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人才拍卖 炒作还是创新

《中国拍卖》

出版检索

人才拍卖 炒作还是创新

11-04-21 07:18:33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艺术品可以拍卖,古董可以拍卖,人才的工作权也能被拍卖。2011年3月17日,中国首场大学生保姆拍卖会上,10名大学生保姆被作为特殊人才,拍卖了她们一年的工作权。而2011年1月18日举办的中国首场特殊人才拍卖会上,“点子大王”何阳更是拍出了100万的天价。

  艺术品可以拍卖,古董可以拍卖,人才的工作权也能被拍卖。2011年3月17日,中国首场大学生保姆拍卖会上,10名大学生保姆被作为特殊人才,拍卖了她们一年的工作权。而2011年1月18日举办的中国首场特殊人才拍卖会上,“点子大王”何阳更是拍出了100万的天价。对此,社会各界反响不一,有人认为是人才的合理分配,也有人认为这纯属炒作。本刊记者实地参加了这两场拍卖会,采访了参拍人和竞买人,现将他们的想法以及各方观点呈献给读者,让读者对此事有一个了解,从而得出自己的观点

 

  热议 大学生保姆拍卖

 

  焦点 是创新还是炒作

 

  文/余亦飞

 

  “大学生保姆”年薪拍出4万

 

  2011年3月17日,由北京佳士凯拍卖公司举办的中国首场“大学生保姆”拍卖会在北京腾达大厦正式开拍。本次拍卖会是中国第二场特殊人才拍卖会。

 

  今天参拍的是经过层层海选脱颖而出的10个大学生保姆,他们均为大学毕业,除了9号严丹以6万元起拍之外,其余大学生保姆的竞拍价均为4万元,他们之中年龄最小的是21岁,最大的是39岁,其中不乏四川师范大学等名牌大学的高材生。而他们所学的专业也是五花八门,除了家政专业之外,还有英语教育、金融证券、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等等。

 

  拍卖会开始后,10位大学生保姆依次走上拍台,一一展示了他们的才艺,如婴儿护理、厨艺、制作水果拼盘、插花等等,为竞买人们提供了一次特别而又生动的拍卖预展。紧接着拍卖师高声报出了1号李佳的起拍价为4万元。随后,深圳中家家政公司董事长朱凤莲举起手中的号牌,并最终以4万元的底价获得李佳为其工作一年的权利,成为第一个买受人。

 

  此后,剩下的9位大学生保姆一一走上拍台,他们中的大多数都通过此次拍卖找到了合适的雇主。本次参拍的10位大学生,成交6位,流拍4位,成交价位均为4万元左右。

 

  家政人才极度匮乏

 

  春节过后,很多家庭在“用工荒”当中遭遇的是“保姆荒”。从媒体的报道可以看出,在北京、上海、广州等许多大城市,由于大部分保姆返家过年未回,自春节前就开始的“保姆荒”依然在继续。据山东大嫂职业培训学校的总经理万忠介绍,现在他们平均每天都能接到三四十个预订育婴师的电话,“今年‘兔宝宝’扎堆儿生,我们育婴师的预订都已经列到了五六月份,排队的客户非常多,现在是想插也插不进去。”一些家政公司想到招一些大学生保姆来应急。但往年还能招到相对数量的大学生保姆,这两年变得越来越难。报名者少,即便上岗了也做不长久。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调查显示:城市里有家政服务需求的家庭高达40%。全国城镇现有1.9亿多万户,即使是平均有15%的需求率,也可提供2900万个家政服务岗位和上百万个管理岗位。

 

  此外,民政部的调查也指出:中国已经进入老年化社会,有1000万城市家庭的老人急需要护理。《中国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百年预测》结果显示:2010年老年人口将达1.74亿,占总人口的12.8%,且正以年均近1000万的增幅“跑步前进”。预计到2050年进入重度老龄化阶段,届时我国老年人口达到4.37亿,占总人口30%以上,预计5个老年人中就有1个是80岁以上老人。

