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古籍善本的市场身价

《中国拍卖》

出版检索

古籍善本的市场身价

12-08-13 03:16:58 来源:《中国拍卖》杂志8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收藏者和投资者开始介入古籍善本的投资和收藏活动,古籍善本的文献价值和市场价值也得以充分地表现出来。对于收藏者和投资者而言,古籍善本的收藏途径主要有古旧书店和拍卖会两种,而拍卖则是古籍善本最主要的交易方式。

古籍善本的市场身价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收藏者和投资者开始介入古籍善本的投资和收藏活动,古籍善本的文献价值和市场价值也得以充分地表现出来。对于收藏者和投资者而言,古籍善本的收藏途径主要有古旧书店和拍卖会两种,而拍卖则是古籍善本最主要的交易方式。整体上说,发展历时十七年的古籍善本拍卖市场稳中有升,具有一定的升值空间。那么,古籍善本的市场价值是如何体现出来的?目前古籍善本的市场关注点集中在哪些领域?收藏者在选择拍品的时候应该注重哪些因素呢

 

古籍善本的界定与价值

 

一般而言,“古籍善本”指的是指雕版印刷术被普遍采用的宋代以来的刻本。关于“善本”的标准,历代学者和藏家都提出过不同的看法与见解,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清末张之洞的说法,即:“一曰足本,无阙卷,未删削。二曰精本,精校、精注。三曰旧本,旧刻、旧抄。”其中,前两条是从内容和校勘的角度提出的,第三条则从版本年代的角度提出的。现代的版本学家在借鉴古代观点的基础上,提出了善本的“三性”和“九条”,其中“三性”是指古籍善本应具备较高的历史文物性、学术资料性和艺术代表性,而“九条”主要包括:元代及元代以前刻印抄写的图书;明代刻印抄写的图书;清代乾隆以前流传较少的刻本和抄本;太平天国及历代农民革命政权所刊印的图书;辛亥革命前,在学术研究上有独到见解或有学派特点的稿本,以及流传很少的刻本和抄本;辛亥革命前,反映某一时期、某一领域或某一事件资料方面的稿本以及流传很少的刻本和抄本;辛亥革命前的名人学者批校、题跋或过录前人批校而有参考价值的印本和抄本;在印刷术上能反映古代印刷术发展的各种活字印本、套印本或有精校版画、插画的刻本;明代的印谱、清代的集古印谱、名家篆刻印谱的钤印本,以及有特色的亲笔题记等。目前,善本的时代下限一般定为清乾隆六十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文物法》中曾对古籍善本有明文规定,凡是乾隆六十年(1795年)以前出品的文物和图书,均受国家法律保护,不得私自出口。于是,喜好收藏古籍善本的收藏家们就将这一时限之前的清代初期或者是更早的精刻本和精抄本不论这些古籍善本的插图与装帧是否精美皆被视为珍宝。古籍由于是纸制品,容易受到损毁,所以能够流传下来便是难得,其中不乏罕见的孤本和珍本,这就注定了其重要的收藏价值,即:文献价值、版本价值、艺术价值、学术价值和考古价值。具体来说,第一的文献价值。历史悠远的古籍善本中所描述记载的史料极其丰富,是研究古代社会不可缺少的第一手材料,因此其价值首先体现于它的文献价值。第二,古籍善本的版本种类很多,一般来说,稿本作者的原稿本、旧抄本、原刻本、精刻本、初印本以及各类活字印刷本等不同版本都具有程度不等的版本价值。第三,古籍善本的艺术价值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相比较而言,那些文字雕刻精美,印刷水平较高(如精写本、精刻本、套印本、红印本、拱花等)的古籍善本的价值更高。第四,古籍善本中的名家稿本、精校本以及在某一学术领域有独到见解或较为少见的版本、写本、批校本、过录本等所具备的学术价值尤为突出。最后,有些古籍善本的抄写或刻印本年代久远,流传稀少,在纸质、墨迹、印刷、装帧等方面均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

 

