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三年诉讼路 教训是什么

《中国拍卖》

出版检索

三年诉讼路 教训是什么

14-03-06 01:34:02 来源:《中国拍卖》2014年2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一个原本案情并不复杂的案件,一场原本没有胜负悬念的官司,却经历了历时3年的诉讼。这是为什么?本文作者王焯是中拍协法律咨询委员会的一名工作人员,也是作为中拍协法律援助工作代理这个案件的律师之一。他用平实的文字如实地记录了这个案件的诉讼全过程。

三年诉讼路 教训是什么

 

文/王焯

 

编者按:一个原本案情并不复杂的案件,一场原本没有胜负悬念的官司,却经历了历时3年的诉讼。这是为什么?本文作者王焯是中拍协法律咨询委员会的一名工作人员,也是作为中拍协法律援助工作代理这个案件的律师之一。他用平实的文字如实地记录了这个案件的诉讼全过程。通过他的记述,我们不仅理解了一个法律专有名词“合同相对性”,而且深刻地认识到规范操作对拍卖公司具有多么重要的意义,而拍卖行业如何在社会经济活动中争取公正平等的地位更值得我们深思

 

接到求援

 

2011年4月的一天,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急匆匆地走进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5号院8楼的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法律咨询委员会办公室。这名男子操着南方口音,一进门就开始向我介绍起自己的基本情况,原来他是江苏安瑞拍卖公司江阴分公司的负责人,叫甄坤林,他和他的公司遇到了被买受人起诉要求退还佣金的“官司”。

 

江苏安瑞拍卖公司及其江阴分公司(以下简称“安瑞拍卖公司”)早在2008年末曾接受了当地有关部门的一宗拍卖委托,并签订《委托拍卖合同》,拍卖江阴市卫生局下属的一家乡镇卫生院,甄坤林负责的江苏安瑞拍卖公司江阴分公司具体承办该宗拍卖业务。在经过拍卖前的宣传招商、竞买登记、标的展示等一系列专业的法律程序之后,2008年12月31日拍卖会如期举办,7名具备竞买条件的竞买人到场参加竞买并在拍卖师的引导下踊跃举牌加价,会场竞价气氛异常热烈。在竞买人中, X女士最终脱颖而出以4700万元的落槌价竞得该卫生院产权。10天后,按照竞买协议和竞买规则的约定, X女士如期支付了拍卖总价款4945万元,其中包括按照落槌价4700万元中5%比例的佣金245万元,随后拍卖标的顺利移交买受人并顺利过户。这一切都显得那么正常、平静,各方都皆大欢喜。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1年3月,安瑞拍卖公司突然接到江苏无锡高新区法院发来的起诉状和开庭传票,原来买受人X女士以安瑞拍卖公司多收取其拍卖佣金240万元为由,将其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返还多收取的佣金并赔偿拍卖成交至今的银行利息损失。接到法院发来的诉状和传票后,安瑞拍卖公司委派甄坤林全权办理该拍卖诉讼事宜。甄坤林接受委派后,怎么也想不明白X女士起诉所依据理由的合法性在哪。

 

甄坤林经过慎重考虑,感觉该案案情重大且涉及的法律关系专业、复杂,遂决定就该场即将发生的诉讼向中拍协法律咨询委员会求援,于是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诉讼源自一个“秘密”

 

那时,我刚到法律咨询委员会工作不久,负责接待了甄坤林的来访,并就该场拍卖活动的过程和事实真相进行了全面和充分的了解。

 

原来,该场拍卖的《委托拍卖合同》是甄坤林代表安瑞拍卖公司与委托人江阴市国资委、江阴市卫生局签订的。按照事先商定的条件,拍卖成交后,委托方支付安瑞拍卖公司佣金20万元;除此之外,安瑞拍卖公司还可以向买受人一方再收取成交价5%的佣金。在具体签订上述合同过程中,委托方的工作人员擅自更改了最为关键和核心的合同条款—佣金条款,将合同佣金变成“委托人支付佣金15万元,买受人支付佣金5万元”。多么具有戏剧性!委托方不但转嫁了部分自己该付的佣金,更重要的是还堵塞了拍卖人向买受人收取佣金的正常渠道。当甄坤林从委托方工作人员手中接过被篡改得面目全非的合同文本时,他当即指出了其中的不妥,但被工作人员厉声驳回:“要做就这条件,本来就不想给你们做的!”多么霸道!甄坤林心情忧郁,未多做任何争辩,转身离开。此时,离合同约定的拍卖会举办时间已经不容他多想了,但他的内心却坚定了一种想法:不去理会《委托拍卖合同》约束第三人的条件设置,安瑞拍卖公司与竞买人另行约定拍卖佣金比例,并向买受人照收。