 

  老年人口数量剧增,必然要对老人护理服务提出新的更高的要求。而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进入老年,两个年轻人负担四个老人的养老重任,无力、无暇应对的问题日益凸显。这类家庭很有必要聘请一个甚至两个家政服务人员帮忙料理一些家庭事务。

 

  这些严峻的社会现实,是摆在每个家庭面前的真实需求。而据家政行业研究人员透露,全国现有50万个家政公司,主要创办人和管理者绝大多数是下岗工人、社区退休人员和农民工,基本上没有现代企业管理经验和能力,而且绝大多数家政公司都是“一张桌子、一台电话、一间房子”的“小中介”, 是家庭“小作坊”,注册资金不超过5万元人民币,形不成规范化、专业化的规模。

 

  北京佳士凯公司举办的这次保姆拍卖,不失为缓解家政行业的压力的一种方法。

 

  合作双方“早有预谋”

 

  2011年春节刚过,佳士凯公司就向四川川妹子家政公司提出让“川妹子大学生保姆”走上拍台的想法,双方一拍即合。第二天,家政公司就报来了自愿走上拍台的第一人李佳。其他9名川妹子大学生保姆,随后由四川川妹子家政公司“海选”确定。“海选”活动招募有意向参拍的大学生进行集训,川妹子公司聘请“菲佣”和家政专家对参选大学毕业生进行强化训练,随后经考核确定最后参加竞拍的10名大学生。

 

  自荐成为“大学生保姆拍卖”第一人的李佳,是来自四川某高校家政专业的应届毕业生,目前在川妹子公司总部从事家政培训教育工作。她表示,之所以自愿走上拍卖台,一方面是想接受市场的检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想要告诉大学生们,不要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观念一改天地宽,保姆工作虽然很渺小,但却是一个很高尚的职业,一点都不卑贱,要想做好还很不容易,高学历未必能做好,做好了一样会获得高回报,一样会赢得社会尊重,一样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而另一位大学生保姆刘雨玲,是黑龙江省北方外语学院英语专业的学生,今年24岁,是2009年毕业的,之前在一家机票订售公司工作。这次来参加拍卖,一个原因她自己喜欢家政,另外因为她妈妈也是家政服务人员,她从来不觉得做家政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反而让她觉得她妈妈特别伟大,因为在她身上不仅学到家务的技巧还有很多像与客户相处之道,另外自己学的是英语专业,其实做家政,比如在辅导孩子方面也更有优势,记者问她作为一个学英语同时又有自己的工作的大学毕业生,现在放弃原来的工作来到这里来做家政是不是会觉得屈才?她表示,这是肯定没有的,因为对大学生来说,首先应该让自己就业,同时这个是她自己喜欢的工作,她觉得这个工作很适合自己。

 

  “拍品”也要海选

 

  2011年2月26日下午,20名大专以上学历的大学生来到“四川成都川妹子家政有限公司”参加了海选。他们中年纪最大的39岁,最小的20岁,分别来自商务英语、金融证券、计算机、建筑装饰等不同专业,其中不乏成都电子科大等重点院校的本科生。

 

  他们参加海选的目的,让很多人大吃一惊——想当大学生保姆。他们中将产生10位优胜者,参加3月中旬在北京举办的“中国第二场特殊人才拍卖会(中国首场大学生保姆拍卖会)”。

 

  这些报名者分别来自四川、江西、北京等多所高校;专业涉及家政、商务英语、物业管理、金融证券等;报名者的英语水平,一般都在三级以上,最高的甚至达到英语八级。其中,还有4名男生。他们都各具专长,不仅能制作手工艺品,擅长特殊儿童教育、幼儿早教、营养膳食,有些同学还会开车、家庭理财、可以充当家庭法律顾问等。

 

