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多重宇宙相对稳定中的不稳定存在

多重宇宙相对稳定中的不稳定存在

15-02-04 03:07:20 来源:《藝外ARTITUDE》第64期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

多重宇宙相对稳定中的不稳定存在


文.摄影|如去


世博园区由法国馆改造成的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在2014年11月22日开幕,进入主展厅首先是池田亮司的〈雷达〉(Radar),巨大萤幕的展示让这件作品带有深邃的神秘感,池田亮司将数学和资讯视觉转化成了某种自然现象的特徵。艺术家通过沉浸体验和潜移默化的方式,通过视觉奇观来创造空间和自然接壤的间隙,并将这一间隙通过声音和环境传达。这件作品也被认为是开馆展最契题的作品。


展览题目中「宇宙」,Cosmos,指一个有序的整体;多重的宇宙则象徵了混吨、複杂与模糊不清的「存在」与「共存」状态。在本次展览中,策展人与艺术家将就这一永恒的话题展开讨论,展览从两个结构出发—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人与自身关系。对这些关系的不同领域的探索,将创造性地综合在一起,形成理解「多重宇宙」的基础,同时也将成为展览展示的线索。当然这个展览题目似乎可以是放在任何大型展览之上,但策展人为了充分体现「多重宇宙」的含义选择了更多的多媒体影像和装置艺术家,架上绘画的艺术家大概就几位。


展览当中的首先看到的池田亮司的作品所构建的宇宙是一个苛求细节、精緻无憾的完美虚境。他所创造的时空,透过不断连接的点和线以及空间具有足以震撼观者的能量。在全黑的空间中,集聚著明灭变换的符码。触觉与感知的局限性,让我们忽略身体对周身的感觉,那麽池田将这种感觉还原至最小单位图元的数位、恫胁瞳孔的强烈白光。这正是池田构建、控制的100%的、极致纯粹的宇宙,透过转码的方式将微观世界视觉化。倘若仅仅是投射资料映射的黑暗空间,是不足以震撼观者的。池田的空间,创设了达到感官与认知的极限的刺激,这个宇宙包含了浓厚的、高密度的、立体的声音与图像资讯,这个宇宙能使观者沉迷。


另外一件值得讨论的是郭熙创作于2014年的〈打字员之死〉,资讯世界的媒介化,让个体成为符号的堆砌,对于身份的探索以及存在的质疑,艺术家利用网路媒体「维基百科」以及一系列物件来虚构了一个打字员的身分。观众以侦探的角色去发现虚构身分的破绽。对于作品的解读可以分为两个层面,一是解读这一段材料中真实的历史部分,另一方面识破虚构后,跳出故事本身,探究真实与虚构以及大众媒体。何谓我们真正生活的世界以及我们所处的空间?我们是否真实存在?真实存在的依据是什麽?郭熙的这件作品从身份的被证明角度直接的与展览题目发生关系,宇宙是如何被定义的就能说明身分是如何被定义,对于身分的定义可以有非常多的方式来完成,那麽对于宇宙的定义同样如此。


延著螺旋上升的展厅,刘广云的〈11071,9600114143公里〉(2014)体量巨大,作品气场实足。作品是就德国Kempen市的VonBehring街11号和上海巨峰路1589弄210号是跨越了20年的艺术家的两个住址。由这两点牵动的时空变迁在他的私人化经验里无异于几番改朝换代。期间无数次的往返都无一例外的是在空中完成的,飞机的快速飞行和地球的自转作用造成的时差错乱给他带来诸多困扰也让他常常对时间和距离的确定性产生怀疑。艺术家在地球上找到了一条实在的地面路线连接这两个地点,让以家门为出发点所经过的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城镇,每一条街道都钜细无遗地包含在这条路线裡。它的长度是11071,9600114143公里。交通工具的变化让现在的我们对实体的空间没有更实际的感觉,几个小时的飞机行程给人所带来的身体上的错位感,会消磨掉空间距离对人所产生的心理上的情愫期待。艺术家在这裡就想拿出类似这样的铁证来证明一种真实的存在。