 

拍卖会如期举行,成交价比委托方确定的底价翻了一番,拍卖标的4700万元落槌成交。安瑞拍卖公司按照成交价的5%向买受人X女士收取了245万元佣金,这比《委托拍卖合同》限定的5万元整整多出240万元!

 

以上《委托拍卖合同》的“约定”和佣金实际收取数额的巨大反差作为一个“秘密”,在保守了两年后还是“泄露”了!X女士向安瑞拍卖公司索要“多收”的佣金240万元未果后,一纸诉状将其告上法庭。

 

一审胜诉

 

在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我帮甄坤林分析了原告方起诉所依据事实和法律的“虚无性”,认为,按照“合同相对性”的法理原则,安瑞拍卖公司与委托人签订的《委托拍卖合同》具有“相对性”,即其中关于安瑞拍卖公司向买受人收取佣金5万元的约定,对安瑞拍卖公司和X女士都没有约束力,不影响安瑞拍卖公司依照约定向X女士收取5%比例佣金的法律效力。所以,X女士据此诉请安瑞拍卖公司返还“多收”的240万元佣金,既无事实也没法律依据。基于以上观点, 我亲自为安瑞拍卖公司起草了答辩状,并组织编排了《证据清单》。

 

一场没有胜负悬念的拍卖“官司”正式开打。2011年5月该案在江苏无锡高新区法院开庭,庭审后经过漫长的等待,在2012年3月的一天,甄坤林终于拿到了胜诉的一审判决书。我听到了甄坤林在电话的那一头,久违的笑声和诚挚的感谢话。记得我当时很煞风景,立即劝他“不要高兴太早,事情还没完,要准备继续打二审的官司”,等等。

 

果不其然,安瑞拍卖公司很快收到了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X女士的上诉状和二审开庭传票,甄坤林重回“官司缠身”的境地。

 

二审意外败诉

 

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在2012年的“春天里”, 甄坤林带着我起草的二审答辩状,迈着自信的步子走进了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大门。二审法院开庭后,甄坤林明显感觉到了形势的微妙变化,对方代理律师的气势咄咄逼人,搬出安瑞拍卖公司“未能公布委托方关于佣金收取规定构成欺诈”、“拍卖公司必须遵守改制企业拍卖中政府关于佣金的规定”等说辞,让甄坤林必胜的自信心大打折扣!不久,他怀着忐忑的心情再次敲开了我办公室的房门,向笔者介绍了二审开庭情况。我只能安慰他:在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无锡中院的法官和基层法院的法官,基于同样的事实和证据,绝不会做出截然相反的判决结果!

 

纯理论推演出来的结果,往往会忽略现实因素的决定性作用,导致实际结果出现巨大偏差。2012年10月11日,甄坤林在焦急的等待中,没有盼来我事前预测的理想判决结果,安瑞拍卖公司“不幸”败诉了!无锡中院的终审判决完全颠覆了一审判决结果,所依据的理由主要有三点:首先,安瑞公司应当在拍卖过程中公开包括《委托拍卖合同》中佣金条款在内的所有接受委托的信息;其次,安瑞拍卖公司在拍卖过程中未公开其与委托人关于“买受人支付佣金5万元”的约定,违反拍卖活动应遵循“公开、公平、公正、诚实信用”原则,其行为构成欺诈;再次,因包括佣金在内的拍卖标的存在着瑕疵,安瑞拍卖公司应对该佣金的瑕疵承担瑕疵担保责任。所以,X女士以受欺诈为由要求变更拍卖佣金数额的主张合法有据,其要求返还多收取的佣金法院予以支持。遂撤销无锡高新区法院的民事判决,同时判决安瑞拍卖公司返还X女士240万元佣金并赔偿相应的利息损失。

