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抽象水墨 特立独行 蓄势待发

《中国拍卖》

出版检索

抽象水墨 特立独行 蓄势待发

12-11-16 01:20:58 来源:《中国拍卖》11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导读:抽象水墨是指具有抽象表现形态的实验水墨,与市场表现成熟的传统水墨相比,抽象水墨进入市场的时间短,上拍基数小,整体价格低,尚未引起市场与藏家太多关注。但可以肯定的是,“未来抽象水墨乃至当代水墨一定会在中国画发展史中占有一席之地,这不仅是应该的,而且是现实所需要的”。那么,抽象水墨在中国的发展历程是怎么样的?目前抽象水墨的市场表现如何?未来抽象水墨的发展趋势又会怎样?本文尝试为您一一揭晓。

抽象水墨 特立独行 蓄势待发
文/夏青
 

在《抽象绘画系列(上)》一文中,笔者已经就抽象绘画艺术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以及抽象绘画艺术在当代艺术创作中的存在意义与未来发展趋势作了较为详尽的阐述,在这里就不再一一赘述。下文中以抽象水墨为切入点,以刘国松、谷文达和张羽为研究个案,尝试就抽象水墨在艺术市场中的整体表现以及未来发展趋势等展开讨论。

 

抽象水墨:学术意义和艺术品格决定发展空间

 

这里的抽象水墨是指具有抽象表现形态的实验水墨(也称当代水墨)。对于实验水墨的定义,艺术批评家给出了很多种版本不同的答案,在这里笔者援引其中两位的观点:殷双喜在《实验水墨的文化意义》一文中指出,实验水墨的范畴相当广泛,“包括了主观性很强的变形形象、符号化的图式、表现性水墨、材料拼贴及部分以水墨材料为主要媒材的观念性水墨装置与行为艺术”。而皮道坚在文章《实验水墨回顾展缘起》中表示,“实验”一词包括“表现性水墨”、“抽象水墨”、“观念水墨”乃至“水墨装置”在内的各种现代水墨探索的精神特征的一种概括。也就是说,实验水墨仅仅借用了传统国画的材料与工具,而其作品的表现语言、绘画图式,以及传达出的艺术观念已经与传统国画迥然不同,表现的是一种与当下更为紧密的状态,艺术表达也更加独立与多元化。应该说,实验水墨在中国兴起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当时的文化背景之中,中国画界开始为寻求中国画新的发展而不断努力,最终他们以水墨为媒介,以具有革命性的表现方式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实验水墨运动。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再到九十年代当代水墨创作的活跃期,直到今天,当代水墨创作领域中的艺术家仍旧在以各自的方式进行探索,并形成了多元化发展的艺术格局。就其本质而言,当代水墨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一类是以水墨媒介作为表现观念的实验水墨,其主要代表为谷文达、仇德树、梁铨等;一类是以水墨材质开拓新的绘画图示的实验水墨,其主要代表为刘子健、张羽、阎秉会等;一类是利用水墨作为概念,采用装置、观念等当代艺术手法,体现一种艺术观,比如王川、王南溟的水墨装置;一类是利用水墨作为表现手法表达当下的生活状态的都市水墨,如刘庆和、李孝萱、朱振庚、李津等。不管是哪一类,在画面的呈现形态方面,当代水墨体现出以下几个特点:第一,实验水墨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又受到西方现代主义的冲击,所以其表现形态不同于西方,亦不同于传统;第二,实验水墨具有实验性和开拓性,表现题材多样,创作方法丰富,表达了当代社会中国人特殊的感受、感觉状态和精神状态。

 