  海选现场一位名叫田涛的男孩,今年22岁,是四川管理职业学院金融证券专业的一名大专应届毕业生。田海说,“我原来也觉得金融证券和家政是完全不相干的领域。”在接触家政行业后,不仅他转变了观念,甚至连他的女朋友和家人都不再反对。

 

  今年39岁的刘燕,是选手中年纪最大的一位,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英语专业。曾是一名小学老师的她,从2008年开始从事高级家政服务,“现在正在成都工作,每天做点简单家务,辅导一个8岁孩子的功课,一个月也能挣3000元。”刘燕说,“希望通过海选,有更好的发展。”

 

  毕业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电子专业的黄丽,虽然是重点大学的毕业生,但是已经有过从事家政服务的经历了。5年前毕业的黄丽,成了一名外企白领,工资为每月4000元,忙碌的工作,让她的健康状况下降。2010年上半年,她选择了从事家政服务工作——在北京一知识分子家庭,帮助其照顾患有孤僻症的小孩。

 

  现场参与海选的20名大学生,都已通过了家政公司的审核。“这20人都不会淘汰”,“成都四川川妹子家政有限公司”老总宋瑞表示,“所有参加集训的大学生,都能与川妹子家政公司签署劳动合同。即使不能成为最后10名进京参与拍卖大学生保姆工作权的幸运儿,也能保证在我们公司就业。”海选现场,除了20名选手,还有四川城市职业学院公共服务系家政专业的30余名学生。

 

  北京佳士凯国际拍卖公司总经理赵晓凯现场鼓励大学生选择家政行业,“如果你在总裁一级的人物家里当管家或个人助理,容易建立起人脉,对你一生都有帮助。”

 

  “成都四川川妹子家政有限公司”老总宋瑞表示,“所有参加集训的大学生,都能与川妹子家政公司签署劳动合同。即使不能成为最后10名进京参与拍卖大学生保姆工作权的幸运儿,也能保证在川妹子公司就业。”海选现场,除了20名选手,还有四川城市职业学院公共服务系家政专业的30余名学生。

 

  与传统保姆有区别

 

  2011年03月15日,在10名大学生保姆乘飞机抵达北京之时,本次拍卖活动的主办方之一,川妹子家政公司经理宋瑞就曾说过:“请叫他们‘妈妈(爸爸)助理’,不要叫他们‘大学生保姆’。通过名称变化,能体现大学生群体从事家政服务与传统保姆的区别,只有高素质的人才大量进入家政行业,这个古老的新兴行业才会有大的发展。”

 

  进京参拍的10名大学生保姆中,女生8人,男生2人。其中,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计算机专业的男生曹杨是在13日经过严格测试,搭上了“末班车”。据他们的资料看,他们的英语水平普遍在三级以上,计算机运用能力普遍较强。

 

  向来被认为是从事低端行业的保姆坐飞机并不常见,当被问及此举是否有意炒作时,宋瑞解释,这是出于这批助理身份定位的考虑,他们将提供的是高端家政服务,精英人士坐飞机很正常。

 

  北京佳士凯拍卖公司表示:“我们的竞拍对象主要针对富裕阶层,拍卖起步价不低于4万元年薪,很可能在这次拍卖中产生年薪高达10万的天价保姆,大学生保姆有望成为家政行业的奢侈品。”

 

  北京佳士凯梅开二度

 

  其实,这已经不是我国第一次拍卖特殊人才了。早在2011年1月18日,佳士凯国际拍卖公司就已经在北京举办了中国首场特殊人才拍卖会。当时,北京天骄特卫的女保镖“小梅”以及当年的“点子大王”何阳就已经走上拍台成为了“拍品”。

 

  这场拍卖会上,女保镖“小梅”以18万年薪的底价成交,买受人是一位来自山西的神秘富豪。而对于“点子大王”何阳的竞争则较为激烈:经过数轮竞价,何阳每年的顾问费从1万元开始一路飙升,最终以100万元的价格落槌,得主是“全国离退休人才网”陆建华总裁。

 

