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新浙派 走在传统现代间

《中国拍卖》

出版检索

新浙派 走在传统现代间

12-07-25 03:08:46 来源:《中国拍卖》2012年7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正如美术评论家徐建融所说的那样,新浙派三代画家各有特色,第一代画家中大多是在艺术创作上颇有造诣的名师大家,在拍卖市场中亮相的时间也比较早,尤其是其中那些开宗立派的大师级画家,由于能在拍卖市场中流通的作品数量有限,一旦出现就会成为诸多藏家争夺的焦点

新浙派 走在传统现代间

文/南南

 

潘天寿 1962年作 映日 立轴 76.4×46.4cm

潘天寿 1962年作 映日 立轴 76.4×46.4cm

 

导读:新浙派画派建立在深厚传统底蕴基础上并有着自己的特色,重笔墨,讲气韵,重视个人情感的抒发。如今,新浙派已经发展到第三代,这三代画家在艺术创作上各具特色,在艺术市场中的表现也不尽相同,不管是由艺术大师领衔,市场表现火爆的第一代画家,还是名家辈出,市场空间犹在的第二代画家,亦或是中青年担纲,市场定位尚不稳定的第三代画家,只要是创作严谨、品相良好的精品佳作,其未来的升值空间和发展潜力都很可观。十几年来这三代画家在拍卖市场中的表现有着怎样的特点?他们作品的未来发展趋势怎样?什么样的作品才值得藏家关注与出手?本文将以这三代画家中的代表画家为个案,结合这些年来其作品的拍卖数据,展开详细论述,尝试为那些关注浙派的藏家提供些许借鉴。

 

所谓“新浙派”,指的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活跃在以杭州为中心的浙江画坛上的画家群体。新浙派之所以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在浙江一带兴起,与中国画创作中心的南移和艺术创作的雄厚实力是密不可分的。在此之前,中国画的创作中心是北京和上海(分别以官和商为依托),之后便转移至杭州,而其背后的依托就是中国美术学院(原浙江美术学院)的中国画教育与教学,以及学院中国画系的传统型师资力量。一直以来,学院体制的中国画教学在中国画发展史上占据着重要位置,因此,随着其他地区的老一辈传统画家的相继辞世,中国画创作的传统特色日渐式微,而浙江画坛的中国画创作却能于老一辈画家故世之后,依然行进在传统的路线上。而且,就老一辈画家而论,浙江画坛的创作力量以及所达到的成就,总体是高于其他地区的,而且越往后发展,体现在第二代和第三代画家身上的优势就越明显。

 

与海派的商业化特征不同,新浙派更偏重于写意的水墨画,强调文人画的传统与修养,重视个人情感的抒发。新浙派画家的作品中看不到浓重的脂粉气,取而代之的是充满水墨韵味的文化气息,作品造型生动,用笔精到,笔墨意趣十足,彰显出传统水墨的深厚味道,感觉更为淳朴,或者说有乡土本位的那种感觉。换言之,新浙派画家的作品重笔墨、讲气韵、强调文化底蕴,画中有诗,诗中有画,而这恰恰是新浙派真正的要义。时至今日,新浙派画家已经发展至第三代,其代表画家很多,其中,第一代以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周昌谷等为代表,第二代以方增先、卢坤峰、吴山明、舒传曦等为代表,第三代以陈向迅、林海钟、张伟民、宋柏松等为代表。美术评论家徐建融认为,新浙派的艺术魅力在于其深厚的传统底蕴,三代画家各有特色,而其中中青年画家的作品尤其值得关注,市场价值有待进一步挖掘。

 

第一代画家 大师领衔 市场表现火爆

 

在第一代新浙派画家当中,既有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等这样开宗立派的艺术大师,也有介于地方名头和全国名头之间的国画名家,如李震坚、周昌谷、吴茀之、诸乐三、陆维钊、顾坤伯、陆抑非等。目前,他们的作品平尺均价在几万元至几十万元不等,随着新浙派的收藏群体逐步突破地域限制,京沪等全国各地的收藏家开始将目光集中到浙派。新浙派画家的作品,尤其是第一代画家的名家精品,在艺术市场中受到藏家的热烈追捧,不仅在作品价格上实现了大幅抬升,高价成交的作品频频出现,同时也推动了拍卖市场对第二代和第三代画家作品的关注和肯定。

 

表一是2000-2011年新浙派第一代画家代表黄宾虹、潘天寿和陆俨少的作品拍卖走势表。这三位画家都是开宗立派的艺术大师,其中,黄宾虹、潘天寿的大部分精品佳作都成了国内各大博物馆的重量级藏品,所以他们作品的市场流通量很有限,加之众多实力收藏家对浙派市场的看好,他们的作品一旦在拍卖市场中亮相就备受藏家推崇和追捧。而陆俨少作品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之时就已成为国内拍卖行的重点拍品,甚至一度出现了“无陆不成拍”的现象,直到现在,其精品佳作依旧是藏家争夺的焦点。

 