实验水墨的表现形态十分丰富,但本文集中讨论的对象是抽象水墨,是实验水墨中那些具有抽象表现形态的绘画作品。抽象水墨的价值是在其自身的发展进程中有效地弱化和消解了现代水墨的两难境地,并成功地完成了传统水墨语言的现代转换,进而在当代语境里于不同的价值倾向中获得了生存与发展的空间。与市场表现成熟、价格相对稳定的传统水墨相比,强调当代观念与实验精神的抽象水墨作品进入市场的时间尚短,上拍基数小,整体价格也不高,所以并未引起市场上藏家的太多关注。例如在2008年朵云轩春拍设立的“抽象绘画与实验水墨”板块中,周长江、王劼音、黄钢和洪凌的作品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张羽、刘子健、魏青吉等当代抽象水墨作品却乏人问津,成交甚少。目前,当代抽象水墨的市场也是不温不火,鲜见波澜。2012年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特别推出了“水墨新世界”专场,汇集了老、中、青三代艺术家的当代水墨作品,其中抽象水墨仅占四分之一,而在已成交的作品中,过百万的仅有2件,包括娄正刚的《自然—ZG123》(138万元)和谷文达的《遗失的王朝—E系列》(115万元)。尽管如此,抽象水墨作品的学术意义却是不能忽视的,这些作品既不屈就主流趣味,又不迎合商业选择,而这正是其独有的特立独行的艺术品格。从这一点说,抽象水墨的当代意味更加强烈,在短时间内更不容易受到市场炒作的影响。所以,未来抽象水墨乃至当代水墨一定会在中国画发展史中占有一席之地,这不仅是应该的,而且是现实所需要的。在下文的论述中,笔者将以刘国松、谷文达和张羽为例,展开深入分析。

 

刘国松:价值与价格不匹配 市场价初步形成

 

刘国松十四岁学习传统国画,二十岁改习西画。1956年,他创立了“五月画会”,倡导现代艺术运动。1961年,台湾故宫的一个古画展览令他深感一味追随模仿西洋现代艺术思潮与画风是不对的,于是他决定放弃油画,回到纸上。

 

1968年他组织成立了“中国水墨画学会”,倡导中国画现代化运动。上世纪七十年代,他的作品常常挑战观者的观画经验,他放弃了传统中国画一味追求的笔墨韵致,也不追求西画塑形状物的精细或痛快的描写性,如“太空系列”中的《月蚀》、《如来》、《宇宙即我心》等,就表达了他对传统绘画的一种叛逆与挑战,令人称道的是,这些作品在高度理性中保留不加控制的随机,但又具有与其艺术表达相得益彰的完整性,逾越了俗世中东方与西方的界限,赋予其独创性的视觉语言普遍性的价值。而到了晚期,他创作的“九寨沟系列”则多了些温情,这便是艺术家历经沧桑后的平淡与优美,也是他晚年生活的一种镜像。纵观其几十年的艺术创作历程,他一直秉承改革与复兴水墨画传统的理念,他的艺术成就在于通过对绘画技巧的实验与抽象形式的探索,创造了一种既中国又现代的艺术表现方式,形成了他所倡导的“在现代时空表达现代人精神”的水墨画新境界。他的艺术实践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变革的重要成果,深刻地影响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延续至今的现代水墨运动的文化景观。

 