除了古籍善本自身的收藏价值之外,影响其市场价值的因素还包括:古籍善本的存世量有限,大部分都收藏于国家图书馆和公共事务性的博物馆里,民间精品本来就少,其中参与市场流通的古籍善本则更为稀少,且随着藏家的收藏沉淀,换手率相对较低,市场上可流通和交易的古籍珍品有减无增。关注古籍善本拍卖的收藏人士与收藏资金越来越多,且随着国家对文教事业加大投入,更多的教育机构和收藏机构也增强了古籍善本的收藏力度,以充实馆藏,加强学术研究,对古籍善本的供求关系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目前古籍善本的市场价格较低,且古籍善本涉及到纸、墨、雕版、印刷等多项复杂工艺,伪造成本较高,所以赝品较少。

 

持续快速增长的专场成交额

 

古籍善本拍卖成为一种古籍流通方式的时间并不长,仅有近二十年的时间。20世纪80年代,上海华东拍卖行曾举办过线装古籍的拍卖活动,当时上拍的只有20余册古籍残卷。1992年,为开辟稀有古旧图书及珍贵资料的流通渠道,中国书店尝试用拍卖的形式经营稀见书刊资料,首次为“92北京国际拍卖会”提供古籍拍品,并于次年在北京第三届图书节期间举办了“北京首届稀见图书拍卖会”。1994年,中国嘉德秋拍推出了古籍善本拍卖专场,正式拉开了古籍善本拍卖的序幕,此次专场共上拍包括书画碑帖、佛经、书札等在内的73件拍品,价格从几千到几十万不等,其中成交价最高的是《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泥金写绘本134开4册,瓷青纸,梵夹装),以63.8万成交。1994年以后,北京翰海、上海朵云轩、北京保利等多家拍卖公司也推出了古籍善本专场,还出现了专门经营古籍善本的拍卖公司(如北京海王村拍卖公司)。直到1998年,古籍善本市场的发展势头是平稳缓慢的,根据原北京德宝拍卖公司总经理陈东的回忆,当时古籍善本市场的圈子小,买家少,而且也拍不上很高的价钱,全年总成交总额最高也不过千万出头。从2002年开始,古籍善本专场实现了稳步上升的快速上涨势头,以中国嘉德为例,2002年秋拍以前,古籍善本每场的成交额大多在500万上下,2002年秋拍中古籍善本专场的成交额达到1437.2万,首次突破千万大关。2005年春拍中古籍善本专场的成交额达到2910.5万,形成一个拍卖高峰。2008年,尽管受到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古籍善本拍卖市场有一定的回落,但仍保持着千万元的成交额。2009年春拍,古籍善本拍卖开始实现几何级的增长速度:2009年春拍中古籍善本专场的成交额为1929.8万,成交率为61.7%,秋拍时达到2079.2万,成交率为68.72%,2010年春拍更是高达4579.9万,成交率达到73.21%,到秋拍时依旧保持着3901.9元万人民币的成交额和74.82%的成交率。到2011年春拍,古籍善本专场的总成交额超过了7800万人民币,是历来成交额最高的一次。时隔半年,2011年秋拍中古籍善本专场尽管拍品数量和成交额有所增加,但总成交额却有所回落,为3825.9万人民币。2012年春拍中,古籍善本专场的表现呈现出理性调整的趋势,无论是67.66%的成交率,还是2313.11万的成交额,都较2011年秋拍表现出一定幅度的回落。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从这些数字中看出,从2002年到2012年,古籍善本在艺术市场中实现了快速增长,成交额的增长幅度达到了61%,但与此同时,拍品的征集难度也越来越大。

 

旧高位与新焦点并存

 

目前拍卖市场上的“古籍善本”一般涵盖古籍善本、碑拓印谱、文房翰墨与名家手札三类拍品,尽管古籍善本存在不同时代的版本,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宋元刻本仍处在市场高位,明清刻本和民国刻(刊)本开始成为收藏的新焦点,而碑拓印谱、文房翰墨与名家手札等也有出色的表现。