 

驳斥二审判决进行书面申诉

 

岂有此理,简直是荒唐可笑!一样的事实,一样的法律,判决结果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这样的结果,安瑞拍卖公司和甄坤林是不能接受的,申诉!一定要将诉讼进行到底!!如果在此之前是为了利益而诉讼,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将是为了正义,为了行业的后来者不再重蹈覆辙而诉讼!安瑞拍卖公司和甄坤林坚定了抗争到底的决心。面对老朋友那饱受冤屈又充满信任的目光,继续帮助他们申诉是我不二选择。

 

先等等,接下来的诉讼我们得好好策划一下,看看究竟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和方法?又该从哪里突破?胜算的把握到底有多少?在统一了思想之后,咱们就正式开始吧。

 

首先,我建议采取向检察机关申请抗诉和自行向法院申诉同步进行的策略和方法,以确保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能够重视并决定再审该案;其次,笔者建议把二审法院误解拍卖业务、错误适用法律作为申请案件再审的突破口。在给检察院的《提请抗诉书》和给法院的《再审申请书》中,我着重就无锡中院的判决理由部分进行了驳斥。“两书”于2012年11月底分别递交了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和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漫长和焦急的等待之后,终于迎来了峰回路转的喜讯。2013年8月,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就该案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提出抗诉;与此同时,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审查我们的再审申请理由后,认为原审判决确有错误,遂裁定对该案进行再审,并由其“提审”。

 

多么令人振奋的消息!为了稳妥起见,甄坤林请求我亲自代理该案并出习省高院的庭审,由于该案对今后拍卖行业内类似案件的处理具有重大借鉴和指导的典型意义,其胜诉与否事关重大,已经完全超出了案件本身和案件当事人的范畴,我遂向中拍协领导详细汇报了案情,得到了领导的大力支持,并当即受到出庭予以法律援助的指派,同时受到指派的还有中拍协法律咨询委员会委员于国富律师。

 

庭审时据理力争

 

2013年9月27日,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于国富律师和我共同出席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的法庭审理。在法庭上,对方律师大谈“和谐社会”、“政府主导的拍卖可以不适用合同相对性原则”,等等。面对对方律师的无理诡辩,针对无锡中院在终审判决中的诸多歪理,于律师和我一一予以驳斥,可谓慷慨陈词、一吐为快。

 

在法庭上,我们发表了如下代理意见:该案裁判的前提是应当适用法律而不是适用政策。

 

在已经被证据证明的事实层面上,我们不持任何异议。二审判决在法律适用的层面上存在“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诸多情形。

 

第一,二审判决确定民事责任明显违背了当事人约定及法律规定,属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安瑞拍卖公司与X女士作为同一法律关系的当事人,其权利义务关系应适用双方签署确认的《拍卖规则》和《成交确认书》之相关约定,二审判决不顾双方有约在先的基本事实,在认定民事责任时强行适用并非双方签署的《委托拍卖合同》,在事实取向上出现偏差;《拍卖规则》与《拍卖成交确认书》关于佣金比例为5%的约定,是拍卖人与买受人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自由形成的,当为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根本不存在《合同法》第五十四条“一方以欺诈手段,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合同”的情形。

 

第二,二审判决适用的法律明显违背《拍卖法》及其立法本意,也属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二审判决称:“拍卖公司应当在拍卖过程中公开所有接受委托的信息(包括《委托拍卖合同》中的佣金条款),只有拍卖标的和佣金在拍卖规则中明示和固定下来,才完成了安瑞公司江阴分公司的瑕疵担保义务”。从中可见,二审判决为拍卖公司设定了两项的义务:其一是拍卖人必须公开披露《委托拍卖合同》中与委托人关于佣金约定的信息;其二是拍卖人必须对拍卖佣金承担所谓的瑕疵担保义务。以上两项义务实属二审法院无端为拍卖公司创设的。

 

我国《拍卖法》并没有关于拍卖人必须“公开委托信息”的相关法定义务性规定,恰恰相反,很多委托信息在无约定的情况下是应该保密的。

 