黄宾虹素有“千古以来第一的用墨大师”之誉,与齐白石并称为我国近现代绘画史上的“南黄北齐”。他擅长山水、花卉,并注重写生。他的绘画技法早年行力于李流芳、程邃、髡残、弘仁等,同时兼收法元、明各家之精华,其作品画面重视章法的虚实、繁简、疏密的统一,用笔如作篆籀,遒劲有力,在行笔谨严处,有纵横奇峭之趣。此时,新安画派疏淡清逸的画风对黄宾虹的影响占据主要位置,一直到六十岁之前呈现出典型的“白宾虹”风格。六十岁之后,贵池之游使其画风从新安画派的疏淡清逸转向吴镇(积墨)的黑密厚重,并开始了由“白宾虹”向“黑宾虹”的过渡。1928年,黄宾虹以真山水为范本,参以过去多年“钩古画法”的经验,创作了大量的写生山水。时隔五年,一次巴蜀之游使他从真山水中证悟了他晚年变法之“理”,不仅将积墨、破墨、渍墨、铺水等诸多技法巧妙糅于一画,并使雨山和夜山发展为其以后创作中最为擅长的绘画主题。至七十岁,黄宾虹的绘画作品形成了“黑、密、厚、重”的画风,也使他的山水画上升到一种至高无上的境界。然而他的艺术创新并未结束,就在完成“黑宾虹”的转变后,他又开始了 “水墨丹青合体”的试验,即:用点染法将石色的朱砂、石青、石绿厚厚地点染到黑密的水墨之中,使“丹青隐墨,墨隐丹青”,意以将中国山水画两大体系(水墨与青绿)进行融合。之后,他在看到良渚出土的夏玉而悟墨法,将金石的铿锵与夏玉的斑驳融为一体,画面的朦胧融洽更接近江南山水的韵致,笔与墨一片化机。应该说,在黄宾虹丰富多变的笔墨中,蕴涵着深刻的民族文化精神与自然内美的美学取向。正因为如此,其绘画作品才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并不断影响着当今中国画坛。

 

截止到2012年6月13日,黄宾虹的绘画作品共上拍2935件,成交2183件,成交率为74%,总成交额逾16亿,平尺均价为23.25万元。在其所有成交的作品中,成交价最高的作品是在2011年中国嘉德秋拍中上拍的手卷《山川卧游图》,该作品最终以5290万的价格成交。其实,黄宾虹的作品很早就出现在拍卖市场中,但在2003年秋拍之前,其作品单季成交数量大多为几十件,成交总额基本保持在500万元上下,作品平尺均价也一直停留在2万元左右的水平。2003年秋拍,其作品的成交量突破150件,总成交额超过2000万元,平尺均价也有大幅提高,升至4.45万元。自此以后,其作品的首轮市场抬升周期开始了,不论是抬升速度还是增长幅度,都有极佳表现。2004年春拍中,黄宾虹190件作品实现了5407.32万元的成交总额,比2003年秋拍增长了146%,作品平尺均价也攀升至9.91万元。时隔一年,在2005年春拍中,106件作品创造了总成交额5468.29万的好成绩,也就是说,在成交量减少了84件的前提下,总成交额还有小幅增长。就在几个月后的秋拍中,其作品再次以总成交额近1亿元的好成绩使其在拍卖市场中的起伏跌宕中达到第一个高峰,这一次成交了148件作品,论数量还赶不上2004年春拍,但其总成交额却高达9888.72万元,平尺均价更是高达21.7万元。2005年秋拍高峰过后,其作品开始从快速抬升转向理性调整阶段,之所以称为理性调整,是因为从2006年春拍到2009年春拍的七次春秋大拍中,尽管作品的成交量和成交额均有所减少,但是其平尺均价却并未因此而下滑,一直保持在10-20万元之间,2008年秋拍甚至超过了20万元大关。2009年秋拍,调整期结束,市场开始发生逆转,108件拍品以7765.32万元的价格成交,略高于2005年春拍。自此以后,一直到2011年秋拍,其作品在拍卖市场中开始了第二轮抬升周期:2010年春拍,99件作品的总成交额突破亿元大关,平尺均价也突破30万。此后的两年中,尽管拍品成交量有所起伏,但总成交额却以极快的速度在增长,从2010年秋拍的1.89亿到2011年秋拍的2.99亿,仅一年的时间就增长了57.7%。2012年,艺术市场整体开始出现市场调整的势头,尽管如此,当各大拍卖行的春拍尚未全部结束时,其作品已经成交了57件,总成交额达到1.22亿。由此可见黄宾虹的作品在艺术市场中可谓是硬通货,只要不是赝品,且品相完好,一旦出现在拍卖场中便是藏家争夺的焦点。

 

陆俨少与李可染并称“北李南陆”,其山水由“四王”正统派入手,后上溯宋元诸家。他曾说:“我自度禀赋刚直,表现在笔墨上,无婉约之致,是诗境而非词境”,我只能“注意线条,研求笔墨点线,笔笔见笔,不欲以色彩取媚,绝去依傍,自辟蹊径,以开创新面目”,而这正是他之所以不同于他人的独特艺术风貌之缘由。他在其《自序》一书中曾表示,在七十年代前,他的画风较为缜密娟秀,灵气外露;七十年代以后,则日趋浑厚老辣,风格一变。具体而言,早期作品呈缜密娟丽、神韵流动之感,较多地留有古人的笔意,尤其是唐寅、王蒙的遗风,而后期的作品呈浑厚苍润、犷放简约,糅南北二宗画风,个性鲜明,风格独具,经历了由缜密趋向简淡,简淡中又具犷达多变的画风演变过程。另外,陆俨少对山水画笔墨技法的创新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其中最突出的便表现在画云和画水两方面:画云方面,他对照自然界云的形态,参酌古法,自创了勾云法和块云法;而在画水方面,他不断探索改进,或用线条作半圈弧形,正反相属,连成一行,聚散疏密,取其变化,或作画面漩涡状,留出白地,以破其平,或干脆间杂“网巾水”,或波头泛澜之法,以求变化。更加值得称道的是,其所绘云、水二物,若同时在一幅画中出现,则更显奇妙,这些绝妙的云水创法,形成了画面极富生气的动态之势,营造出一种特殊审美意念上的动态之美。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