 

宋元刻本处在市场高位的主要原因在于宋元刻本的存世量极少。根据国家图书馆古籍舆图组孙果清的观点,古籍善本最重要的标准有两条,其一是珍贵稀少,其二是具有一定的保存价值与时代的代表性。所以,对于古籍善本的收藏者而言,很重要的参考要素就是稀缺性。

 

在宋代,雕版印刷技术已经成熟,无论书写还是刻印都相当精美,形成了鲜明的时代特征,为后代所推崇仿效。就刻书地区而言,形成了汴京、四川、浙江、福建和江西五大刻书中心,官刻、私刻和坊刻三大系统鼎足而立,内容则以经史、医术和文集最为常见。 整体而言,宋刻本在形式上呈现出几个特点:首先,在版式上,北宋刻本版面清爽疏朗,大都是白口,左右双栏或四周双栏。南宋中叶开始流行黑口,多见于建本。版心中往往标出书名、卷次、页码及刻工姓名,有的还标出字数。官刻本卷末一般镌刻有校勘人衔名,坊刻本则多有书耳和牌记。其次,在书体上,北宋早期盛行欧体,后期逐渐转向颜体和柳体,但各地区刻书又有分别,各种书体分流竞爽,如川本颜体居多,间架开阔,字形丰满;建本柳体居多,笔画刚劲,字硬如骨;浙本则多欧体,纤细秀雅,字形略瘦;江西刻本既有柳体又有欧体。再次,在用纸方面,宋代印刷所用纸品类繁多,大致有竹纸和皮纸两类,建本多用竹纸,色黄而薄;浙本、川本多用皮约纸(即以桑树皮和楮树皮为原料制成的纸张),色白而厚。但是经过战乱、迁都、书坊变更、刻书局变更等历史变故,宋版书的存世量很少,明代甚至出现了“一页宋版一两黄金”的说法。而到了清乾隆时期,出于修建天禄琳琅的收藏需要,乾隆皇帝责令各地方政府去民间征收搜集,其中比较珍贵的宋版书都被收藏于皇宫,盖上天禄琳琅包括太上皇帝之宝的印。嘉庆二年,因为昭仁殿的火灾,天禄琳琅所藏书籍俱被焚毁。不久,嘉庆皇帝重建天禄琳琅,将古籍善本的精品进行重新汇集,种类也更为丰富。清末,天禄琳琅藏书开始散佚,其中被溥仪偷运出宫的部分藏书后来辗转迁入国家图书馆。中国古籍在1907-1924年间多次遭到海外掠夺、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和民国时期海外大学多次对古籍善本的收购等原因,大量宋版书流失到英、法、日、美等国家图书馆和私人收藏家手中。根据相关资料的记载,目前在国家图书馆中收藏的宋版书大概有千册以上,绝大部分是残的;台北故宫收藏有3000册以上,绝大多数是完整的。

 

元刻本其上承宋下启明,以其厚实浓重的墨色和圆活流动的行笔建立起特色分明的元刻风格,并一直延续到明代前期,直到明正嘉以后才逐渐退出主流地位。与宋刻本相比,元刻本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在版式上倾向于四周双栏,大黑口,墨色浓重,黑白比例明显大于宋刻本。目前留存下来的元刻本以建本最为大宗,将始于南宋的峭厉的建本风格逐步发展为稚拙。第二,书体的典型风格是赵体(赵孟頫),笔画轻巧流动,起笔和住笔有锋芒,带有行书意味。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元代覆刻宋本是很普遍的现象,即宋刻元代修补印本。因为真正的宋刻宋印本已十分罕见,能见到的很多宋刻本都是元代甚至是明代印本,尽管不如宋刻宋印本精美,而且还会出现讹误,但其价值仍然不可小觑,如元中统段子成刻《史记》而家注、至元彭寅翁刻《史记》三家注以及元九路刻正史则以版本重要而著称。至于元人的著述,元刻元印本则可以与宋刻宋印本相媲美,更加值得珍藏。