关于拍卖人应当“承担佣金瑕疵担保”的义务,更是荒唐至极。其一,在拍卖法中根本就没有“佣金瑕疵”这一名词;其二,拍卖法中的“瑕疵担保”是有一定适用范围和标准的;《拍卖法》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拍卖人应当向竞买人说明拍卖标的的瑕疵”,这里的“瑕疵”在立法本意上只能理解为“拍卖标的物本身在物理性能及法律权利方面的重大缺陷”,而“拍卖佣金”并不是拍卖标的物本身,也非拍卖标的物本身的法律权利,显然不在拍卖人的瑕疵担保范围之列。二审判决对《拍卖法》第十八条第二款的立法本意所作的理解和适用显然是错误的,亦属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情形。

 

第三,二审判决明显违背了基本的合同法原则,还属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二审判决没有对专属本案的“拍卖成交合同法律关系”及与其相关的“委托拍卖合同法律关系”加以区分,将委托人与拍卖人之间的合同约定,适用于拍卖人与买受人之间;两个合同法律关系所确定的权利义务只能对各自的合同当事人发生拘束力,一个合同的当事人不能援引另一合同的条款去主张权利,也无须履行另一合同为其设定的义务。该二审判决混淆了上述两个合同法律关系,其错误在于不顾最基本的“合同相对性”法理原则,明显违背了基本的合同法原则。

 

在法庭最后陈述阶段,我们还指出:二审判决逻辑混乱、论理不清。

 

二审判决书在说理部分没有任何法律逻辑可言,基于对拍卖专业业务的无知,二审判决的逻辑思路是这样的:拍卖人应当公开披露包括佣金在内的委托信息---未披露委托信息即存在“佣金瑕疵”---存在“佣金瑕疵”即构成“欺诈”。

 

如前所述,拍卖人没有披露包括佣金在内的《委托拍卖合同》信息的法定及约定义务,在我国拍卖法律中不存在“佣金瑕疵”的概念及 “拍卖人应对佣金瑕疵承担保证责任”的规则;拍卖人向买受人收取佣金的依据是《拍卖规则》和《成交确认书》的相关约定,而不是《委托拍卖合同》的约定;拍卖人作为合同当事人违反《委托拍卖合同》的佣金约定(暂且不论该约定的法律效力),充其量也只能构成对合同(委托拍卖合同)的另一方当事人(委托人)的违约,根本不能构成对另一合同(拍卖成交合同)当事人的“欺诈”。

 

很显然,二审判决中概念的“不确切性”,前提的“虚假性”,以及论证过程的“不周延性”,一定不能演绎出正确的逻辑结论。申诉人及其代理人坚信该案的二审判决结果是错误的!

 

三年官司终胜诉 掩卷长思感慨多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庭审结束后,于律师、甄坤林和我都坚信该案会做出颠覆二审结果的公正判决。2013年10月30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再审终审判决:撤销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此前的判决,驳回X女士的诉讼请求。

 

对于甄坤林和安瑞拍卖公司来说,一切尘埃落定,一场缠讼三年年的官司总算有了公正而完美的结局。

 

我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掩卷长思,感慨颇多。

 

从规范拍卖业务上讲,《委托拍卖合同》的签订是拍卖活动的起点,委托人、拍卖人应在其中详尽列明委托拍卖标的的基本信息以及双方各自的权利义务,涉及第三方权利义务的条款不是本合同的内容,即使写进去也没有法律效力。在拍卖会举办前,拍卖人、竞买人达成《竞买协议》十分必要,其中应当约定价款和佣金支付、标的物交割、证照变更、产权过户等可操作的具体内容。拍卖成交后,拍卖人、买受人要就拍卖成交的法律事实及事前关于佣金支付、违约责任承担等重要核心内容在《拍卖成交确认书》上再次列明。这些必备的动作,起码可以保证拍卖人在一旦发生的拍卖纠纷中处于优势地位。

 

从法院诉讼来讲,因为任何一位法官都不可能精通拍卖业务,所以,很有可能在审理拍卖纠纷案件过程中,出现错误地归结拍卖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关系的情形,进而导致裁判发生偏差。

 

有鉴于此,我们拍卖人只有规范好自己的业务,才是预防和解决拍卖纠纷的上策。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