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风雅名士”金武祥的岭南生涯

“风雅名士”金武祥的岭南生涯

14-08-14 02:22:07 来源:《收藏·拍卖》2014年08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晚清的“风雅名士”金武祥一生仕途尽在岭南,先是在广东,尔后到了广西,期间又不时往来两地,招邀岭南岭北文人,形成以广州、梧州、桂林为聚会之地的唱酬活动,蔚为文宴之大观。

“风雅名士”金武祥的岭南生涯

 

文、图:刘汉忠

 

“风雅名士”金武祥的岭南生涯

江阴乡贤合影,居中高瘦者即金武祥。

冰泉唱和集,友人题辞篇什极多

 

晚清的“风雅名士”金武祥一生仕途尽在岭南,先是在广东,尔后到了广西,期间又不时往来两地,招邀岭南岭北文人,形成以广州、梧州、桂林为聚会之地的唱酬活动,蔚为文宴之大观。其所撰着,往往以留意旧史陈迹而为时贤后人推重。在晚清岭南文化史上,一介寒儒微宦的雅兴,却分明折射出文运的兴衰之迹。

 

初入仕途

 

金武祥(1841-1924),字溎生,号粟香,常州府江阴县(今江阴市)人。幼年在家塾从先生读。同治元年(1862)三月,随父金应澍、岳父黄素庵往江西,自此至同治十年,历任州县幕友,先后到过石城、临川、建昌、吉安、南昌等地,即自称“薄游江右十载”的时期。这一期间,他曾多次在金陵参加乡试,均未售。同治十年,金武祥结束游幕生涯,之后的数年间往来江阴、常州、金陵及上海间,与文友诗酒流连,频有唱和。期间又曾两次赴金陵应乡试,仍未中举。光绪二年(1876)五月,随堂兄金逸亭赴广东督粮道任职。科举入仕之路不通,无奈之下,金武祥于光绪四年循“捐例”,取得入仕资格,在广东豫捐局由通判捐升盐运同三班,分发广东候补。初期,多为临时“差遣”。光绪五年闰三月,赴潮州,以藩司公文催地丁,以运司公文催潮饷,以粮道公文催兵米,任事有劳绩。六月,奉解饷入都之差。光绪六年,应运司差遣,在清远县境内北江白庙办缉私。这一年,他将七绝诗百首辑为《陶庐杂忆》(以后陆续有《陶庐杂忆续咏》、《陶庐续忆补咏》、《陶庐后忆》、《陶庐五忆》、《陶庐六忆》、《陶庐七忆》的辑刻)。诗多注事实,生平经历、见闻往往见之吟咏,尤重风土、民俗和人物,举凡名胜古迹、风物特产、闾巷掌故等一一记录。乡情浓郁且清新可诵。

 

需次羊城,编刊随笔

 

金武祥的述作不论笔记、诗文并及杂撰之属,都深具辑集文献、存记旧物之心。光绪七年,他在广州编刻《粟香随笔》八卷。此书之作有意效南宋洪迈《容斋随笔》体例。后复陆续撰辑成《粟香二笔》、《粟香三笔》、《粟香四笔》、《粟香五笔》各八卷。此着极为学者推重,谓入笔记名作之林当为无愧。随笔以诗话比重较大,所涉交往才人逸士诗作并事迹,以此得以传留。这些投赠人物不少并无诗词集刊刻或已刻而失传,笔者略略核校,未见于《清人别集总目》、《清人诗文集总目提要》、《清人词目录》作者占十之五六。

 

金武祥诗如时人陈晋熙所称,“清华名隽,独抒性情”。词作开朗明媚,最为时人推重。冒广生《小三吾亭词话》卷五曾举出其二。有《高阳台》一调云:

 

绛树齐声,琼花俪影,是谁熨出云根。南国春回,几番瘦了诗魂。殷勤欲寄相思字,伯重提、絮果萍因。祝东风,好与欢来,莫共愁生。

 