 

宋元刻本的存世量决定着它们的价值,加之其自身具备较高的艺术性与文物价值,所以“每拿出一部,价格都很高”,如1996年,中国嘉德上拍的天禄琳琅的《文苑英华》(残本,白麻纸精印)以110万的价格成交;1999年,中国嘉德推出的南宋风格《春秋经传》(前四本,残本,黄麻纸印)以176万的价格成交;2000年,中国嘉德上拍的元刻本《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海内孤本,有乾隆亲笔御题)以209万成交;2005年,中国嘉德推出的宋版书《锦绣万花谷》(全本,四十册)以2310万的价格成交,时隔4年,《北宋建阳景福院罗汉会斋牒》在山东天承2009年秋拍上更是创造了5040万的高价。2011年,中国嘉德春拍推出了元抄本《两汉策要十二卷》,经过近70次的激烈叫价,以4830万的高价成交。尽管宋元刻本一直处在市场高位,但其稀少的存世量与高昂的价格也对其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限制了很多买家的介入,所以普通投资者不妨把更多的关注点放在明清刻本、民国刻(刊)本,以及碑帖书札等领域。

 

与宋元刻本相比,明清刻本与民国刻(刊)本在市场中见到的比较多,原先并不为收藏界所重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数量必然是越来越少,而从近年来的市场表现来看,其升值的潜力非常强劲,涨势也更为明显,逐渐成为各大拍卖公司的拍卖主项。

 

印刷技术发展到明代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所印刷的书籍内容广泛,形式丰富,在印刷和装帧上都有很多创新之处,对后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整体来看,明初在风格和操作上还保持着元代的惯例,字体浓重,多为黑口,粗栏,墨色浓重,即“黑口本”。此时的刻书虽然不多,但历代藏家对这种“黑口本”的评价很高,比如黄丕烈曾说过,“向闻钱听默言,书籍有明刻而可与宋元版埒者,惟明初黑口板为然,故藏书家多珍之。余自聚书以来,宋元板固极其精妙,而明初黑口板亦皆有佳绝者”。到明代中期,从正德、嘉靖开始,自南宋到明一脉相承的建刻风格逐渐转向浙刻体式,字画平整,行款疏朗,墨色轻倩,多为棉纸白口,颇有摹宋意味,版式风貌为之一变,并创造出横细竖粗、方正整齐的宋体字,沿用到现在。而从嘉靖到明末,流行一种瘦长的宋体字形,其代表作更像是工艺卓绝的印刷精品。在数量众多的明刻本中,部分翻刻宋本精品的价值是很高的,比如明嘉靖徐刻《三礼》一直享有重名。

 

到了清代,不管是官刻本还是私刻本均达到鼎盛时期,尤其是乾嘉年间,考据学兴起,学者开始热衷于版本校勘,所以出现了大批校核精审、刻印典雅的刻本。其中,乾隆前后所刻精刻本最受学者重视。这些刻本中很多都是影刻宋元本,不仅保存了宋元本的原貌,而且校刻俱精,文字内容的准确可靠程度胜过以往历代版本,勘称佳品。总体而言,清刻本具有以下几个特征:首先,在版别上,清代书籍大致可分内府刻本(武英殿刻本)、官刻本、私刻本、坊刻本等四大类别。第二,在版式上,清刻书多为左右双边,也有四周双边、单边。多白口,少黑口,装帧大多为线装。第三,在书体方面,清代盛行宋体和仿宋体,清初刻本多有明代遗风,字形长方、横细竖粗,而康熙以后则多为硬体字和软体字。第四,印纸名目繁多,如罗纹纸、竹纸、棉纸、宣纸等。但其不足之处在于清刻本以硬体字(即宋体)居多,字体呆板沉重,版式局促,整体上呈现出拘谨压抑之感,缺乏多元风格和豪放气魄,即便是写刻本也是柔美秀丽有余而刚劲之气不足。

 

