是此展有趣的開端,藝術家讓動能回到最素樸的自然能源,在不斷追尋高科技的新媒藝術事態下更別具新意。另件〈雙向磨坊〉同樣以風車為動能來源,以視覺暫留的原理,使觀者在不斷轉動的風車上,抓尋殘留於視網膜上的片段影像。

 

日本藝術家桑久保亮太〈點‧線‧面-十番目之感傷〉,也可說是獨樹一格的素樸科技表現。在全黑的空間中,透過一台緩慢行駛的簡易玩具火車,在車頭燈的照射下,車子行經的景色,反照在巨大的牆面上形成強烈的陰影,彷彿再現家鄉的風光,讓記憶的樞紐隨著行徑在腦海中運轉,但當觀者的視點轉向火車的沿途路徑時,卻驚訝的發現那些陰影的主體本身不過是由一些簡易的物件,諸如塑膠椅、鉛筆等日常用品構成,使觀者在與牆面對應的陰影形貌上形成認知上的落差,挑戰虛實之間、科技與日常間的謬誤。

 

除了幾件一反常態的素樸科技表現,展覽中更不乏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新媒科技,特別是幾件互動式裝置,連結了觀眾、作品與藝術家間的對話,啟動藝術言說的符碼。蕭子文兩件互動式裝置〈TOUCHY〉與〈eeyee〉是此次亮點之一,這兩件作品都屬於穿戴式的藝術裝置,〈TOUCHY〉為裝扮成照相機的機器,重點在於機器的拍攝須透過與人之間的「對看」始能完成。〈eeyee〉的原理相似,演出者穿戴一組護目鏡,手套上感應器,透過感應器裝置的鏡頭,觀者可從護目鏡中觀看表演者存取的3D影像。不論是接觸(touch / touchy)或觀看(eye / eeyee),蕭子文的作品都強調與人的互動,並且錯置習以為常的視覺觀看,顛覆人們所熟知操作的機械慣性。

 

香港藝術家楊嘉輝,探討科技、人性與藝術三者間的微妙關係,甚至翻轉了科技作為科技藝術附屬品的先決概念。機器原先功能為實用工具,然在新媒藝術的驅使下,科技逐漸形成一種動能的陪襯,然是否機械就只能不踰矩安分的為藝術的「陪襯工具」,〈無為機器〉給了答案。藝術家放置四個小型電子物件組合裝置,以觸控的方式控制螢幕上各種元素,當觀眾以手指在螢幕上游移時,螢幕上的資訊根據觀眾手指的指示反映其路徑,然螢幕上的資訊,本身卻沒有任何實用目地的連結,這種無目的性的機械裝置,卻由於科技本身的技術引誘觀者碰觸,彷彿現行普遍的智慧型手機般有著相似的魔力,一種迷戀與依賴,藝術家用極為簡單的原理,讓科技凌駕於藝術之上,道出科技與藝術間模糊曖昧的地帶。

 

展覽的末端,有別於先前著力在素樸與華麗間的科技表現,霍姆斯(Tiffany Holmes)的〈我們不可能永遠游泳〉,以極為簡易的動能雕塑,傳達生物生存的嚴肅議題。藝術家用回收的塑膠材料製成如奶油蛋糕造型的高塔,並且一如擺放在櫥窗店中的商品,緩慢轉動著供人欣賞。遠看是美好景象,近看卻是廢棄的塑料,上頭還書寫了地球暖化、生態危機等字樣,而一隻隻微小的北極熊模型綿延不絕的欲爬上這座工業高塔尋求庇護,象徵人類對環境生態的保育不過是一場惡性循環的深沉諷刺。以此作結尾,或許點出了人們對新媒體的夢幻想像的反省,一如展場入口素樸的低科技表現,新媒體藝術從來就不是科技的競技場域,而是透過科技補足人們對現實感知的缺憾,對現下的「真」做出回應。新媒體藝術往往強調「跨域」,但並不僅限於技術層面,更重要的,如何從科技跨入藝術,藝術如何跨入真實,將科技與人性間的芥蒂彌平,才是此趟華麗旅行的終點。

 

因腦維新族

 

2.2∼4.14

 

台北當代藝術館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