年来习气消除尽,便千回百转,底事干卿。倦眼重揩,蓦教枨触瑶情。觑他一掬珊瑚泪,感风流、老去兰成。唤真真,玉合灯前,记可分明。

 

又有《齐天乐》云:

 

来城市山林地,依稀六朝烟水。叠石皴云,分池浣月,并作新秋凉翠。兰亭已矣。问狮子沧浪,较量谁似。更筑层楼,峰峦四望极天际。  西园尚存旧址,沧桑棋局换,兴废如此。巷访乌衣,渡寻桃叶,胜迹今看馀几。剜苔觅字。有前度刘郎,再来还记。引我徘徊,倚岩同一醉。

 

漓江游

 

光绪八年(1882),金武祥奉两广总督差委,查勘广西边防,查看广东西宁、广西岑溪两邑争界。因此由梧州上溯阳朔抵桂林,行旅游览山川古迹,有《漓江杂记》一卷,又《漓江游草》一卷。

 

《漓江杂记》为地志杂载,举凡地理山川名胜,尽录卷中,同时又记交游、投赠并友人行迹,则尤可备地方掌故之谈。内容多有旧志略而不及,或体例所不载者,故舍所记而无所踪迹者,价值在此,不可轻视。文笔闲简有致,娓娓述来,读之颇有余味。如记中云:“漓江江水澄碧,不独阳朔为然,而山则平乐以上,皆拔地而起,巉削奇诡,真如玉笋、瑶篸森立无际。亦有岩隙竹树丛生者,翁郁玲珑,益饶古趣。村落、畦畛交错林壑间,樵笠、渔蓑,俱含画意。秋日泛舟至此,所见胜于所闻,可为观止矣。”

 

《漓江杂记》附《漓江游草》一卷,收录纪行诗。前有秦焕光绪九年三月序,又汪瑔序。别附诸友题词,计有归安姚觐元、闽县龚易图、祥符周星誉、山阳秦焕、宜兴徐玮文、临桂李受彤、嘉兴沈宗济、临桂周璜、江宁刘传林诸人。金氏诗文、笔记,每每多投赠友朋,或求友声,或唱咏回赠,往往篇章之富,书之首末,连篇累牍。集中首诗为《赴桂林杂诗七首》,末为《和张丹叔观察题诗原韵》。笔下所涉有独秀山、叠彩山、七星岩、伏波岩、白沙洞等景致。《遍游桂林山岩》当时传诵,余音至今不歇:“未暇骖鸾信不诬,玉簪罗带路萦纡。桂林山水甲天下,绝妙漓江秋泛图。”

 

诗后多有时人评点,间录唱和之作。又多附小注,是特有益于地方文献者,其间往往涉及兴革事务。作者以奉办临时差遣,不忘职守,流连名景之时不遗民生,是其尤可贵之处。

 

冰泉唱和

 

光绪十一年(1885)至十四年,金武祥奉委协助两广盐运使“监鹾梧州”。此为宦囊丰盈之美差,《粟香室丛书》得以在此时期内陆续辑刻与此关系甚大。

 

梧州之行,金武祥无论公务私事均在《冰泉唱和集》留有鲜明印痕。此时,其父也随来就养。《澹庵自娱稿》有《乙酉夏五将赴广西梧州,留别亲友》诗。七月初五日抵达苍梧。尔后,游冰井寺,登准提阁,并有诗咏。

 