其实早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刘国松就远赴美国举办个展,并与诺德勒斯画廊签订了长期合约,成为首位由美国画廊代理的台湾地区的画家。1970年,他离开台湾赴香港教学,其作品由世界知名代理人Hugh Moss(又称水松石山房)代理,吸引了国内外重要美术馆与香港重要藏家的关注,其中香港退一步斋(香港顶级收藏家团体敏求精舍的会员)和水松石山房就是收藏刘国松的重量级藏家。1990年,他退休返回台湾,随着台湾众多美术馆和博物馆为其量身打造的个展的开幕和落幕,其作品在台湾的收藏圈开始迅速扩大,其中拥有20余件作品的收藏家仍不在少数。而其作品在大陆地区的兴起则开始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伴随着吴冠中关于形式美和抽象美的大讨论,在艾青和江丰的支持下,其大型个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之后又巡回到江苏、广州、湖北、黑龙江等很多地区。虽然其作品备受关注,但由于没有机构对其作品进行代理推广,这使得他的作品在市场中并不怎么突出,这一点从其作品的拍卖情况可见一斑:2001年至2004年,他的作品共成交6件,成交价格均在10万元左右,这其中也有高价成交的作品,比如他在1999年创作的《雪山》就在北京荣宝2004年秋拍中拍得了40.7万元的价格。2005年,张颂仁在北京艺术博览会上对其作品大力推荐,并在之后两年里陆续为其在中国香港、新加坡、法国巴黎等地举行个展,此时海内外藏家,尤其是内地藏家开始关注他的作品,这一点也很明显地体现在拍卖中:2005年成交12件,2006年成交16件,2007年成交22件,同时他的作品也在这段期间创下了很多拍卖高价纪录:在目前刘国松拍卖成交作品TOP10中,成交于2006年和2007年的作品就占到了50%,其中价格最高的作品也成交于2007年,即:他在1999年创作的《子夜的太阳》,在台北艺流秋拍中最终以56.9846万美元成交。2008年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他的作品的市场价格有所下调,但这并不影响其作品在市场上的公信力,这一年成交27件作品,其中他在1970年创作的《月蚀》(九张一组)甚至还拍出了156.75万港币的高价。2009至2010年,他的作品的市场表现呈现出理性调整的特点,不仅在成交量上有明显下降(分别是15件和9件),而且在成交总额也有较大幅度下调,其中成交额最高的是《山之岭:西藏组曲四十八》,该作品在台湾罗芙奥2010年秋拍中以46.0358万港币的价格成交。2011年,“八十回眸—刘国松艺术回顾展”再次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并在艺术界引起强烈反响,内地很多藏家都以大手笔收藏了展览中的精品佳作。同时,他的作品在拍卖市场中也有不俗表现:这一年其作品成交22件,其中不乏高价成交的精品佳作,并在目前刘国松拍卖成交作品TOP10中占据三个席位,它们分别是《冰峰雪壁》(北京翰海春拍,69万元)、《孔雀池》(北京翰海秋拍,69万元)和《蓝月亮》(北京翰海秋拍,46万元)。截止到2012年10月11日,2012年他的作品共成交12件,其中《不朽的月亮》在北京保利春拍中以78.2万元的价格成交。到目前为止,他的作品在内地拍卖市场中已形成了初步成交价格,即:太空画精品约每平方尺15万元,其他类型的作品每平方尺8万-10万元。即便如此,相对于部分当代艺术名家的天价频出,刘国松的作品的市场价格并不高,即使与一些经常在拍卖会上露面的中国画名家相比也是如此。但可以肯定的是,从其作品的艺术价值来看,其作品的市场价格还远远达不到,所以其作品在市场中的上升空间还是很大的。

 

谷文达:市场增长持续稳定 内地市场待开发

 

谷文达是85美术新潮运动中的领军者之一,也是中国当代实验水墨的奠基者。他的水墨实验主要围绕“文字图像”、“文化语言”和“生物材料”三项观念课题展开,具体来说包括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他在远赴美国之前(1987年)创作的以伪文字和错文字为基础的观念水墨画、水墨行为艺术和水墨装置艺术,这些作品受到篆书生发的想象力、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和文革时期大字报等几方面的影响,并举办了其专业生涯中第一个在开幕之前就被叫停的艺术展览;从第二个阶段开始,他开始直接研究物质材料世界,其创作基点是他到美国之后由“不同种族和文化之间的矛盾”这个终极问题所引发的思考,如装置《碑林——唐诗后著》,以50块中国传统碑石为媒材、以50首唐诗的中英对译文本为内容,旨在通过语言转译的不精确性论证文化间的不可翻译性,揭示出当代人类文化在全球化过程中种种困境和问题的作品;而到了第三个阶段,他开始在作品中使用人体物质(例如作品《联合国》系列中使用的头发来自全球400万人的捐赠),但这些人体物质在作品中不再是单纯的物质存在方式,而是经历过死亡过程之后的post human,当他们出现在作品中的时候,就意味着“用主体来表达主题”的新创作观念的诞生,同时也对长期以来艺术史中“用客体物质材料表达主题”的传统观念的彻底颠覆。