  拍卖会结束后,佳士凯国际拍卖公司总经理赵晓凯表示还算满意:“我原来估计女保镖价位会是20几万,结果偏低了一些。人们都要那些娇小的美女保镖,但美女和保镖其实是对立的。美女经过训练以后,都变形了。来了好几个来买保镖的,但看到这个保镖确实个子高大了一些,而他们都想要的是带着不像保镖,但又有功夫的。还有一个原因,很多买家说公开买保镖,阻挡了他们的步伐,秘密进行他们才会来。小梅以18万起拍价成交,虽然成交价不够理想,但这一棰的意义深远,女保镖是一个新兴的行业,这一棰,让女保镖这一职业一举成名,第二就是对拍卖界的影响,也很深远,由于拍卖业竞争激烈,拍卖界一直在寻找新的发展空间,这场拍卖会的成功举办,会给拍卖业带来很大启发。”

 

  第二个拍品何阳则超出了预想,主办方表示,他们对何阳一年顾问权成交价的判断是30到50万,结果拍出了100万的高价,这说明创新中国多么需要创新人才。有时候一个点子就会改变企业。

 

  有“打工皇帝”之称的唐骏认为,相比外在形象上的选择,创新型人才是更加稀缺的,而企业更需要的正是能带来实际价值的人才。这恰恰也符合赵晓凯发起这样一场拍卖会的初衷:让更多有“特殊才能”的人被发现,被社会所用。

 

  反方:纯属炒作 扼杀人才

 

  对于这两次人才拍卖,反对的声音不在少数,甚至可以说,拍砖者远远多于赞同者。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认为,这种形式的拍卖将人才商品化,并且剥夺了人的选择权,是一种不尊重人格的表现。“劳动者作为生产力中最活跃的要素,具有极强的人身依附性,不能简单物化,不能通过拍卖方式转让。

 

  反对者们认为,拍卖会遵循“价高者得”的竞价原则,不断向上攀升的竞拍价格,在拍卖会现场,无疑成为衡量人才价值的唯一标准。这也使得人才们趋之若鹜,金钱成为衡量人才价值的唯一标准。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被简单的量化为金钱。买的钱多就是伯乐,卖的钱多就是千里马。

 

  相对于专家专业的点评,一些论坛上的网友则把矛头指向了另一个方面,他们认为,这次拍卖中,炒作的成分更多。

 

  有网友表示,“拍卖人才”看上去是你情我愿,但就是把人变相地财产化,而且还明码标价,和奴隶社会买卖奴隶是一个道理。找保姆需要的是有经验,能干活,性格好的,是不是大学生都无所谓,“神马”都是炒作自己的品牌。

 

  正方:利于劳动者发挥个人价值

 

  然而,对于这种创新的拍卖形式,支持者也是存在的。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教研室主任王向前认为,拍卖“工作权”的提法不准确,但可以理解为通过拍卖获得劳动力的使用权。

 

  对于劳动力使用权能否算作拍卖标的,王向前认为,从理论上说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此次拍卖的不是人,而是人的劳动力使用权,属于劳动力交易关系,不是人格交易关系,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

 

  “通过拍卖,产生了新的劳动报酬形成的方式,有利于劳动者充分发挥个人价值,特别是高端人才。从目前来说,应该具有积极意义。”同时,王向前也指出,这种方式虽然不违反拍卖法,但与劳动法衔接不上。因为从劳动法的角度说,拍卖就是建立劳动关系的方式,在这个过程中拍卖公司充当了职业中介的角色,就应该受到人保部门的监管,得到行政许可审批。

 

  而一位名叫倪琴琴的教师则诙谐地表示:“古有街市插草卖身为奴,今有叫价拍卖人的工作权,两者形式不同,但实质相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倒是很赞成这种人才拍卖的,一个是慧眼识人才,一个是英雄得用武之地,他们各取所需,各得其所。何乐而不为?”