阿哈尔德?费尔纳居在2011年创作的〈持续的玩具〉是从一种时间的角度来看对某种东西一直持续不断的修复。上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国际衝突都缘于贯穿半个世纪的冷战。〈持续的玩具〉直接反映这一现实。每个小卡车、坦克都由旧金属物件拼接修理而成,两百辆车宛如行进中的军队。在阿哈尔德看来,人的生命中绝大部分都用来回应和修复这些与身体、思维、社会相关的、先人遗留的矛盾衝突。因而,时间唯独在过去的维度才具有意义,表面上看它似乎与未来没有任何关联,事实上,这种关联恰是人来来回回的关系网决定的,即使面对更广阔无垠的宇宙,我们也在拿起自己善于用的工具来敲敲打打的完成。


周啸虎喜欢划拉开一些隐藏的线索关系,这其实也是一种修旧行为,修复忽略掉的关系。2011年〈侦探计画〉周啸虎分别与10家私人侦探公司签约,要求他们在规定时段和区域内,跟踪另一家侦探公司某个侦探的行踪。他们对自己同时也被跟踪的事并不知情。这10家私人侦探公司各自组成自己的侦探小组,首先根据艺术家提供的必要资料,查证另一家侦探公司某个侦探的活动规律,然后在规定时段和区域内实施跟踪。这10个侦探小组形成追尾跟踪迴圈。要求以照片、录影和笔录来记录跟踪过程和情形。一路走过展厅,会陆续经过很多录影作品、装置、绘画作品,策展人对作品的安排完全基于展厅,而非作品之间的互文关系,展厅尽头的最后是徐渠2014年的作品〈网球场〉,是徐渠在2013年泰康空间「露台项目」的延续。〈网球场〉延续了徐渠以往创作线索中对运动的研究兴趣,重点是观察物体在运动中的瞬间状态,艺术家把一个一平方米的网球场展示给观众,借助机械的力量,观众可观察到网球在场地中呈现出的特殊运动状态。鼓风机的作用让网球一直悬浮在相对稳定的区域内,仔细回味以这件作品作为观看展览的结束,策展人著实传达出一种宇宙的状态:相对稳定中的不稳定存在。


本次展览的总策画由中国民生银行社会责任委员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民生美术机构总负责人艾民担任,并邀请国际知名策展人李振华作为联合策展人协同主持完成。展览的概念和主题由艾民提出,他引用了物理学界对于理论上所存在的无限个可能的宇宙的现象,提出一种多元论假说—「多重宇宙」。所选择的作品以「感知共振」、「体验行动」、「立体园林」、「诗意声响」、「空间置换」、「回到个人」等多个板块构成,共展出来自中国、法国、美国、日本等12个国家和地区的53位艺术家、7个艺术小组及2个委託创作专案的近百件作品,形式囊括了绘画、装置、录影、声音及摄影等多个艺术门类。这个展厅的是一个圆形弧度螺旋式往上走的路径,观展的舒适程度远远高于上海双年展的布展方式,唯独不好的是,看到顶层最后一件作品之后由于电梯关闭的原因还要原路再返回。


「多重宇宙」明确表达出这样一种观点—「展览应该倾向于不侵蚀具体创作者的内在关系和方法,以及个人通过物品延伸的具体的历史存在。艺术不能完全阐释的,以及作品自身就具备的多义性和伴随展览展示变化的特徵,一个准确的呈现或是表达,都会成为被挟持的物件,艺术家和艺术作品之间不能被解释和转译的现实,也就构成了可能容纳解释的裂缝。」因而,「多重宇宙」在与观众见面时,将会需要二者之间的互动,以体现展览,以及这家全新艺术机构与观众、空间融合的姿态—强调观者的感受与参与。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