 

根据雅昌艺术网的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2年10月11日,谷文达作品共上拍110件,成交74件,总成交额是2640万元,成交额为70.48%。具体来说,2002年-2005年,他的作品开始在拍卖市场中出现,但数量并不多,根据雅昌艺术网拍卖数据有记载的共4件,其中最早的拍卖纪录是2002年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中推出的《无题》(这件作品他只制作了两件,一件由知名艺术评论家麦可•苏利文先捐赠给英国牛津大学作为永久收藏,另一件就是此次拍卖的作品),最终以6.5725万港币的价格成交。2005年,他的作品《混沌》和《静观的世界系列画之四—文字的分解》分别在香港苏富比春、秋拍中以81.6万和69.6万的价格成交,位居当时其作品成交排行榜的前两位。2006年-2007年,他的作品成交量开始在拍卖市场中迅速攀升:2006年上拍22件成交18件,2007年上拍21件成交17件,远远超出了前几年的上拍量和成交量。其中在成交作品中,他在1997年创作的《遗失》在2006年纽约苏富比春拍中以10.2万美元成交,《虚构文字系列—遗失的皇朝》亦在同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以80.4万港币的价格成交,《书法》在这一年上海敬华春拍中也以104.5万元的价格成交,而作品《联合国—香港纪念碑》则在2007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中以114.75万港币的高价成交,这些作品都成为当时中国实验水墨作品的拍卖领跑者。2008年,随着国内外经济的动荡调整,他的作品在拍卖市场中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这个影响并不大,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其作品的上拍量和成交量虽然有所下降(上拍15件,成交10件),但整体价格的指数变化并不大,还是比较稳定的。其中本年成交价最高的作品是《遗失的王朝E-3》,该作品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中拍得了66.75万港币的价格。2009年,其作品上拍8件,成交3件,作品价格均在50万元左右。2010年,他的作品继续保持着2009年的发展状态,上拍16件,成交8件,其中成交价最高的作品是《虚构文字系列NO.B-1》,该作品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以59.6万港币的价格成交。到2011年,他的作品的市场表现开始有小幅抬升,这一年,其作品共上拍17件,成交10件,成交率为58%,这些作品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之前的水墨作品为主。2012年春拍,他的作品仅成交3件,但其中两件占据着目前谷文达拍卖成交作品TOP10中的前两位,它们分别是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中上拍的《两种文化形态杂交的戏剧性C1-C3》(成交价为398万港币)和在中国嘉德春拍中推出的《遗失的王朝-E系列》(115万元)。从上面的数据来看,谷文达的作品在几年中实现了几何倍的增长速度,可见其作品在市场中的公认度之高,以及藏家对其作品的关注与肯定。在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与刘国松一样,谷文达的作品的藏家群体以港台地区和海外藏家居多,内地收藏市场还需要一段时间来培养与开发,但不管怎么样,相信随着实验水墨在市场中的不断扩展,其作品会在海内外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张羽:进入市场时间尚短 未来发展空间可观

 

张羽是中国九十年代以来实验水墨的领军人物,早在八十年代,他就创作了一批水墨抽象的实验性作品,试图以西方式抽象符号的暗寓来表现某些观念,但这种象征符号的暗喻形式限制了水墨表现的某种原创状态和能量的自由,也使水墨实验有可能偏离本土性这一文化前提,所以他放弃暗喻符号而开始了纯抽象的水墨实验,重新强调水墨表现的自在状态,希望解决当代水墨性话语的国际化和本土化双向推进的问题。其代表作品是“灵光系列”,他那神秘的东方文化内涵,深邃幽远的东方哲理,使其画面物象摆脱了简单墨象的平面抽象的性质,也因而摆脱了西方抽象艺术建立在纯粹视知觉意义上的心理性与生理性,而具备以意造象、以情造象的主客观融合的意象的特征。后来,他又开始了“指印系列”的创作,在这一系列的作品中,他试图用手指、宣纸、水墨和色彩去表现他所谓的“质性”意味,即:作为个人生命意味的真实手指指印与印在其上的纸、墨的物质质性。于是,当手指与画面相接触的一瞬间,水墨艺术第一次与身体产生了联系。
 