 

  “且不说人的工作权拍卖尚属首例,也不说这样做是否符合劳动法——任何新生事物总有一个从被动到主动的过渡期,能否被接受,还有待旁观。但只要有这样的市场需求,伯乐给得起,一掷千金又如何?千里马“跑”得起,“披金戴银”也不足为奇。是骡子是千里马,拉出来遛遛马上就可知道。双赢的事谁也不愿错过,吃亏的事谁也不会老上当。”

 

  中立:无伤大雅 但有隐患

 

  网友金可可表示,这个拍卖会拍的不是大学生保姆。有人指责拍卖公司是“人贩子”,可能是还没搞明白“拍品”是啥,就急着“拍砖”了。川妹子家政公司说,拍卖的是保姆的工作权。但我觉得这个说法还不是很准确,应该说“拍品”是“劳动力的使用权”,是对大学生保姆劳动力一年的使用权。

 

  拍卖的不是人,而是劳动力的使用权,属于劳动力交易关系,不是人格交易关系,从理论上说不违法。另外,这家拍卖公司也说过,拍卖资料都经过了工商等部门的备案,还咨询过律师,得到的答复是“法不禁止即可为”。的确拍卖法上没有提到禁止拍卖劳动力的使用权,拍卖大学生保姆的“劳动力使用权”没啥问题。

 

  但从另一个层面说,招保姆用拍卖的方式可行吗?正常的情况是,家里要找个保姆,保姆介绍所推荐了几个,于是和保姆挨个谈,这其实是个双向选择的过程。雇主可能嫌保姆笨,保姆可能嫌雇主小气。双方都在选择,最后谈妥价格工期。于是上门试工一周或一个月。试工完了,双方再定夺。

 

  真不能想象这个过程通过拍卖的方式实现。假设一下,在拍卖会上看中一保姆,口齿伶俐人也漂亮。领回家去,要她做个蟹粉豆腐,对方说,我只会烧麻婆豆腐,雇主不胸闷才怪,花了好几万元从别人手中抢来的宝贝,原来不会烧自己最爱吃的菜;而保姆呢,知道雇主家大业大,可没想到那是270平方米的豪宅,还有一个4岁的宝宝两条狼狗三只猫。不昏过去才怪!在这一年中,雇主想辞退保姆怎么办,保姆想辞职怎么办,保姆在工作中受伤了怎么办?这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情,哪是一锤子能定的。

 

  主办方:这次标的太特别

 

  对于各方的激烈反应,北京佳士凯拍卖公司的总经理赵晓凯表示“社会反馈太激烈了,产生很多质疑声,有些还直指我为‘人贩子’,必须要制止。”

 

  “这绝对不是炒作,”赵晓凯说,“这次的标的太特别了”。他说,拍卖资料都经过了工商等部门的备案,此外还已经咨询过律师,得到的答复是“法不禁止即可为”。“拍卖法上确实没有提到有关人的劳动权利的规定,但也未禁止。”在举办第一次特殊人才拍卖前,赵晓凯在微博上表示:用拍卖的方式推动特殊人才的流动,是一次大胆的创新,有利于特殊人才资源的有效配置,更有利于实现特殊人才的“价值最大化”。

 

  合作举行这次拍卖会的川妹子家政公司总经理宋瑞今天上午对记者表示,这次拍卖事件之所以遭到网友质疑,主要源于大家对拍卖“标的物”的误解。“我们拍卖的是劳动力的使用权,是一种服务,而不是拍卖保姆本人。服务本身作为一种商品,在市场上进行交易非常正常,完全合理合法。”

 

  “这其实也是一种探索。”赵晓凯告诉记者,“比如在第一次人才拍卖会后,有人说拍卖只能是单向选择,这次拍卖大学生保姆时我们就有改进,会前先把竞拍人家庭的详细信息发给大学生,如果她们明确指出有不愿去的家庭,我们就会反馈给竞拍人,让他不要参与该保姆的竞价。”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