金武祥的《冰泉唱和集》内含序、题辞、唱和、续和、再续和、附录、书后。书名“冰泉唱和集”为“光绪己丑冬赵起鹏检署”(己丑,光绪十五年)。卷端金武祥光绪十四年十一月序,另是年十月山阳泰焕序,光绪十五年四月番禺汪兆铨序,又有同年丹徒尹恭保序,山阴陈陔序,吕椿培序,光绪十六年阳湖吴翊寅序。书末光绪十五年十一月番禺沈宝枢跋,光绪十六年季冬嘉兴沈宗济书后,光绪十九年武进何嗣焜书后。笔者所见两本,收录题赠颇有异同之处。一册有《冰泉访古图》,前为汪洵书端“冰泉访古图”。图后有“唐元次山冰泉铭”一则。俞樾题辞一则为另本无,刻字亦略有别,知为后补刻入者。“题辞”者“元和邹福保之后”有阳湖恽毓珂、阳湖女史钱希二则,“宜兴蒋兆兰之后”有江阴蒋玉棱、金匮华世芳、阳湖女史吕景蕙三人,为他本无。《再续和》桐城姚永概、宝山陈如升、江阴陈熙治、金匮华世芳、阳湖陈炳熙、阳湖史悠抚、阳湖刘欢、江阴缪九畴、武进沈同芳诸人题辞为另本无。附录胡念修《冰泉赞并叙》,光绪二十四年首夏武进刘可毅《书冰泉访古图后》,亦未见于另本。此文述金氏于“监鹾”梧州之后“十年”而以“冰泉访古图示可毅”,知图亦为后来补增。

 

参读各序跋前题辞,可复原当年冰泉文人聚会情景。先是,泰焕于光绪八年由桂林移守梧州,曾与道员易衡樵、太守赵子绳等人“携酒寺中”。越二年乙酉,金祥武 “监鹾”至梧,时时招友人宴集于大云山麓,“揽江山之胜,据坛席之雄”,一时“文采流播,名迹益彰”。光绪十四年,重建漫亭,请汪瑔补书刻元次山题铭,并辑友人唱和之作投寄远近,征诗索词。光绪十五年四月,《冰泉唱和集》在广州编刻。

 

《正集》题咏梧州胜景,始于“乙酉仲秋偕徐氏昆仲游冰井寺憩准提阁”。先后与游唱和计有番禺徐绍桐、徐绍桢、徐绍枚三人,又江都张联桂、贵筑颜嗣徽、长兴王世芬、香山何燿章、仁和叶尔衔、嘉应黄鸿藻、昌化洪昌言、邵阳徐兆兰、保山吴焘、长沙蒋兆奎、武进潘保泰、安宁张棠荫。从游者武祥之子金章、金和亦有诗。当时接投赠并奉复篇什者有贵筑袁锡臣、山阳秦焕、无锡华本松、宜兴徐玮文、浏阳舒佐尧。重九日和作之人有酉阳曾辉,上巳之游和作有临桂陈瀛藻、徐绍桢。寄和之作有海宁羊复礼。集中又有金武祥送行、题赠各作。后为词录,有汪瑔《乙酉送金武祥赴梧之作》等酬答之作。《续作》、《再续作》则为正集刊行之后遂年收到诗友题赠和唱的补编。册末附金武祥《重建漫泉亭记》,详记修复名亭因缘始末。其他如吴翊寅等人序,何嗣焜跋,为随次后印增入者。

 

金武祥返归居老之后,光绪二十四年戊戌闰三月三日,招同无锡华若溪诸友,仍用当年冰泉唱和诗韵再作诗会,一时胜友如云,投和纷纷。之后又续有唱和。《冰泉唱和闰集》因此辑刊。

 

前后两集,天下诗侣,多入集中,金粟香名望达于极盛。笔者检读,似仍有遗而未收之篇。光绪十六年,词人况周颐离京南下,十月间暂客广州,曾作《买坡塘》“题金濉生冰泉唱和集”,未见集中。

 

赤溪杂记

 

光绪十五年前后,金武祥寓居广州。次年,得署任赤溪直隶厅(民国间并入台山县)同知之职。到任时已是冬天,由其父《庚寅冬月六日行抵赤溪,儿子接篆》诗可知。

 