根据雅昌艺术网的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2年10月11日,他的作品共上拍31件,成交25件,成交率为80.65%。从这些统计中可以看出,他的作品出现在拍卖市场中的时间是2006年,这一年共上拍4件,成交3件,作品成交价格均保持在15万上下,其中作品《指引2006-1》和《灵光22号-漂浮的残园》均以15.4万元的价格成交。2007年,其作品上拍11件,成交8件,其中,他的作品《灵光76号》和《指印-2006.12》分别在北京保利春拍和中拍国际秋拍中以30.8万元和27.5万元的价格成交。2008年,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其作品的上拍量和成交量有小幅下调(上拍5件,成交3件),但单幅作品价格却有了大幅度的抬升,3件作品均在29万元以上,其中最高的是在北京保利春拍中推出的《指印2007.8-1》,最终成交价为56万元。2009年,其作品的市场表现有了进一步的抬升:不仅上拍4件作品全部成交,而且单幅作品成交价格有了较大突破,比如作品《指印2004.10-1》最终以76.16万元的价格成交,刷新了以前的拍卖纪录。经过2010年的短暂调整,2011年尽管只成交2件,但作品《指印2004.2-1》的成交价格却突破了百万(132.25万),再次刷新其个人的拍卖纪录,这也是到目前为止其作品的最高拍卖记录。随着2012年整个艺术市场进入理性调整期,其作品也进入了理性调整阶段,这一年共上拍3件,成交3件,成交价格均在20万元以下,其中最高的是他在2005年创作的《指印》,成交价格是12.65万元。虽然目前张羽的作品的市场表现并不十分理想,与上述两位艺术家还有很大的距离,但业内人士表示,从目前国内拍卖市场反馈来的信息来看,中国的抽象艺术市场还基本处于一种蓄势待发的状态,而作为这个领域中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张羽的作品还是具有很大的艺术潜力的,值得藏家关注。

 

小结

 

在实验水墨的范畴中,抽象水墨只是其中一种表现形态,既不能称之为概念,也不能称之为类型。也就是说,抽象水墨针对的仅仅是作品,而非画家。其实,创作过抽象水墨的画家很多,比如说谷文达、仇德树、梁铨、刘子健、张羽等。但另一方面,抽象水墨又不是简单的为“抽象而抽象”的,其自身体现出一种很明确的文化指向,即:一方面要面对传统,使现代水墨画具备本土的种族身份性;另一方面又要面对当代,使水墨画具备表达当代问题的能力。尽管艺术评论界对抽象水墨作品自身的学术意义与艺术品格从来不吝啬溢美之词,但一旦将其置于艺术市场这个大背景之下,不管是学术背景还是艺术品格都让位给了市场价格,似乎市场价格的高低才是衡量一件作品和一个画家的唯一标准。正是因为这样,抽象水墨强烈的当代意味令其被误读、被质疑,而其不屈就主流趣味与商业选择的艺术品格又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被边缘的可能,但同时也避免了其受到市场炒作的骚扰与影响。笔者认为,不论抽象艺术如何被质疑、被边缘,当艺术市场中的喧嚣逐渐退去,当理性再次回归的时候,好的艺术作品总是会被发现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谁也不能质疑抽象水墨在未来的发展空间,因为这是由其自身的学术价值和艺术品格决定的,这不仅是应该的,而且是现实所需要的。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