民国时期,随着近代机器印刷工业的兴起,传统的雕版印刷逐渐失去主流地位。但在民国初年,即便雕版印刷失去了其技术主导地位之后,仍有一批人将其视作工艺沿袭下来,出现了几个以传统工艺刻印书籍的小群体,而这些刻书则成为古籍版本的绝响。民国刻书以藏书家为主体,如“吴兴三大藏书家”的张钧衡、蒋汝藻和刘承干,安徽徐乃昌和刘世珩,浙江吴昌绶,江苏董康和陶湘等。除此之外,也有一部分私刻本和坊刻本,如扬州陈恒和书林辑刊的《扬州丛刻》四十七卷,尤为世人称道。以藏书家为主体的结果就是丛书多,因为他们所刻之书大多以自藏为目的,挑选时以自我喜好和自我评价为选材标准,进而变众书为一书,即为丛书。如蒋汝藻委托董康影刻的“密韵楼丛书”,包括宋朱长文《吴郡图经续记》三卷、三国魏曹植《曹子建文集》十卷、唐李贺《歌诗编》四卷、宋周密《草窗韵语》六卷、宋宋伯仁《雪岩吟草甲卷忘机集》一卷、宋郭祥正《青山集》三十卷和唐《窦氏联珠集》一卷,均出自北京文楷斋名工之手,“刻精纸善墨靓,堪称民国雕版艺术的代表;加之流传稀少,早已被视为新善本”。尽管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民国刻本一直不曾受到藏家的青睐,但不能否认的是,流传下来的民国刻本中值得关注的珍善之作并不少见,正如《经眼录》中所言,“民国刻本的价值,最主要的,是它的学术性和资料性。刻书者大多为有学问的人,所刻之书,自然以有益学问为首选。”尤其是有些当时文人学者的诗文别集、学术著述,多赖刻本而成一代文献,而其中精校精刊着更可称之为善本。另外,观赏性也是民国刻本的重要价值之一。由于刻书者皆是行家,在用字、用纸、用墨、刻工、印刷、装订等方面皆有特别高的要求,许多民国精刻本影宋几可乱宋。基于这两方面的价值,版本专家黄永年先生曾得出论断,假以时日,民国精刻必登善本大雅之堂。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明清刻本与民国刻(刊)本的价格一般在几万至几十万之间,当然,也有部分精品由于版本珍贵,且流传稀少,最终以高价成交,如明内府彩绘写本《春秋五霸七雄通俗演义列国志传(十六册)》(655.2万)、清康熙年间(1708年)造办处启祥宫所制泥金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977.5万)和清至民国钞刻本程砚秋藏《玉霜簃戏曲钞本》(550万)。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清雍正御笔楷书《金刚经》(绢本册页)在北京匡时2009年秋拍上以4032万的高价成交,令人惊叹!另外,碑帖书札、老照片等也开始引发收藏者的关注,其中不乏高价成交者,如2010年中国嘉德秋拍推出了《明诸家书札八十五通》,此册集明代名臣、学者、诗人、书画家杨荣、李东阳、徐有贞、李应祯、吴宽、祝允明、文徵明、陆深、王宠、董其昌、黄道周、倪元璐等计60余家书翰信札近百通,内容涉及政事、艺文、友朋酬答、生活琐事等社会百态,是研究明代历史及文人生活状态的重要资料,也是研究明代书法史及书道艺术的极好资料,可赏可读,十分珍贵。此拍品受到藏家青睐,以3528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拍品都是普通收藏者难以触及的,比如中国嘉德推出的“胡适存友朋信札”,包括陈独秀致胡适信札13通27页、梁启超致胡适词稿4通12页、梁启超致胡适信札7通22页,以及徐志摩致胡适信札3通9页,总共27件拍品,价格大多在几万至几十万之间,最终专场的成交额为1929.8万人民币,成交率为61.7%。应该说,这些“古籍善本”都比较适合资金并不雄厚的普通收藏者收藏,且具有相当大的升值空间。

 

拍品选择四要素

 