赤溪濒临大海,土地荒瘠,建厅仅二十余年,尚属草创。避远之地,新开之区,绝非美差。然以金武祥出身而言,在当时宦途拥挤、僧多粥少情形之下,得此已属不易。官职虽为委署,然为掌理一地实任官,他因此得以尽显长才。赤溪厅任上为时仅八个月,而政绩大略有:创设渡头济川亭及合厅保赤堂,订立章程,捐助款项,于书院增设古学课,捐廉奖励学子。公暇,金武祥每每登临山川,考求古迹,兴复名胜,提倡风雅,一如往昔。

 

任内撰有《赤溪杂志》。此书二卷,前有汪兆镛序文、题词,后附《霞城唱和集》。金武祥有诗云:“青幡彩仗趁芳辰,远宦频惊物候新。星纪已周行万里,一官吟遍岭南春。”集中记述赤溪风物掌故,如记“产有土茶,民间采摘贩卖,间获微利。余烹而试之,质颇香嫩,惜焙制未精。”诸如此类。

 

“岭东岭西,游迹殆遍”,金武祥此时宦岭南已十数载,游踪遍历,登览山川,考求古迹,兴复名胜,提倡风雅。官微而不忘民瘼,兴利除弊,多行善政,耽于吟咏而不失政务,以一介微官而扬名于晚清社会。

 

编刊《粟香室丛书》

 

金武祥的仕途始于岭南,着述、编辑乡邦文献刊刻也是始于岭南,由此奠定晚清着述名家、刻书大家的地位。

 

《粟香室丛书》编刊于光绪至宣统年间,因为是随时编刊,开版大略取齐而不能完全一致。大开较小,这显然出于席履不丰而不得已的选择。总之是着意于文献的保存,而非风雅的品赏。各书牌记、题名标注也往往不一,或标明刻地时间,也有略而不书者。参考其生平行迹,《粟香室丛书》刻于两广的占了相当部分。其中笔者经眼的有:

 

《漓江杂记》一卷初刻本附于《粟香二笔》,据序知光绪九年季冬刊于广州。

 

《鸥堂日记》题“光绪丙戌秋江阴金氏开雕。”丙戌为光绪十二年。光绪十一年至十四年,为金武祥“监鹾梧州”时期。

 

《鸥堂剩稿》,款题“光绪丙戌秋江阴金氏开雕。”卷端有序。

 

《读书琐记》牌记题“光绪丙戌季冬刊于梧州。”

 

《东鸥草堂词》二卷,款题“光绪丙戌冬十一月刊于梧州。”

 

《读雪山房唐诗序例》牌记:“光绪十二年十二月江阴金氏刊于广州。”《云溪乐府》书牌题“光绪丙戌冬十二月江阴金氏刊于梧州。”此二书牌记可见金武祥于两地间不时往来,而编辑刊刻随时进行。

 

《名家词集》书名下题款“光绪丁亥冬日榖庵书”。丁亥为光绪十三年,刊刻或即在此前后。

 

《存斋古文》牌记题“光绪戊子江阴金氏刊于梧州。”

 

《宜斋野乘》牌记“光绪戊子夏江阴金氏刊”。自序题款 “光绪十四年六月金武祥序于梧州”。

 

《茗壶岕茶系》牌记:“光绪戊子江阴金氏刊于梧州。”

 

《得月楼书目》牌记:“光绪戊子夏江阴金氏刊”。

 

《藏说小萃》牌记:“光绪戊子江阴金氏抽刻《续说郛》摘录本。”有是年五月金武祥梧州序。

 

《江上孤忠录》牌记:“光绪辛卯刊于赤溪。”

 

未列入《粟香室丛书》的《粟香随笔》、《二笔》、《三笔》分别于光绪七年季秋、光绪九年季冬、光绪十三年孟冬刻于广州。《四笔》牌记“光绪十七年夏四月刊成”,未记地点,以其行迹,似刻于赤溪。《五笔》未见牌记,前有光绪二十年十一月刘孚京序,又光绪二十一年仲夏刘汝霖序,此时期金武祥候官于广州。

 

参考有关着录,《粟香室丛书》大多刊行于两广。研究岭南刻书者,可以引起注意。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