尽管古籍善本涉及到纸、墨、雕版、印刷等多项复杂工艺,伪造成本较高,赝品较少。但这不意味着收藏者就可以放松警惕,因为市场上假冒名人批校、加盖伪章、残本充全、挖改描补、撕去序跋的事也是常有的。一般而言,造伪的惯用手法有很多,如纸张做旧(包括新纸染旧和旧纸新作)、染纸造蛀以充古刻旧刊、伪改书名著者以充罕见之书、剜改或伪造序跋(裁掉对其作伪不利的序跋或重新伪造对其作伪有利的序跋)、伪造名人题跋和藏章印记、伪造牌记、裁截目录(用残本充当全本)、版本杂拼、利用著录书的错误记载等。所以,收藏者在决定购藏之前,应该仔细阅读有关古籍版本的书,了解基本的古籍知识,确定自己的收藏主题以及收藏体系。同时,收藏者还应该多去拍卖会预展观摩,收集翻阅古籍拍卖图录,咨询请教相关领域额的专家,尽可能多地了解当前的市场行情,在自身具备了一定的知识储备与鉴别能力以后,再选择规模比较大的拍卖公司,根据自己收藏能力参加竞拍。

 

另外,并非所有的古书都有收藏价值,所以收藏者在选择拍品时应注意以下几个要素:首先是确定古籍善本的版本,这是判断其价值的第一因素。判断的重点一是年代,二是原刻还是翻刻。历代藏家为了使自己藏品的价值提升,常常会采用多种方式模糊古籍年代和原刻与翻刻的界线,有时判断起来相对困难;其次,判断拍品是精品还是非精品。装帧和品相对其市场价值的影响很大,镌刻精美,用纸上乘、装帧华丽、品相完好的拍品,其市场价值相对较高,而纸张较差、做工粗糙的则价值很低,没有什么收藏价值以及投资保值的可能性;再次,判断是初印还是后印。古籍初印者字迹清晰,见棱见角,令观者赏心悦目,而后印者字迹模糊,甚至不忍卒读,而且年代保证不了。这里需要强调的是,书札翰墨类的拍品在古籍善本中具有特殊的价值,不能以年代是否久远来衡量,而是要重点判断其所包含的历史价值与文物价值。此外,收藏者还应该保持理性的收藏心态,因为收藏应该首先是一种爱好,然后才是一种投资手段。

 

小结

 

一般而言,拍卖市场上的“古籍善本”一般涵盖古籍善本、碑拓印谱、文房翰墨与名家手札三类拍品,因其存世量少(难以保存,容易损毁)、学术关注度高、收藏价格适中、伪造赝品较少等因素越来越受到藏家的重视,加之其自身所具备的文献价值、版本价值、艺术价值、学术价值和考古价值,其市场价值得以充分体现,而各大拍卖行专场成交额的增长速度与幅度也十分可观。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宋元刻本仍处在市场高位,明清刻本和民国刻(刊)本开始成为收藏的新焦点,而碑拓印谱、文房翰墨与名家手札等也有出色的表现。

 

由于宋元刻本的存世量极少,加之其自身具备较高的艺术性与文物价值,所以宋元刻本目前仍处在市场高位,难得一见,“每拿出一部,价格都很高”,都会成为藏家争夺的焦点,比如在中国嘉德2011年春拍上推出的元抄本《两汉策要十二卷》,以4830万人民币的高价成交。而明清刻本与民国刻(刊)本在市场中则比较常见,原先并不为收藏界所重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从近年来的市场表现来看,其升值的潜力非常强劲,涨势也更为明显,逐渐成为各大拍卖公司的拍卖主项,部分精品由于版本珍贵,且流传稀少,最终以高价成交,如清雍正御笔楷书《金刚经》(绢本册页)在北京匡时2009年秋拍上就以4032万人民币的高价成交。不过需要提醒的是,尽管古籍善本的收藏与发展趋势看上去很美,但藏家还是应擦亮眼睛,做足功课。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